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读者 > 人生 > 正文

黑白线条,也能画出多彩35故事

2016-11-09 00:21:26 来源:沃格文学网 浏览: 评论: [ ]

  圣诞节之夜,孩子们都在高高兴兴地拆礼物,6岁的保罗,却独自躲在角落里,一副聚精会神的模样5~5~5~5~5~3~3~3~c~c。妈妈跑过去一看:原来他手里拿着的,是一张自制的圣诞贺卡,上面画着一幅水彩画。“妈妈,这贺卡真漂亮呀!”保罗无比羡慕地说。
  
  第二天,保罗早早就跑出去,找到这位寄贺卡的叔叔约翰,表示自己也想学画画。约翰似乎想说什么,最终却只是点了点头。很快,保罗让妈妈为自己买来了颜料,认认真真开始画画。
  
  功夫不负有心人,在不断努力下,保罗的画技大有长进,经常得到约翰叔叔的夸奖5+3+故+事+网。终于,又一个圣诞节来了,保罗早早准备好了材料。这次,他终于可以亲手为朋友们做圣诞贺卡了!忙碌了好几天,贺卡终于全部寄了出去。
  
  圣诞节的第二天,邻居家的小卡尔,在收到贺卡之后,特意跑来找保罗,一看到他就笑着说:“你做的贺卡真好呀!只是,你为什么把太阳画成蓝色的?”“什么,难道我画错了?”保罗有点不相信。这时,母亲悄悄走了过来,她蹲下身子,抚摸着保罗的脑袋,吞吞吐吐地说:“亲爱的,事实上,你的眼睛有点问题,对有的颜色无法识别。但是,看你那么热爱水彩画,无论是约翰叔叔,还是我,都不忍心告诉你……”
  
  保罗惊呆了,他把所有的颜料都丢到一边,跑回了房间,无论谁敲门,他都不肯出来。这时,约翰叔叔闻讯赶来,他站在保罗房间的门外,轻声说:“好孩子,不如咱们来做个游戏,换一种方法来画画?”
  
  终于,保罗满面泪水地走了出来:“我,真的还可以学画画吗?”“当然,我保证!”约翰叔叔说着,像变戏法一样,从身后拿出一张纸,铺到桌子上,又拿出一支铅笔,让保罗坐到椅子上,然后快速画了起来推荐www.widgetads.cn。没多大工夫,保罗就看到了自己的肖像,它是那样生动而逼真,连他脸上的泪珠都清晰可见。不由自主地,保罗紧紧握住了那支铅笔,也在纸上画了起来,他兴奋地抬起头来说:“我喜欢铅笔画!”从此,保罗又开始了新的学习,从小学到中学,他不知画完了多少支铅笔,手上都磨出了厚厚的茧子。
  
  19岁那年,保罗已经是英国伦敦艺术学院的一名大学生。毕业前夕,按照惯例,学校要组织一年一度的才艺比赛,还将邀请社会各界的人士来参观。同学们都很珍惜这次机会,纷纷拿出看家的本领,各显神通。保罗自然也不例外,他用了整整一星期的时间,画了一组人物铅笔画5_5_5_5_5_3_3_3_c_c
  
  比赛那天,有一个企业家很喜欢保罗的画,正当他准备订购这组画时,他的夫人指着旁边的一组摄影照片说:“还是照相机拍摄的照片更逼真,恐怕画多久也达不到这种效果!我看,你还是别浪费这笔钱了!”
  
  保罗仿佛被泼了一盆冷水,呆呆地站了很久,忽然把自己所有的画都撤下来,一言不发地丢进垃圾箱,转身回了宿舍。
  
  从此,校园里出现了保罗疯狂的身影,他总是天不亮就起床,拿起铅笔画个不停。稍有空闲,他还会跑到外面去,给各行各业的人拍照片,然后冲洗出来,反复观察他们的表情。
  
  2012年4月6日,英国伦敦一家美术馆正在举办画展。一对被特邀来参观的夫妇,站在一组组铅笔画前,忍不住一次又一次惊叹:“天呀,这是画出来的吗?怎么看起来比照片还要清晰?”
  
  这时,保罗走了过来,微笑着说:“你们好,还记得当年在艺术学院的比赛吗?”“原来是你!”这位夫人想起当年的嘲讽,感觉不好意思,连连道歉。保罗摇摇头说:“不,我得谢谢您当年的提醒,让我改变了努力的方向5~3~故~事~网。”
  
  此时的保罗,早已经赢得英国“2011年度艺术家”的称号,身为著名写实主义画家,他的所有作品都是黑白铅笔画。画中人物形象栩栩如生,有的眼神深邃,有的怡然自得,有的连洗脸时泼到脸上的水珠都清晰可见,让你觉得这些画,简直就是用高清照相机拍摄下来的,而非出自凡人之手。如今,他所创作的每一幅画,售价都在5000英镑以上。
  
  在自己出版的画册中,保罗曾写下这样一段话:“35故事有些缺陷,是我们无法选择的。我们能做的,就是改变梦想。只要选对一个目标,坚持走下去,就算一支小小的铅笔,也能用黑白线条画出多彩的35故事!”

系统推荐:
>>> 八分钟后的阳光
>>> 最深的爱,永不走开
>>> 不妨走后山
>>> 过去的理想
>>> 沙僧的担子里到底挑着啥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0% (0)
0% (0)
标签:

我要评论

评论 ( 0 条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沃格文学网立场。
最新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做评论第一人吧!
  • 莲花处处开

    乳鸦啼散玉屏空,一枕新凉一扇风。睡起秋声无觅处,满阶梧桐月明中。——宋·刘翰《立秋》立罢秋,凉飕飕。节气的灵验在立秋这天表现得特别充分。如果留意,你会发现,立秋当天,不论白天多么酷热,夜晚的风必定带着凉意。不过晚凉尚浅,立秋之后,我国很多地区仍处于炎热之中。“秋后一伏热死人”,形容的是“秋老虎”的厉害。古代立秋之日,皇帝会亲率文武百官到西郊祭祀迎秋,敬天地诸神,迎庄稼丰收。民以食为天,粮食可是天大

  • 脚的尊严

    母亲睡觉时不脱袜子,冬天不脱,夏天也不脱。冬天睡觉不脱袜子,脚会暖和些,这倒可以理解。夏天睡觉也不脱袜子,就有些说不过去了。大夏天的,脚上套着一双袜子,一套就是一夜,多热呀!我以为是母亲临睡前忘了脱袜子,就对她说,睡觉时最好把袜子脱掉。母亲说了一句“不碍事”,再睡觉还是穿着袜子。妻子也注意到了这个细节,她从医学的角度劝母亲,说人睡觉时全部身心应彻底放松,如果脚上箍着一双袜子,就会影响整个身体的血液

  • 大人物的小故事

    1928年10月,梁启超重病在身,名医萧龙友登门诊治两次后,开处方下药。服药后,梁启超的病情明显好转,但是后来,病情又出现反复。萧龙友再三叮咛:病想治好并不难,但不能仅靠药力,必须停止劳神费心的工作,尤其禁止读书治学,否则华佗降世,也是无能为力。梁启超却回答说:“战士死于沙场,学者死于讲坛。”时隔不久,即1929年1月19日,梁启超去世,死在毕生致力的学术研究上。王国维与人交往,除了谈学问和正事,

  • 天香满中秋

    中庭地白树栖鸦,冷露无声湿桂花。今夜月明人尽望,不知秋思落谁家?——唐·王建《十五夜望月》“嗒”的一声,一滴露水落下来。是白露之露,在曙色熹微时分,从枝叶间滴入草丛,从草尖上滴入泥土……天地间幽然荡起一丝寒意。9月,白露之后是秋分,很快,秋天已经过了一半。岁月难留,一滴清露仿佛是一声轻轻的叹息,唤起远行者心中的共鸣。北方来的鸿雁也是远行者。它略显悲凉的叫声,像露水一样打湿了赶路人的心事。即将南飞的

  • 你的当下在哪里

    老王曾是一家单位的中层干部,前几年,在单位竞聘中,他落选了,成了一名普通的员工。没想到,35故事的一次改变,在他心理上竟形成了强烈的落差。从此,他一蹶不振,人像被霜打的茄子,再也提不起精神了,满脸的灰暗和沮丧。但只有说到他当科长的那段时光、那段35故事,老王的目光中,闪烁着无比幸福的光芒。他那紧锁的眉头也舒展开了,舒心的笑靥在眉宇间荡漾,他的胸脯也挺直了。慷慨激昂中,他用手在空中用力地抓了一下,好

  • 一把把伞的温暖

    看过日本影片《入殓师》的人,都会对这样一组镜头记忆深刻:面对棺木中的逝者,入殓师神情肃穆地三鞠躬,然后,跪下,轻柔周到地为逝者擦脸、修饰、梳头、换衣服;在稍远的地方,是跪地观望的逝者亲人,入殓师在为逝者换衣服时,要做到丝毫不暴露逝者的身体,否则逝者会羞涩。这是给逝者以最后的尊严。这种对生命的尊重与致敬,在蓉城成都,被一把把雨伞深情地诠释着。2012年5月24日清晨,下着中雨。8点半,黄海建送过8岁

  • 且将菊花插满头

    江涵秋影雁初飞,与客携壶上翠微。尘世难逢开口笑,菊花须插满头归。——唐·杜牧《九日齐山登高》“醉人的笑容你有没有,大雁飞过菊花插满头……”上世纪九十年代,一曲《中华民谣》唱响大江南北,至今不衰。我想,打动人心的,无非是歌中的古典意境与恋旧情怀吧!花有万千,对于国人来说,菊花是最亲切的。“菊花插满头”的浪漫虽然远去已久,但我们骨子里的诗意总会因为“菊花”二字的轻轻撩拨而豁然涌上心头,那是一种基因式的

  • 芦花如雪伴天涯

    写下“芦花”两个字,不由得心头一热,眼睛要泛起泪花。芦花依然在路上。与风相依,与水为伴。或者说,意念中的芦花,始终在旅人行经的道旁。“蒹葭苍苍,白露为霜。”孤独地坐在一只渡船上,看水阔岸高、苇丛茂密——这是我第一次出远门时留下的深刻印象。母亲百思不得其解,后来恍然道:“哦,想起来了,是你三岁的时候,松森进城拉煤,托他把你捎到父亲那里住几天。那时沙河上还没有桥,水又大,来回都要坐船。才三岁,你怎么就

  • 巷子,在尘埃里盛开成一朵莲花

    巷子在中国是一种文化符号,这种文化符号通常不是官方的文化代表,而是一种普通的平民文化的代表。巷子通常淹没在人流如海的闹市里,不随波逐流,不趋炎附势,不花红柳绿夺人眼球,也不冷眉冷眼。巷子永远是一种平视的眼神,一种宁静的状态。巷子看的时间久了,就像一位看破红尘世事的哲人,有着极高的心性定力。巷子不会因为水涨而船高,也不会因为潮退潮落而抛锚。巷子永远是巷子,令人捉摸不透,把玩不透。巷子的神奇让人有时感

  • 慢下来的时光

    慢慢地生活。我们所看见的世界——香樟树是流动的绿色,树叶投下一颤一颤的影子。阳光在午后变得透明,蜿蜒向所有它可以到达的地方。空气里绷着平缓而舒畅的节奏,像永远停在了这一点。在南方小城的掌心里,慢悠悠地去晒一片照进院子里的阳光,听路过的风景在惺忪里将小城故事娓娓道来。老花猫从树荫里走过,薄如纸片的耳朵在不易察觉间微微颤动。软软绵绵的被子泡在阳光里,松软得像朵云。老爷爷的收音机旁放着一杯绿茶,老奶奶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