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意林 > 精英谭 > 正文

“萌芽系”文青马中才:一个写故事的螺蛳粉老板

2017-08-25 00:04:41 来源:沃格文学网 浏览: 评论: [ ]

  做一碗记忆中的螺蛳粉
  
  马中才和韩寒一样出身自新概念作文大赛,是当年的金奖得主,生在湖南却从小在广西长大的马中才,对于当地特色——螺蛳粉情有独钟推荐www.widgetads.cn
  
  螺蛳粉是起源于广西柳州的一种风味食品,以江河中的小螺蛳和猪骨加以秘制香料熬汤,配以弹性十足的柳州圆米粉,再加上酸笋、酸豆角、咸萝卜丁,还有炸过的花生、腐竹及新鲜时蔬,最后再淋上辣椒油与香油,酸、甜、香、辣、鲜味味俱到。“我喜欢吃很辣很辣的螺蛳粉”,马中才第一本小说《黄了青梅》中这样写道,他给《萌芽》写的好几篇文章也提到自己在南宁时经常以螺蛳粉为宵夜。
  
  2008年硕士毕业后,马中才曾在上海聚星国际担任编辑,一年后转战北京,与蒋峰、范少卿、李海洋共同创立北京地上行文化传播有限责任公司。当时,一样出自“萌芽系”的郭敬明早做总编了,韩寒也早当车手了,马中才虽然也出版了八本书,却没挣到多少钱。
  
  公司撑了不足一年,29岁的马中才的第一次创业失败了。由于身在异乡带来的寂寥感,马中才会常常和广西老家那边的朋友打电话保持联系。有一次他跟柳州的同学打电话,正好对方说在吃螺蛳粉,马中才一听,馋得口水都流了。然而这种在广西极为常见的食品,在北京却很不容易找到,马中才常常从公司或家里,坐很远的车穿过大半个城市去寻找那独特的味道。
  
  因对这份钟爱,他突发灵感:为什么不开一家特色螺蛳粉店率先占据北京市场呢?很快,马中才写了一个“很用功”的方案,并满怀热情地寻找投资方。“我想开一个螺蛳粉连锁店,大概需要100万投资,但我没有那么多钱。”然而,投资方反应普遍冷淡,认为这样一种小众食物不可能在北方有市场5_3_故_事_网
  
  没有钱也要自己干。马中才将“百万大计”缩减成一份简单的创业计划,把近年来写书攒下的10万元钱全部拿出,在自己居住的小区里盘下一个小门面。2010年7月,“螺蛳粉先生”在海淀区蓟门里正式开业。
  
  为了做出最正宗的螺蛳粉,师傅是从柳州找的,所需的小螺蛳、酸青笋、酸豆角等食材,都是从广西运来。“开店时条件特别简陋,5张桌子,1个收银台,1个后厨就是全部,连我一起就只有4名员工。”马中才说,由于人手不够,店铺所有事情都要他亲力亲为,有时生意忙到深夜2点,第二天早上7点又要起来去采购。这样的创业过程,让颇有些“阳春白雪”的马中才体验到了“下里巴人”的艰辛。
  
  小店很快成了广西北漂们的思乡之地,也有不少外地人通过“螺蛳粉先生”,了解并喜欢上柳州螺蛳粉。既当老板又是采购的作家简直忙疯了,但是忙碌就意味着那道转弯摸对了方向,他终于可以不再为生存压力发愁了。“螺蛳粉先生”平均一天卖出400多碗,营业额在4000~6000元,仅仅开张3个月,投入的10万元成本就全部收回。
  
  一年后,蓟门店有了二十几张桌子,“螺蛳粉先生”劲松店也开起来了5 5 5 5 5 3 3 3 c c
  
  文艺范十足,招来大批吃货
  
  不发传单,不打广告,但有相当一部分顾客口口声声说是“慕名而来”,这家螺蛳粉店究竟有什么推广和宣传的法宝?其实,小店的红火也跟微博离不开关系。
  
  “多年以后,你会不会想起这样一个夜晚,那时我们在北京,时值秋季,在螺蛳粉先生家门外的空地,支上桌椅,就着灯光和月亮,叫上三五好友,来一碗火辣火辣的螺蛳粉,就着漓泉,我们一起喧嚣,一起欢乐,一起书写那些肆无忌惮的青春……”这是马中才的一条微博。
  
  “每天饭点都能收到订外卖的私信,最多的时候有100多条私信。”马中才几乎每天都与粉丝互动:“这个豆泡好肥哦,一块钱三个,划算不?”“劲松店今天开始有小螺蛳了哦!哪位童鞋喜欢的请预定上哦!”
  
  马中才平时留心观察顾客,在他的微博中,诞生了“螺蛳粉先生家的顾客”这个栏目。他用诙谐幽默的语言把一个个富有特色的人物展现在粉丝面前,活生生一部微小说。“‘肥肠先生’每次吃粉都要加肥肠,遇上店里搞活动送小礼物,他会跟我商量能不能把礼物换成肥肠;‘二锅头大叔’每次来都要带一瓶二锅头,并且要求我们把米粉煮得软软的,像粥一样。”
  
  柏邦妮、蔡骏、吴虹飞等名人都是“螺蛳粉先生”的座上常客,饕餮一番难免要在微博中晒晒。“每当有名人@了我,当天的粉丝数都会有3位数的增长。”随着“螺蛳粉先生”越来越火,名人效应愈发明显。
  
  马中才顺势而为,吃螺蛳粉送话剧票,拍照送螺蛳粉,发微博讲故事,不用老板吆喝,吃货们吃完自动就转发评论,很快文艺范十足的“螺蛳粉先生”把自己的店鼓捣成了个文艺吃货的小据点。有年过端午节,马中才硬是把自己家人包来过节的粽子也送了个精光,“大家齐欢乐嘛”原文widgetads.cn
  
  除了周边的客人和北京的客人,也不乏从内蒙古、长沙、天津等城市慕名而来的。据说,在这里吃螺蛳粉的顾客有一套一模一样的程序:先在店门口合影留念,进店后再一顿狂拍,随后发微博一阵狂轰滥炸,然后买碗粉,再一顿狂拍,再发微博轰炸,最后才美滋滋地吃进肚子里,似乎只有这样才不会浪费这碗来之不易的螺蛳粉。
  
  无意中,马中才成了把柳州螺蛳粉推介给全国人民的网络推手。2009年,他搜索百度与螺蛳粉相关的内容,只有9万多条,而现在,已经有130多万条。央视导演陈晓卿正是从“螺蛳粉先生”了解了螺蛳粉。“可以说将柳州螺蛳粉拍摄入纪录片《舌尖上的中国》,绝对有我一份功劳。”对此,马中才非常自豪。
  
  “当初我非常渴望得到100万创业资金,现在已经有人愿意出更多入股,但我都没有接受。”马中才说,最初那么难都已经做出来了,现在“螺蛳粉先生”发展得越来越好,他有信心能把这个自己一手培养起来的品牌做得更好。
  
  写故事的螺蛳粉厂长
  
  2012年马中才结婚,漂亮媳妇是广西人,他乐得高兴,重返这块让他留恋不已的地方定居,突然又冒出来一个想法,我为什么不开家网店呢?无非就是把我的螺蛳粉换成个真空包装嘛,我的调料配方还是一绝。
  
  这次的转弯转起来就简单多了,马中才找了个朋友一起研究如何改装产品,克服了技术性难题后其他就不是问题了来源widgetads.cn。为了确保螺蛳粉材料的新鲜正宗,马中才将淘宝店大本营设在广西。
  
  马中才的螺蛳粉,在网上13天卖出去1万碗,有个澳洲老外花1000多元快递费只是为了买26碗“螺蛳粉”。“让远在异国他乡的游子也能吃到家乡的味道。”马中才认为螺蛳粉是世界的,他希望让全世界的人都能吃到。网店开张半年就做到了两皇冠,在螺蛳粉行业里排列第一。
  
  在经历了实体店和网店的火爆之后,他却改变主意放慢了扩张的脚步。在他看来,小店在微博上与顾客互动的同时也是受到了大家的监督,而一旦扩张过于迅猛,难免会出现服务滞后的问题,一旦传出负面的口碑就会对小店的生意带来很大影响。因此,“不如踏踏实实地做好现在,总结好管理经验,再慢慢布局将来。”
  
  问起马中才将来的计划,他很认真,说办个厂,“专业标准厂房”。同时他也正在写一本与螺蛳粉的故事有关的书,目前已经完成3万多字,计划2015年出版。

小编推荐:
>>> 我们过的本就是普通生活
>>> 我继承了一只猫
>>> 三秒钟的错过
>>> 比笨更可怕的是自以为聪明
>>> 夏海棠的“宝马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0% (0)
0% (0)
标签:

我要评论

评论 ( 0 条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沃格文学网立场。
最新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做评论第一人吧!
  • “吃货”传奇:美女“试吃员”吃出无限“钱景”

    “吃货”女孩书写美食地图27岁的陈筱棋是一个地道的南京姑娘,2013年6月从南京师范大学油画专业研究生毕业后,在一家美术工作室当老师。作为吃货,大学期间经常有室友问陈筱棋南京有什么特色小吃。她每每都只回答说盐水鸭、小笼包、鸭血粉丝等。可这些东西都太常见,室友们想吃除此之外的更具地域特色的南京美食。得不到想要的推荐,她们便笑话陈筱棋是个不合格的吃货。陈筱棋听后倍受打击,她决定找出真正的南京美食。大学

  • 美国人的院子里为何不爱种菜

    每次贴我家花园的图片时,总有人问我为什么不种点菜呢?其实这是一个很有意思的问题,在美国,你常常可以根据后院的样子来判断这里住的是不是华裔,只要后院有木围墙,上面爬了丝瓜、黄瓜、苦瓜或冬瓜等菜蔬的,多数可能是华人的居所。美国绝大多数的住房都是独栋屋,有开放式的前院和后院,美国人极少用栅栏和围墙去圈着。因為土地归房主所有,种什么便成了自己的私事,但即便如此,美国人家(包括华裔)的前院几乎千篇一律都是碧

  • 友情非卖品

    “来,兄弟,好久不见,咱们喝个痛快!”“好,干杯!”最近,在秘鲁首都马利街头的大小餐厅里,经常会捕捉到这样的情景:一些人举着酒杯与摆在对面的人物头像喝得很尽兴。他们时而举杯向对面的头像敬酒,时而又与头像低声私语,时而仰头开怀大笑,时而又低头潸然泪下。更加让人难以置信的是,对面的头像竟然会开口说:“兄弟,别太伤感!”“嗨,哥们儿,咱们再干一杯吧!”这人与头像之间,你来我往,真像两个久不见面的好友在那

  • 工具淘汰你

    我们这一代人是怎样淘汰上一代人的?不是我们比他们更勤奋、更聪明,而是我们比他们更乐于接受新的工具。如同汽车淘汰马车,不是因为马匹不够健美强壮,而是因为工具的革命性迭代。接受新工具医生被认为是职业门槛较高的,要成为一个高超的医生,你起码得学习3000本医疗著作、上万篇论文和临床报告,需要你投入10年的时间,这便是所谓的“一万小时天才定律”。去年,IBM研发出一套基于认知技术的学习工具“沃森”,学习这

  • 温情变革

    日本有一个艺术家叫村上隆,他讲过一句很著名的话:“日本这个国家什么都有,就没有一样东西,那就是希望。”什么叫希望?希望就是未来的不确定性。如果未来非常美好,但它是有确定性的,那它也不会带来任何希望。一日本人当年很重视IT。1981年的时候,还没有微软,日本人提出了一个伟大的第五代计算机的计划。日本财政拨款8。5亿美元,开始进行这个计划,一心想要超过美国人。但是随后的十年间,日本人发现这个计划太大了

  • 异想天开的二战武器

    二战时期,为了赢得战争,各国都热衷于研制自己的“独门暗器”。但是,其中有的因为技术原因中途夭折,有的因为违背科学无从开展。中途流产的冰制航母1942年10月,英国海军工程师杰弗里·帕克提出了用冰块建造航母对付德国潜艇的办法。开始,帕克考虑将北极的巨大冰山拖到大西洋改造成人工冰岛,但事实证明这个方案难以实现。1943年年初,帕克发明了一种叫作“帕克水泥”的新型建筑材料。它实际上是一种掺进了一定比例木

  • 人类为什么爱说脏话?

    《纽约书评》一篇文章说,近几十年来出现了不少关于脏话的专着,阐述脏话的益处、历史,搜集五花八门的脏话。美国认知科学家本杰明·贝尔根刚写了一本《搞什么!》(WhattheF),印第安纳大学英语系的迈克尔·亚当斯写了本《赞美脏话》。脏话也是一门学问。一个叫奇普·洛的美国人主张严肃对待脏话。他甚至创办了“凸显不良词语协会”,“致力于教育人们如何正确地使用脏话,欢迎脏话达到一定水准的人免费入会”。科学家也

  • 猫那么可怕,别爱了!

    猫看起来跟我们人类令人吃惊得相像,猫的吸引力不在于它神经质般的气质,而在于它看着面熟,让人产生保护欲。新西兰最近宣布一项计划:根除所有侵略性的捕食者,包括野生猫。计划一公布就引起热烈反响,当然了,没人为白鼬这种和猫一样进入全球入侵物种名单前100名的动物辩护。一位评论者在网上说“新西兰人为了鸟就要把猫杀光”。2015年澳大利亚宣布计划猎杀200万只野生猫,英国创作歌手莫里西宣称他们“正在杀死200

  • 雾霾才是真的烧脑

    1970年代以来的研究不断证明,重度空气污染会损伤人体心血管和呼吸系统,因心肺疾病早逝的概率也随之提高。但雾霾的可怕之处不仅限于此:近十年来,越来越多的证据表明,空气中的细微颗粒物对大脑和心理健康的伤害同样不可忽视。俄亥俄州立大学的神经科学专家尼尔森曾经以小鼠为实验对象来研究细微颗粒物对认知能力的影响。吸了较多雾霾的小鼠完成新的迷宫任务需要耗费更长的时间,犯错也更多,而且更多地出现抑郁症状。尼尔森

  • 大脑也有“小脾气”

    科学家对大脑的研究由来已久,然而直至今天,也只是掀开冰山一角而已。不过大脑的一些“小脾气”是已经被证实了的,了解它,或许会让我们变得更聪明。大脑是个“贪吃鬼”大脑就像一台珍贵而复杂的机器,所以,你必须给它补充“优质燃料”。垃圾食品、劣质食品、化学制品和防腐剂,不仅损害身体,还削弱智力。不仅如此,大脑还是一个电气化学活动的海洋。一个成人的大脑放电时,电量总和能点亮一只25瓦的灯泡!而电和化学物质在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