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读者 > 人生 > 正文

蔡志忠:叛逆是最伟大的创意

2019-03-30 02:07:10 来源:沃格文学网 浏览: 评论: [ ]

这个世界上的成功者必须具备两个条件,一是对自己所从事的事业的热爱,二是能为自己喜欢的事业坚守一生OsN。台湾画家蔡志忠从幼年起,就将画画视为自己“最喜欢、最享受的事情”,每天为之工作16到18个小时,且坚持了一辈子。他最大的快乐是一生在做自己喜欢的事,是在为自己而活,而成功不过是这种生活方式的附属品和衍生物。

  在我三四岁时,爸爸送给我一块小黑板,教我写字,所以我从4岁起就开始写字、看书。我从这块小黑板上,找到了我的35故事之路,那就是画画5.5.5.5.5.3.3.3.c.c。所以那时,我立下一个志愿:只要不饿死,我就要画一辈子。直到今天。

  生活要饿死我还蛮难的,因为只要有一间房子可以住,我就可以一直在屋里画画。我每年有360天都在工作,每天工作16小时到18小时,但我的一生里,都在做自己最喜欢、最享受的事情5+3+故+事+网

  所以后来,我得出一个结论:当一个人找到自己最喜欢、最拿手的事,并且把它做到极致时,那么无论他做哪一行,都一定会成功。在做的时候,还要对自己有要求,每一次都要比上一次做得更好、更快。

  当一个人找到自己最喜欢、最拿手的事情,把它做到极致,越做越快,越做越好,就会变得非常厉害,厉害到是一般人的100倍,甚至1万倍。如果我写自己的墓志铭,一定是“这个人一生所走的任何一步,都是他要走的;一生所做的任何事,都是他要做的”来自widgetads.cn

  其实,每个人都可以活出自己,走自己的路才会愉快,才会做得好。有人说,做别人的手,听别人的指示去工作,能有多大的成就呢?要做自己想做的事,你的能力才能发挥到极致,因为除你外,没有人比你更了解你自己。除自己外,还有谁更懂自己的能力呢?

  所有有关自己的事情,除了自己,别人都不会懂。同样,每个人对幸福的定义都不同来源www.widgetads.cn。有的人以住在深山为幸福,就像日本有一个家庭,住在静冈县,他们家从600年前就学会了做拉面,传人600年都不离开村庄,每天卖150碗拉面。对这一户的每一代传家者来说,在山上待一辈子就是天堂。

编辑推荐:
>>> 有个“马云爸爸”我们会更快乐吗
>>> 先刷干净手里的瓶子
>>> 太太们的风险偏好
>>> 谁保存了李大钊的遗稿
>>> 乐在咫尺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0% (0)
0% (0)
标签:

我要评论

评论 ( 0 条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沃格文学网立场。
最新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做评论第一人吧!
  • 生命里不能没有爱

    生命精彩,是因为有爱围绕;生命温暖,是因为有爱陪伴。爱很小,小到每个人都有可能忽略它,爱又很大,大到它几乎填满了我们生活中的每个罅隙。父母是每个35故事命开端时期的常住客,他们的爱清风拂面、润物无声。他们的爱是作家刘瑜写给女儿小布谷“愿你慢慢长大,每天睡到自然醒”的殷切期待;是朱自清笔下父亲翻越栅栏时踉跄但坚毅的背影;也是龙应台“35故事就是不断目送着孩子离别&

  • 有鸟来仪

    冬日,早起,窗外飞来一只野鸽子。我家南窗下种满花草,常有飞鸟飞落,见多了,本也不以为意。只见它一屁股坐在花架上的盆景盆里,一动不动。这盆浅浅的,闲置已久,和窗玻璃中间隔着一片彼岸花,像隔着一片篱笆,它以为我看不见。我也照例不去管它。吃罢早饭,发现它还坐在那里,一动不动。想来,她可能是要生蛋了。我家三四年前,也来过两批鸟妈妈,生了蛋,孵出几只小鸟。所以,对此倒也并不陌生。只是想着:它们到底是又来了。

  • 读书让我安静

    书对我很重要,可以让我安静,让我冷静。现在,闹心的事很多,比以前多得多。别的不说,手机就很闹心。有人老是问我,你为什么不用手机?我说:“非宁静无以致远,故陶然而忘机。”我觉得书这个东西有一大好处,就是它很安静,不安静就没法“致远”。我跟古人“打电话”,主要靠书,所以把手机给忘了,干脆不买。我爱读书,“读书&rdqu

  • 遥远的船

    这些日子来,我常常想起里奥。这晚,当我给一辆要去伦敦的货车分类打包的时候,我又想起他。仓库里很冷,我们呼出的水汽像胡子一样绕在嘴边。办公室上周发来一箱手套,但我喜欢用我老硬皲裂的手抱着纸板箱的感觉。我已经为皇家邮政工作了快三十年。二十年前,当我开始不再说话的时候,我曾以为他们会让我走,但他们对我很好。十年后我就能退休了,那时我会得到一笔国家发的养老金,和一个简单的欢送会。我挺喜欢我的工作,除了去海

  • 异乡人

    我可以肯定,少校并不相信理疗椅,可他总是按时上医院,从不错过一天。在一段时间内,我们谁都不信这玩意儿。有一天,少校甚至说:“这些东西都是在糊弄人。”那时,这种医疗器械刚问世,我们正好被当作试验品。“这真是白痴想出的花样,”他说,“纸上谈兵,跟任何理论一样。”当我学不好意大利语语法时,他骂我是个丢人的大笨蛋,并且说,他自己也是个

  • 地中海幻想曲

    温柔的地中海是让人无法拒绝的,蓝紫色的海波编织着执拗无望与从容淡定的花纹,雪白的浪花映照着转瞬即逝的笑容。带有圆圆的周边弧线的海洋,由于一无所有而显得一切尽收眼底,地球也好像变小了些。我甚至计算着,绕海面游一周的公里数、时间,还有新作的此篇小说里的女主人公“她”,要不要跳下去试着游一游。而原来看着十分伟岸的邮轮,由于它的安静无声,也由于它的超强定力与减震设施,显得谨慎与委屈

  • 虚构的想象力

    我读书的时候,老师让大家写作文,描绘未来生活的情景。有个同学经常到附近的工厂捡拾没烧透的煤核,他在作文里写道,实现“四个现代化”以后,街上到处是煤,人们可以拉着小车,到处去捡……结果被老师痛骂了一顿,说你的想象力就停留在捡煤核上。后来我想起此事,觉得他其实挺真诚的,就像维特根斯坦说的:凡你能说的,你说清楚;凡你不能说的,就留给沉默。写作与人的知识积累,胸襟格局,以及所见的世

  • 回家吧

    读了一篇发人深省的短文《帕科,回家吧》。该文叙述,在西班牙的一个小镇上,有一个名叫乔治的男子,有一回,与儿子帕科发生了激烈的争吵。次日,儿子帕科离家出走了。乔治懊悔不已,意识到世界上没有什么比儿子更为重要的了,于是,他迫不及待地赶到市中心一家有名的商店去,在店门前贴了一张醒目的告示,上面清清楚楚地写道:“帕科,亲爱的儿子,回家吧!我爱你!明天早上我将在这儿等你!”第二天早上

  • 请不要搞砸我的葬礼

    很少有人总是想象自己未来的葬礼是什么样子。豆瓣社区有一条提问:你希望自己的葬礼是什么样的?排名第一的评论是:还是不要搞葬礼了,我的遗体也是很“社恐”的……前些日子,社交媒体被老布什的葬礼刷屏了。据说,老布什想要拥有一个愉快的葬礼,并提前很久就开始安排了。他让老朋友、美国前参议员阿兰·辛普森早早拟好悼词,并叮嘱他,“希望你可以讲得幽默一点”。他在3年前

  • 记忆中的书架

    真是的,何苦回来!他能死里逃生,该是一个统计学上的奇迹,纯属意外。他的家人们都被龙卷风卷走了。幸亏有远方的亲戚把他救到一个安全的地方,抚养他长大。他们告诉他一些双亲的故事,拿一些古怪的照片给他看。其中有几张只照屋子。这栋房子居然是唯一存留下來的,真像是个大讽刺。为什么要回到这个满是灰尘的地方?不过他终于还是回到了这里。走进空无一物的房间,轻轻地踮起脚尖,自己的呼吸声使他心虚。在这个房间里,冷冰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