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读者 > 社会 > 正文

并非死于敌手

2018-07-12 00:10:45 来源:沃格文学网 浏览: 评论: [ ]

  草原上,一头高约五六米的长颈鹿悠然自得,闲庭信步5.3.故.事.网。它发现,远处有一头狮子虎视眈眈,觊觎已久。它知道,那是个不怀好意的家伙。它停止了走动,定定地站在那里,警惕地观察着动向。
  
  狮子慢慢向它靠近,在距离还有二十多米的地方停了下来。狮子想:这么大个猎物,逮住了足够我全家享用几顿的了,饕餮大餐啊!一定不能放过这个机会5 3 故 事 网。可是,它不敢轻举妄动。它知道,这个高大的家伙可不是那么容易就范的。它有两样厉害的武器,一样是它坚硬的蹄子,踢腾起来一下子就能踢碎自己的头盖骨。另一样是它那像铁锤一样的头颅,甩动起来足可把自己砸晕。
  
  狮子逼视着长颈鹿,长颈鹿怒视着狮子,二者对峙着原文www.widgetads.cn。终于,长颈鹿失去了耐心,胆怯了,撒腿飞奔,落荒而逃。狮子立即出击,紧追不舍,但它着实害怕长颈鹿的蹄子和头颅这两件锐利的武器,不敢轻易靠近下口。
  
  长颈鹿大概被吓破了胆,慌不择路,在小河边被乱石绊倒了,重重地跌进了河里,摔伤了。狮子停住了,蹲在河边观望着,等候着。河水并不深,长颈鹿躺着还淹没不了,它拼命挣扎,想爬起来5+5+5+5+5+3+3+3+c+c。它连续翻了几个身,都没有成功。沉重的身体谈何容易啊!几经折腾,长颈鹿筋疲力尽了,高昂的头颅慢慢地越来越低,最后沉到了水里,它被淹死了。
  
  面对到手的庞然大物,狮子欣喜若狂,可它搬不动,吃不了,就回去把全家大小都叫了来,共同分享它的胜利果实。鳄鱼也来了,秃鹫也来了。你一口我一口地把长颈鹿分食了推荐widgetads.cn。最后,只剩下了一副骨头架子,结果惨不忍睹。
  
  纵观整个过程,长颈鹿做到的只是逃跑,它的两件武器一件也没有使用,它并非死于狮口。如果它不是选择逃避,而是时刻准备用自己的长处抗敌,即使不能取胜,狮子也不敢轻举妄动,或许还可以保命。这真应了海伦·凯勒那句话:逃避危险并不比直面危险更安全。

小编推荐:
>>> 心灵的刺痛
>>> 我的八娘
>>> 该给中国青年卸压了
>>> 鬼不可欺
>>> 相貌中的潜规则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0% (0)
0% (0)
标签:

我要评论

评论 ( 0 条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沃格文学网立场。
最新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做评论第一人吧!
  • 雨,歇在檐下

    雨,或斜或粗细不一地在天空撒落着!天空,这只大耳朵在雨天仆倒在地贴近泥土,贴近缄默许久的屋檐、贴近雨篷、红瓦、随风舞蹈的枝柯;贴近行走的雨伞,聆听雨的心跳、雨的鼻息;聆听雨抚摸大地温柔之音!喜欢雨天,喜欢雨天一个人呆在房间,听着雨的滴落声,翻着书或是让手指头在键盘上敲打着什么,或者干脆闭上眼把头枕在椅背上,聆听窗外雨随风漂泊所发生的足音,细细的尖尖的擦过透亮的玻璃……就这样,喜欢雨,喜欢雨中真实的

  • 风筝仙女

    我们的楼房前边是一大片农民的菜地。凭窗而立,眼前地阔天高,又有粪味儿、水味儿和土腥味儿相伴。在正月里,当粪肥在地边刚刚备足,菜地仍显空旷,而头顶的风已经变暖的时候,便有人在这里放风筝了。放风筝的不光有我们这些附近的居民,还有专门骑着自行车从拥挤的闹市赶来的孩子、青年和老人。我的风筝实在普通,才两块五毛钱,是一个面带村气的“仙女”——鼻梁不高,嘴有点鼓,一身的粉裙子,黄飘带,胸前还有一行小字“河北邯

  • 爱情小说

    年轻时我最喜欢的作家是屠格涅夫,那时,我其实不能完全看明白他的小说。小说里俄国的政治背景、知识分子的苦闷,那些更深刻的内容我不怎么了解,留在记忆里的印象是模糊的。读书就是这样,把喜欢的东西留下来,不喜欢、看不懂的东西就放到一边,等待将来的日子去认识,好像反刍似的。于是,我就只看到有关爱情的部分。屠格涅夫的小说里总有爱情,而且是不幸的爱情。屠格涅夫的爱情故事都令人伤心。在《初恋》里,一个男孩子爱上一

  • 童年是哪一天结束的

    拧紧天真的发条小孩最接近人的本質。老子说:“含德之厚,比于赤子。”意思是道德厚重的人,比得上初生的婴儿。婴儿筋骨柔弱,拳头却握得很牢固。老子讲婴儿“和之至也”——和,即淳和,与天地之和合而为一。佛五行中,更有婴儿行,修行的状态仅次于圣行、梵行、天行。记得法国童话《小王子》的献词:“所有的大人都曾经是孩子”,期望“所有的大人都应该是孩子”。创造米老鼠的沃尔特·迪士尼说:“我要唤起的是这个世界正在泯灭

  • 如花一般的人

    这是我闺密蔷子的故事。她和我真正成为朋友,用了整整八年时间。初见时,蔷子正如她的名字一般,是一个如花般美艳的女子,如同一株在温室中备受宠爱并被精心培育的蔷薇,不曾被世间风雨侵袭,她那灿烂的粉红色脸颊仿佛蔷薇的花瓣。蔷子与我是同期进入公司的。当时共有六个女孩进入这家颇具实力的财产保险公司,其中就包括蔷子。六个人分属不同的部门,但都在一栋大楼里工作,大家相处得不错。穿着同样的制服,蔷子和我并排站在那儿

  • 墓碑前的康乃馨

    2015年夏天,我在美国住了16年之后,要回一次俄罗斯老家。自从我们全家人从俄罗斯移民到美国纽约,这些年我是第一个回老家的人。妈妈给了我一张手绘地图,上面标着我外公墓地的位置,她让我回老家时给外公扫墓。给外公扫墓,对妈妈来说是件心头大事。我很小的时候外公就去世了,妈妈经常给我讲外公的故事,她非常怀念外公,也希望我能记住他。但是外公去世时我太小,还不怎么记事。妈妈觉得讲讲故事不足以表达对外公的怀念。

  • 温暖的灰尘

    梦这天晚上,我连续做梦,实际是一个梦,但梦套梦,梦又套梦,算下来,我做了五个梦。后来,我自己都分不清,哪个梦是第一个梦。一个梦和一个梦之间的关系也被我弄混了。一个梦是另一个梦的入口还是出口,我同样糊涂。当我醒来的时候,我也奇怪,我是从哪一个梦里醒来的,或者,我是不是还在梦里,我只是在梦里醒来,我只是从一个梦转移到了另一个梦里。我还在梦里,我身子下的床,我盖的被窝,我看到的窗户,窗帘,地上的桌椅,桌

  • 守着母亲

    看着贾平凹先生那幅画作《请神龙为母通气图》,我思量着一位慈祥的母亲和一个孝顺的儿子。8月27日那天,画家王志平夫妇来找我,说他要画一张有关民工的画,到我这里找一幅摄影作品。这时他接到贾平凹先生的电话,说他母亲手术三天了,怎么还是不通气,急得他不停地给主治大夫打电话,一再嘱咐要用最好的药。那天,我们几人陪贾先生去了贾妈妈住的那家医院,守候在医院的外面。由于贾妈妈年纪大了,肝肾功能衰退,恢复得很慢,儿

  • 不要碰疼她

    跟一家电视台去做一档节目,是某家单位资助一贫困不幸小女孩的事。那家单位,是在一次下乡活动中,偶然听说小女孩的故事的。小女孩三岁那年,在江上跑运输的父母,突然双双遇难,尸首都不曾找到。从此,她跟着年迈的爷爷一起过。故事很悲惨,那家单位萌发了资助小女孩生活的念头,于是捐了款,送她上学,还不时把她接到单位,让大家轮流带回家住。这事,渐渐被宣传开来,散出温暖的色彩。关注的人自然多,小女孩因此成了媒体的焦点

  • 写完听雨

    从一大早就下起雨来。下雨,本来不是什么稀罕事儿,但这是春雨,俗话说:“春雨贵似油。”而且又在罕见的大旱之中,其珍贵就可想而知了。“润物细无声”,春雨本来是声音极小极小的,小到了“无”的程度。但是,我现在坐在隔成了一间小房子的阳台上,顶上有块大铁皮。楼上滴下来的檐溜就打在这铁皮上,打出声音来,于是就不“细无声”了。按常理说,我坐在那里,同一种死文字拼命,本来应该需要极静极静的环境,极静极静的心情,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