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读者 > 人生 > 正文

完整版【总裁狠坏狠霸道】小说大结局抢先阅读

2019/7/11 23:29:42 来源:网络 [ ]

小说名字:总裁狠坏狠霸道

第9章你夺了爷的第一次

  话一落,整个房间内陷入一阵死一般的静谧之中。来自http://www.widgetads.cn/

  时间都好像在这一刻凝滞。

  四周的气流似乎都瞬间扭曲了几分,乔暖不自禁打了一个寒颤,身前弥漫而出的寒气让她清醒了几分。

  心底升出一点点后怕的感觉。

  只是现在已经晚了!

  沈烈琛一直钳着她下颔的手,强横又霸道地直接往下探去!

  没有一点点防备,乔暖呼吸一窒,浑身像是被电流击打而过,又痛又麻!

  “是,爷当时是很清醒,但你是不是忘了,爷早就告诉过你,爷上的就是侄媳!”沈烈琛的声音阴恻恻的,像是淬着毒,致命又邪冷。

  乔暖面色苍白,拼命地挣扎起来。

  她不明白,做人怎么能做到沈烈琛这种地步!

  和自己的侄媳发生关系,他难道就没有一点愧疚的感觉吗?!

  简直就是无耻禽兽!

  “你混蛋!放开我!”

  男人一只手就轻而易举地把她的两只手固定在了头顶,身上原本属于男人的西装也已经掉落在地,只有本就凌乱破碎的衣裙还堪堪地挂在身上,似乎随时都可能掉下来。

  “沈烈琛……!”不再喊他小叔,乔暖近乎从齿缝间喊出了这个如火一般烈的名字。来自widgetads.cn

  沈烈琛手上的动作一顿,墨眸似是在那一刹那簇起了一团火焰。

  这三个字,午夜梦回之中他无数次梦到从她的口中喊出,却从没有一次像这一次一样动听、激荡!

  “继续叫。”他抬起头,漩涡般的眸子紧紧地盯着她。

  乔暖愣了一下,旋即脸上由白转红,耳朵根也都红的快要着了火,一双秋水剪瞳却充满了羞愤的色泽,“你不要脸!!”

  沈烈琛怔住,倏尔反应过来,薄唇荡起一抹潋滟弧度,身子向乔暖更加贴近了几分,语调暧昧又蛊惑,“我让你再叫一次我的名字,你想到哪里了?”

  乔暖:“……”

  “你刚才想到哪里了,嗯?”沈烈琛这一问,音质性感蛊惑,透着致命的诱惑力,勾魂得不行!

  “小叔……算我求你,你放过我行不行?”深呼一口气,乔暖小脸绯红,眸光却愈发清亮地看向沈烈琛。

  她要和沈凉年离婚,不代表她就能和沈烈琛再有任何关系!

  她真的累了,不想和这个沈家再有半点关系,更何况还是这个沈家里最危险最恐怖的一个,她更不可能和他有任何可能!

  “不行!”唇角的笑意依旧,但乔暖却明显能感觉到男人的气息凝练了起来,比刚才还要阴沉恐怖,像是下一秒就能勒断她的脖子,“乔暖,你不用一直提醒爷你是爷的侄媳,‘小叔’这两个字我不想再从你的嘴里说出来,实话告诉你,你夺了爷的第一次,爷就要夺了你这辈子,爷特么管你是侄媳还是弟媳,睡了爷,就只能是爷的人,哪怕化成灰你也只能洒在爷的床上!”

  乔暖震惊地瞪大了眼睛。

  终于切实的体会到了,A市乃至整个A省流传的关于沈烈琛的一句话。

  A省沈爷,是个让人闻风丧胆的恶魔。推荐widgetads.cn

  而且他刚才说什么,谁、谁夺了……夺了他的第一次?!

第10章他要的人强取豪夺也要抢回来

  为什么沈烈琛说的那句话拆开来每一个字她都认识,怎么连在一起她就听不懂了呢?

  第一次?

  沈烈琛第一次?!

  “沈烈琛,放眼整个A省谁不知道你的浪荡情史?你说你第一次……你不觉得很让人啼笑皆非,很恶心吗!”

  除了烂醉如泥,她只有疯了才会要和他一起。

  浪荡情史?

  沈烈琛怒极反笑,他什么时候有那么多浪荡情史了?

  他唯一的一个情史,就是特么的暗恋了她整整十年,找了她整整九年!

  更让他愤怒的是,他找了她九年,她竟然把他忘得一干二净不说,还特么眼瞎嫁给了他这个破侄子!

  而且她竟然觉得他恶心?

  “昨天更恶心的你都感受过了,你要是记性不好 ,爷不介意现在就帮你回忆一下!”话音一落,男人的吻就落了下来,犹如狂风骤雨,凌冽霸道,攻城略地般的在她的领地侵略压迫,让她无从反抗,避无可避!

  乔暖挣扎着,鼻息间充满了男人的荷尔蒙气息。

  倏地!

  “咚咚咚!”

  身后传来敲门声,乔暖甚至能明显的感觉到那三下在背后的震动感!

  沈烈琛停下了动作。

  “烈琛,你锁着门在里面干什么?”

  是沈老夫人的声音!

  乔暖身子一震,僵在了原地。

  眼眸慌乱地看向沈烈琛。

  沈烈琛也望着她,唇角却微微也扬了起来,邪肆又痞气!

  乔暖心狠狠地一颤。

  “唔……!”

  比之前还要更加狂狞猛烈的吻,乔暖连挣扎都不敢太过激烈,只能双手死死地抵在男人身前。来自http://www.widgetads.cn/

  门后,没有得到回答的沈老夫人再次敲了敲门,扭动把手的声音清晰可闻。

  乔暖只觉得一颗心都要惊得跳出胸膛。

  “烈琛,你怎么不说话?乔暖是不是也在里面?你们到底是要干什么?”沈老夫人的声音沉下去了几分,明显是 已经很不满了。

  乔暖全身冰凉,如坠冰窟。

  要命的吻终于结束,沈烈琛依旧没松开她的意思!

  乔暖只能目光哀求地看向沈烈琛。

  发现自己新婚丈夫和自己的闺蜜洞房她没哭,发现自己失身她也没哭,可现在她终于还是忍不住地红了眼眶。

  沈烈琛死死盯着乔暖泛红的眼眶,揽在她腰间的手恨不得直接把她勒断。说明http://www.widgetads.cn/

  “烈琛?”身后沈老夫人依旧没有走,显然是不打算放弃了,“陈忠,把备用钥匙拿来,把这扇门给我打开!”

  陈忠似乎犹豫了一下,沈老夫人的怒火更胜,“没听到我的话吗?去拿钥匙!”

  “是!”

  乔暖这下眼泪直接掉落了下来,“求你……沈烈琛……”

  “小叔”两个字还没出口,看到男人骤冷的目光,乔暖很有眼色的改了口。

  刻意放低的声音听起来比以往她的声音要软糯上几分,尤其那样的声音在喊着他的名字,那么的甜软。

  可落在沈烈琛的耳中,已经没了刚才的悸动雀跃,只让他心底揪痛。

  在她心里,看来他还不如洪水猛兽!

  “做我的女人,否则,别想爷会帮你。”沈烈琛威胁的光明正大。

  他只知道,他要的人,强取豪夺他也要抢回来!

第11章被软禁了

  乔暖震惊地看着他,面色苍白到近乎透明。

  门外,管家拿来了钥匙,眼看就要打开房门。网站widgetads.cn

  而沈烈琛依旧牢牢地贴在她的身上,姿势暧昧又火热!

  乔暖一颗心瞬间提到了嗓子眼——

  “咔嚓!”

  管家刚插好钥匙,还没打开门锁,门内就传来了门锁打开的声音。

  愣了一下,管家连忙退到了一旁。

  沈老夫人满脸阴沉地站在房门口,看着房门一点点打开。

  沈烈琛就站在门口,剑眉星目、刀削般的面庞轮廓分明,狭长的凤眸,眼尾微微上翘,无时无刻流露着渗入骨髓的邪肆潋滟,尽管是一身西装,也被男人穿出了魅惑众生的味道。

  “你在里面干什么?叫你也不应!”沈老夫人看到沈烈琛,脸色才好看了一点,说着就往屋内走了进去,凌厉地目光直接刺向了已经把西装外套再次穿上的乔暖。

  “没做什么,不过就是——”沈烈琛也回头看向乔暖,语调缓慢地开口。

  乔暖背脊僵直,呼吸好似都瞬间被人遏制,视线死死地看向沈烈琛。

  刚才沈烈琛放手前的话还历历在目,鬼知道他会在沈老夫人面前说些什么。

  毕竟对于沈烈琛来说有什么是不能说的?

  在乔暖如影随形的目光里,沈烈琛不徐不疾地接着道,“和我的——侄、媳好好聊一聊她昨、晚到底是怎么回事。”

  乔暖觉得自己就好像是在坐过山车,一路随着沈烈琛的话跌宕起伏,紊乱不已。

  这男人天生就是她的克星!

  沈老夫人目光深深看了一眼沈烈琛,还是选择信了沈烈琛的话。

  毕竟她可不相信自己的儿子会看上这个对他来说毫无吸引力的乔暖。

  更何况,乔暖已经是沈凉年的妻子,哪怕已经是名存实亡,那也是他的侄媳!

  “你这么忙这些龌龊事就别管了交给我处理,我看乔暖这个样子估计一个晚上都没休息好,陈忠,带少夫人回房间好好休息。”沈老夫人凌厉地扫了乔暖一眼,显然是要把她软禁起来。

  乔暖蹙眉,“沈老夫人,你没有权利软禁我,我要跟沈凉年离婚。”

  沈老夫人雍容肃穆的脸上浮现出一抹讥诮的神色,冷冷地睨着乔暖,“软禁?我只是管教一下我的孙媳妇,谈何软禁?乔暖,你既然嫁进我沈家大门,离不离婚也不是你说了算!来人,带走!”

  陈忠立刻吩咐人进来,不由分说架住乔暖的胳膊就要带出去。

  乔暖现在的身体状况本就是散了架一样,哪里抵抗的了?

  擦着沈烈琛身侧被带走的那一瞬,乔暖下意识看了沈烈琛一眼。

  沈烈琛站在原地,好整以暇地看着她,忽地抬手——

  掏出了一根雪茄慢条斯理地点上。

  性感的薄唇抿成一条凉薄的直线,缓缓吐出一口眼圈正喷在乔暖的脸上。

  “咳咳……!”

  乔暖心里冷得发颤,目光瞪着沈烈琛。

  男人毫不退让地迎上她的目光,邪肆的凤眸里笑意如桃花扑面却只让人心生寒凉。

  “把人看好,跑了你们也可以滚了。”薄唇掀动,沈烈琛说道。

第12章这男人简直肆无忌惮

  毫无意外,乔暖被关了起来。

  出不去,逃不开。

  她被关的房间,在三楼跳下去是不可能的,她想的是离婚还没想死。

  转眼过了两天。

  这两天,除了佣人进来送吃的,偶尔沈静瑶过来嘲讽她几句,再无其他的事情。

  乔暖也越发知道,她想要离婚,很难。

  可再难她也要离!

  第三天,新婚三日的回门日。

  她终于在这几天内第一次迈出了房门,也再次见到了她的新婚老公——沈凉年。

  又是餐厅里,早餐时刻,好似两天前的那一天早晨一样,众人都围坐在餐桌前吃早餐。

  似乎一切都和往常一样。

  只是气氛诡谲,安静到让人窒息。

  “吃完早餐,你和凉年一起回去,至于逃跑,你就不要想了。”沈老夫人吃完早餐,动作优雅的用手帕擦了擦嘴角,冷冷地开口。

  乔暖沉默,没吭声。

  她知道说也不管用,只能到时候单独和沈凉年说。

  她就不信,沈凉年真的打算让她占着这个名分,他不在意,她的那个好闺蜜叶曼曼难道就真的不在意?

  “奶奶给你说话呢,你没听见啊?什么东西,一点教养都没有!”见乔暖不说话,沈静瑶冷哼一声嘲弄道,“奥,我怎么忘了,连更不要脸的事情你都做了哪还会在乎这点基本礼节?”

  “大清早的吵死了,不说别人的礼节如何,我看你的礼节都喂了狗。”门口,忽然传来一道慵懒冷邪的声音。

  沈静瑶脸色一白,不甘心的想要反驳可是最后也只是咬咬牙,不敢反驳一句。

  “二弟,你怎么说话的?”沈晟脸色微微阴沉了几分。

  这个只比他儿子大三岁的弟弟,简直是他这一辈子最讨厌也最无可奈何的人。

  本以为这么一个小子不足为惧,却不想不知道什么时候起他就已经长成了参天大树,让人根本无法撼动了。

  “我说话向来如此,大哥是忽然接受不了么?”沈烈琛浑不在意地走了进来,步伐从容,气势邪佞,他看都不看众人一眼,直接拉开了一把椅子摆在了乔暖的一侧,坦然自若地坐了下来,这才缓缓地接着上半句说道,“可接受不了,你也只能给我听着。”

  餐厅里顿时沉寂一片,没有人说话。

  沈晟面色阴晴不定,到底还是忍了下来。

  “烈琛!”沈老夫人瞪了自己这个向来无人能制服得了的小儿子一眼。

  沈烈琛耸耸肩,拿起筷子似是认真地用起餐来。

  别看沈烈琛往日放荡不羁、不可一世,可用餐时一举一动的他都充满了说不尽的贵气清隽。

  但除了他之外,已经没有人还吃得下去了。

  尤其是乔暖。

  刚才沈烈琛在她身旁坐下的那一刻,她真的有一种干脆一刀捅死他算了的冲动!

  为什么她有一种自那一晚开始,沈烈琛就像是阴魂不散的魔鬼缠上她的感觉?

  似是压根都没有感受到乔暖身上从头到脚散发出的抗拒信号,沈烈琛吃得优雅从容。

  乔暖却忽的像是被人电击了一样,定格在了原地。

  桌底。

  男人的双腿就这么堂而皇之、正大光明的勾住了她的小腿!

  好似在无声地昭示着她的所属权。

  狂妄至极!

第13章离婚没商量

  乔暖简直想死的心都有了!

  小脸霎时间血色全无,目光下意识地扫视了一周又快速地垂了下去,装作若无其事地样子继续吃饭。

  好在她就算看起来有些僵硬紧张也正常,毕竟在座的所有人在面对沈烈琛的时候心情大概都差不多……

  可偏偏现在还是夏天,隔着轻薄的衣料,乔暖能清晰地感觉到男人腿部肌肉。

  被男人触及的地方就好像都跟着点燃了一簇火苗,烧灼的厉害。

  简直分分秒秒都是煎熬。

  忍无可忍,乔暖突地抬起脚狠狠地朝男人的腿上踹去。

  可男人就好像腿上都长了眼睛一样,竟是忽地收了腿,直接躲了过去。

  “Duang!”

  于是这一脚乔暖就直接踹在了桌腿上。

  “嘶……”乔暖不由痛得倒吸一口凉气。

  所有人的目光齐齐看了过来。

  “怎么回事?”沈老夫人皱眉问,对乔暖的嫌弃已经不能用言语来形容了。

  乔暖:“……没事,不小心磕到桌子角了。”

  “侄媳要小心一点才对。”沈烈琛慵懒地往后一靠,似笑非笑。

  乔暖:“……”

  好生气但还是要保持微笑。

  一顿早餐吃得乔暖身心疲倦。

  但今天的这正阵仗,却还在后面。

  回门。

  她如果想要从沈家先逃出来,也就只能靠着今天这个机会了!

  和沈凉年一起上了车,乔暖关上车门,正看到站在门口的众人之中,沈烈琛望来的目光。

  不知道是不是今天艳阳骄好,沈烈琛的视线格外的滚烫灼热,凌厉的好像能洞穿一切。

  也不知怎么,乔暖一瞬间就看明白了沈烈琛眼中的意思。

  他在问她,昨天的事想得如何了。

  做他的女人,否则,他只会冷眼旁观。

  她一向都知道沈烈琛看似烈如火,其实做起事来比谁都狠厉残冷。

  现在她切实体会了。

  “你在看什么?”身侧,沈凉年望了过来。

  乔暖猛然收回目光垂下视线,“不用你管。”

  她对他,心已死,剩下的只有满满的淡漠。

  只求离婚,人生陌路再不相见。

  “呵!”沈凉年似是很不满乔暖对他的态度,语气也沉了下来,“我小叔就是这样阴晴不定、随心所欲的性子,他帮你纯粹可能就是因为他心情好,你不会真奢望地以为他会帮你离婚吧?别妄想了,这活寡你守定了!不仅如此,更有意思的我以后一定一点点让你见识到!”

  给他戴绿帽子,还害他被小叔打了一鞭子,他自然不会就这么轻而易举地放过她。

  一辈子还长,他会一点点的讨回来!

  乔暖身子一凛,心死以后,一些以前看不清的事情现在终于看清了。

  这才发现自己真的像慕月说的那样,眼瞎了才看上了沈凉年。

  “要么协议离婚,要么法院离婚。”乔暖抬眸扫了沈凉年一眼,说得直接了当,“总之,离婚没商量!”

  乔暖的话显然刺激了沈凉年身为男人的自尊心,更让早就习惯了乔暖以自己为中心的他有些不舒服。

  她不是一直都喜欢他,暗恋他的吗?

  现在就因为昨晚他和别的女人上床了,她就可以说不喜欢就不喜欢,转眼自己还出去找别的男人!

第14章生活远比影视剧更狗血

  她以前说喜欢他分明就是装得!

  指不定早就和别的男人搞在一起了!

  沈凉年越想越来气,想到即将抵达的乔家,愣了一下,似是突然想到了什么,他反而笑了起来,“乔暖,你现在是什么都还不知道吧?等回了乔家,我看你就会哭着喊着不要离婚了!”

  “你这话什么意思?”

  乔暖坐直了身子,沈凉年的神情看起来不像是在说假话。

  心底忽地有不好的预感在蔓延,似乎在昭示着真的有什么她所料未及的事情要发生了。

  果然,乔暖并没有过太久就知道了沈凉年话里的意思。

  乔家客厅。

  “乔暖,你们来的正好,给你们正式的介绍一下,这是你叶萍叶阿姨,爸爸已经和叶阿姨领证了,下个月婚礼,还有曼曼就不用我多介绍了吧?听曼曼说你们还是好闺蜜,这感情好,以后就都是自家人,曼曼比你大两个月,以后就是你的亲姐姐。”乔振国拉着身侧中年妇人的手对乔暖介绍道。

  明明客厅的温度是恒温,可乔暖却觉得从未有过的冷,像是一下子从三伏天到了寒冬腊月,冻得心口都有些隐隐作痛了。

  她目光死死地看着对面,和自己父亲乔振国站在一起的两个女人,半晌才从震惊中回过神来。

  她终于知道了,什么是生活远比一切影视剧小说来得更狗血精彩、跌宕起伏!

  叶曼曼。

  她以为的大学好闺蜜,结果却在新婚之夜爬上了她老公的床。

  这还不算完,三天后的回门日,她一下从闺蜜、小三又转变成了自己的姐姐。

  还真是让她大开眼界,颠覆三观。

  “爸,这就是您的不是了,反正都是要结婚,怎么三天前不和我一起办婚礼呢?这样还省事了不是。”乔暖唇边带笑,语调认真,说出的话却是任谁都能听出嘲讽的意味。

  “你这叫说的什么话!亏你说的出口!”乔振国眉头立刻竖了起来,斥责道。

  乔暖不为所动,嗤笑一声,“比您女儿晚一个月婚礼也没比同天好到哪儿去,您做都做出来了还怕我说么?”

  “混账东西!”乔振国这下被乔暖气得不轻,音调都猛然提高了几个分贝,“这是和你父亲说话的态度吗?!你的礼仪教养呢?怎么越大也不懂事了!”

  “两年前母亲坠楼身亡的时候我的礼仪教养就已经停滞不前了,后来在您的耳语目染下我自然成了现在这个样子。”乔暖依旧面带微笑,只是眸光却愈发凉寒。

  乔振国愣了一下,气得额前青筋直跳,“乔暖!我都跟你说过多少次了,你母亲是跳楼自杀的,你不要再胡思乱想,无中生有了!今天是你和凉年回门的好日子,咱们一家人第一次一起吃个团圆饭,你就不要提那些陈年旧事。”

  乔暖嘴角的笑意凝固,猛然起身,眸光凌厉地刺向乔振国,“陈年旧事?爸,你可真是越来越颠覆我的三观了,如果和你同床共枕近二十年的女人都可以用陈年旧事四个字一带而过,那你旁边这位是什么?是不是没过多久也成了陈年旧事?”

总裁狠坏狠霸道》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大海读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大海读书)或者(dahaidushu),关注后回复 【总裁狠坏狠霸道】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护妻狂魔小说txt全文阅读

    原标题:护妻狂魔小说txt全文阅读小说书名:护妻狂魔目录预览:第二章过敏昏迷第二章过敏昏迷第三章白双喜第二章过敏昏迷收银员和排队的人,听到丁克力温柔的声音,顿时鸦雀无声。认识丁克力的人忍不住偷偷议论。“这不是丁院长嘛,他怎么亲自收款了?不会咱们真的冤枉前面的兄弟了吧?”“肯定冤枉那位兄弟了,丁院长刚才不是已经把收银员开除了吗?”柳清瑶听着众人的议论,看到丁克力在窗口亲自接待,脑袋立刻一阵发蒙。任清风什么时候认识市院院长丁克力了?还亲自收款?虽然自己和丁克力之间不熟悉,但能让他亲自接待的人绝对不是

  • 小说《凤女倾华》全文免费阅读完结版

    原标题:小说《凤女倾华》全文免费阅读完结版小说书名:凤女倾华目录预览:第一章国灭第二章重生第三章入东祭第四章百鬼夜行第五章列兵九道第六章陷害第七章解围第一章国灭启正三十五年东祭国的长公主玖姝公主去世,没人知道为什么只有二十五岁的席慕锦因何去世,只知道玖姝公主入殡那天举国悲鸣,甚至有百姓跟着玖姝棺柩从皇城一直到白茫山。在东祭皇城的城墙上有一个穿宫装的女子,俏丽的脸上满是阴郁,眼睛看着出殡的队伍,有疯狂,痛苦更多的是眷恋。“姑姑,你放心,月儿不会让您失望的!”女子只是喃喃到,似乎是风太大,女子说的竟

  • 小说《我和美艳村花的故事》之第10章 这是我的卧室【10】

    原标题:小说《我和美艳村花的故事》之第10章这是我的卧室【10】小说名称:我和美艳村花的故事第10章这是我的卧室陈平在痛苦中煎熬,而柳叶也一夜未睡,与陈平不同的是,她现在正处于极度的兴奋中,虽然陈平究竟用了何种办法制造了野菜汁她并不太清楚,但看到野菜汁有这么好的销路,她简直是心花怒放。就算按照现在一天八百块钱的收入计算,一年下来,野菜汁就可以给村民带来接近二十多万的收入,而村里也由此可以提成三万多元,这对于一个穷的叮当响的村庄来说,已经是一笔不小的收入了。有了这笔收入,自己和父亲的打赌就有了底气

  • 家有宠夫,无赖王爷欺上身17章(第十七章 我比不上南白?!)

    原标题:家有宠夫,无赖王爷欺上身17章(第十七章我比不上南白?!)小说名:家有宠夫,无赖王爷欺上身第十七章我比不上南白?!顾子野跟着皇帝走在御花园内,不住地神游。今天回去晚了,不知道南白会不会又不安起来。今天早上走的时候看见他偷偷地揉眼睛,是不是又哭了?他吃没吃药,会不会又犯了心病伤害自己?现在他一个人在家,会不会害怕?别人发现了他会不会。。。“子野。。咳咳。。”“父皇。”“想什么呢,怎么老是走神,。。咳咳。。。”自从废太子的事情败露了之后,圣德皇帝的身体大不如前,现在更是把国事的一部分交到了顾

  • 小说借你深情度余生第6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借你深情度余生第6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借你深情度余生她无法再解释了“任卿宁,为什么一定要参加这次研讨会!”刚一进门,肖维祈就把任卿宁抵在了门板上。他的双眸通红,显然是愤怒到了极点。“我确实说过,我会退出这次研讨会,但这一切的前提是,你信我。可是肖维祈,你没有。”任卿宁咬紧了下唇,努力让自己,直视肖维祈的眼睛。她不能显露出半点心虚。肖维祈奋力一甩,将任卿宁推倒在了地板上。“所以,你这是承认跟杨旭钦出轨了对吗!?”任卿宁一手撑在地上,一手抚住胸口并不回答。下一瞬,有鲜血咳出,落在浅蓝色

  • 小说复仇天使踩过界第11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复仇天使踩过界第11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称:复仇天使踩过界第11章纸巾姐姐你好“开玩笑啦。”林敏佳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会这样回答,好像在那一刻,在自己的心里,有一种莫名其妙的感觉,在触动着自己,在自己的脑海里面,就是有这样的一个声音,在替自己回答,仿佛有那么一刻,这样的身体和精神都是不属于自己的,像是被无形的力量操控着,导致了自己会在那一刻,说出那样的答案。而现在,林敏佳终于回过神来了。“去、去、去……做你的正事去吧,在这里调戏个小孩子算是哪路英雄好汉啊!”看着这一切的一切都走进了死胡

  • 小说绯色豪门,小娇妻弄你上瘾!第19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绯色豪门,小娇妻弄你上瘾!第19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绯色豪门,小娇妻弄你上瘾!第19章他所做的沈墨寒点头,紧紧地抓着苏岑的手,把所谓的恩爱进行到底,“爷爷,我怎么舍得让我的老婆受委屈,再说了,在爷爷、***心里,岑儿比我重要多了。”沈泰鸿笑米米的点点头,对苏景生说:“老伙计,看着这些孩子我们真是不服老都不行。”苏岑拉着沈泰鸿的手:“爷爷,您不老,我不让您这么说····”。比起自己的爷爷,苏岑更加敬爱眼前这位老人,他老人家是打心眼里疼她。苏景生笑着说:“老伙计,您放心吧,你一定能看到

  • 《冷傲夫君灼情狼》在线阅读【今日推荐20190727】

    原标题:《冷傲夫君灼情狼》在线阅读【今日推荐20190727】小说名称:冷傲夫君灼情狼目录预览:《冷傲夫君灼情狼》《冷傲夫君灼情狼》《冷傲夫君灼情狼》《冷傲夫君灼情狼》《冷傲夫君灼情狼》“啪——”耳光重重的落在脸上,林绾绾被打的脑袋嗡嗡作响,一张小脸瞬间火辣辣的疼痛起来。她踉跄的退后两步,下意识的捂住圆滚滚的肚子,另一只手捂住红肿的脸颊。“林绾绾,你好狠的心,竟然对薇薇下这样的毒手!从我带薇薇进这个家门开始,你就处处跟我们母女作对,现在竟然还对薇薇下手……林绾绾,如果薇薇有什么三长两短,我绝对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