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读者 > 人物 > 正文

郎咸平:我以为他说的是真的

2017-10-21 23:56:52 来源:沃格文学网 浏览: 评论: [ ]

  郎咸平在台湾东海大学读书的时候,成绩并不理想来源widgetads.cn。有一次,美国一位非常著名的微观经济学家来学校演讲,他是美国普斯顿大学的一位教授,在演讲中讲述了许多新的经济观点。
  
  那位教授离开以后,郎咸平反复思考他的话,并且似有所悟,非常希望能与那位教授交流,于是就提笔给他写了一封信,讲了许多自己对于世界经济的稚嫩看法。没有想到,那位美国教授竟然给郎咸平回了信,他在信中说:“一个年轻人有如此激情,你将来一定可以成为一位伟大的经济学家!”
  
  虽然只有短短的一句话,郎咸平却非常受鼓舞,他念完本科以后又继续念研究生,尽管如此,他的成绩依旧很差。研究生勉强毕业后,郎咸平想出国念书。他的老师对他说:“郎咸平,你的水平这么差,就找个银行上班算了,而且还有房子分,薪水和福利也很不错!”
  
  郎咸平听了老师的劝导,开始去一些银行应聘,不知道是幸运还是不幸,面试之后,没有一家银行要他www.widgetads.cn。失落之余,郎咸平想起了那位美国教授给他的回信,他不禁来了精神:“我将来一定可以成为一位伟大的经济学家,别说是他们没有录取我,即便是来求我,我又哪能就这样委身于他们呢?”
  
  郎咸平左思右想之后,还是决定去考GRE(美国研究生入学考试)。总分2400分,他只考了1640分,只有一家学校要他,那就是美国的沃顿商学院。因为沃顿商学院新创了一个“商业经济系”,是第一届招生,报考的人数极少,于是就把郎咸平破格录取了。
  
  开学后,郎咸平的“表现”并不好,他的系主任找他谈话,说他的水平有问题,他的教授对他的评价也不高,让他考微积分的资格考试。郎咸平也知道自己的实力,他根本不可能通过资格考试,于是就百般哀求免除考试,可是他的系主任根本不同意原文www.widgetads.cn
  
  郎咸平非常沮丧,一次在校园里闲逛的时候,他看见几个金融系的学生垂头丧气地走出来,郎咸平问他们怎么回事,他们回答说金融系好难念。郎咸平又问他们需不需要考微积分,他们说不用,郎咸平就说:“带我见见你们的系主任。”
  
  郎咸平见到他们的系主任后,就问能不能转进来,他还自称自己对金融系更有兴趣,系主任一听很开心,就给了他一个肯定的答复。从此后,他就进入了金融系。有意思的是,他在进入金融系的第一天,就问他的老师说:“金融系到底学什么?”
  
  这个问题,自然在他以后的学习中得到了解答widgetads.cn。不仅如此,因为郎咸平始终认为自己将来是一位伟大的经济学家,所以在学习中特别用功,对世界经济的理解也越来越深刻。
  
  念完博士以后,郎咸平留在了美国教书。第二年,他写了一篇《美国的破产制度》的论文,这篇论文从1990年问世至今,一直是全世界引用率最高的论文。这几乎使郎咸平在美国一炮而红。随后,芝加哥大学、纽约大学、密西西比大学,都纷纷请他授课5.3.故.事.网
  
  郎咸平终于成为了一名不可小觑的经济学家。后来的一次,他在一所大学授课的时候,碰到了那位当初给他回过信的经济学家,郎咸平立刻上前问候并致谢,那位经济学家想了半天后说:“你就是那位曾经给我写信的台湾小伙子?其实,你不用感谢我,信里面的那句话我只是安慰你,随口乱说的。”
  
  无论是不是乱说的,郎咸平现在都已经成为了一位经济学家。后来,抱着为祖国经济把脉的志向,他回到国内,因为郎咸平一直公正地站在中下层人民一边,为民代言,披露现实,剖析社会,大胆建言,在反腐败、中国经济、房地产、中国教育、大学生就业等社会热点问题上,都有全面深刻的解读和切合实际的建议,具有广泛社会影响力。对于广大媒体来说,他成了“最具良心的中国十大直言君子”之首;而对老百姓来说,他俨然就是一位“最正义、最伟大的经济学家”!
  
  前不久,郎咸平在浙江大学的一次公开演讲中说到了自己的这个故事,他在讲完这个故事以后,百味杂陈地说:“我能有今天,其实是因为在我重新遇到那位美国教授之前,一直都以为他说的话是真的!”  

推荐信息:
>>> 曾国藩难忘的四次教训
>>> 童年之歌
>>> 理想的美少女该是什么样
>>> 蛇神
>>> 你有多少资产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0% (0)
0% (0)
标签:

我要评论

评论 ( 0 条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沃格文学网立场。
最新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做评论第一人吧!
  • 向路遥致敬

    我最喜欢的其实是路遥名不见经传的一本小册子《早晨从中午开始》。它最初发表于一本同样不引人注目的杂志《文友》。《文友》多年前就停刊了,而《早晨从中午开始》虽然由出版社出版发行,但印数有限,鲜为人知。《早晨从中午开始》是路遥惟一的中篇写作自传,记录了他写作《平凡的世界》的全过程。从中我们可以看到一个平凡之人如何战胜小我的羁绊,实现理想走向大我的啼血之路。如果不死,路遥现在也年过60岁了,但家族的遗传隐

  • 幸福是两个人彼此顾惜的模样

    “爸爸,点点太鼓(拨浪鼓)给我呀,嬷嬷那里带回来了不是?”“可是,那是歌里唱的呀。”“不是不是,爸爸,给我点点太鼓。”“好的,好的,这就去做。可是,小稚今天先睡呀。”乍看上去,这是一对父女在睡前的对话,女儿娇俏任性,爸爸宽容慈爱。可实际上,这是一对夫妻在妻子临终一个月前的对话。从结婚始,妻子始终唤丈夫“爸爸”,丈夫始终称妻子“小稚”。他们彼此依恋,到这番对话发生的时候,妻已患病37年,卧床15年。

  • 树懂人间事

    仓房是从来不让外人进去的,里面装着我们家所有的粮食,还有农具、皮货之类。这些东西,都是不能让外人看见的,尤其仓里的粮食,那是一个家庭最大的秘密,是多是少,不可外泄。仓房没有窗户,只在接近屋顶的高墙上,开了两个通风用的小洞口,房子里,黑得啥都看不见。我们小的时候,谁也不敢进去。门用很大的铁锁锁着,钥匙在母亲那里。有时,她打开门,进去摸索半天,端出一盆苞米或麦子。仓房里装着我们家一年的粮食,有时是好几

  • 我没有童年

    由于匮乏和苦难,由于兵荒马乱,由于太早地对政治的关心和参与,我说过,我没有童年。但回想旧事,仍然有许多快乐和怀念。我喜欢和同学一起出平则门(阜成门)去玩,城门洞有手持刺刀站崗的日本兵。过往的中国百姓要给他们鞠躬,这是一段非常耻辱的记忆。一出城门就是树林,草、花、庄稼、河沟,充满植物的香气,一路走着,要跳几次水沟。到“大跃进”时为止,钓鱼台那边一直有天然野趣。那里有两排杨树,秋天树叶变黄的时候发出一

  • 等他65年

    相遇1937年的春天,太阳落得早。太姥爺那年刚满20岁。他的母亲病危,家里很早之前就准备了棺木和寿具,可疾病让他母亲瘦成了一把骨头,寿衣得重新做。于是,太姥爷到镇东边太姥姥家的缝纫店,去重新给母亲定做寿衣。整个散花镇,就数太姥姥父亲的手艺最好,连邻镇的有钱人都慕名而来。生意太好,伙计忙不过来,太姥姥就来帮忙。她站在柜台的暗影里,轻言细语地说话,用笔认真记下客人交代的尺寸。她常常穿湖蓝色的褂子,扎着

  • 永远同行

    他们从小一起长大,他叫莱威,她叫凯瑟琳,两个人都20岁了。这里靠近城郊,周围是田野、森林和果园,附近还有一座盲人学校漂亮的钟楼。一天中午,离家已一年的莱威敲响了凯瑟琳家的大门。姑娘打开门,手里拿着一本厚厚的、有很多彩页的杂志,彩页上印的全是穿着时尚婚纱的漂亮新娘。“莱威!”她不禁吃了一惊。“可以请你一起散散步吗?”他是一个挺腼腆的男孩,说话时显得心不在焉——即使和凯瑟琳在一起,他也是如此。“散步?

  • 听来的圣诞故事

    我和奥吉·雷恩认识将近11年了。他在布鲁克林中心考特大街的一家雪茄店当售货员。只有在那家店才可以买到我钟爱的荷兰雪茄,所以我常常去那里。奥吉身材瘦小,经常穿一件带帽兜的蓝色运动衫。他的性情有些古怪,喜欢搞恶作剧,喜欢说俏皮话,总是讲一些与天气、大都会棒球队或者华盛顿政客们有关的趣事。我对他的了解仅限于这些。然而,几年前的一天,他在店里翻阅一本杂志时,碰巧看到一篇关于我的作品的书评。书评里附有我的照

  • 珍惜拥有的幸福

    有一个人,他生前善良且热心助人,所以在他死后升上天堂,做了天使。他当了天使后,仍时常到凡间帮助人,希望感觉到幸福的味道。一日,他遇见一个诗人,诗人很年轻,英俊、有才华且富有,妻子貌美而温柔,但他却过得不快乐。天使问他:“你不快乐吗?”诗人对天使回答说:“我什么都有,只欠一样东西,你能给我吗?”诗人直直地望着天使,“我要的是幸福。”这下子把天使难倒了,天使想了想,说:“我明白了。”然后把诗人所拥有的

  • 以爱之名,你伤不起!

    “认识她这一年是35故事中最美好的一年”,2011年7月16日,著名出版人路金波彻底告别了结发妻子,与新欢赵子琪低调完婚了。婚礼现场宁财神微博直播了他们肉麻的爱情表白,韩寒王珞丹等人悉数捧场。而围绕这一对新人沸沸扬扬的“转正”爱情,更有传言说当日主婚人吴征曾“刁难”赵子琪:“别人都说你是小三上位,但小三之后可能还有小三,你怎么看这个问题?”赵子琪回答道:“如果说今生路老师再遇到他更喜欢的人,我会尊

  • 秋天别称富韵味

    时光把我们带进了秋天,秋天有高爽的天空和丰实的蕴涵,“秋”也和农历月份的别称有关。如农历七月称为首秋、初秋、早秋、新秋、上秋,八月称为正秋、中秋、桂秋,九月称为晚秋、凉秋、暮秋。此外,秋天还有许多别称。三秋。古时七月为孟秋,八月为仲秋,九月为季秋,合称三秋,代指秋天。王勃《滕王阁序》有“时维九月,序属三秋”之句。金天。古代五行之说,秋属金,故称金天或金秋。陈子昂有诗曰:“金天方肃杀,白露始专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