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读者 > 文明 > 正文

明朝士大夫是怎样变坏的

2019-08-16 23:54:01 来源:沃格文学网 浏览: 评论: [ ]

明朝前期,一大亮点是士大夫的气节品质,明朝的历代文官中就常见各种硬骨头5+3+故+事+网。碰上关乎国计民生的原则问题,哪怕品级低的小官也常硬怼皇帝。治国能臣辈出,比如张居正“撕”高拱,别管彼此有多大仇,在朝廷大事上也绝不互相拆台。但到了晚明,一直标榜“气节品质”的明朝士大夫,其表现却呈断崖式下跌。

  细看其中缘由,一点也不奇怪。明朝士大夫的加速度堕落,首先是价值观出了问题。嘉靖年间,某文学家回忆:明朝前期的官员深受理学教育熏陶,向来看淡财富田产,最重气节名誉来源www.widgetads.cn。就算在松江这样的富庶地区,当地世代官宦的名门,生活水平不过中等级别。谁要敢做官时贪图享受、经营产业,必然会被集体鄙视。那时士大夫的刚正表现正是以这清廉自守的信仰为支撑。

  但从嘉靖年间起,明朝商品经济高速发展,朝堂上的传统信仰也被冲得七零八落。官员从中进士开始就忙着买田置地,甚至借权势插手各类生意,社会风气大变。张居正曾一语叹息当时的乱象,商贾在位,货财上流——凡事基本就是以金钱开路5.5.5.5.5.3.3.3.c.c

  于是,士大夫在朝堂上互相拆台搞党争,嘴上喊着江山社稷,心里谋的却是自家利益,享乐奢靡风气大起。意大利传教士利玛窦就亲笔记录了明朝官场的饭局:餐具全是金银器皿,菜肴堆得像“一座小型的城堡”。为何敢这么奢靡?因为“开支全由公家支付”。

  所以,李自成攻取北京时,甚至清军南下时,这些士大夫丑态百出:报国的信仰早就化作浮云,一生做官只为权和财,跟谁不是升官发财?该卖就要卖。

  比起价值观的崩塌,明朝士大夫堕落的更致命的方式,就是殘酷的逆淘汰。逆淘汰的典型方式是党争5~5~5~5~5~3~3~3~c~c。万历皇帝的怠政让朝臣间的倾轧走上了失控状态。大臣们拉帮结派,正常的官员任免、考核成了过场。官员晋升的主要途径就是跟对派别。如此一来,万历晚期起,大明朝堂上就“好名”成风,朝廷越是水深火热,官员们越是精神抖擞骂得欢。李自成率军从陕西进入山西时,朝中山西籍的官员破口大骂,指责陕西官员“纵贼”。陕西籍官员哪肯吃亏,回骂山西籍官员“通贼”FiB。崇祯皇帝在位的17年里,这样的骂战每年都有好多场。耽误正事?哪有官员站队博名声重要。

  比如崇祯年间,山阳县(今属陕西商洛)武举陈启新悲愤上书言事,奏折直戳明朝各大弊病。如获至宝的崇祯皇帝欣然将陈启新提拔为给事中,不料捅了马蜂窝。接下来的时间里,各路官员不顾国家危亡,大骂陈启新,终于罗织各种罪名,害得为官清廉的陈启新被撤职走人。至于血战巨鹿的卢象升,经略陕西、痛击李自成的孙传庭,哪个不是迎着骂声苦干,最后含恨而亡?

  当一个朝堂劣币驱逐良币已然成了气候,真正的人才岂有容身之地?崇祯皇帝临终都在说着“文臣皆可杀”,可真正造就满朝“可杀文臣”,令明朝亡国的,正是大明朝自己来自www.widgetads.cn

更多推荐:
>>> 简单是智慧
>>> 虚室有余闲
>>> [流行] 电影里的枪林弹雨
>>> 生活需要懂得品尝
>>> 我是全清华最自卑的人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0% (0)
0% (0)
标签:

我要评论

评论 ( 0 条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沃格文学网立场。
最新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做评论第一人吧!
  • 在黑夜的最深之处

    日落总是令人不安/无论它浮华富丽还是一贫如洗/但尚且更加令人不安的/是最后那绝望的闪耀/它使原野生锈/此刻地平线上再也留不下/斜阳的喧嚣与自负/要抓住这紧张而奇异的光是多么艰难/那是个幻像,人类对黑暗的一致恐惧/把它强加在空间之上/它突然间停止/在我们觉察到它的虚假之时/就像一个梦破灭/在做梦者得知他正在做梦之时/——博尔赫斯《余晖》我的焦虑症在夜晚尤其严重,很多个本来平和

  • 时光茶

    时光老人咕噜咕噜咕噜咕噜给每个人都煮了一壶茶我知道大人们都品过这滋味问爷爷奶奶他们指着头上的白发说茶的味道是淡淡的问爸爸妈妈他们手牵手说茶的味道是浓浓的在爷爷奶奶爸爸妈妈淡淡又浓浓的幸福里时光慢慢地煮着我的茶我想我的茶应该是甜甜的快乐

  • 读书,是门槛最低的高贵之举

    犹太人爱书,以色列14岁以上的人平均每月读一本书。以色列有图书馆1000所,平均每4500人就有一个图书馆,仅450万人口的以色列就有100万人办有借书证。在人均拥有图书、出版社及读书量上,以色列居世界第一。当孩子稍稍懂事时,几乎每一个母亲都会严肃地告诉他:书里藏着的是智慧,这要比钱和钻石贵重得多,智慧是任何人都抢不走的。犹太人是世界上唯一一个没有文盲的民族,就连犹太人的乞丐也是离不开书的。严谨的

  • 永不气馁

    倔强之人,精力无穷,永不气馁。上帝十分公道,没有人可以拥有全部,各人分享快乐,他有的不一定是你要的,你做得到的事可能叫他徒呼荷荷,不必憔悴,不用艳羡。应视快活心态如水门汀夹缝中长出来的小草,只要一颗细小种子,环境再恶劣,也发芽成长。降低一点要求是最佳的灌溉——本来一无所有嘛,途中获赠一粒水果糖,也应如获至宝,吃得香甜万分,人家是否得到整个巧克力蛋糕,管他呢。笑声是阳光,友人

  • 珠和觅珠人

    珠在蚌里,它有一个等待它知道最高的幸福是给予,不是苦苦地沉埋许多天的阳光,许多夜的月光还有不时的风雨掀起白浪这一切它早已收受在它的成长中,变成了它的所有。在密合的蚌壳里它倾听四方的脚步有的急促,有的踌躇纷纷沓沓的那些脚步走过了,它紧敛住自己的光,不在不适当的时候闪露然而它有一个等待它知道觅珠人正从哪一方向带着怎样的真挚和热望向它走来;那时它便要揭起隐蔽的纱网,庄严地向生命展开,投进一个全新的世界

  • 承诺

    我的妻子很不守时。和她约在凯莱奇酒店吃午餐,我迟到了十分钟,却发现她还没来,我并不意外,于是点了一杯鸡尾酒等她。那正是社交季如火如荼的时候,休息厅里只有两三张桌子还空着。有些人午饭吃得早,正在喝咖啡,有些人跟我差不多,在品咂手中的一杯干马提尼。女士穿着夏季的披肩,色彩斑斓,都很好看,男子也都显得斯文潇洒。我预计要等一刻钟左右,却找不出一个相貌有趣到能让我消磨这段时间的人。一个服务生走过来,悄声跟我

  • 又到乡间

    白房子静悄悄的。朋友们还不知道我到来。田野边光秃秃的树上,一只啄木鸟啄了一下,之后是很长时间的寂静。我兀自站立,天已近傍晚。這时我转过脸背对着太阳,一匹马在我长长的影子里吃草。

  • 既见君子

    隰桑有阿,其叶有沃。既见君子,云何不乐。有一次苏格拉底和斐德若散步,走到雅典城门外的一处河湾,苏格拉底忽然开始赞叹这个地方的美丽。斐德若很惊讶,因为苏格拉底看上去好像一个来自异乡的观光客,他就问苏格拉底:“难道你从来没出过城吗?”苏格拉底回答:“确实如此,我亲爱的朋友。因为我是一个好学的人,而田园草木不能让我学到什么,能让我学到东西的是城邦里的人。”

  • 所有人在时光里走来走去

    重看一遍周星馳的《少林足球》,发现一个细节:阿梅向周星星告白的背景音乐是《索尔维格之歌》。我第一次听这首曲子,是出自自己的演奏。那时候我十八岁,自学吹口琴,买了一本教材,整天呜啦呜啦地练。等到能吹顺溜教材上面所有的练习曲了,又开始寻找新的曲谱。那时我在北疆一个闭塞的哈萨克乡村当裁缝,青春被倒扣在铁桶之中,却并不感到压抑。野蛮而汹涌的希望,在混沌中奋力奔突。有一天,我照着旧乐谱里的一段简谱,吹出了这

  • 一小时

    阳光下闪亮的叶子,黃蜂热切的嗡嗡声,从远处,从河流以外的某处,传来的延绵的回声以及并不急迫的锤击声,不只给我带来愉悦。在五官打开之前,远在一切开始之前它们就等着,准备好了,迎接那些自我命名的人类,为了他们像我一样赞美,生活,它就是,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