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意林 > 成功之钥 > 正文

江南牛人陈光标,废墟中挖出50亿

2017-10-26 00:25:12 来源:沃格文学网 浏览: 评论: [ ]

  辞职创业,落魄街头掘得35故事第一桶金
  
  陈光标出生在江苏泗洪县农村,祖籍安徽5~5~5~5~5~3~3~3~c~c。苦难的少小经历,过早地唤起了他“靠自己改变命运”的强烈愿望。从13岁起,陈光标开始卖冰棍、贩水果。17岁暑假结束时,他已成了全乡第一个“少年万元户”。
  
  1985年,陈光标顺利考入南京中医药学院。毕业后,他被分到了南京中医学院附属第二医院,不久后断然离职,扑通“下海”。
  
  一次偶然的机会,陈光标知道有一种新上市的耳穴疾病探测仪。学针灸推拿专业的陈光标立即看到了商机:要是患者能直观地看到探测结果,那一定会大受欢迎。几天后,他拿着从同学和朋友那里募集到的3000元“风险投资”,请南京师范大学物理系的教授提供指导。经他改造后,患者只要手握仪器的两个电极,就能在显示器上直观地看到身体哪个部位有疾病。
  
  “我把它从手机大小改成电脑显示屏大小,并命名为‘跨世纪家庭CT’,不仅获得了国家专利,还受到了专家们的一致好评。”新仪器研制成功后,陈光标已经没什么钱了。他花15元钱买了一个被子,一张细席,露宿在南京街头原文widgetads.cn。白天在路上用仪器为患者检测身体,晚上就睡在邮电局走廊上,清晨早早起来,花两角钱到公共厕所里用自来水洗脸、刷牙。
  
  当时,每检测一位患者收2元钱,一天可以收入200多元。3个月后,陈光标挣到1。8万多元钱。不久,他租了房子,开始生产销售“跨世纪家庭CT”。
  
  1996年,28岁的他创立了南京金威利电子医疗器械有限公司,把电子疾病探测仪卖进了全国20多个省区。凭借着过人的智慧和吃苦精神,短短两年多时间,这位穷小子就“炼”成了千万富翁。
  
  大发环保财,从建筑垃圾中发掘“宝藏”
  
  2000年,各种治疗仪生产企业纷纷涌现,市场竞争十分激烈,陈光标决定转行。这时,他通过朋友的介绍,对循环经济领域产生了浓厚兴趣。据这位搞建筑物爆破的朋友透露,建筑拆除这一行隐藏着巨大商机,却一直鲜为人知。
  
  “城市旧区改造中,每拆除1平方米建筑面积的旧房,开发商要贴补拆房公司几十元。但事实上,大多数拆房公司只要能揽到活,哪怕开发商不给钱,白干都乐意5~5~5~5~5~3~3~3~c~c。你可别以为这些公司是在学雷锋,而是拆房这个看似灰头土脸的行当,其实获利丰厚。每拆1平方米建筑面积的楼房,平均可赚30元左右,高的可赚60元。”原来,老建筑里拆出的钢材、木材、塑料等,都能卖个好价钱,因为它们可以回炉再造。
  
  随后,陈光标查阅相关资料发现,以上海为例,近年来每年旧房拆除达数百万平方米,有10多亿元的拆房市场,但专业的拆除公司却不多。如果放眼全国想一想,这一行的市场潜力多么大啊!
  
  2001年初,他召集人马,成立了黄埔拆迁公司。2002年,他的公司通过竞标拿到一个大工程—拆除南京市一个老展览馆。当时政府方面的要求是一个月内拆清、以工抵料(政府不出钱,拆下来的东西归施工方)。陈光标一接手才知道,这幢看起来破旧不堪的老建筑,简直就是一座“隐形金矿”,仅拆下来的废钢材、木材、电线电榄、塑料等就卖了400多万元,刨去工人工资等成本,这单生意让陈光标净赚285万元。
  
  能回收的都回收了,工地上最后只剩下了真正的建筑垃圾,如何处理这些巨量的废弃物,才是最令拆迁公司乃至政府部门头痛的问题。它们主要由混凝土碎块、砖石、渣土、砂浆、装修废料等组成,在拆迁公司眼中,这些全都是没用的“赔钱货”—因为清理这些垃圾,每一吨需要付20元的运费。一个10万平方米的拆房工程,将产生8万吨建筑垃圾,仅清运费就要耗资160万元!
  
  据统计,我国每年约产生5亿吨这样的建筑垃圾,但它的回收利用率却只有5%,也就是说95%都要拉到郊外露天堆放或填埋,不仅占用了大量的土地资源,还严重污染了生活环境。基于此,陈光标产生了一个大胆念头:国家一直在倡导可持续发展,如果我能把建筑垃圾转化为生态建材,变废为宝,岂不是一举两得!
  
  直到2004年去德国考察时,陈光标才惊喜地发现了他寻觅已久的“神奇武器”www.widgetads.cn。那是一台停放在拆迁工地上的“庞然大物”—建筑垃圾处理设备(系统),眨眼工夫,堆积如山的砖头、混凝土块等建筑垃圾,就被它“嚼”成了细小的颗粒!当地技术人员介绍说,这种颗粒可以铺路用。陈光标激动不已,当即以300万元一台的高价,从柏林引进了10台建筑垃圾粉碎设备。
  
  陈光标形象地称这种流水线设备为“变形金钢”,因为无论是残缺的方块砖、圆石子、不成型的混凝土渣,这家伙来者不拒,只要投入它的大“口”中运作一番,全部都变成了小颗粒。
  
  接下来,陈光标开始向修路单位推销他手中的建筑垃圾颗粒,起初人家还半信半疑,让他先放些货试试。当了解到这种环保建材的妙处后,客户们不仅当场付清货款,还纷纷急不可待地向他下了大订单。原来,他们以前铺设路基时用的都是碎石子,每吨的价格为130~140元,而用陈光标提供的新型材料,每吨才30元!
  
  废墟变金矿,
  
  “中国低碳第一人”身价50亿
  
  2004年7月1日,为保护土地资源,国家颁发了不许使用实心粘土砖的禁令。这让许多砖厂陷入了进退两难的境地:要么关门大吉,要么改用替代原料—采用石粉、沙子、石灰、粉煤灰等制砖,但这些原料不易找到且成本过高。这时,头脑灵光的陈光标放出了一条喜讯:用建筑垃圾也能生产出经久耐用的砖块,并且是环保型的!
  
  原来,禁止挖土烧砖的条规刚一出来,陈光标就开始动脑筋改进他的机械设备,一番努力后,他终于如愿以偿,让“变形金钢”除了会生产小颗粒外,还能吐出细碎的粉末。他把这些深加工出来的粉末状建筑垃圾,以不菲的价格推介给了制砖企业。正愁找不到生产原料的砖厂老板们,对老陈的“雪中送炭”感到惊喜不已,试用一批货后,他们几乎没怎么讨价还价,就直接与陈光标签订了长期合作协议。
  
  如此一来,陈光标就几乎把所有的建筑垃圾,都变成了抢手的建材原料,一下将我国建筑垃圾的再生使用率,从可怜的5%拉升到90%,直追欧美发达国家的95%!此后,许多环保砖厂开始追着陈光标要生产原料,公路施工单位的催货电话也令他应接不暇。
  
  2005年2月,陈光标创办了江苏黄埔再生资源利用有限公司,开始大力发展循环经济、绿色经济5.5.5.5.5.3.3.3.c.c。随后,他又将拆迁房屋这一循环经济模式,移植到废旧汽车、家电、生产设备等方面。从此,在陈光标眼里已经没有真正的垃圾,只有放错地方的宝贝。他接到的拆除工程也越来越大:北京长安街扩宽项目中的拆除工程,曾发生火灾的央视大楼拆除工程,都是陈光标的公司做的;2008年北京奥运会的长跑橡胶赛道,也是由他用“废品”加工而成。
  
  不仅做环保事业,生活中的陈光标还是一个“低碳达人”。“10年前我骑车上下班,10年后,从今天起,继续严格要求自己—骑车上下班。一来可强身健体;二来可以降血压、血脂。欢迎广大网友监督:发现我陈光标乘车上下班,一次奖励2万元。”这是陈光标发在微博上的一条信息。2009年2月,陈光标把两个孩子先后改名为陈环保、陈环境。
  
  2010年10月29日,陈光标在“胡润百富企业家峰会”获得“中国低碳第一人”的荣誉称号。他认为,自己所做的再生资源利用事业,本身也是一种慈善,而且是“为地球,为子孙后代着想的大慈善”!  

更多推荐:
>>> 你可以等一下吗
>>> 致命的疏忽
>>> 英国表情
>>> 古代的扇子
>>> 江涛:父亲用生命为我打造明星路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0% (0)
0% (0)
标签:

我要评论

评论 ( 0 条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沃格文学网立场。
最新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做评论第一人吧!
  • 半分钟的犹豫

    卡尼尔和弗拉茨是美国一所小学的老师,她们和南非一个贫困小镇的一所小学建立了友谊帮带关系。有一次,卡尼尔和弗拉茨一起,带着几位美国学生来到了那所南非的学校。卡尼尔和弗拉茨决定带南非的孩子们去山上探索自然奥秘。正当他们来到半山腰的时候,意外发生了:弗拉茨因为想拉一位南非黑人少年,结果自己失去了平衡,摔到一条足有两米深的山沟里,血流不止。医生发现她失血过多要输血,遗憾的是弗拉茨的血型并不多见,卡尼尔和那

  • 《魔兽世界》里的父亲

    找到父亲《魔兽世界》账号,好像关于父亲的一扇门就要开启了。时隔四年,我终于又见到了记忆中的背影。我操纵着父亲的角色,乘着飞龙经过“日歌农场”,看到了父亲辛辛苦苦在农场上种植的草药。它们的果实,在暮色中散发着微光。但收获它们的人已经不在了……刚满16岁的我,跟父亲离世时相比,成熟了不少,我有很多话想说给他听。比如,一年前,我也开始玩《魔兽世界》,我想知道父亲曾经征战的“世界”是什么样子的,走一走他曾

  • 爷爷的饼干和秘密约定

    小时候,爷爷的房间是个神秘的地方,有点像动画里阴云环绕的古老城堡,幽暗但是对我有致命的吸引力。爷爷非常小资,没事就骑着自己那辆大大的二九自行车,筐子里放着布袋,然后戴上自己的帽子,赶场买小吃。爷爷的打扮只分冬夏。夏天就是白色衬衫外面加一个紧一点的马甲,很多口袋的那种。冬天是秋衣外面配一件高领灰色毛衣,然后外面一件皮夹克,非常帅气。市场上的人会说:“黄老师!又来买东西呀!”爷爷会回答说:“是呀!天气

  • 癞马传奇

    王成准备救那匹马的时候,南宋的天空残阳如血。这时他的战友祝星对他喊:“你不要命了?金兵就在后面……”王成往前走了几步,他似乎听见那马低低地悲鸣了一声,他就停下来说:“不行,还是救救它吧,咋能见死不救呢!”这马,已经不像一匹马了。它瘦骨嶙峋,全身长癞,屁股上血肉翻出,正有几只乌鸦在上面啄食。看样子,它就要站不住了。祝星瞪了王成一眼:“救这么一匹癞马,值吗?要救你救,我先走了!”半年以后,王成所在部队

  • 外婆、外公和花鼓戏

    一直想写点关于我外婆的东西,但总不知从何处下笔。外婆是个安静、能干的传统农村妇女,18岁时嫁给我外公,那年我外公17岁。外婆本籍衡山县贯塘镇,贯塘镇解放前都是开窑厂做红砖的。外婆的父亲就是窑厂的窑头,相当于今日车间的主任,几个兄弟都是窑工。外婆做女儿的时候读过几年书,粗通文墨,她母亲死得早,几个兄弟都没结婚,家里没主妇,在砖窑做事的人,又都是好喝酒好出头的粗人,于是到15岁时,外婆就专心在家,操持

  • 藏在左手里的父爱

    高一开学,从自己的村子里走进这座陌生的大城市,父亲毅然要亲自送我到校园,因为他怕下次来找不到我的学校,也怕我和母亲迷路。其实他只来过这儿几次,那还是早些年的事儿了。现在看看眼前的繁华市区,他怎会记得哪路哪巷呢?一大早吃完早点他就带我匆匆坐车来到昆明。可下车后,满眼的陌生,父亲镇定地掏出他的右手,提着那装满我生活用品的塑料编织袋。那么一大袋东西对于普通壮年男子根本不算什么,但是却在他右手上待了大半天

  • 死神的花园

    有位刚刚失去了孩子的母亲,到处寻找能够让孩子起死回生的方法。在一座深山的黑暗森林里,她把自己所有的财产送给了一位超过二百岁的老巫婆,祈求让自己的孩子再次活过来。没做过母亲的巫婆,不能了解这个母亲的悲痛,但看在对方带来财宝的分上,拿出了一张破旧的地图给她,说:“你按地图的指引,就可以到达死神的花园,你去求他吧,是他带走你的孩子的!”母亲问:“我该怎么让他还我孩子呢?”巫婆露出一个神秘的微笑,说:“死

  • 寒冬里开启的门缝

    我和老公初到这个城市,手头拮据,为了省钱,就和别人合租了一套房子。四室一厅的房子,总共住了四家人,只有一个阳台,大家的衣服被子都拿到这里晒。想要到阳台,必须从其中一个房间穿过,为了避免过多地打扰这家人的正常生活,大家都心照不宣地尽量减少晾晒的次数,时间也控制得很好,在晚上九点别人入睡之前。我和老公经常上夜班,下班后洗澡洗衣服,忙完差不多快十一点。而这个时候,其他三家的灯基本上已经灭了。我和老公踌躇

  • 雪无痕,爱有痕

    单位和学校毗邻,每天下班,都会看到那些孩子们欢欢笑笑地走到大门前,由家长们接走。那天,刚刚下过大雪,阳光下,洁白的雪闪着耀眼的光芒。有几位孩子在校门口,等待家长来接,他们甩掉手套,团着雪球玩起了打雪仗,那熟悉的游戏让我在刹那间,想起远去的童年。突然,那几个孩子停了下来,围着一堆东西似乎在商议什么。我走近看,原来是一个大玻璃瓶被碾碎,一地碎玻璃片,在阳光下熠熠生辉。那几个孩子,也就七八岁的样子,每个

  • 少年电影场

    南在南方,是一句废话,用来写字。本名毛甲申,用来当爹、买票,等等。老家陕西镇安,现在湖北武汉。写小说一些,随笔一些。四年级,老师让写一篇长大之后的作文,我写长大以后要抬柴油机,老师认为写得很诚恳,在班上读了。那时,还没修公路,四个壮劳力扛着木棍挎着粗绳,去二十里外的镇子抬,他们嗯哼嗯哼着,叫齐步子不容闪失。那时我就想着抬柴油机是多么有趣的事儿。抬来柴油机,就意味着要放电影了,这消息像风一下传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