您的位置:首页 > 故事会 > 中篇故事 > 正文

“她”回来了

2019-08-21 23:53:46 来源:沃格文学网 浏览: 评论: [ ]

1来自widgetads.cn。来信

  收到那封来自七灵市的信时,罗秉文离开那里已经整整八年了。这八年里,他做了生意并且又结了婚。生活虽然不算多富裕倒也顺顺利利。可直到他翻开这封信的时候他才明白,这一切不过是自欺欺人,那件事是他和段超心中永远磨不散的疤。

  “文哥,我想你收到这封信的时候一定非常惊讶吧,或许这么多年的生活,你已经忘记了还在七灵市做警察的我,就好像我也随着时间淡忘掉了你一样。

  “原本这些年,我留在七灵市里,所有的生活都顺风顺水,现在我担任了警队的队长,每天指挥着手下的兄弟除暴安良。

  “小弟给你写的这封信当然不只是为了跟你扯家常谈35故事,我费尽周折找到你的地址,就是为了跟你说说近来我遇到的一些稀奇古怪的事情。你也许会问,为什么我不直接打电话告诉你,小弟我当然知道那样既省时又省力,可是,从上个星期开始,我发现我已经渐渐失去了说话的能力,就连医院也查不出个所以然。

  “一个月前的一个晚上,我带队执勤,那是我时隔八年之后第一次走进东城的那条巷子。随队的几个兄弟本来要跟我换的,但我想那件事已经过去八年了,何况这八年来我们都相安无事,应该可以坦然地面对了。因此,在路过那条巷子的时候,我还特地用手电往里面照了照。看着里面什么也没有,我才壮起胆子走了进去。

  “这么多年了,那条巷子还是一点都没变,墙面上布满了青苔,走得越深,湿气越重。

  “‘我终于找到你了……’那个声音冷冷地从身后传来,在窄小的巷子里回荡。我以为是自己耳朵出了问题,握紧了手电一扫,巷子里空空的,根本没有一个人影。我提着胆子加快了步伐往前走,只想快点出去,可我没想到,我走得越快,就感觉脑子越是晕乎乎的,就在我看到巷子出口的时候,脑子里一下就一片空白了。

  “按照我们的逻辑,尤其是警察特有的侦探思维,这种现象应该属于中毒。不过最终,我否定了这一假设。

  “我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凌晨了,微微睁开眼,我看见了面前一堵血红的墙,那墙面离我越来越近,直到我的额头狠狠地撞了上去OGF

  “身边的几个兄弟连忙拉住了我,这时我才彻底清醒过来,伸手摸了摸额头,鲜血将整只手掌都染红了。后来,那几个兄弟才告诉我,他们凌晨的时候呼我,怎么呼都没人应,于是才纷纷跑过来找我,这才发现我一个人在巷子里,对着那面石墙狠狠地撞,而我自己竟然一点都不知道。

  “从那以后,我就發现身边的怪事层出不穷,无一不是冲着我的性命来的。这一切当然都不是巧合,我想你也应该猜到了,是的,她回来了,她当初说过要我们血债血偿!”

  读完信里的最后一个字,他听到了屋外开门的声音,是他的老婆谢玲玲回来了。他连忙起身将那封信塞进了衣柜顶上的那个保险箱里。

  2。旧案

  那段时间罗秉文特别想念段超,他忍不住将那已经封在箱底很多年的照片翻了出来。

  那张照片是他带段超破获第一起谋杀案的时候,在公安局门前照的。照片上的他笑得很灿烂,可段超就不一样了,因为在抓凶手的过程中脸上受了伤,留了一道新疤,笑容也看上去有些别扭。

  就这样,当年在七灵市做刑警的记忆,又开始在他的脑子里翻涌起来,可最终一切都停到了那个晚上,他的记忆就好像受潮的磁带,一下就卡住了。

  两人从西面的公安局出发,一直说说笑笑到了东城。那时已经到了下半夜,街上看不到一个人影,连平日里二十四小时营业的超市都关了门。他有些犯困了,就朝段超要根烟,在一个巷口点燃了。

  烟抽到一半的时候,段超突然停下来,目光警觉地落到了身后的巷子里。站在一旁的罗秉文似乎也听到了巷子里传来的声响,于是他朝段超使了个眼神,掐灭了烟头,然后举着警棍进了那条巷子。

  巷子像是已经被废弃很久了,走进两步,便伸手不见五指了。

  就在他正准备掏出腰后的手电的时候,感觉额头被猛然一击,整个视线都变得模糊起来。他努力地甩了甩脑袋,想要看清站在眼前的人是谁,可还未等他睁开眼,额头上又被敲了一棍,整个人就躺倒在了巷子里。

  等他醒来的时候,整条巷子里都亮起了光,他和段超都斜躺在泥泞的地面上,而在离他们不到一米的地方,还有个女孩,全身都被捆得实实的,嘴巴也被堵上了,她像是遭受了一顿毒打,整张脸上都是血推荐www.widgetads.cn。身上的红色裙子已经被扯破了,他不敢想象女孩经受了怎样的折磨。

  这时,几个黑影压了过来,他抬头一看,是三个男人,不过都戴着面具,根本看不清对方的模样。

  他努力地想动,可因为脑袋受了重伤,怎么都支不起身体。

  “要想活命的话,就带着你兄弟走!”一个壮汉掏出了一把亮锃锃的匕首,弯腰对段超说,“我们可对男人不感兴趣,尤其是你们这些臭警察!”

  段超好像也受了重伤,好不容易才站起了身,将他扶起来,然后一步一步往巷子外面拖。

  他盯着巷子里的女孩,她缓缓抬起头来,整张脸都扭曲了,她闪烁着的泪光,明明是在呼救,可是他根本无法支配自己的身体,只有任由段超拖着自己出了那条巷子。

  之后他又在医院里昏迷了几天,醒来之后他没有责备段超,因为他明白,如果当时段超不拖着他离开的话,说不定他俩也会死在里面。

  据说当晚段超回了公安局,通知同事去营救那个女孩的时候,巷子里已经没了凶手的身影,地上摆着的只有红衣女孩的尸体,尸体的旁边有几个血写的大字:“我要你们血债血偿!”

  公安局花费了很多精力都没有抓到当晚的三个行凶者,直到一个月之后,公安局收到了三个罪犯离奇死亡的消息:一个在旅馆里上吊自杀,可是奇怪的是他的双手都已经断了,根本没办法系绳子;另一个则死在租住房里,脸上的肉都被剥光了;最后一个,居然被套在了一辆大卡车的车尾,车主不知道,车子行驶了好几公里才被警车拦了下来,那时,车尾的尸体早已经被拖得不像样子了。

  那之后,罗秉文每天晚上睡觉都会梦到在巷子里的那个场景,尤其是女孩那无助的眼神。当然还有那几个坏蛋的下场,没有一个是能用科学解释的,除非他们都疯了。

  后来他实在受不了内心愧疚和恐惧的折磨,选择了离开七灵市。

  3。幻觉

  “老公,你在干什么呢?”

  他正想得入神,卧室的门突然被打开了,进来的人是他的老婆谢玲玲。他被这突如其来的声音一岔,就立刻从回忆中挣脱出来。

  谢玲玲看了看罗秉文手中的照片,然后一脸狐疑地看着他:“老公,我发现你最近老是恍恍惚惚,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说着,她将他手里的那张照片拿过来,替他装进了箱子里。

  谢玲玲比他小几岁,容貌和身材都保养得很好,是他到了这里之后才认识的,他只告诉过她,自己以前在七灵市做刑警,辞职之后才到这边做起了生意。当然,他隐瞒了辞职的真正原因,他想在她的心目中保存自己完美男人的形象。

  自从收到那封信之后,罗秉文开始感觉自己的生活有了一些细微的变化。有时候早上醒来,他感觉自己腰酸背痛的,好像被人压着睡了一整晚,而且经常一到家就昏昏欲睡,做什么事都提不起精神。

  那天晚上回到家,谢玲玲不在原文widgetads.cn。他接了杯水灌下肚子,一靠在沙发上就睡着了。大概睡了几个小时,他迷迷糊糊听到有人在耳边笑,微微睁开眼,他的脑子一下就炸开了,在离他两三米远的墙角,蹲着一个身着红裙的女人。他记得那条裙子,就是当年在七灵市那条巷子被害女孩穿的那一条。

  女孩一边啜泣,肩膀一边随着节奏一起一伏。她突然停了下来,抬起头来瞪着斜躺在沙发上的他,眼角溢出的血泪在她苍白的脸上画出了两条红痕。

  他的心像是被人狠狠拽着,随着女孩一步一步靠过来,变得越来越紧,几乎就要到爆裂的边缘。可他依旧动不了一下,他甚至看不太清女孩的五官,视线蒙蒙眬眬的,只觉得那是一张非常熟悉的脸。女孩突然大笑了一声,朝他猛扑过来。他的脑子一白,就晕了过去。

  醒来的时候天已经大亮,他睁开眼睛四处看了看,发现自己竟然躺在卧室里。谢玲玲好像回来过了,餐桌上备了粥和他爱吃的咸鸭蛋。

  他拍了拍脑袋想到,难道那只是一个噩梦?也难怪,这两天老是在想当年的事情。也不知道段超怎样了。

  刚想到这里,有人按响了他家的门铃。他一开门,又收到了段超的来信,只是他当时不知,这会是最后一次读他的信。

  “文哥,她来了。之前,她的魂魄被困在巷子里找不到我们,但自从那天我到了巷子,她找到了我,现在她可能会通过我寄给你的信找到你,万事小心……这么多年了,今晚終于一切都可以结……”

  罗秉文明显感觉到这封信并没有写完,从上面歪歪扭扭的字迹来看,当时应该时间紧迫,不然就是他非常虚弱。

  咦,这是什么?他的心猛地一提,怎么会有血迹?他再也忍不住了,要是段超出了什么事,他这辈子会更加无法面对自己。他翻开电话簿,想要找到那个自己八年里努力想忘记的电话号码widgetads.cn。而这时,那该死的感觉又来了,他的脑子像被人灌了铅,突然又什么都没有了。

  4。阴谋

  他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躺在医院里。

  谢玲玲见他睁开眼,惊喜地抱住了他,一边抚着他的脑袋,一边疼惜地说:“别怕别怕,有我在。”

  很快,他在谢玲玲的怀里冷静了下来。

  “老公,你到底怎么了?今天幸好我返回家里拿丢下的东西,才看到你躺在地上。”谢玲玲的眼眶闪烁起来,“有什么事你可以跟我说的,我是你妻子,所有的一切我们都可以共同承担。”他的眼眶也有些湿润,反过来安慰了她一下,还是没有将那事说出来。

  等到下午,谢玲玲出了医院,他也跟着从病房里偷偷溜出来。他现在要找到段超或者七灵市公安局的电话,确认段超是不是出事了。

  他刚走到医院门口,就被一个医生叫住了。医生疑惑地问:“你怎么跑出来了?”

  “我没有什么大碍,公司有急事等着我回去签单子。”罗秉文胡乱编了一个理由。

  “好吧,不过以后记住,没事儿少服镇定药,这种药用多了会导致你行动迟缓的。”

  罗秉文一听,连忙拽住了医生:“你刚说什么?什么镇定药?”

  “啊?你不知道啊,你老婆跟我说你这段时间经常心情烦躁,所以才给你配的。医生用这药都特别小心,没有特殊情况不会给病人的。”

  医生的话倒让罗秉文联想到了什么,他抬眼看了看,谢玲玲拐进了前方的巷子,而他知道,那条巷子是到不了谢玲玲上班的地方的。于是,他留了个心眼,跟了上去。

  谢玲玲并不知道自己被人跟踪,一路快步进了一间咖啡馆欢迎widgetads.cn

  那间咖啡馆全是落地窗,罗秉文躲在外面就能将里面的状况看得一清二楚。他看到谢玲玲进去之后,在一个男人面前坐了下来,刚开始两人还有说有笑的,可说着说着,谢玲玲竟然扑到了对方的怀里。

编辑推荐:
>>> 副主任的位子很诱人
>>> 柴静:穷日子也是好日子
>>> 五毛钱的成功
>>> 没有时间的日子
>>> 迷魂山

第一页12下一页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0% (0)
0% (0)
标签:

我要评论

评论 ( 0 条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沃格文学网立场。
最新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做评论第一人吧!
  • 阿P迎检查

    阿P大器晚成,儿子都上小学了,他才发奋考进县城管大队。可是才高兴了没几天,他就遇上了麻烦事。事情是这样的:这天一早阿P刚上班,就被大队长李武叫到会议室开会。李武说,县委巡查一组半个月后要来城管大队检查工作,检查项目很多,每人都要认领一个。李武说完,一人发了一份清单,让大家现场认领。阿P傻愣愣地拿着清单还没反应过来,就见有人已经将手举得老高:“我认领‘制度保障’!

  • 阿P巧抓白吃客

    阿P是一家连锁快餐店的店长,最近,为争创明星加盟店,阿P不敢有丝毫疏忽,早晚都在店里巡视。这天,阿P打开店门口的意见箱,却发现了一封匿名来信,说阿P的快餐店管理存在着漏洞,经常有人吃饭钻空子不付钱。阿P大吃一惊,在这当口,店里居然出了这样的问题?阿P马上召集店员开会,安排店里的小钱来负责查找这个白吃客,可是小钱领了任务,查了一个星期,也没查出个人影来。这可让阿P火冒三丈,最后决定自己来查。第二天,

  • 新婚第一案

    阿P凭着自己的努力,成了市刑侦中队的一名刑侦队员,年纪轻轻的,就参与过好几起大案要案的侦破工作。一时间,向他抛来绣球的女孩比比皆是,而阿P呢,最终选择了同样来自农村的小兰。小兰秀外慧中,两人可谓是郎才女貌。这天是两人新婚的日子,喜宴过后,新郎新娘入洞房,宾客们也吵吵嚷嚷地拥进来,开始闹洞房。一直闹腾到很晚,宾客们才意犹未尽地陆续散去,最后只剩下十来个客人。突然,只听得“啪”

  • 谁都挡不住

    阿P是个跑酷达人,就是凭着一身敏捷洒脱的跑酷功夫,赢得了女朋友小兰的芳心。这不,阿P准备下个月就向相处了三年的小兰求婚啦!不过,小兰可不是这么好拿下的,她明确表示求婚礼物一定要有创意,什么戒指、项链、衣服,统统太俗。这小兰的倔脾气阿P是知道的,他绞尽脑汁想啊想,终于想出了个绝妙的主意。事不宜迟,一连几天,阿P都是披着星星出去,头顶月亮才回来,天天累得一身臭汗。阿P妈心疼儿子,问他每天火烧屁股似的,

  • 阿P卖菜

    小兰的娘家在驴家屯,距县城二十多里。这天,阿P跟着小兰回娘家。两个老人看到女儿女婿回来,很是激动,准备了好酒好菜招待。阿P和老丈人都好喝酒这一口,喝得很是痛快。没想到老丈人喝酒太多,犯了头疼,第二天爬不起来,没法去卖菜了,正愁着呢,阿P突然豪情万丈地说:“我去卖菜吧!”一旁的丈母娘疑惑地看看阿P:“卖菜要赶驴车,你能行?”小兰说:“就让他

  • 一份快餐三千元

    阿P是个司机。这天正值寒冬腊月,他开车回公司,看到一个眼熟的女清洁工,穿得很是单薄,瑟瑟发抖地啃着一块冻得硬邦邦的馒头。这个清洁工大概五十多岁,看上去家境很不好。这时,阿P看到路边有家小吃店,他灵机一动,下车跑进小吃店点了份热气腾腾的快餐,给清洁工送了过去:“阿姨,别啃冷馒头了,我给你买了份快餐,趁热吃吧。”清洁工愣了一下,连连感激阿P。几天后,阿P开车送老板去办事,可没开

  • 阿P唬鱼

    在东北一些地方,有一种捕鱼的工具,叫“唬子”,形状像网箩……这天是周日,阿P闲来无事,就去江边溜达。沿江一路走下去,阿P发现捕鱼的人很多,有钓鱼的,有撒网的,还有唬鱼的。阿P逐一看过去,顿时乐了,那个唬鱼的傻大个姿势笨拙,甩不远不说,抛出去的唬子还没落水就翻个了,他也不管,照样让唬子沉下水,没多一会儿就收绳子,拽唬子上岸,里面一条鱼也没有!这哪成啊?阿P急得手直痒,网上一句

  • 阿P巧求字

    阿P手头积攒了一笔钱,寻思着拿这笔钱干点什么,刚好老家大洪山村盛产辣椒,他就因地制宜,开了一家制作腌辣椒的手工作坊,并绞尽脑汁想了一个响当当的名字,叫做“红太阳辣椒加工厂”,希望工厂像红太阳一样,蒸蒸日上。名字响当当的,好马配好鞍,招牌上的字当然也不能逊色,得用名家墨宝。名家有现成的,几年前,书法泰斗李金高老先生就回到了老家大洪山村养老。这天,阿P拎着土特产兴高采烈地来到李

  • 阿P讨礼物

    这天一大早,阿P的手机就陆续收到短信,他这才想起,今天是自己的生日,短信都是各种平台和公众号发来的温馨祝贺。一时之间,阿P心里暖暖的。小兰瞄了阿P一眼,说:“阿P,今天生日打算咋过?”阿P满不在乎地说:“简单点吧,下班时我买个蛋糕,回家小小地庆祝一下就可以了,也不打算在单位里嚷嚷了,让同事知道,还不是像往年一样,虽然拿点小礼物,却狠宰了我一顿,得不偿失啊!&rd

  • 一双运动鞋

    一天,阿P和小兰带着小P乘车回家,小P一人坐在靠近车窗的位子上玩,阿P和小兰也不多管他。半道上,阿P突然发现,刚买的一双运动鞋只剩一只了。小兰埋怨说:“叫你放好了,你偏让儿子拿着玩,肯定是小P从窗口扔出去了,那可是五百元钱买的呀,多让人心疼啊!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扔的,你说咋找?”阿P摸摸脑袋,笑了笑,从提包里拿出笔和纸,写了一段话,塞进鞋里,忽地往窗外丢出去。小兰又气又疑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