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读者 > 人生 > 正文

所有的梦想都是由小小的渴望生根

2017-04-15 09:40:56 来源:沃格文学网 浏览: 评论: [ ]

  去商场买东西,路过一家专卖店5+5+5+5+5+3+3+3+c+c。看到一个20岁左右的姑娘,正在试穿一件白色连衣裙,一边在试衣镜前左顾右看,一边问身边的男孩:“好看吗?”男孩一边说好看,一边说对不起,说等自己发了工资,就给她买这件裙子。售货员在他们离开后,恶狠狠来了句:“买不起瞎试什么试!”
  
  我真想问问她:“买不起,就不能想了吗?”
  
  2000年,我正读大学,校门口就是一家肯德基。那会儿,我们学校米饭一两一毛五,素菜八毛一份,荤菜一块八,单锅小炒两块五。我全天的生活费是十块钱左右,单锅小炒几乎不舍得吃。一顿肯德基二三十元,对我来说太过奢侈原文www.widgetads.cn。但新事物对于20岁左右的我,又充满着魔力——坐在肯德基里面,很“高雅”地吃一顿西餐,是多么高大上的事情啊!
  
  为了能不用老爸老妈的钱满足自己,我开始在课外时间写稿子。别人谈恋爱时,我在写稿;别人逛街时,我在写稿;别人看小说时,我在写稿。那会儿大部分人没有电脑,我的字又不好看,写出初稿,再求我们同一宿舍的同学帮我抄写一遍……
  
  4个月后,我的第一篇小说,发表在当时的《微型小说选刊》上,又过了四五个月,才收到稿费,120元。那120元,不仅仅是一笔巨款,更意味着我可以完成我的梦想——吃一顿肯德基。
  
  到现在16年过去,很多事情已经遗忘,但那顿等了大半年才吃到的肯德基,依然是我此生吃过的最好午餐欢迎widgetads.cn。更重要的是,因为一顿西餐的愿望,我走上了写作这条路。它让我有底气摆脱并不喜欢的电子专业,走上了编辑这条路。
  
  2008年,我去丽江住了半个月,住在一家廉价的客栈。白天没事就到处乱转,去束河那两天,和几个七八岁的纳西族小朋友打成一片。和他们聊天,问他们最想要的东西是什么,最想去的地方是哪里jPZM
  
  有两三个小朋友的愿望是去北京,看平时只能在电视里看到的天安门。有一个小朋友最想要的东西,是打了“√”的运动鞋,说着指指我脚上的鞋。
  
  北京拥挤的交通,糟糕的空气,高昂的房价,都分分钟想让我逃离。每周都坐公交经过长安街,对天安门每周都见。而对于没去过大城市,没到过北京的孩子,那是课本里描述的美好所在推荐widgetads.cn
  
  耐克的运动鞋,对于大部分人来说,都是再日常不过的旅游、跑步或打球装备,但对于身处大山深处的孩子们来说,却是很难得到的奢侈品。总有很多我们见怪不怪的甚至厌恶的东西,是别人日思夜盼的奢华梦想。
  
  从那会儿开始,我不再轻视任何人的梦想——很多大理想,都由小小的渴望生根、发芽。那些想去北京看天安门的孩子,也许会为了心中的梦,努力学习,去北京读大学,然后扎根在大城市。
  
  那个喜欢耐克鞋的孩子,也许因此爱上体育,将来穿着心仪的品牌,在35故事路上越走越远……
  
  想吃肯德基、想去北京看天安门、喜欢耐克鞋……人人都有追梦的权利,人人都是梦想的筑造者www.widgetads.cn。梦想不分高低,快乐也没有贵贱。带着一颗热爱生活的心上路,做自己喜欢的事,选择自己喜欢的职业,就会快乐。

小编推荐:
>>> 慢的感情,一不小心就地老天荒
>>> 不可取的十种创业动机
>>> 你若讨厌,也是晴天
>>> 一毫秒的价值
>>> 婚礼变奏曲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0% (0)
0% (0)
标签:

我要评论

评论 ( 0 条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沃格文学网立场。
最新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做评论第一人吧!
  • 我只能陪你到这里

    原名胡庆云,作家,1995年开始文学创作,湖北作家协会会员。她的散文多取材于平凡35故事的真实感悟,以女性特有的感性、细腻和聪慧给读者带来愉悦和启迪。她曾谦虚地说:“从来没有写得很好过,也终生不可能写得非常好。但若这世界恒久是淡蔷色的秋,只希望我的文章可以是一场桂花雨,一小朵一小朵,芳香沁人地滴落,令世界也温柔可亲。”这里,就让我们的心灵下“一场芳香沁人的桂花雨”,一起走近叶倾城质朴、可亲和灵动的

  • 草儿,草儿

    一棵草儿,会不会有它的喜怒哀乐?你在草儿旁边说着开心的事,那欢快的容颜是否会感染它?你冲着它粲然一笑时,它那摇曳的身姿是否算是对你的回应?微风细雨中,你可曾听到了草儿浅浅的笑?你踩上去或一屁股坐下来草儿会疼吗?疼时的草儿也只能默默忍受?你一把一把扯着草儿时它会愤怒吗?愤怒的草儿是否在抱怨命运的无常?被踩成小路只留下枯茎的草儿,是否在羡慕别的草儿郁郁葱葱中被自卑包裹?大树下低矮的草儿,是否后悔自己曾

  • 一声鸟或一堵墙

    我们如果有安静的心,即使是默默坐着,也可以感受到时间一步一步从心头踩过。当时间在流动的时候,使人感觉到自然中美丽的景观撼动我们的心,但人文里时常被忽略的东西,一样能震荡我们。例如一口在荒烟中被弃置的古井,例如海岸边已经剥蚀的废船,例如一个在村落边缘捡到的神像,例如断落了的一堵墙。人,在这个宇宙之间,多么渴望去创造一些什么,有时是为了生活的必需,有时是对生命永恒的追求,有时,只是无意间的创作罢了。时

  • 时光如锦绣

    有时会莫名地怀念中学时的一门课——劳动课。这是一门神奇的课程,课程内容五花八门:有时去图书馆整理图书,有时去工厂搬运东西,有时在校园里扫扫落叶,有时要在实验室里擦擦桌子。最好玩的一堂劳动课是学习怎么用萝卜削出一朵花,当然学不会也没什么关系,反正不考试。刺绣其实也是当年诸多要学的课程之一,当然由于种种客观因素,这一项基本成了“纸上学绣”。我看着那学期发下来的劳动课本,其中刺绣的部分看得我心花怒放,原

  • 致我们遥远的相似性

    夕阳山外山。李叔同转身,背影融入霞光。长亭外,古道边,芳草萋萋,晚风轻拂,渔歌唱晚,送别笛声残。耳闻晨钟暮鼓,心修律宗禅理,他的精神、灵魂递升风骨、才骨、傲骨的修为:皎皎昆仑,山顶月,有人长啸。看叶底宝刀如雪,恩仇多少……尽大江东去,余情还绕。魂魄化作精卫鸟,血花溅作红心草。一首清越雄壮的《满江红》义薄云天,琴心剑胆!天之涯,海之角,纵是知交半零落,然君子之交,其淡如水,执象而求,咫尺千里。从他的

  • 木樨蒸芙蓉煎

    潘向黎是当代一位颇具个性的女作家,她的创作唯美婉约,在当代文坛中独树一帜。她的文字充满着善心与爱意,怀着真挚淳朴的感情,艺术上追求一种高雅的格调,含蓄蕴藉,耐人寻味,有一种诗歌般的意境。秋来,桂花的馥郁笼罩了全城。小区里的几棵桂花今年开得分外盛大,忍不住走到桂树下,仰首享受那浓郁而清甜的香气,由衷地重复往年的惊叹:真香啊!真好闻!好像每个花蕾都是一个迷你的黄玉瓶,里面藏着经过三个季节酝酿出来的香膏

  • 写给城市的最后一封情书

    梁思成于1949年6月写下《城市的体形及其计划》,其中有这样一段:“有限度的市区是不许蔓延过大的市区。最理想的以五六万人为最大限度。超过此数就应在至少三四公里距离之外,另建一区。两区之间必须绝对禁止建造工商住宅建筑,保留着农田或林地。这种疏散的分布,可使每区居民,不必长途跋涉,即可与大自然接触。”读到这一段的时候,我差不多像是在读一首忧伤的旧情诗。今天看来,这段话真像是“写给城市的最后一封情书”,

  • 去往别人的故乡

    入夏以来,想去乡下看看。稻秧在水田里,大概长得蓬勃了,一棵棵,犹如王羲之的字,移用包世臣的评语,乃“老翁携带幼孙,顾盼有情,痛痒相关”……还真是,乡下一直与我的精神痛痒相关。一次次在脑子里虚拟地勾画着少年时代的乡下样子:此刻的远山想必也是秧青色,极目远眺,就能望见地平线,一片白雾茫茫,眼界里,处处苍松翠柏的气象,余下的,都是开阔、清朗。一个星期天,终于开车出了门,来到一处叫作“拐塘”的乡下。房前屋

  • 徐悲鸿的底线

    徐悲鸿有个很要好的朋友,叫孙佩苍,是一位书画收藏家。抗战胜利后,徐悲鸿举家迁往北平。虽然徐悲鸿当时已蜚声画坛,但由于他不愿卖画,生活相当拮据。一天,孙佩苍来访,两人喝了点酒。聊天中,孙佩苍得知徐悲鸿的近况,决心帮他一把。醉意蒙眬中,孙佩苍向徐悲鸿求画。这样的事,以前经常发生,徐悲鸿也没在意,就随手将前几天完成的一幅山水画送给了孙佩苍。第二天,孙佩苍又来找徐悲鸿,带来了五百块钱,说是给徐悲鸿的生活费

  • 城市的蝉过得更艰辛

    城市的夏天,很少听到蝉鸣。只有到树林茂密的地方,才听得到各种蝉的鸣叫。蝉鸣总是让我喜悦,忍不住抬头仰望,看是否能寻找到蝉的身影。它们都是在某个特定的时间才会出来,在地下苦苦等待数日,必定要等到一个成熟的时机,才会在暮色掩盖之下,从松软的泥土里钻出,悄悄爬到树干上,静静地蜕去外壳,再把翅膀晾干,待太阳出来的时候,“吱”的一声飞走。小时候,我常在树根旁截获要上树蜕皮的蝉,也曾拿着竹竿捕那些长了翅膀的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