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读者 > 生活 > 正文

过最朴素的生活,怀最遥远的梦想

2017-04-14 00:03:40 来源:沃格文学网 浏览: 评论: [ ]

  回首那些错把倾诉冲动当作创作才华的无知年岁,在兵荒马乱的晚自习上,在熄灯的宿舍里,我们总是在一堆堆耀武扬威的习题和试卷的缝隙间,在应急灯渐渐微弱下去的光线中,一手撑着深不可测的夜,一手写下无处倾诉的话5~3~故~事~网
  
  那是一种盲目的、消耗的状态。照管自己的生活,打理那些千头万绪的杂念,喝自己冲的咖啡,睡自己铺好的被窝,吃自己餐盘里的饭菜,写自己的作业,考自己的试,做自己的梦……世界的悲伤与灾难都太多,我们活在平静遥远的角落,无力怜悯。人间既非天堂又非地狱,末日尚远,我们惟能维护着自己的天地,“埋头做着功课做着世间的荣辱”……就算是洪荒滔天,也总有他人去担当……文字成为内心形而上的依靠。
  
  那些执念,那样的旧时光,一晃就过去了。
  
  而今仿佛是站在一个青黄不接的尴尬路口,失去的是招摇撞骗的痛快诉说,未曾获得的,是笔走天涯的洗练淡定。已经再也不能随心所欲地写字,因为心里有了羞赧和踌躇,对纷繁复杂的眼之所见有了惧怕。不知道我应该怎样写,写这无法书写的自我,应该怎样诉说,诉说这无法诉说的世界。
  
  回过头去看看那些浸透在白纸黑字上生动的悲喜,切肤地感觉到,在那样一个唯唯诺诺的苟且年纪,伤情似乎是装点生命的勋章,好像只有凭借那些,幻觉般的,被我们脆弱的主观承受力无限夸大的非难,我们才得以拥有热泪盈眶的青春。
  
  尽管,生命中的温暖一直都与我们遥遥在望,而我们只不过是拒绝路过5 3 故 事 网
  
  “之行,如果有天我们湮没在人潮中,庸碌一生,那是因为我们没有努力活得丰盛。”二十岁的时候,读到这样的句子。写这话的人又说,“世界之大,我却不知其近或远。”
  
  在我脚踏的这片狭小天地,经历的,不过是寻常的青春;看到的,不过是平凡的世界。在过去心高气傲的年头上,因不懂得如何聪明地活着,所以总觉得连生命都是身外之物,“好像这个世界说不要就不要了”。
  
  前些日子在英文泛读课上看了一篇美国作家写的文章,他说:“杰斐逊在独立宣言里告诉我们,‘每个人都有追求幸福的权利’,但很多人把这句话误读成‘每个人都有幸福的权利’。”
  
  读到这里,我为这样一个美国式的小聪明笑了起来。这篇散文不过讲述了一个古老的真理,即幸福本身就是虚妄,它只存在于追求幸福的过程中。在所谓的终点你是看不到幸福的,因为它不存在lcS
  
  我因此想起了曾经不知天高地厚的年岁,因为一些小事踌躇满志,连走路的步伐都快了起来,仿佛急于直面35故事;但是当鞋里掺进了一颗硌脚的石子儿,便又会呼天抢地,倒戈弃甲,觉得世不容我。但是终于——在其后的其后——我渐渐承认,活着的价值,在于要有一个饱满的35故事。隐忍平凡的外壳下,要像果实般有着汁甜水蜜的肉瓤,以及一颗坚硬闪亮的内核。这样的种子,才能在人间深处生根发芽,把一段富有情致的35故事传奇流传下去。
  
  因知道若干年之后的人世,再也不会有人惦记我们的存在,这段饱满的生命,是我们以生之为人而骄傲的唯一见证。
  
  这些年,为着实现这样饱满的35故事,断断续续地做着一些代价高昂的遥远的梦,断断续续地写些不叫文字的文字,断断续续地被生活的遗憾打岔,跌入低谷,并且拒绝任何搭救,自己慢慢摸索着爬起来继续走。这青春,与世间任何一段青春无异——年月里那些朝生暮死的悲喜,也就这样野花般自生自灭地燃烧在茫茫命途上,装点了路人的梦。
  
  故人对我说,“要有最朴素的生活,与最遥远的梦想”……说这话的少年,早都成了记忆深处的那些花儿,走上了更远、更美的路。只是这样的话,我一直都唯唯诺诺地记得原文widgetads.cn。我也是这样感激涕零地知晓,我何其所幸——“如果不是因了你们,我何以能这样平安成长,渐渐变成一个健全的人”。
  
  记录这旅途的大部分文字,从高一到高三毕业,用了整个成长的时间来完成它。
  
  印象深刻的,永远是书写它们的时候——某个十六岁的晴朗的秋天下午,某个心绪不宁的高三的晚自习,某个毕业之后的夏天的深夜——而经过了这一切,我常常不解的是,为何我们而今常常惭愧当年的种种矫情,却又暗地里明白,当初身临其境的时候,我们的体会的确是真实而切肤的。于是这只能归结为这样一个冷静的解释,那是因为我们长大了,好多年前如锥子一般刻在我们心底的,所谓时光断裂的声音,成为永远的回声。
  
  年华里,我们失却的是一种心情。
  
  未曾想到,在这样一个过程中,我们的出生年代,成为一个字正腔圆的集体烙印,被用作追捧和诟病的代名詞,无论我们有着多么迥然不同的生存姿态。但是我仍然相信这些千姿百态的理想和悲哀,功名和败落的后面,有着本质上相同的,对世界和生命的勇敢诘问。这正是我们要紧紧抓住语言的权利去表达内心的最初的动机。无论是写作者还是阅读者,这都是光荣的事情widgetads.cn
  
  至少,我们有很多的孩子,愿意去思考和表达,无论这思考和表达的方式与内容怎样。我始终相信这是另一种意义上的殊途同归。
  
  所以因了成长本身的不完美,我希望这些如原石一般经不起雕琢的文字,能够以一种最接近成长的本质的真实形式——即充满了热泪、过错、遗憾、美好、希望和绝望的姿态——纪念我业已逝去的那段珍贵岁月。那些我们等待着下课、等待着放学、等待着长大的少年时代。那曾是,也将是属于我们大多数孩子的一段最清澈最美好的时光,如同所有,所有——所有踏过了中学岁月,踏过了高考,踏过了命运的沼泽,在险些陷下去的时刻,被意志和希望重新拉回到一条更值得坚持下去的路上的孩子们——亲身经历过的那样。
  
  看,在这个充满爱与被爱、伤害与被伤害的世界里,生命对我们是吝啬的,因为它总是让我们失望;可是,生命又是这么慷慨,总会在失望之后给予我们拯救。
  
  我想,因了这生命的慷慨,我们必须尊严地过下去,就如同生命本身,尊重我们的存在。
  
  这是一句暗号。我们那些彼时笑容灿烂,而今四散天涯的孩子,永远都会记得它widgetads.cn。借这样一个温暖的名字,我只愿如此诚恳地,表达我对所有正在成长的孩子们的祝福,就像我一直被祝福的那样……
  
  要有最朴素的生活,与最遥远的梦想。
  
  即使明日天寒地冻,路远马亡。

推荐信息:
>>> 幸福的指向
>>> 集体交友
>>> 抠门,也是一门艺术
>>> 眼球文身:很“潮”但很危险
>>> 总统生涯如何使我成为更好的父亲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0% (0)
0% (0)
标签:

我要评论

评论 ( 0 条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沃格文学网立场。
最新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做评论第一人吧!
  • 木樨蒸芙蓉煎

    潘向黎是当代一位颇具个性的女作家,她的创作唯美婉约,在当代文坛中独树一帜。她的文字充满着善心与爱意,怀着真挚淳朴的感情,艺术上追求一种高雅的格调,含蓄蕴藉,耐人寻味,有一种诗歌般的意境。秋来,桂花的馥郁笼罩了全城。小区里的几棵桂花今年开得分外盛大,忍不住走到桂树下,仰首享受那浓郁而清甜的香气,由衷地重复往年的惊叹:真香啊!真好闻!好像每个花蕾都是一个迷你的黄玉瓶,里面藏着经过三个季节酝酿出来的香膏

  • 写给城市的最后一封情书

    梁思成于1949年6月写下《城市的体形及其计划》,其中有这样一段:“有限度的市区是不许蔓延过大的市区。最理想的以五六万人为最大限度。超过此数就应在至少三四公里距离之外,另建一区。两区之间必须绝对禁止建造工商住宅建筑,保留着农田或林地。这种疏散的分布,可使每区居民,不必长途跋涉,即可与大自然接触。”读到这一段的时候,我差不多像是在读一首忧伤的旧情诗。今天看来,这段话真像是“写给城市的最后一封情书”,

  • 去往别人的故乡

    入夏以来,想去乡下看看。稻秧在水田里,大概长得蓬勃了,一棵棵,犹如王羲之的字,移用包世臣的评语,乃“老翁携带幼孙,顾盼有情,痛痒相关”……还真是,乡下一直与我的精神痛痒相关。一次次在脑子里虚拟地勾画着少年时代的乡下样子:此刻的远山想必也是秧青色,极目远眺,就能望见地平线,一片白雾茫茫,眼界里,处处苍松翠柏的气象,余下的,都是开阔、清朗。一个星期天,终于开车出了门,来到一处叫作“拐塘”的乡下。房前屋

  • 徐悲鸿的底线

    徐悲鸿有个很要好的朋友,叫孙佩苍,是一位书画收藏家。抗战胜利后,徐悲鸿举家迁往北平。虽然徐悲鸿当时已蜚声画坛,但由于他不愿卖画,生活相当拮据。一天,孙佩苍来访,两人喝了点酒。聊天中,孙佩苍得知徐悲鸿的近况,决心帮他一把。醉意蒙眬中,孙佩苍向徐悲鸿求画。这样的事,以前经常发生,徐悲鸿也没在意,就随手将前几天完成的一幅山水画送给了孙佩苍。第二天,孙佩苍又来找徐悲鸿,带来了五百块钱,说是给徐悲鸿的生活费

  • 城市的蝉过得更艰辛

    城市的夏天,很少听到蝉鸣。只有到树林茂密的地方,才听得到各种蝉的鸣叫。蝉鸣总是让我喜悦,忍不住抬头仰望,看是否能寻找到蝉的身影。它们都是在某个特定的时间才会出来,在地下苦苦等待数日,必定要等到一个成熟的时机,才会在暮色掩盖之下,从松软的泥土里钻出,悄悄爬到树干上,静静地蜕去外壳,再把翅膀晾干,待太阳出来的时候,“吱”的一声飞走。小时候,我常在树根旁截获要上树蜕皮的蝉,也曾拿着竹竿捕那些长了翅膀的蝉

  • 生命是什么呢?

    生命是什么呢?生命是不知道如何是好。你永远停在2016年9月16日这一天。你是我在这里认识的第一个朋友,一见如故,惺惺相惜。你疼我就如疼女儿那样,你比我小却总让着我,你是个绅士。你总是想办法给我惊喜,是我的圣诞老人,是我的kimi叮当,是大家的有求必应先生。你走了……走得那样安静,那样孤单,那样令人措手不及。我懵了……更多的是自责,我不知道你病得那么重!对不起、对不起,都怪我的后知后觉,对不起、对

  • 君看一叶舟

    日子么,就要自得其乐。像蚯蚓给自个儿截成九段,凑两桌打麻将的,还有一个端茶倒水的。老家有逢生的说法:在孩子出生的时候,不知情的人正好来家里给遇着了,那个人就是逢生人。据说那个孩子和逢生的人的脾性会很像。我的逢生人是四爷,他是个倔强老实认死理的人,小时候我不听话犯倔时,就被大人说,真像他四爷那性子。很多年过去后,又听到过差不多的说法,真是那谁谁带出来的。这个谁谁,就是她。我最初进入职场的两年,就是由

  • 天使的礼物

    听说,每个孩子来到人间前都是天使,上帝都会赠送每位小天使一个包裹。上帝让第一个孩子挑选,孩子面对面前大小不一、重量有差的包裹,选来选去,却始终找不到合适的,眼前通往人间的时光之门就要关闭,就随便挑选一个包裹,用力地张开翅膀飞向人间。在途中,他不断地想万一得到的包裹不满意怎么办,想着想着却不小心被闪电击中,坠落了下来,成了一只断翅的天使,他悲伤不已。而上帝出现了,抚着他的额头说:“我的孩子,无论包裹

  • 别样的剑桥

    剑桥的可爱之处在于它使物质回归本来的朴素的使用价值,使生活简单纯粹,使人从虚荣和欲望以及由此而来的压力中解脱出来。转眼之间,在英国已经是第四年了。北京和剑桥看起来当然很不一样:北京很大,剑桥很小;北京灰尘多、干燥,剑桥一年四季绿油油的,空气清新湿润;北京很热闹,生活日新月异、激动人心,剑桥很安静,生活永远以同样的节奏往前走,岁月流逝,了无痕迹。我在剑桥的生活和在北京很不一样。我在北京上班挣钱,风风

  • 马兰花盛开的时节

    吕慧明,差一点90后,最不像处女座的处女座。文字干净温暖,如内蒙古高原的云和风。1小时候没钱,大部分的孩子都是欠钱上学,等家里有了余钱,再把学费还上。有的同学一连几年欠费。老师终于按捺不住。“王小军你的学费呢?什么时候交?”“我爸说等羊毛款下来再交。”“羊毛款?你都欠了几年学费了?羊毛款不够你的醉鬼爸爸买酒喝!”“啪!啪!”两记清脆的耳光,众人惊慌地转过头,王小军低着头,泪水在眼眶里打转。“站到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