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读者 > 人生 > 正文

黄菡:多少“心直口快”,都是无形的伤害

2017-04-15 09:25:25 来源:沃格文学网 浏览: 评论: [ ]

  我有一个好朋友,太太咳嗽好久没见好,我陪着去看一位有名的呼吸科大夫原文55555333.cc。大夫看了X光片,很快做出诊断:哮喘。接着也是随口一句:邓丽君就是得这个病死的。
  
  我当然明白呼吸科大夫的有口无心,他也绝没有恶意,但是女病人当场脸上的阴云密布,我至今记忆犹新。也正是这件微不足道的小事,让我开始思考,人和人之间的沟通,很多所谓的“心直口快”,真的就“坦诚相见”了吗?
  
  2015年左右,新浪做了一个全国范围的在线调查,题目很简单:“我最讨厌别人说的一句话”,结果出人意料,在所有的答案中得票最高的,是这么一句:我这人就是心直口快,说完了就忘,你千万别介意啊!这句话看上去挺真诚,但实在让人舒服不起来——“你说的话已经让我难受了,还不许我介意,我介意的话就是我的错,这不是强盗逻辑是什么?”
  
  孟非主持《非诚勿扰》,特别喜欢举一个例子,欧洲人很多年前做过一个民意调查:给你四种超能力,你最想选的是哪一种?A。会飞;B。变形;C原文55555333.cc。隐身;D。知道别人真实的想法。结果也让人大跌眼镜,超过一半的人,选择了第四项!可见人和人之间的沟通,彼此真诚有多难。
  
  可是真诚就是实话实说吗?真诚就是心直口快吗?当然不是。“有一说一,有二说二”的只是“真话”,婴儿般的“赤子之心”只是“真实”,在真话和真实基础上对他人合理利益的关注和维护才是“真诚”。
  
  我有一个坚持的观点:“真诚”绝不是与生俱来的,一定需要在文化环境中不断学习原文55555333.cc。你们当然要质疑:后天慢慢学会的真诚,还是真的“真诚”吗?难道不会变成一种“伪善的表演”吗?当然不。我在《非诚勿扰》时,栏目组特别从北京请了顶尖的造型团队,造型师经常是直接从伦敦或者米兰飞来南京的国际“大腕儿”。每次节目播出,我看自己的微博,一定有粉丝留言:黄老师,你这期节目的服装太美了,特别符合你的气质;也一定会有这样的评论:黄老师,你今天的衣服是替哪个厂家做广告的?赶紧换了吧,太难看了。
  
  我当然知道审美从来都是主观的,一个公共网络平台,褒贬不过就是一家之言而已,当不得真。但你要问我内心,当然还是愿意听赞美。这是社会心理学上人类常态心理,不是虚荣或者伪善原文55555333.cc
  
  赤裸裸地表达己见当然没错,但如果在直抒胸臆之外,加上一点利他的善意,不要止于“追求真”,而要努力“体现善”,才距离“真诚”更近一步。有句中国人特别爱挂在嘴边的话,“良药苦口利于病”,说这话的人,往往真的苦口婆心,言辞恳切。但我总觉得,苦口的药,其实还称不上良药。或者说,绝不是利于病的良药都是苦口的。在保证疗效的前提下,给药裹上一层糖衣,又有什么不好呢?
  
  在我看来,学会真诚,就是时刻告诉自己三句话:第一,真诚不是不假思索地表达自己的直观感受。第二,真诚不是不加修饰地表达自己的观点,哪怕是正确的观点5_5_5_5_5_3_3_3_c_c。第三,真诚不是不分场合、不分对象地表达自己的意见和建议。
  
  说话是一门艺术,善于与人沟通和交流是一种技巧。即使是耿直的季羡林老先生也会说“假话全不说,真话不全说”。和人交流时奉承拍马屁是虚伪的功利;委婉含蓄是真诚的善意。言者无心,听者有意。切莫再心直口快,三思而言会给自己和听众带来更好的交流感受5_5_5_5_5_3_3_3_c_c

小编推荐:
>>> 坐着的天使
>>> 不把自己当外人
>>> 李尚龙:要么庸俗,要么孤独
>>> 王石:心底的天涯
>>> 有怪癖的乞丐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0% (0)
0% (0)
标签:

我要评论

评论 ( 0 条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沃格文学网立场。
最新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做评论第一人吧!
  • 我只能陪你到这里

    原名胡庆云,作家,1995年开始文学创作,湖北作家协会会员。她的散文多取材于平凡35故事的真实感悟,以女性特有的感性、细腻和聪慧给读者带来愉悦和启迪。她曾谦虚地说:“从来没有写得很好过,也终生不可能写得非常好。但若这世界恒久是淡蔷色的秋,只希望我的文章可以是一场桂花雨,一小朵一小朵,芳香沁人地滴落,令世界也温柔可亲。”这里,就让我们的心灵下“一场芳香沁人的桂花雨”,一起走近叶倾城质朴、可亲和灵动的

  • 草儿,草儿

    一棵草儿,会不会有它的喜怒哀乐?你在草儿旁边说着开心的事,那欢快的容颜是否会感染它?你冲着它粲然一笑时,它那摇曳的身姿是否算是对你的回应?微风细雨中,你可曾听到了草儿浅浅的笑?你踩上去或一屁股坐下来草儿会疼吗?疼时的草儿也只能默默忍受?你一把一把扯着草儿时它会愤怒吗?愤怒的草儿是否在抱怨命运的无常?被踩成小路只留下枯茎的草儿,是否在羡慕别的草儿郁郁葱葱中被自卑包裹?大树下低矮的草儿,是否后悔自己曾

  • 一声鸟或一堵墙

    我们如果有安静的心,即使是默默坐着,也可以感受到时间一步一步从心头踩过。当时间在流动的时候,使人感觉到自然中美丽的景观撼动我们的心,但人文里时常被忽略的东西,一样能震荡我们。例如一口在荒烟中被弃置的古井,例如海岸边已经剥蚀的废船,例如一个在村落边缘捡到的神像,例如断落了的一堵墙。人,在这个宇宙之间,多么渴望去创造一些什么,有时是为了生活的必需,有时是对生命永恒的追求,有时,只是无意间的创作罢了。时

  • 时光如锦绣

    有时会莫名地怀念中学时的一门课——劳动课。这是一门神奇的课程,课程内容五花八门:有时去图书馆整理图书,有时去工厂搬运东西,有时在校园里扫扫落叶,有时要在实验室里擦擦桌子。最好玩的一堂劳动课是学习怎么用萝卜削出一朵花,当然学不会也没什么关系,反正不考试。刺绣其实也是当年诸多要学的课程之一,当然由于种种客观因素,这一项基本成了“纸上学绣”。我看着那学期发下来的劳动课本,其中刺绣的部分看得我心花怒放,原

  • 致我们遥远的相似性

    夕阳山外山。李叔同转身,背影融入霞光。长亭外,古道边,芳草萋萋,晚风轻拂,渔歌唱晚,送别笛声残。耳闻晨钟暮鼓,心修律宗禅理,他的精神、灵魂递升风骨、才骨、傲骨的修为:皎皎昆仑,山顶月,有人长啸。看叶底宝刀如雪,恩仇多少……尽大江东去,余情还绕。魂魄化作精卫鸟,血花溅作红心草。一首清越雄壮的《满江红》义薄云天,琴心剑胆!天之涯,海之角,纵是知交半零落,然君子之交,其淡如水,执象而求,咫尺千里。从他的

  • 木樨蒸芙蓉煎

    潘向黎是当代一位颇具个性的女作家,她的创作唯美婉约,在当代文坛中独树一帜。她的文字充满着善心与爱意,怀着真挚淳朴的感情,艺术上追求一种高雅的格调,含蓄蕴藉,耐人寻味,有一种诗歌般的意境。秋来,桂花的馥郁笼罩了全城。小区里的几棵桂花今年开得分外盛大,忍不住走到桂树下,仰首享受那浓郁而清甜的香气,由衷地重复往年的惊叹:真香啊!真好闻!好像每个花蕾都是一个迷你的黄玉瓶,里面藏着经过三个季节酝酿出来的香膏

  • 写给城市的最后一封情书

    梁思成于1949年6月写下《城市的体形及其计划》,其中有这样一段:“有限度的市区是不许蔓延过大的市区。最理想的以五六万人为最大限度。超过此数就应在至少三四公里距离之外,另建一区。两区之间必须绝对禁止建造工商住宅建筑,保留着农田或林地。这种疏散的分布,可使每区居民,不必长途跋涉,即可与大自然接触。”读到这一段的时候,我差不多像是在读一首忧伤的旧情诗。今天看来,这段话真像是“写给城市的最后一封情书”,

  • 去往别人的故乡

    入夏以来,想去乡下看看。稻秧在水田里,大概长得蓬勃了,一棵棵,犹如王羲之的字,移用包世臣的评语,乃“老翁携带幼孙,顾盼有情,痛痒相关”……还真是,乡下一直与我的精神痛痒相关。一次次在脑子里虚拟地勾画着少年时代的乡下样子:此刻的远山想必也是秧青色,极目远眺,就能望见地平线,一片白雾茫茫,眼界里,处处苍松翠柏的气象,余下的,都是开阔、清朗。一个星期天,终于开车出了门,来到一处叫作“拐塘”的乡下。房前屋

  • 徐悲鸿的底线

    徐悲鸿有个很要好的朋友,叫孙佩苍,是一位书画收藏家。抗战胜利后,徐悲鸿举家迁往北平。虽然徐悲鸿当时已蜚声画坛,但由于他不愿卖画,生活相当拮据。一天,孙佩苍来访,两人喝了点酒。聊天中,孙佩苍得知徐悲鸿的近况,决心帮他一把。醉意蒙眬中,孙佩苍向徐悲鸿求画。这样的事,以前经常发生,徐悲鸿也没在意,就随手将前几天完成的一幅山水画送给了孙佩苍。第二天,孙佩苍又来找徐悲鸿,带来了五百块钱,说是给徐悲鸿的生活费

  • 城市的蝉过得更艰辛

    城市的夏天,很少听到蝉鸣。只有到树林茂密的地方,才听得到各种蝉的鸣叫。蝉鸣总是让我喜悦,忍不住抬头仰望,看是否能寻找到蝉的身影。它们都是在某个特定的时间才会出来,在地下苦苦等待数日,必定要等到一个成熟的时机,才会在暮色掩盖之下,从松软的泥土里钻出,悄悄爬到树干上,静静地蜕去外壳,再把翅膀晾干,待太阳出来的时候,“吱”的一声飞走。小时候,我常在树根旁截获要上树蜕皮的蝉,也曾拿着竹竿捕那些长了翅膀的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