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意林 > 成功之钥 > 正文

管理的最高境界

2017-08-27 00:16:36 来源:沃格文学网 浏览: 评论: [ ]

  在徽州的清江上有三户渔民,旅游公司免费给每家配备一条小船和几只鱼鹰,渔民只需每天划着船在江上给游客表演鱼鹰捕鱼的节目,旅游公司就按表演的场次给他们支付酬劳5 5 5 5 5 3 3 3 c c。鱼鹰捕的鱼归各家所有,算是一种额外的补偿,前提是鱼鹰由渔民喂养,死了得由漁民赔偿。
  
  一段时间后,三户渔民的情况出现了很大的变化:一家致富,一家亏损,另一家最惨,鱼鹰都死了,只能歇业5 3 故 事 网
  
  三户渔民,情况都是一样的,为什么会出现那么大的变化呢?
  
  问题就出在对鱼鹰的管理上:亏本的那家铁丝圈捆得过于松大,本可卖钱的鱼也让鱼鹰给吞食了,鱼鹰吃饱了,就懒得再去捕鱼,表演的场次就减少了,挣的钱也就不多,还得花一笔钱去买鱼喂鱼鹰。而最惨的那家渔民自以为精明,把鱼鹰的脖子扎得又紧又小,结果事与愿违,鱼鹰连小鱼也吃不下去,不几天鱼鹰就给活活饿死了,赔鱼鹰需要一大笔钱,这位渔民不但没赚到钱,还把以前自己从别处赚来的钱也搭了进去,导致他破产失业www.widgetads.cn。唯有第三户渔民给鱼鹰捆的铁丝圈不紧不松,不大不小,鱼鹰捕到了小鱼就吞到肚子里,捕到大鱼时,根本吞不下去,只能吐出来。由于有鱼可吃,鱼鹰捕鱼的积极性很高,表演的场次就多,得到的酬劳就多,捕的鱼多,卖鱼可以得到一笔钱,两项加起来,一天的收益颇丰原文www.widgetads.cn。在表演的时候,鱼鹰就吃饱了,省下了一笔喂鱼鹰的费用,这位渔民也就富了起来。
  
  管理的最高境界就是适度,不够不行,过了头也不行,把握好管理中的度,尤为必要www.widgetads.cn

编辑推荐:
>>> “骂人”的幽默
>>> 自由的一天
>>> 救,还是不救?
>>> 扎克伯格宿敌:要么一文不值,要么一飞冲天
>>> 睡在臂弯里的爱情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0% (0)
0% (0)
标签:

我要评论

评论 ( 0 条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沃格文学网立场。
最新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做评论第一人吧!
  • 妈妈并不是超人,请允许她偶尔“丧一丧”

    ·1·最近在看《妈妈是超人》,给我留下印象最深的不是从容的胡可,嗲嗲的伊能静,而是被骂得最惨的包文婧。两岁的女儿饺子大哭起来,她完全不知道怎么哄,一个劲儿讲大道理;给孩子擦大便,一边说“我真的受不了那个味儿”,一边直接把孩子泡在脸盆里洗屁股;孩子姥姥要离开的时候,她自己先哭起来,说“你就只担心饺子,不担心我……”扫了一眼评论区,很多留言说“这妈妈太不合格”,可我倒觉得她很真实。再有经验的妈妈,还是

  • 爸爸的那双手

    爸爸去年12月30日去世了,他那双手被长长的寿衣袖子盖着,看不见了。在我刚上小学一、二年级时,我不想看到爸爸的那双手,特别是那只右手,我很怕,怕那只手打我。我是家里老大,挨着我的妹妹比我小两岁。从我一上学开始,爸爸就对我的学习抓得很紧。每个星期天早点一吃,他就坐在写字台旁边的椅子上,让我把语文书放在写字台上,翻到新学的课文,用标准的普通话读给他听。我读课文时不分逗号和句号,爸爸就让我重读,读着、读

  • 牵着您的手

    从我记事起,母亲就是个火爆脾气,每天检查我的作业,不是嫌我作业本用的浪费,就是说我没好好写字,脑袋总是免不了被敲打几下……我从上学起就被算术搞得狼狈不堪,几乎每回考试都是不及格。有一次,我偷改了班上同姓同名同学的试卷,拿回家应付母亲,没曾想被母亲识破。她罚我跪在地上,抡起鸡毛掸子就朝我身上打去,抽得我那个惨啊,至今回忆起来还是不寒而栗!我害怕母亲,但又按捺不住翻墙偷果、爬树掏鸟、下河摸鱼的强烈欲望

  • 会说话的食物

    这些天女人故意在办公室逗留,下班迟迟不回家,偌大的城市无处躲藏。心情不好时,女人不愿见人,从来都是乐观坚强示人的她不想给闺蜜们呈现一副怨妇样。男人和女人其实是为很小的一件事犟上嘴,男人忍不住大声斥责,女人受伤。从冷战那天起,男人就变着法做丰盛的晚餐,且费尽心机地搜罗女人平日里爱吃的菜,难度一天比一天大,看得出用心和诚意。第一日晚餐,是女人钟爱的草鱼焖豆腐。这道菜是男人的保留节目,但草鱼较多鱼刺,且

  • 温暖的感觉

    在我小的时候,在工商所上班的父亲有一辆自行车。父亲的工作就是骑着自行车到乡镇集市上去,向摆摊设点的小商贩们收取工商税款。每个周末,父亲一定会带着我去。那些年,公路上没有这么多车子。没有车经过的时候,我坐在自行车后货架上,父亲说:“你在后面,要紧紧地抱住我的腰,这样你才不会摔下车去。”小孩子当然怕摔倒,何况那时在我看来,自行车的速度算得上是飞奔了,于是我就紧紧地抱住父亲的腰。偶尔,远远地看到有车来了

  • 哭了看不清

    做“大了”(dàliǎo,天津方言,指婚丧嫁娶仪式的组织者),我最怕的还是遇到孩子的白事。有的老人都80、90多岁,已经算是老喜丧,但是小孩子不是,他们还没有看懂这个世界就离开。太可惜。一个三岁的小女孩患有白血病。她父母都是普普通通的工人。她妈妈还算坚强,拿出一件米黄色的小裙子,自己给孩子换上。小胳膊小腿,瘦瘦的。梳着两个小辫子,辫子上扎着红色的绸子。眉心间点了一个红色的小点,淡淡的红色口红,粉色

  • 爱情重口味

    他们是在工作中认识的。第一次见到她,他眼前一亮,忽然间明白,自己苦苦寻觅的女孩,就是她呀!他把心意说给她听,她表面矜持着,心里大笑:见到自己而眼前一亮的男孩,多的是啦!而他,像颗小星星,实在不怎么起眼!他千方百计打探她的喜好。有一天他忽然发现,她的一种习惯是他无法容忍的。她喜欢吃榴莲。她喜欢吃榴莲到了什么程度?可以用吃饭、睡觉、上网、打手机来交换。和她合租的女孩,就是容忍不了她总是带榴莲回来而退租

  • 奶奶的风箱

    周末回老家,傍晚时分,我一个人走在村子的水泥街道上,两边全是近几年新盖的房子,千篇一律的平房楼房,灰墙红门,面目生硬的模样,再也看不到瓦房茅舍、炊烟袅袅的乡村野景了。在外面转悠了一会儿,回到院子,妈妈正在前院的厨房里做晚餐,一应用上现代化的厨具,燃气灶、抽油烟机、微波炉、电饼铛,没有了烟熏火燎,却也失去了乡村的滋味与感觉,我不由怀想起奶奶的老灶房和“PiaTaPiaTa”的旧风箱了。信步走到后院的

  • 她到底要什么

    认识秦伟时我32岁,在一家奢侈品眼镜城做店长。秦伟每天姐长姐短地喊我。彼时,他爱上了同事刘静。刘静话不多,不张扬,安安静静无欲无求的样子。午餐,同事们都自己带饭。我刚打开饭盒,秦伟坐我旁边对我说,姐,我喜欢她。我说,你喜欢她哪?他说,喜欢她说家乡话时的样子。我说,你学一下我听听。秦伟就说,咦,刹不号泥说刹(啥不好你说啥)。怎么样,姐,好听死了吧?我一口饭含在嘴里,看着秦伟说,去吧,你这是真爱。爱一

  • 金庸的红玫瑰与白玫瑰

    美国编剧马克·切利曾经讲过一个故事:有一天他看电视,新闻里播出的是一个母亲亲手将自己的孩子溺毙的消息。当时马克正要感慨几句,没想到坐在他身旁的六十多岁的母亲突然轻飘飘地说了一句:“换了我,也会这么干。”马克当时非常震惊,他从没想过平时慈眉善目、辛勤操劳的母亲会有这样的想法,这是他第一次看到那些家庭主妇被日常的琐碎事务折磨得绝望的内心世界,也是少有人关怀的世界,于是他决定写一写这群“平静的生活后涌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