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读者 > 人生 > 正文

小说:冷宫废后:宠冠后宫在线阅读

2018/3/23 11:47:07 来源:网络 [ ]

书名:冷宫废后:宠冠后宫

第三章:恃宠而骄

第二日,天光乍破,陆嫣兰便被宫女唤醒,说是后宫几位娘娘特意来拜访请安。沃格文学网

昨日夜里翻来覆去许久才睡着,陆嫣兰有些精神不济,却还是强撑着洗漱穿衣,起身迎客。

这些人的来意她心下明了,绝非善意,她却不能有丝毫怯意,若是退缩一步,便是与无止境的麻烦和折磨。

问宫女取来面纱戴上,遮去她脸上的那些黑斑,乍一看去,倒像是个美人,尤其那双眼睛,亮若星辰,夺目璀璨。

宫女望着镜子里的陆嫣兰,无由来一阵可惜,若没有那些黑斑,皇后娘娘必然不是如今这般光景。

陆嫣兰却无暇伤春悲秋,一身华服,宽大的袖袍,精致大气,衬托得她整个人仪态万千,一颦一笑,举手投足之间,倒真有几分母仪天下的威严气势。

她故意端着架子,目的就是为了让这些人有所忌惮。推荐55555333.cc

果真几个妃子见到她如此出场,一时之间倒还真不敢有什么逾越的举动。

原本打算来找茬的妃子,此时见她没有任何颓然之气,竟也找不到切入点。

唯独一声如同莺啼般的笑声,出现得如此突兀。

陆嫣兰面不改色,微微偏过头,道:“妹妹,昨日休息得可还好?”

陆蓉儿笑得春光满面:“这话该臣妾问姐姐才是。”

“妹妹这话是何意思,本宫倒是不太明白。”陆嫣兰冷冷淡淡地投去一瞥。原文55555333.cc

陆蓉儿撇撇嘴,眼底一闪而过的恶意,“臣妾倒是多虑了,姐姐昨日必然是睡得极好的,毕竟独身一人,翻来覆去也无人打扰,独享一室清幽,肯定不会懂臣妾的烦恼。”

她这话一出,其余几个妃子也露出幸灾乐祸的表情,小小声地交头接耳起来。

陆嫣兰对此视而不见,专心应对陆蓉儿的挑衅,“妹妹说得是,昨晚有劳你替本宫服侍皇上,恐怕是极为辛苦的。”

说完又转过头吩咐宫女:“茗儿,还不快给蓉美人加个座位,莫让妹妹累着了。”

陆蓉儿一听,毫不客气地坐下,笑容更加得意:“多谢姐姐体谅,臣妾确实有点累呢。”

“皇后娘娘有点偏心呢,臣妾一大早赶过来,也挺累的,怎么娘娘不赏个位置给我们呢。网站55555333.cc”其中一个妃子不服气道。

陆嫣兰不冷不热地扫过在座所有人,“蓉美人服侍皇上有功,自当待遇不同。”

“哎呀,后宫里都是姐妹,哪里来的这劳什子区别,姐姐身为一国之母,理当一视同仁才对!”陆蓉儿大方地摆摆手,面上却是怎么也掩饰不住的炫耀之意。

陆嫣兰笑了一下,问她:“那依照妹妹之意,本宫应该怎么做呢?”

“自然是给诸位姐姐都加个位置。”陆蓉儿情不自禁地裂开嘴角,得寸进尺地转过头直接吩咐茗儿:“你,去多搬几个凳子过来!”

茗儿有些为难地询问陆嫣兰的意见,她轻轻颔首,“去吧。”

陆蓉儿见此心旷神怡,情绪越发收不住,口无遮拦道:“姐姐,你看看你,虽说昨晚是你的新婚之夜,但皇上却未在你那留宿,肯定是因为你哪里做得不好,你别怪妹妹多嘴,妹妹也是为了你好。原文55555333.cc

“有劳妹妹挂心。”陆嫣兰依旧不喜不怒。

“姐姐刚进来这后宫,恐怕对这后宫的规矩,还有很多不了解,要是平日里有什么困难,尽管跟妹妹说就好。”陆蓉儿语气闲闲,很有反客为主的意思。

陆嫣兰笑弯了一双眼,突然问她:“方才妹妹说要一视同仁,也是这后宫里的规矩?”

“自然,皇子犯法与庶民同罪,何况这后宫之中。”陆蓉儿漫不经心地扣着指甲,压根没有发现自己陷入了陆嫣兰的套路之中。小说:冷宫废后:宠冠后宫在线阅读

陆嫣兰哼笑一声:“既然如此,方才妹妹姗姗来迟,是否也是对诸位妹妹的一种不尊重?”

陆蓉儿一愣,有些困惑,随即又不以为然道:“又没有耽误什么要紧事,更何况,又不是臣妹妹故意要迟到的,实在是昨夜皇上太厉害,折腾得我一晚都没睡,今早才起迟了。”

她的态度毫无恭敬可言,言语之间都充斥着满满的有恃宠而骄,唯恐别人不知道昨天皇帝在她那里留宿,陆嫣兰却止不住冷笑。

“皇后娘娘贵为后宫之主,应该不会为了这种小事跟臣妾计较吧?”陆蓉儿用余光瞥着她,语带嘲讽:“虽说没有体会过臣妾的烦恼,但也明白臣妾的苦心吧。”

陆嫣兰淡淡一笑:“妹妹多虑,本宫自是不会斤斤计较的。”

陆蓉儿闻言笑得更灿烂,语气更发有恃无恐:“哎呀,皇后娘娘恐怕是永远也不会懂臣妾的烦恼,皇上每每夜里留宿容华宫,赶都赶不走呢。”

“……”

她这一番话让在座所有的妃子脸色都变得怪异起来,目光中既有羡慕又有嫉恨,陆嫣兰看得一清二楚,却未对此做任何评价。版权http://www.widgetads.cn/

陆蓉儿压根没有留意到气氛不对,依旧侃侃而谈,恨不得将深闺密事都一概倾吐而出,陆嫣兰听得直皱眉。

“蓉美人。”陆嫣兰最终还是制止了她的夸夸其谈,表情有些冷。

“娘娘有事么?”陆蓉儿分明还不满足,脸上甚至带着一些嗔怪。

陆嫣兰佯装看不见,沉声反问她:“蓉美人进宫比本宫要久,对这宫里的规矩想必是一清二楚,那有没有听说过,这后宫最忌讳的,就是独宠。”

陆蓉儿脸色微变,语气不快:“皇后娘娘,臣妾可没有这个意思。”

陆嫣兰只当没听到,自顾自道:“这后宫三千,讲求雨露均沾,有这么多的妃子在等待皇上宠幸,蓉美人若是一人独宠后宫,岂非断了皇家子嗣?”

陆蓉儿就是再天真,也清楚这个罪名她担不起,连忙飞快地撇清责任:“皇后娘娘,臣妾方才也就是一时嘴快,实则也并非如此,皇上的去哪里留宿岂是臣妾一人能决定的呢?”

陆嫣兰冷哼道:“无论实情如何,后宫须得谨言慎行,妹妹不会不知。”

“我……”

“念在妹妹初犯,本宫就不重罚了。”陆嫣兰冷声道,“来人,送蓉美人回宫,禁足三月!”

陆蓉儿顿时急眼,当即站起来想要辩驳,却只听门外传来一声怒斥:“慢,没有朕的允许,谁敢动手!”

第四章:扫地皇后

陆嫣兰表情一冷,眼底闪过一丝不耐,陆蓉儿却似找到救命稻草一般,迅速朝苏伯陵飞身跑去,二话不说,便哭诉道:“皇上,您可要为臣妾做主呐!”

苏伯陵伸手安抚下她,阴沉的目光扫过在场众妃,最终落在陆嫣兰身上。

“皇后娘娘好手段,生杀予夺,这般强硬的手腕,怕是连朕都望尘莫及。”

苏伯陵面上带笑,语气却极冷,仔细一看,那幽深的眼底,也分明藏着深深的怒意。

陆嫣兰低头行礼,表情平静,并无惊慌:“皇上恕罪,未经您允许,臣妾擅自下令,确实有不对之处,但也并非没有道理,还望皇上能够谅解。”

“那皇后娘娘怎么就不懂得谅解呢?”苏伯陵冷笑着反问她,“蓉儿是你的妹妹,你非但不念着姐妹之情,反而苛待她,究竟是真为朕着想,还是在杀鸡儆猴?”

手指慢慢滑过桌上的茶杯,陆嫣兰面容恬淡,轻笑道:“若是皇上不提醒,臣妾确实还忘了,蓉儿是臣妾的妹妹呢。”

陆蓉儿瘪瘪嘴,委屈道:“姐姐,虽然我们历来不算亲近,但好歹姐妹一场,你怎么能如此冷心冷情呢?”

陆嫣兰掩在面纱下的唇角微微一勾,一个讽刺的弧度,那双眼睛却依然无波无澜,静水流深,满是坦然,沉默不语。

苏伯陵冷不防看进她的眼睛里,莫名有些怔然,很快又被她浑然不在乎的态度所激怒,那面纱下隐藏着多么丑陋的一张脸,现在看来,连心,都如此不堪么?

当初不过一念之差,才让这个与他无牵无挂的女人进了宫,本还有些愧疚,现在看来,她倒是混得风生水起,一国之母的大度没有学到,嚣张跋扈倒是无师自通。

念及到此,苏伯陵越发烦躁,当即讽声道:“皇后既事事为朕着想,想必也很乐意为朕打理后宫吧?”

“当然。”陆嫣兰垂眸道。

“那好,后宫无大小事之分,皇后也该学学如何亲民,便从扫地开始学起吧!”苏伯陵定定地看着她,眼底是毫不掩饰的轻蔑之意。

“皇后可切莫让宫女代你,朕会一直派人盯着,直到你扫完为止。”

陆嫣兰悄悄地掐着手心,忍下心中怒意,淡淡道:“既然是皇上亲口吩咐,臣妾必当亲力亲为。”

她毫无波动的情绪,让苏伯陵顿感无趣,却也挑不出差错,只好甩手离去。

陆蓉儿得意洋洋地朝她投去一瞥,紧随其后,很快离开,其余众妃也纷纷散去,留下陆嫣兰一人站在这偌大的空殿中央,无端凄哀悲凉。

过了一会儿,茗儿拿着一把扫帚走过来,表情戚戚然道:“娘娘,这是皇上吩咐交给你的扫帚。”

“嗯。”陆嫣兰应了一声,回房换了一件轻便的衣服,这才回到院子,对茗儿伸出手:“扫帚给我吧。”

茗儿抓着扫帚,似是不忍:“娘娘,您怎么可以做这种下等事呢,皇上太狠心了!”

“嘘,茗儿,这是在宫里,有些话说不得。”陆嫣兰摇摇头制止她,而后又若无其事地扎起袖口,拿过她手里的扫帚。

她以前在家里也并未衣来伸手饭来张口,打扫这种小事,还不至于难倒她。

只不过接过扫帚的那一刹,陆嫣兰还是有些悲哀,扫帚沉重,她几乎有些握不住,想必这也是苏伯陵刻意刁难她。

只是,那又如何呢?

陆嫣兰掩去眼底哀愁,嘴角勾勒起一丝冷笑,即使再多无妄之灾,也不足以打倒她,她长这么大,从来就不知道什么叫做认输。

无视院子里一众宫女肆无忌惮打量的目光,她专心地清扫起地上的落叶。

秋风萧瑟,树上不断有黄叶落下,陆嫣兰扫了许久,好似没有尽头,她一身疲倦,却并无颓然,反倒觉得心境平和,微风拂过院子的月季花丛,鼻尖有暗香萦绕,她笑了笑,有些享受。

前来找她麻烦的一群宫女,见她嘴角带笑,动作轻快,不禁心底生疑,心想这女人不是疯了吧,扫地还扫出喜事来了?

不过她们也没有忘记此番前来的目的,当即装作不经意聊天,却语带嘲弄,句句带刺。

“哎哟,我在这宫里呆这么久,什么奇闻怪事没见识过,不过这扫地皇后还真没见过,哈哈哈!”

“就是,简直笑死人了,也不嫌丢脸,还一国之母呢,怕是一辈子就一个扫地的命吧!”

“这就是不得宠的下场,皇后又怎么样,还不是跟下人一个地位,恐怕还不如呢!”

“……”

陆嫣兰默默听着她们冷嘲热讽,也不搭话,等他们说完,这才不咸不淡地告诫道:“宫里的规矩向来一是一,二是二,议论是非,可是死罪。”

“我们只不过实话实说,有些人还真是天真又可笑,以为占着个皇后的位置,就能高枕无忧,我看这位置,恐怕是坐不长久咯!”

“就是,这入宫才一天,就沦落至此,怕是明天就要被送进冷宫了!”

“哈哈哈……”

陆嫣兰抓紧手里的扫帚,就在宫女以为她被讥讽得无地自容之时,就被从天而降的一个巴掌扇得顿时眼冒金星。

陆嫣兰不顾隐隐作痛的手心,直接给她们一人赏了一个巴掌。

“我不管你们奉谁的命,有什么目的,但只要我一天还坐着这个皇后的位置,就是你们主子,随时可以定你们的罪!”

陆嫣兰音色清亮,掷地有声,气势凛冽,一时间还真唬到了这几个宫女。

不过很快,等她们回过神,瞬间就宛如点燃的炮仗,张牙舞爪地作势要跟她拼命。

“一个不受宠的扫地皇后,凭什么这么嚣张!”宫女左脸肿得老高,面容狰狞,扬起手要抓陆嫣兰的头发。

许是仗着身后有靠山,这几个宫女压根就没把她的话放在心上,很快围着她作势要教训她。

然而没等她们动手,陆嫣兰就抓着手中的铁扫帚,用力地打在其中一个宫女的身上,顿时一阵鬼哭狼嚎。

“你,你少得意!”原本气势汹汹的宫女瞬间如同霜打的茄子,整个蔫了。

恰好这时茗儿也带着人匆匆赶到,几个宫女才不得不退缩,留下一句:“你等着!”落荒而逃。

而得知此事的陆蓉儿,也是勃然大怒,将房里能砸的东西砸了个遍,还不是忍不下心里那口气,表情阴狠道:“哼,丑人多作怪,我就不信她还能有多大能耐!”

第五章:废至冷宫

茗儿抓着陆嫣兰,上上下下将她打量一番,见她没有受伤,这才松了口气:“娘娘,您怎么这么冲动,以后若是再遇到这类事情,就喊奴婢过来帮忙,千万别自个动手,他们人多势众,要是受伤可怎么是好?”

陆嫣兰揉了揉酸痛的手腕,满不在乎道:“不过一群狗仗人势的宵小之辈,能耐我何?”

“娘娘,您再怎么说也是皇后,她们怎敢如此放肆?”

“哼,她们也不过奉命行事,身后有人罩着,必当有恃无恐。”陆嫣兰说着,余光瞥到院门口被簇拥着陆蓉儿,不禁冷笑:“这不,主子来了。”

茗儿一愣,循声望去,眉头一皱:“蓉美人,她来干什么,莫不是……?”

“莫慌,你先进去,我随机应变,这里这么多人看着,她也不敢对我做什么。”陆嫣兰将茗儿打发走,继而冷冷地看着走近的陆蓉儿。

陆蓉儿像是没有看见她脸上的冷意,笑容灿烂,伸手去抢她手里的扫帚,殷勤道:“姐姐,今天是妹妹不对,皇上责罚你,妹妹实在看不过去,特意来给你帮忙!”

“不必!”陆嫣兰皱着眉头推阻,看见她一脸虚伪笑容就作呕,哪只陆蓉儿弱不禁风,被她轻轻一推,就直接栽倒在地。

她身后那群狗腿奴才竟也不见要搀扶的意思,仍由陆蓉儿哭丧着一张脸:“姐姐,妹妹好心要帮忙,你怎么这样!”

陆嫣兰正诧异她这是玩的什么套路,就见眼前闪过一道明黄,她被一双大手用力推开,差点一个踉跄摔倒在地,被闻声赶来的茗儿扶住,才堪堪站稳脚跟。

“好一个毒妇。”突然出现的苏伯陵,在陆蓉儿眼里像是救世主,对陆嫣兰而言,就是地狱使者,不分青红皂白对着她就是一顿指责。

“蓉儿心地善良,你却如此狠毒,明明出自一家,为何差别如此之大?”苏伯陵暗讽道,意有所指。

陆嫣兰沉默不语,欲加之罪何患无辞,苏伯陵摆明看她不顺眼,陆蓉儿这一出演技浮夸的戏,没准还替他解决了麻烦。

苏伯陵见她不愿辩解,冷哼一声,“朕原以为你不过一念之差,现在看来根本没有悔改之意,如此心狠,没有肚量,如何能母仪天下?”

“来人,将这个毒妇关进冷宫,何时有所悔悟,再来向朕求情!”苏伯陵意味深长地扫了她一眼。

陆嫣兰将手中的扫帚往地上重重一扔,跪在地上高声道:“谢皇上开恩,皇上英明!”

“……”苏伯陵面色一黑,冷着脸离开。

陆蓉儿眼底的阴狠之意,被陆嫣兰尽收眼底,她无所谓一笑,冷宫也好,废后也好,倒是无碍,她本未曾期待在这后宫取得一席之地,如今这下场,正合她意。

几个侍卫受令要将她押去冷宫,“我自己走!”陆嫣兰高傲转头,步履轻快,往冷宫走去,留下一众无关人士面面相觑。

冷宫被设立在皇宫一个很偏僻的角落,与所有的宫廷后院都相隔甚远,平日里无人问津,一条小路也是杂草丛生,秋风瑟瑟,越发衬得周遭景致悲凉凄哀。

押送的侍卫只目送她进门,却不肯跟进来,陆嫣兰疑惑之间,就被一个异物生生扑过来,将她扑倒在地。

陆嫣兰毫无防备,好在地上乱草横生,替她缓冲不少,她才不至于头破血流。

晃过神后,才发现扑倒自己的是个披头散发的女人,一身脏污,表情狰狞,几乎看不清面容。

陆嫣兰用力将她推开,望着这举止疯癫的女人,心下了然,这恐怕是先帝在位时便被关进冷宫中的废妃,也许曾经风光无限如花美眷,进了这里,却也只剩无尽凄凉。

女人不甘心,嘴里不停嘀嘀咕咕,仍是张牙舞爪地要扑过来,却被陆嫣兰轻易按倒在地。

两人的动静引来冷宫中其他人的注意,门内又走出几个披头散发的女人,尚有一丝理智的,只是警惕地躲在门边观望,也有几个疯疯癫癫,见着她就直接跑过来,去抓她身上的衣服。

陆嫣兰摇摇头,轻而易举便将她们解决,许是生活困苦,这些女人个个面黄肌瘦,也谈不上什么蛮力,陆嫣兰掏出随身携带的麻痹草,塞进她们口中。

终于耳根清净。

“我无心闯入,但这里这么大,多我一个也不多。”陆嫣兰目光沉静,逐个扫过她们每个人,最后望着不远处一个看起来还稍稍理智些的,“我也不想找你们麻烦,你们也别来为难我,大家相安无事,和平共处。”

门边那女人听了她的话,很快后退,隐入黑暗中。

“我话说到这里,你们自重。”

陆嫣兰也不愿跟一群疯子计较,当即在冷宫众多院子里,找了个清静之所,便心安理得,偏居一隅。

说实话,这冷宫大殿,比皇后所居住的幽兰殿还要大,当然也可能是她这个皇后当得太憋屈。

每一处断壁残垣,都曾经有过繁华光景,只是浮世喧嚣,终究逃不过时间残酷的洗礼,还有人心的冷漠。

陆嫣兰推开门,扑面而来的灰尘,呛得她慌忙捂鼻。

除了脏一点,她对这里还挺满意,便很快在门口找到一把扫帚,开始着手打扫起房间。

不过要真想把这里整理干净,实在工程浩大,陆嫣兰很快就周身疲乏,肚子也开始咕咕作响。

不管怎么说,民以食为天,这饥饿,还真是必须得解决的一件大事。

就在她苦恼之时,突然听见院外杂草处响起一个熟悉的声音。

陆嫣兰拨开重重乱草,随即惊喜道:“茗儿,你怎么来了?”

“奴婢这不是担心娘娘么。听说这冷宫一日只定时送一次餐,娘娘进来时已经错过了饭点,所以奴婢就偷偷给您送了一些东西过来。”

茗儿说着将一个包裹递过来,陆嫣兰惊喜接过,打开一看,里面不仅有她随身的一些首饰,还有她惯用的一根软鞭,以及一些便于保存的吃食。

“娘娘,条件有限,奴婢只能带来这些。”茗儿似是有些愧疚。

陆嫣兰赶忙抱了抱她,连声称赞:“不不不,茗儿,你出现得实在是太及时了,有了这些东西,我就算是在这里住上一辈子,便也无碍了。”

第六章:再遇唐慕青

茗儿眼眶一红:“皇上怎么能这么狠心,娘娘这么善良的人……”

陆嫣兰叹息,半晌无言,“茗儿,你赶紧回去吧,一会儿让人发现就说不清了。”

“好。”茗儿擦了擦眼泪,慌慌张张地拨开杂草跑出了院子。

陆嫣兰坐在院子里的大石头上,将茗儿带来的东西稍稍整理了一下,吃了点东西,然后回屋继续收拾。

饱腹过后果然精神百倍,这一忙就忙到了黄昏日落,陆嫣兰找出蜡烛点燃,抖落一身灰尘,走出房间,站在院子里深深吸了一口气。

晚间清凉的空气,风中隐隐的花香,让陆嫣兰心旷神怡。

她望着杂草横生的院子,心里正琢磨着找个时间好好拾掇一下,毕竟没准以后还要在这里常住,就突然瞄见角落里的一簇草丛动了动。

这黑灯瞎火的,陆嫣兰当即警惕起来,悄悄捏紧绕在腰上的软鞭,厉声道:“谁在那里?!”

“是我。”一个黑影拨开杂草缓步走出。

陆嫣兰见他没有敌意,便也没有动,直到黑影走近,从屋里透出的烛火映在他的脸上。

“是你?”陆嫣兰一怔,是昨日夜里偷袭她的那个刺客,今天他没有戴面纱,陆嫣兰却凭着那双眼睛认了出来。

唐慕青眼神玩味,打量了一下她的住所,调侃道:“不错的地方,挺有情调。”

“过奖。”陆嫣兰知他没有恶意,随口应了一句,便走到一旁的石头上坐下。

唐慕青也不介意,随处找了个地方,席地而坐,又道:“还没跟你互相介绍过,我叫唐慕青。”

“陆嫣兰。”她微微一笑,笑容里半是坦然半是苦涩,“真是人生何处不相逢,短短一天时间,我就从皇后被废至冷宫,你倒没怎么变。”

唐慕青也笑,眉梢眼角却满满的恣意傲然:“你也别太妄自菲薄,人生那么长,世事无常,谁知道未来会是怎么样?”

“再说,至少你现在依旧还是皇后。”

“我这个皇后的位置,恐怕坐不长久,何况皇后落魄如我,怕也是古今第一人。”陆嫣兰意味深长道,随即又释然一笑:“不过你说得对,人生为了这点小事斤斤计较,实在没必要。”

唐慕青勾着唇,不笑的时候总让人觉得孤傲,笑起来又有些亦正亦邪,陆嫣兰虽好奇他的来历,但却没有问。

“你能想得开最好。”唐慕青说,眸光一闪又道:“不过我说过的话仍旧算数,你什么时候想好,我随时可以带你离开。”

陆嫣兰不禁失笑:“你这么大摇大摆,把皇宫当成自家后花园,来去自如,真的好么?”

唐慕青耸耸肩,避而不答。

“不过,我们萍水相逢,你为何执意要助我,总不会是单单看我可怜吧?”陆嫣兰不解道,“这世界上可怜之人太多,你总不能个个去帮。”

唐慕青道:“我这人做事向来随心,可怜你,谈不上,也许是觉得你挺有趣,留在这冷宫里每天面对一群疯女人,实在太可惜了。”

“谢谢,不过我也还是那句话,我这人也没什么大追求,随遇而安,哪里对我而言都是一样的。”陆嫣兰拒绝了他的好意。

“无所谓吧。”唐慕青似乎并无不悦,“你想离开的时候,给我留个信号,我来接你,什么时候都作数。”

陆嫣兰只好点头谢过:“如果有那么一天,我会的。”

两人又随意聊了几句,院外突然一阵骚乱,夜里隐隐有火光闪烁。

“有人来了,先走一步。”唐慕青起身,弯唇笑道:“恐怕又是冲你来的,多保重。”

陆嫣兰默默点头,望着他消失在草丛深处的身影,坐在石头上,怔怔出神。

唐慕青离开后不久,陆蓉儿就带着一群人,手举火把,气势汹汹地闯进了院子。

陆嫣兰不急不忙地站起身,拍了拍身上的尘土,问她:“妹妹怎么来了,有事么?”

陆蓉儿没理她,手臂一挥,“来人,给我搜!”她身后的一众狗腿便在这院子里翻来覆去地搜查起来。

陆嫣兰冷眼看着,面容沉静,语气里却带着寒意:“虽说是冷宫,但好歹现在也是有主的,妹妹搜查,经过我允许了么?”

陆蓉儿转头,瞪她一眼,“少废话,本宫刚刚看见有男人闯进了你这里,你若不是半夜与男人私会,你紧张什么?”

“欲加之罪何患无辞,嘴长在你身上,我也不能把你怎么样。”陆嫣兰冷哼一声,道:“不过在这后宫之中,东西不可以乱吃,话更不能乱说。”

“本宫亲眼所见,何来诬陷!”陆蓉儿冷笑,“等搜出那个男人,我看你还怎么狡辩!”

“……”

陆嫣兰实在懒得跟一个智障争辩,干脆闭口不言。

陆蓉儿却以为她心虚,笑容越发阴险得意。

过了一会儿,搜查的人上报:“回禀娘娘,并没有发现任何人的踪迹。”

“怎么可能!”陆蓉儿顿时憋红一张脸,“我明明亲眼看见有人进来!”

她怒气冲冲地转头质问陆嫣兰:“你把人藏哪里去了,还不赶快交出来!”

“从头到尾都是你一个人在自说自话,我何时说过,这里还有其他人?”陆嫣兰眼角轻蔑的弧度一览无遗。

“你……”陆蓉儿气极,踹了那个侍卫一脚,尖声道:“把这个贱人给本宫扣押起来!”

“是!”

几个侍从欲上前扣住陆嫣兰的手臂,被她用力挣开,扬声斥道:“陆蓉儿,你好大的胆子,本宫才是皇后,这里还容不得你放肆!”

陆蓉儿一愣,随即讽笑:“被关押在冷宫的皇后?说出去还真是荒天下之大谬!”

陆嫣兰哈哈大笑,好一个狐假虎威的毒妇,她不甘任人宰割,当即用力往前一撞,直接撞上了陆蓉儿的肚子。

陆蓉儿尖叫一声,跌倒在地,愣了一下,继而大哭起来。

陆嫣兰皱眉,这一哭二闹三上吊的招数还没用腻味,到底还要玩到什么时候?

恰时,苏伯陵的身影突兀地出现在院门口,瞄了一眼陆蓉儿,命人将她扶起来,随口冷冷地看着陆嫣兰,道:“没想到到了这里,你还是一如既往,不知悔改,当真令人失望。”

陆嫣兰漠然扭头不去看他。

这样的态度愈发激怒了苏伯陵,他冷声怒斥道:“好一个狂妄跋扈的恶毒女子,若不是朕看在陆相是开朝功臣,早就废了你这个皇后之位!”

陆嫣兰还是不说话,打定主意无视他到底。

苏伯陵怒极无奈,陆蓉儿又在一旁哭哭啼啼,搅得他烦躁难耐,只能带着她,甩手离开了冷宫。

陆嫣兰被侍从推倒在地,无人问津。

待所有人散去,她才慢慢站起,拍干净衣服上的灰尘,满不在乎地转身走进房间。

这个皇后,谁爱当谁当去,反正她陆嫣兰从来没把这些身外之物放在眼里。

人生在世,开心最重要。

第七章:堕胎疑案

这一段小插曲并没有在陆嫣兰心里留下什么芥蒂,自从来到这冷宫,她倒想开不少,人这一生,身不由自的事情太多,唯有保持好心境,方能无忧。

回到屋子里睡了一觉,第二天精神饱满。

不过经过昨晚的事,原本打算任其自生自灭的苏伯陵,突然又派了好些侍卫,将这一向人烟稀少的冷宫包围了起来,美名其曰护卫,实则就是为了监视陆嫣兰。

这倒是让陆嫣兰好生苦恼了一阵,因得这些人的严查,茗儿和唐慕青都没办法再来去自如,她的乐趣也断了来源。

更别说吃食。

这冷宫内环境的脏乱倒还在她忍受范围内,但是那每日仅有一顿,还总是馊了的饭菜,实在让她不堪忍受。

陆嫣兰只好自己找了一些材料,自制了一个简易弹弓,在院子里打了几只鸟,熟练拔毛清洗,生火烤鸟,饱餐了一顿。

不过这种骄奢淫逸的生活过不长久,陆嫣兰不得不苦思冥想未来的生计,闲时又蹲在院子里,清扫打理花花草草,倒也算过得舒心。

落在有心人眼里,简直不要太舒服,每每妄想找茬也没有切入点,只好曲线救国,拐着弯地在苏伯陵面前,诋毁她不思进取,贪图安逸。

“皇上,您可好好管管姐姐吧,臣妾实在是看不过去了,上次那事虽说臣妾并不怪她,但看她这么自暴自弃,实在是痛心!”陆蓉儿一脸恨铁不成钢的表情,扯着苏伯陵不停抱怨。

苏伯陵闻言反倒觉得有趣,不动声色地试探她:“那依蓉美人的看法,朕应当怎么做呢?”

陆蓉儿眼珠子转了转,在心里思忖着,若是让苏伯陵直接废了她这个皇后,肯定行不通,但是不给陆嫣兰一点教训,她又真的不知道什么叫做害怕。

转念一想,故作委屈道:“臣妾不希望皇上责罚姐姐,但若是不作为,依照她的性子,怕是会愈演愈烈,皇上不如把姐姐交给臣妾管教吧?”

陆蓉儿也是太心急,迫不及待要给陆嫣兰一点下马威,没有意识到在一个比自己心机城府都深厚几倍的面前,耍小心计,实在是有点愚蠢。

果然,苏伯陵对此只是一笑而过,意味不明地反问她:“她现在过得不错?”

“何止不错,简直随心所欲到了一种境界,没人约束管理,她那些市井野巷带出来的粗鄙陋行,全都暴露出来了!”

“这倒是有趣。”苏伯陵哼笑一声,喜怒难辨。

“皇上!”陆蓉儿继续撒娇。

苏伯陵挥挥手,敷衍道:“朕知道了,你先下去吧,朕还有很多奏折要批。”

而此时,在院子里专心清理好几天杂草的陆嫣兰,望着空空荡荡的后院,总觉得有些寂寥。

要不让茗儿偷偷送点花草种子什么的过来吧。

陆嫣兰这么想着,摸到墙角边,想找点法子偷溜出去,恰好听见守在外面的侍卫正在讨论什么,她凝神一听,一个后妃的名讳夹杂在他们的谈话之中。

“我可听说,最近皇上为了晴妃这事,操碎了心。”

“可不是,本来皇室子嗣就少,而且听说晴妃是遭人暗算了,要不怎么好好的孩子,说没就没了。”

“诶,后宫本就水深,谁说得清呢,晴妃这回,恐怕是要吃了这个暗亏。”

“那不一定,晴妃最近闹得厉害,皇上也说要彻查。”

“……”

陆嫣兰蹲在墙角,心里暗暗琢磨,将事情的前因后果理清,不禁有些唏嘘。

这深宫后院,本就处处暗藏危机,稍不留神就会粉身碎骨,多少人表面风光无限,内里却肮脏不堪,踩着不知道多少尸体上位。

只是心疼那个还未出生的孩子,还没来得及好好看看这个世界,就沦落成后妃之间争宠的牺牲品。

傍晚时分,陆嫣兰正在百无聊赖地坐在院子里乘凉,突然有人登门造访,竟是苏伯陵身边的大太监。

不同于那些狗眼看人低的奴才,这个大太监从先皇在位时,便一直沉心辅佐,有几分眼力见,哪怕是对待陆嫣兰这个名不副实的皇后,也谨慎恭敬。

“李公公,有何贵干?”陆嫣兰问。

“奴才奉皇上口谕,特来为皇后娘娘送一些生活必需品。”李公公笑眯了眼,像个城府极深的老狐狸。

陆嫣兰挑眉:“皇上何时这么关心本宫了?”

“皇上一直很关注娘娘的动向。”李公公意味深长道,说着将一个包裹塞给陆嫣兰。

陆嫣兰接过,打开,果真是一些生活用品,一概俱全。

苏伯陵何时这么好心,明明前两天还一副巴不得她早死早超生,眼不见心不烦的态度,此刻竟主动来关心她的死活,里面肯定有诈。

她想了想,漫不经心地收起包裹,笑道:“有劳公公,东西本宫收下,望公公替本宫传达一下谢意。”

李公公应下,却并没有要离开的意思。

“公公还有何事?”

李公公踟蹰一番,才慢慢说道:“实不相瞒,最近宫中出了一些事,皇上也正在为此心烦,所以情绪难免有些暴躁。”

“……”

陆嫣兰打了个哈欠,装作不解:“不知公公何意,本宫这几天一直在这冷宫,深居简出,对后宫发生的事情,一概不知。”

“是这样的,先前听说娘娘自小生在江南,精通民间医理,各种奇珍药理知识,所以奴才特有一事相求。”

陆嫣兰哦了一声,不就是精通各种旁门左道么,说得这么委婉干嘛。

“晴妃娘娘前段时间,无故流产,太医院查了许久,都没有头绪,但有人怀疑是这西域进贡的熏香有问题,但御医经过检查,却并没有发现含有堕胎的物质……”

陆嫣兰听完事情经过,不时点头,随后问道:“那种熏香,有带过来么?”

李公公连忙表示有,随后从衣袖中取出一个小布包,递给陆嫣兰,又神情诡异地叮嘱一句:“希望娘娘能够暂时保密,皇上暂时不希望在事情真相查明之前,将这件事情公之于众,免得后宫人心惶惶。”

陆嫣兰点头,打开布包,捻了一点碎粉,放在鼻尖出嗅了嗅,暗香萦绕,闻起来到让人觉得舒心。

“晴妃娘娘很喜欢这种香味,宫殿内几乎天天燃着,说是有提神静心之效。”

陆嫣兰眯了眯眼,随即道:“这香味倒是熟悉,不过光凭这个本宫尚且不能下结论,须得实地勘察,不如请李公公回禀皇上,让他过来一趟。”

李公公闻言,面露难色:“娘娘,皇上现在并不方便出面,您有什么吩咐,奴才传达也是一样的。”

陆嫣兰不做表示,只说:“这种事情,本就是吃力不讨好,若是没有实惠,谁愿意上赶着蹚浑水?”

“娘娘的意思,奴才明白。”李公公道,“娘娘若愿意协助,奴才自当会向皇上进言,让他网开一面,放娘娘离开这冷宫。”

“离开?”陆嫣兰笑,“可我并不想离开,我觉得这里挺好,自在逍遥。”

冷宫废后:宠冠后宫》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小河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小河文学)或者(xiaohewenxue),关注后回复 【冷宫废后】 或 【宠冠后宫】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就像这样爱上你7章(第七章 秀恩爱闪瞎你)

    原标题:就像这样爱上你7章(第七章秀恩爱闪瞎你)小说名称:就像这样爱上你第七章秀恩爱闪瞎你花彦在心里冷冷的哼了一声:既然让我看见你,那我就秀恩爱秀死你。叫你说你有女朋友,你以为我没有男朋友所以才会让你们这群人随便议论我吗?当时不去平反只是因为我懒而已!哥们,叫你嘴欠……花彦停在路边的翠绿的小树旁边,看着子墨。子墨不明所以,有些楞楞地,不知道该干什么,俊颜弄出一副无措的表情。花彦突然很娇羞的、把头轻柔的埋在了子墨宽阔结实的胸膛里。让我来采访一下周围人现在的感受:喂我一嘴狗粮……子墨有点呆,脸依旧爆

  • 安卓系统重启中2章

    原标题:安卓系统重启中2章书名:安卓系统重启中第二章“哦,小宝这么棒。”安若然站起来看着眼前的男人,终于明白为什么着小女孩儿看着眼熟了。沈卓的女儿,跟他怎么可能不像呢。当初说好了,分开就再也不见,可是世界就这么大,城市就这么小,再怎么避而不见,总有措手不及的时候。安若然看到沈卓的目光看向他,有礼地点了点头,说道:“巧了,沈总。”沈卓抱着女儿愣了很久,傻傻地看着他,半天才说:“啊,是啊,巧了。”02旧人重逢总是一个接着一个02旧人重逢总是一个接着一个巧合确实是个巧合。安若然转身走的时候,也是这么想

  • 《情深不负》在线阅读【今日推荐20190727】

    原标题:《情深不负》在线阅读【今日推荐20190727】小说名:情深不负目录预览:第一章下药求爱第二章小三上门第三章我只要你第四章裸贷照片第一章下药求爱夏天晴怎么也没有想到,她跟老公的第一次需要她亲自下药。也没有想到这样做的后果,居然是老公的暴跳如雷。“啪!”清脆的巴掌声响彻寂静的房间,夏天晴瞪大眼睛不可置信的看着阙子期。而后者一脸嫌恶的看着她,“你这个恶心的女人,怎么会下贱到给我下药,你就那么缺男人吗?”“你口中下贱的女人,是你明媒正娶三年的老婆!”夏天晴忍不住咆哮道。“那又怎么样?”阙子期眼

  • 不死斗师 不死斗师 全文免费

    原标题:不死斗师不死斗师全文免费小说名称:不死斗师目录预览:第1章第2章第3章第4章第1章混沌的黑暗沉沉的压迫着自己,身体一点实感都没有。这样的状态持续了多久了到底?男子的意识迷迷糊糊的,虽然什么都想不起来,但是本能让他努力的想睁开眼睛。“醒过来…醒过来…求求你…赶快醒过来吧…”这到底?是谁的呼唤声?这么悲哀又这么温柔?为什么,会带着绝望但是又不放弃的味道呢。大脑中只剩下这么一个念头。醒过来。我要醒过来。就算为了这个声音,也要醒过来。经历了万般的挣扎之后,终于睁开了眼睛。睁开眼睛之后却发现,状况

  • 西风残阳 大结局 最新章节 全文免费阅读

    原标题:西风残阳大结局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小说书名:西风残阳目录预览:我是影子对不起!!!第一章影羽我是影子影子将接清羽的手,过完中秋之后,应该会恢复更新,风格不知能不能维持一致?我不会刻意的去模仿,最后,我想PS一下,不定期有PS,到时候再说,允许我断更一下,跪拜,退朝!!!!!!!!!!对不起!!!各位朋友!我是影子,我不知道此时此刻的一个道歉或者是一句“对不起”有没有意义,但是,请允许我郑重的道一个歉。时隔两个月后,我又再一次的回来了,我不知道还有没有人在,影子不敢奢求谁等我,因为我不是一

  • 乱了分寸的心跳15章(《 乱了分寸的心跳 》)

    原标题:乱了分寸的心跳15章(《乱了分寸的心跳》)书名:乱了分寸的心跳《乱了分寸的心跳》季陵无奈地摇头,听着那边安知意焦急的声音,连忙安抚了可可几句,将电话接过来,“安安,你那边怎么样?”“我姐姐的事情,已经有些眉目了。”安知意也听到了季陵安抚可可的话,见可可不再闹腾了,不禁心生感激,“谢谢你啊季陵,可可从来没有离开我这么久过,要不是你,她早就闹腾起来了。”季陵摸着可可的软软的头发,闻言不禁低笑一声,沙哑又好听,“我们可可软萌可爱又听话,怎么会闹腾自己的妈咪呢?她还小,只是太想你了而已。”安可卿

  • 【今日20190727】推荐《豪门哑妻:总裁宠入骨》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90727】推荐《豪门哑妻:总裁宠入骨》在线阅读小说名称:豪门哑妻:总裁宠入骨目录预览:第一章一个哑巴第二章晚宴第三章结婚一周年第四章知道他为什么会碰你吗?第五章连路边的野狗都不如第一章一个哑巴清晨的曙光透过窗帘缝隙,照在苏苒初的脸上,她下意识的眯了眯眼。昨晚被廖亦舟折腾的太狠,浑身的骨头都像拆开重组,浑身酸痛难忍。突如其来的一道重量,倏然,压在了她的身上,绵软的小身体,朝着她叫着,“马马,饿饿……”苏苒初笑了笑,抬手揉着廖政胖乎乎的小脸蛋,掀被起床,然后抱着孩子去浴室洗漱。

  • 诱婚:总裁太腹黑!4章

    原标题:诱婚:总裁太腹黑!4章小说名字:诱婚:总裁太腹黑!《诱婚:总裁太腹黑!》宋家别墅,坐落于市中心寸土寸金的黄金商圈内。出租车刚在别墅门口停下,忧心父母和哥哥的宋辞就看到有几名染着黄色头发的社会青年,正蹲坐在自家的别墅门口东张西望。下了车,她没有贸然就往门口走去,而是站在不远的的地方给大哥宋谈打了电话。“门口的那些人,是追债的人?”她问。宋谈一听到妹妹回来了,喜出望外:“小妹,你在门口是不是?我出来接你。”没一会儿人,穿着家居服的宋谈就走了出来,那些蹲坐在门口的社会青年,不约而同地全都站了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