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读者 > 人生 > 正文

点赞不是你向上的路子

2017-03-28 00:02:28 来源:沃格文学网 浏览: 评论: [ ]

  不知从何时开始,朋友圈经常看到人们在疯狂转发着关于社交的文章,点进去一看,大概都是教你如何用拍马屁征服老板,如何逢场作戏去攀上高枝结交朋友5+3+故+事+网。总之就是为了达到目的请不择手段什么都不管,看见对你有用或者混得好的人发状态就要点赞。
  
  我想说,先做个人再谈社交吧,社交不是靠耍心机就能往上爬出五百米爬进另一个交际圈的。
  
  首先,请明确一点,所有人都不是傻子。我曾经带一个艺人朋友去一家美甲店做指甲,做完之后她觉得这里还不错,就办了一张一万块钱的卡。给她做指甲的小妹一进门就认出了她,她毕竟演过很多戏。此刻又见她出手大方,于是就凑过来说:“姐,我们这儿人多,咱俩加个微信吧,回头您来前可以跟我约一下时间。”
  
  从当天晚上开始,她就开始给我那个艺人朋友每一条点赞,每条评论都是一个问句widgetads.cn。比如“亲,这条裙子真漂亮啊,什么牌子,我也要去买”,“亲,家很漂亮,这是在哪个小区啊?很美。”甚至生硬到人家发了一只狗她都会留言:“这是谁家的狗?以前没见你发过。我也好想摸摸它啊。”
  
  我那个艺人朋友开始礼貌性简要回复,后来觉得没有必要再回了。然而这个小妹并不甘心放弃与她强行社交,开始半夜发微信“姐,我失恋了,您能给我介绍个男朋友吗?”“姐,哪天逛街可以和我一起去吗?您的审美不错可以帮我参谋一下。”最后我艺人朋友忍无可忍,觉得生活已经被她骚扰到了,就把她拉黑了。
  
  艺人朋友跟我说:“我并不是势利,看不起人原文widgetads.cn。我的裙子一般都是品牌赞助的,每条也得几千元,我是实实在在地说,没有炫耀。她还是和几个人合租的1995年小姑娘,我在她这个年纪也是根本买不起这些的。就算我告诉她牌子,她也买不起。我今年35岁了,刚来北京也是合租廉租房,现在努力了十多年,住进好一点的小区,她一个刚来北京闯天下的小姑娘,知道小区名字也是租不起的。其实我和她并没有任何共同点和话题,本来大家相安无事各司其职很好,但是她这样硬要凑过来装熟,我感到有点害怕和厌恶。”
  
  我想这个美甲店小妹应该就是看了那些所谓高情商如何养成,按部就班过来套近乎。说到这里我还想重复一句老话:“没有朋友是靠互相点赞点出来的推荐widgetads.cn。”每个人都是平等的,这没错,歧视别人是一种我自己都非常讨厌的行为。但是说真的,经济基础和社会地位也决定着你会选择一些什么样的朋友,你会被什么样的朋友选择。
  
  我在22岁大学毕业的时候做杂志采访记者,每个月都会采访一些明星艺人。这样的工作刚开始的时候,我也曾幻想过我会和她们很投缘,成为朋友,但是不到一年就明白了这是一个妄想,大部分明星很友善,很敬业,也很尊敬与其相处的人。但我不说别的,就说凭我两千出头的收入,人家约我周末没事去新光天地一起逛街买买包,我根本买不起。人家谈论的东西和人,也是我听不懂的。这样的社交,两个人都累,而且一无所获widgetads.cn
  
  所以社交圈子不同,就不用硬生生往上凑了。你也不要往更高的圈子生凑,也不必勉强自己为了表示友善,委屈自己让自己非得跟别人玩。所以减少无效社交真的很有必要。
  
  首先大家不是一路人又非要硬凑在一起没任何意义,都不是真的开心。其次时间宝贵,年纪越大越不想徒劳消耗,有时间还不如去想想怎么挣钱,或者消耗在自己真心喜欢的人和事上。最后很残酷的一点,如果你自己没资本,社交并不能给你带来你需要的人脉或真心的朋友。“没有平起平坐的资本,任何社交都无法换来有用的人脉5~3~故~事~网。”
  
  所以不用硬融,你到了那种阶段,会很自然被你喜欢的那群人吸纳进去。

小编推荐:
>>> 挣两枚铜钱
>>> 每个人都是一株麦子
>>> 白天鹅的记忆
>>> “心胸”絮语
>>> 有时家人真可怕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0% (0)
0% (0)
标签:

我要评论

评论 ( 0 条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沃格文学网立场。
最新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做评论第一人吧!
  • 拇指文学

    我只怀念有你的往昔韦一首都机场的国际到达口,我把一束火红的杜鹃递给从伦敦飞来的轻雪,轻雪则给了我一个拥抱,而她依然是神采奕奕的。“你这一瘦下来,当初的那个小鲜肉又回来了。”轻雪开我玩笑。“这要感谢你,所以今天送你一束杜鹃,你帮我重新点燃了梦想之火。”回想上次与轻雪重逢,我们都惊讶到哑然,那是在京广高铁上,轻雪认出了我,虽然我穷困潦倒。那次相遇,是我极不愿的,创业失败,团队分崩离析。而轻雪进京是到英

  • 王小波与村上春树的对话

    王小波生于1952年,村上春树生于1949年,他们相差3岁,年龄差不大。王小波在1997年去世,那正是他创作的高峰期,令人叹惜。村上春树今天还活着,每天跑步、写作、听音乐,永远18岁,不想被别人叫大叔。他们都是优秀的有影响力的作家,我们假想了两人之间一场超越时空的对话。当他们相遇时,会说些什么?1/关于读书▼王小波25年前,我到农村去插队时,带了几本书,其中一本是奥维德的《变形记》,我们队里的人把

  • 小德子叔叔

    1挎着妈妈用两条大手绢给我缝的一个小书包站到老师跟前那年,还很小,小到老师在讲台上上课,我拎着我的全部家当就出去站到还在上课的小姑姑的教室门口,问她我们什么时候回家吃饭。对四岁的我来说,每天去学校,是因为可以拎妈妈给我缝的那个小书包,虽然叫布口袋比较准确。2两条手绢的图案我现在都还记得,一条是一个翘着兰花指的古代女子,月白的脸庞,细细弯弯的眉毛,水袖斜斜地遮了半个脸;另一条是垂柳密密地飘扬着,一只

  • 寻找春天的绿色

    伴随着一场场春雨,春的脚步逐渐向我们靠拢,仿佛在滋润泥土底下种子干枯的心灵。伴随着天气的不断好转,春用她真诚的心将绿色唤醒,它们也毫不拘束地探出脑袋。冬去春来,前几天放眼望去还死气沉沉的黑土地,今儿却冒出点点绿意来,若隐若现。我有些迟疑了,缓步走近细看;嫩嫩的,细长的,挺直的草儿的嫩芽像变魔术般出现在眼前。我不禁感叹:哇,这就是我心里久违的绿色呀!难道别处还有它的身影么?带着这颗忐忑不安的心去寻找

  • 街对面的钟声

    我生于1941年春天。那时第二次世界大战在欧洲正打得如火如荼,美国也很快就要参战。世界被炸得四分五裂,混乱像拳头一样打在每个新出生的人的脸上。而在我最早的童年时光中,记忆最深的却是火车。火车的样子和声音都让我感到安全。在我的家乡,你总会在某个时候某个路口等待长长的火车通过,然后才能去到你要去的某个地方。铁轨有时穿过乡间的道路,有时和它们平行。听着远处传来的火车声,就像我坐在某个平坦的地方,从未碰到

  • 扬州之思

    我在中午一点去何园附近的一家馆子吃盖浇狮子头面,已经卖完了。又走去冶春茶社,也打烊了,这是著名的连锁店,却不将24小时都“连锁”起来。扬州城还遵循着那些古老的世道:自己活,也要让别人活;自己好,也要让别人好;自己赚,也要让别人赚。这就是和。中国从来不是一个孤独的个人主义的社会,中国思想一直强调“天人合一”,如果天意味着形而上的诗意,人意味着形而下的具体,扬州就是一种生活世界的“天人合一”。然后,我

  • 妈妈,我还是想你

    读完《我还是想你,妈妈》,正是母亲节前的深夜,这本书的作者斯维特兰娜·阿列克谢耶维奇曾经获得2015年诺贝尔文学奖,这是继丘吉尔之后,纪实文学作者第二次获得诺贝尔文学奖。初看书名的时候,我以为这会是一本像儿童绘本一样的书,有着美好而温馨的短故事,诉说着母亲离去的悲伤。翻开第一页,我才知道这是多么沉重的一个命题,这是书里101个孩子中的一个讲述的经历:1941年5月,这个叫科夏克的8岁孩子正在参加少

  • 每一个你都如此斑斓

    已经看不见麦子了,那山坡上徐徐翻卷的波浪。不能说它们已同你远去,你带走的只是你的童年:如何翻墙而走,如何把一把红透的樱桃塞到嘴里,或者把微笑藏进衣兜,你带走的是,向斑鸠吹响口哨或者要一杯水喝,然后像毛线团一样蜷缩着睡去,只有猫儿才这样睡去。这一切都是你,桑葚渍染的你。

  • 茶和交友

    有茶癖的中国文士都主张烹茶须自己动手。如嫌不便,可用两个小僮为助。烹茶须用小炉,烹煮的地点须远离厨房,而近在饮处。茶僮须受过训练,当主人的面烹煮。一切手续都须十分洁净,茶杯须每晨洗涤,但不可用布揩擦。僮儿的两手须常洗。“三人以上,止一炉;如五六人,便当两鼎。炉用一童,汤方调适,若令兼作,恐有参差。”(许次纾《茶疏》)实在说起来,烹茶之乐和饮茶之乐各居其半,正如吃西瓜子,用牙齿咬开瓜子壳之乐和吃瓜子

  • 失去的氛围

    从前的生活那种天长地久的氛围当时的人是不知觉的从前的家庭不论贫富尊卑都显得天长长,地久久生命与速度应有个比例我们的世界越来越不自然人类在灭绝地球上的诗意失去了许多人失去了许多物失去了一个又一个氛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