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读者 > 生活 > 正文

老不去的浪漫

2018-06-21 00:18:53 来源:沃格文学网 浏览: 评论: [ ]

  年轻的女孩,在她的文字中很抒情地写下:“老去是一件浪漫的事5.5.5.5.5.3.3.3.c.c。”我看着微笑,她多像曾经的我啊,看到夕阳下独坐的老人,白发苍苍,脸上波平浪静的,觉得禅意极了。羡慕这样的老去,以为35故事至此,百念全消,复归自然,像一棵树、一株草,沉默于山林。
  
  其实不是。年轻的时候,哪里懂得生活不是油画。在油画背后,隐藏着被世界遗忘的痛楚和巨大的孤寂。
  
  我的祖父91岁了5 3 故 事 网。亲朋好友都说,活到老爷子这份儿上,是福分,寿大福大。大家说这话时,老爷子一个人枯坐在小屋前,眼望着前方,前方长一棵梨树、一棵枣树,是老爷子亲手栽的。当年,老爷子还能爬上枣树去摘枣的,现在老爷子眼也花了,耳也聋了,也无人愿意低俯到他的身边去,听他说话。大家热闹着来,明着是来看老爷子,实际上是找了由头相聚,倒把老爷子撇在一边。吃喝热闹罢了散场去,远远冲老爷子挥一挥手,说声:“爷爷,走啦!”也不管老人看见看不见,各自回各自的家去了。
  
  一日,我去看老爷子原文55555333.cc。从小,我跟他的感情最深厚。他知道是我去了,紧紧拉着我的手不放,喃喃地说:“我现在,除了吃,没什么用处啦,是个废人啦。”
  
  这是无奈。想他曾是多么刚性的一个人哪,说话如雷吼,一声下去,小辈中没一个不听的;一辆自行车,骑得生风,老街在30多里外,他一个早上能骑个来回,把家里需要的镰刀给买回来;在房檐下刨木柄,一把斧头使得威武利落,我们人小,站一边看,觉得这样的祖父好了不得,永远不会老。
  
  关照父亲,平时多陪老爷子说说话。父亲摊一摊手,苦笑说:“跟他说了他也听不见啊,再说,家里也很忙来自55555333.cc。”
  
  还能怎样?我转头看枯坐着的老爷子,淡淡的日光,落在他的白眉毛上。他看上去像一口枯井,废弃在岁月尽头。所有的疼痛,只他一个人收着。
  
  也曾开过玩笑,装成文学老太太上网。遇某一ID,上来就破口大骂:“老不死的,这么老了还上网,还文学!”骂得我一愣,我尽量跟他掰理儿,我说你也会老啊,谁不会老呢,能平安过到老,是多大的造化啊,没见还有人半途夭折的吗?那边未及我把话说完,丢下一句“你这老不死的,还真能说啊”,一溜烟儿跑了。
  
  心当下凉去半截原文www.55555333.cc。若是将来我真的老了,我得准备好多少勇气,来面对这等无缘无故的谩骂?朋友也笑说一事:一日上街,遇见一老人在路上蹒跚,后面突然蹿上来几个小青年,嫌老人挡路了,骂道:“老不死的,这么老了还上街干吗呀!”伸手粗鲁地把老人推到一边去。我问:“后来老人咋办的?”朋友说:“还能咋办?站路边哭呗。”
  
  脑子里便一直盘旋着那个不认识的老人,孤单的暮年,漫漫行程,无人相伴,这是最最凄凉的,哪里还有什么浪漫可言?
  
  可即便如此,我们还是义无反顾地,朝着老的方向奔去了。35故事的每一步,作为一种体验,无论好的坏的,我们都将担待着,去成就35故事的完美。

编辑推荐:
>>> 梁山并不像我们想象的那么团结
>>> 演技不是做表情
>>> 麦当劳叔叔卖什么
>>> 幸福来敲门的时候,请你弯下腰
>>> 两种方式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0% (0)
0% (0)
标签:

我要评论

评论 ( 0 条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沃格文学网立场。
最新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做评论第一人吧!
  • 风景只在想象中

    多年来一直想去绍兴,一直没有去成。绍兴,只在想象中。想去绍兴,主要想看百草园、三味书屋和沈园。前者和鲁迅连在一起,后者和陆游连在一起。可以说,一个是文学的象征,一个则是爱情的象征。一个矮个子的鲁迅,是一座翻越不过去的文学大山。一曲柔肠寸断《钗头凤》,唱碎了几代人对爱情的无奈和惆怅。真的来到了绍兴,细雨刚刚湿润了绍兴的街头整齐化一的柳梢,和小河上荡漾的油漆簇新的乌篷船。先见到的半新不旧的楼房,围在城

  • 春满桃花山

    农历三月二十是灵丘县一年一度的桃花节。恰逢星期天,我和朋友相约前往。车子行进在灵丘县城通往位于红石楞乡沙湖门村的盘山公路上。虽说是春天,但深山里春的脚步却走得慢了些,山草刚刚露出嫩芽儿,田野依旧是苍黄的山色。我们的心里暗自嘀咕,那儿的桃花果真开了嘛?不多时,车子忽然停下。睁眼向窗外望去。果然此处已春意盎然。山坳里,农家小院中的桃树花满枝头,沟梁上的野桃花此刻也竟相绽放。满山满坡的,像一片片烈火,象

  • 黄土根儿

    一一定是高过了黄土高原,黄土根儿,只有村庄里的炊烟和我的童年才能飘得上去。和乡亲们肤色一样的面容,让我一生亲近。玩伴登高,必攀黄土根儿。像骑在父亲的肩上,可以眺望的更远,童年的遐想,从这里开始。远山,一层高过一层,山巅之外,是飘着白云的蓝天,更远处的蓝天下面是哪里?大人们给了我一个含糊的让我没有任何记忆的答案。以至于后来,无论我在那里安家,墙上必挂各类地图,依稀辨认没有标记的家乡和家乡标志性的黄土

  • 虚构春天

    那天,我冒着寒风细雨,排了整整一上午的队,才进入招聘会的会场。会场零落中又有几分凌乱。一些单位招满后已经提前撤走了,剩下的几家招聘摊位,像汪洋中的孤岛,来求职的大学生们人浪一般,拥着它,挤着它,甚至是拍打着它,看上去,这孤岛都快碎了。学生们似乎什么也顾不上了,吵着,嚷着,然后,雪片一样地把简历投上去,他们希望能在最后时刻,得到一个工作机会。那天,我还是一无所获。从会场出来后,已是下午时分。雨后的城

  • 冬天的阳光

    冬天来了,阳光没有了夏天的酷热,也没有了秋天的干燥、白炽与热烈,我坐在城市边缘的一个阳台上。光芒温热而柔情,洒满了头发与衣裳。空气里到处是无边的温暖。多少年没有这样的温暖了?没有冬天猎猎的风,没有那撕人心肺的寒冷,也没有那些不寒而栗的伤痛?阳光和煦而温馨,像一个充满了博爱的女人。楼前是一片稀疏的白桦林。挺拔的枝干穿过四层楼房的高度伸展到阳台的边缘。平直地望去,是一片黄叶斑斑的小树林,伟岸俊美的树干

  • 修伞之随想

    漫长的雨季中,仿佛中邪一样,我在不停地修伞。所谓修。其实也简单。无非是缝线,雨伞最常见的问题就是脱线。过去只有质量不好才这样,现在任何价位的伞用不了多久,都会犯错误一样耷拉下来脑袋。除了脱线,常遇到的毛病是铆钉坏了,简单的维修可以用回形针代替。虽然都是小窍门,但是转眼之间,一把看上去早该丢弃的破伞,经过修理又能使用,大家都觉得我很能干。其实只要有配件,什么样的伞都能修。这自然与我当过钳工有关,与修

  • 美,是心灵的愉悦

    我们的身体有很多感官。可以看见事物、听到声音、闻到气味、摸触到不同的物质。照理说,感觉是中性的。我们特别喜欢某些东西。这与心灵活动有关。大自然有黎明,有黄昏,很多人会特地在某一个季节到高山上,找个视野最好的地方等待日出。即使天气冷得不得了,也宁愿半夜不睡觉,只为了等待黎明瞬间。因为当黎明的曙光从山上跃出,那种朝气蓬勃的日出之美,那种心灵的愉悦,很难用笔墨形容。日出很美。黑格尔却说:大自然本身,包括

  • 漏掉的阳光

    一一个叫舒的女生,在临近高中毕业的时候找到我说:“老师,虽说我只听过你代的3节课和你搞的几个讲座,但我特别特别喜欢你——这个,送给你,留个纪念吧。”我向她道了谢,收下了她带来的一个精美的本子。一年后的一天,有个同事领着他的孩子来我的办公室玩,我要送一件东西给那个乖巧女孩,便从书架上抽出了舒送给我的本子。我打开扉页,打算写几句鼓励的话语——但是,等等,那本子的第一页上有字!第二页也有字!再往后翻,上

  • 桐花声里燕子飞

    院子里有数棵梧桐树、榆树、槐树,以及几株苦楝树,春天来了一段时间了,那些榆、槐、楝早已舒展开已绷了一个冬天的愁容,只有临近水井的、那几株梧桐树还没有一点绿意。春风又吹过了几天,那些树早已盛装了,这时梧桐树才像一个姗姗来迟的女子一样,慢慢从闺房里探出头来。牙瓣儿的楝花已洒满了整个院子,淡嫩淡嫩地铺着,你拿起扫帚开始清扫它们。等你清扫干净的时候,在不经意的抬头间,你发现井台边那几株梧桐树已露出了花骨朵

  • 雨的节奏

    雨是有性情的。雨是有节奏的。春天的雨是处子柔滑仿若无骨的手,轻舒玉腕,拂过丝弦,弹出诗意的、浪漫的、柔和曼妙的醉人轻音乐。春天的雨,如丝如发,纷纷疏疏飘然而下,邑起点点微尘,在空气里氤氲开隐约的尘香;春天的雨,如烟如雾,空蒙迷茫,仿佛蹙眉女子心中浅浅的清愁;春天的雨,如梦如幻,春雨过处,柳芽爆了,花儿开了,水儿绿了,一个清新明丽生机勃发的春天,就从漫漫冬日灰重的硬壳里脱颖而出了。春天是画的季节,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