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读者 > 生活 > 正文

事儿不大,别让情怀多到放不下

2016-08-12 18:27:10 来源:沃格文学网 浏览: 评论: [ ]

  一
  
  前几天,在微博里看到一个人从景德镇学了俩月回来,开了一个陶艺工作室,卖一些自制的小陶器,他是这么写的:
  
  我总想追回祖父时代的情怀,那支磨得发亮的雕花发簪,锁住了祖母一世青丝到白发推荐www.widgetads.cn。远离这世间一切的喧嚣和浮华,全身心地打造属于内心深处的精神乐园,匠心总是很难坚持和保留,但值得庆幸的是,我做到了……
  
  然后,又翻到朋友圈里一个被刷屏的“最好工作”的创业公司招聘启事:
  
  在一个大公司碌碌无为,还是到一个创业公司大展拳脚?更何况——我们不打卡,无考勤,别人在加班的时间,可以是你刚刚起床的时间,我们这儿有按摩师、瑜伽教练、美容指导,在我们这里,享乐的时间占用了八小时多……
  
  再然后,又看到朋友圈疯转洋洋洒洒的万言长文,从传统实业到大数据时代;从龟缩于金饭碗的懦弱到创业者奔跑的勇气;从对待家庭、丈夫和孩子的传统思想到女人独立的境界……时代变迁,文笔间,樯橹灰飞烟灭。看到最后明白了,原来是这个人辞职后开了一个公众号,打算将微店和淘宝捆绑在一起做韩国代购……
  
  事到如今,“情怀”这个词也在滚滚的时代大潮中被玩儿坏了。一包大米可以冠以一个动人的爱情故事;捏俩茶碗也能连带出祖祖辈辈的爱恨情仇;小白领写一封辞职信相当于托马斯·杰斐逊起草个《独立宣言》。
  
  二
  
  这是一个机会多于任何时候的时代,通过网络谁都可能一夜爆红、暴富,不是总说嘛,“再微小的个体,也有自己的声音”。这也是个投机心大于任何时候的时代,每个人都希望达成“再微小的成本,也能有自己的大生意”5_3_故_事_网
  
  如果讲几个动人的故事,仓库里堆积的次品就嗖嗖地走货,那编排一下祖宗八代,表演一下励志苦情戏又何妨;如果用几个时髦大词儿,就能让平淡无奇的手艺提高格调和价格,那么,感动自我也是促进销售的最佳方案;如果抒发一下情怀,点击率就轻松过十万,那把辞职当行为艺术也未尝不可。
  
  所以,与这些“情怀党”的对话通常是这样的:
  
  你们的茶叶为什么好?
  
  因为80岁的外公辛辛苦苦顶风冒雨种采茶叶,却滞销家乡。
  
  你们的创业公司凭什么值得加入?
  
  因为我们的理想伟大,没有拼搏过的35故事,不值得一过。
  
  凭什么说你们的产品是最好的?
  
  因为我们的付出让这个浮躁的世界还能看到希望。
  
  ……真是够了来源www.widgetads.cn
  
  如果你上前怒吼一声“给我好好说话”,那得到的答案可能是这样的:
  
  茶叶是去年散装的,批来牛皮纸袋贴个文艺范儿的标签,外公嘛,是隔壁家老王;
  
  没有三险,不签合同,没有周休和年假,小公司嘛,只能高喊情怀动人啦;
  
  产品有什么好?呃,反正只有你们的付出(埋单),才能让我在这个浮躁的世界里看到希望……
  
  三
  
  有人会说,这些是流行的营销策略啊,又不违法。但正是这样的“情怀包装”,让真正的手艺、工匠、传统、技术受到了伤害,情怀、理想和坚持变成了唬人的鸡汤和对粗劣的遮掩。当这些高贵的词汇被玩儿坏后,原本被尊重的诚实、付出、努力的价值会被大大拉低,更可怕的是,一种对于价值观的毁灭性的歪曲会渐渐蔓延。除了匠心和手艺,还有匠人、初心、禅意等,甭管是开小铺的还是做淘宝的,只要用上这些词,立马显得高大上。
  
  这样的情怀牌不仅哄抬了物价,更混淆了手工的意义沃格文学网。确实,如果你走进过欧洲那些百年的高级手工作坊,你会发现,那里的每一个工匠可能都已经工作了几十年。桌面上摆放着家人的照片和美丽的花草,他们愉快地做着手里的工作,而和参观者谈论的也不是初心或禅意,而是针脚的密度、上色的程序、敲打银器的工序和翻转一只鳄鱼皮包需要怎样的技巧。“手艺”这个词不是十天半月或一年两年就配唠的嗑儿,更不是虚幻的精神或叫喊出的传承,只有经过实实在在的岁月积累,几代人持续不断地精益求精,才值得被称为“匠人精神”。
  
  情怀党最擅长的就是造神运动,这不仅毁了脚踏实地做一生的技术流,也侮辱了情怀原本云淡风轻的好意境。按理说用青蒿素拯救几百万35故事命的屠呦呦简直就是人间大爱,完全需要大书特书,可人家老老实实把该交代的写论著里,就不再赘言来源widgetads.cn。而真正懂情怀的李叔同,精通音乐、戏剧、美术、书法,在许多领域属于现代开山人物,成就无数,最后一转身,当弘一法师去了。把情怀党放过来对比一下,两头不沾,如同那些穿着戏服赛跑的人,既跑不快、跑不远,也不能把戏在赛道上唱好。
  
  正所谓“专业不够,情怀来凑”。产品谈不上多好,那么我们讲故事感动你;公司不是很强,我们可以谈谈理想啊;自己有说不出的隐衷还要强装体面的,自然有那些“淡泊名利”“洗涤心灵”“冲破世俗”“不能苟且”来好好装点。

更多推荐:
>>> “保养”是青春开始时的工作
>>> 奇怪的面试
>>> 蛇为什么爬不上方形电杆
>>> 张巧英:和一群赤裸的兔子一起奔跑
>>> 玉马惊魂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0% (0)
0% (0)
标签:

我要评论

评论 ( 0 条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沃格文学网立场。
最新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做评论第一人吧!
  • 风动梨花

    梨树站在一堵老墙旁边,一朵一朵,洁白透亮,我望见梨花,笑了。我看到的花,是别人家的梨花。看别人家的梨花,最好看梨花带雨,此刻花在微微动,一棵树在微微动。元朝有一个叫许衡的人,酷暑天赶路,非常渴,路旁有梨,众人皆争相取食,唯许衡树下正襟端坐。有人迷惑,问他,为何不摘梨?衡曰:“非其有而取之,不可也。或曰,世乱,此无主……梨无主,吾心亦无主乎。”有态度的人,心有所属,不为外界所惑。看别人家的花时,此时

  • 读书有什么用

    因为7年前,我在《百家讲坛》讲过收藏,所以很多人都熟知我的收藏故事。收藏本身是我的一件业余爱好,没想到中年以后,它逐渐成为了我生活中一件最重要的事情,我把它做成一个博物馆。本来今天我是要讲这个的。但在这一瞬间,我突然觉得有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要讲,那就是“读书有什么用”。我从小学四年级起就离开了学校,再也没有机会重新回到学校,所以到今天我最困难的事情是在填各种表格的时候,我的文化程度怎么填?我填小学

  • 科举考场上的枪手

    相比起现在的高考,科举考试才是真正的鲤鱼跳龙门,“朝为田舍郎,暮登天子堂”,多少寒门子弟通过此途走向社会上层,享受富贵荣华。正因为科举考试有这样的功名诱惑,不少人企图通过科场作弊来改写命运。各种作弊和防作弊手段古时作弊手段无非三种:一是贿买主考官。此种弊情唐代尤甚,当时,权势家族无不行贿托请,甚至利用自己的权力,向主考官施加压力,关照自己的亲故、子弟。二是夹带经文,通过随身物品,如衣服鞋袜、文房四

  • 时光微醺,人生醇厚

    晚上与朋友小聚,我喝了酒回家,路过一只黄斑纹的猫。大约是看我好看,它在路灯下鼓着圆乎乎的眼瞪我半天。我便嘻嘻冲它笑,想回它一个媚眼。它虎着脸对我“咔——”一声,后腿一蹬,蹿进花丛不见了。臭小猫崽子也学扮老虎,我便仰着头笑,回家。是有些醉了,我略微知道。到家挠着脑袋想半天,其实也不算醉,微醺。哈,微醺,造出这个“醺”字的祖先必定也是位好酒之徒。“醉”实在不好,拆字来看像酒醉得死了一般,或颓靡或妄语,

  • 听罢风声听雨声

    风来了,雨来了,你把四面的窗都打开,房屋就成了一个筑在风雨中的巢。风声雨声在心外,听它一会儿紧凑,一会儿和缓;风声雨声在心内,一些人影显现,又慢慢地变淡。风声说着世间的烦恼心。说什么又涨了,什么又跌了;说哪年哪月一桩放不下的心事,说一串逝去了的日子,模糊了的人。唉,它终究腻烦了自己,渐渐地低下去。风声说着出离了心。说去年的雾是今天的云,说着两手空空,说着心无所住。说,看好了自己的心,心蓦地一暖,那

  • 酿一壶尘世的酒

    喝酒需慢慢品,好酒要慢慢酿。会喝酒的人,端起酒杯,会小咂一口,酒由舌尖滑过喉,满满的酒香。同样,会酿酒的人,都是让粮食慢慢地自然发酵,蒸馏时,小火慢烹,这样酿出来的酒,才会香醇可口。如此看来,无论是喝酒还是酿酒,都需要一个缓慢的过程。其实,很多事皆是如此。认识一位文友,他的文笔飞扬,文章写得淳朴自然,以前经常在各大杂志报纸上发表散文。最近他却销声匿迹了,一直未见他更新博客。直到许多天之后,他才出现

  • 文学名著里的经典开场白

    在我年轻、幼稚的时候,父亲曾给了我一番教诲,我一直铭记在心。他对我说:“当你想要批评别人的时候,你要记住,在这世界上不是所有人都享有你所拥有的优越条件的。”——弗·司各特·菲茨杰拉德《了不起的盖茨比》太阳照常升起,一切都没有改变。——塞缪尔·贝克特《墨菲》洛丽塔,我的生命之光,我的欲念之火,我的罪恶,我的灵魂。洛——丽——塔:舌尖向上,分三步,从上颚往下轻轻落在牙齿上。洛,丽,塔。——弗拉基米尔·

  • 守望一片芦苇

    浅水之中潮湿地,婀娜芦苇一丛丛。迎风摇曳多姿态,质朴无华野趣浓。——余亚飞《咏芦苇》记忆在复燃,是从一张迷蒙的照片开始的。淡淡的,灰白的色调,凝固着一种乡愁,何去何从?经年的芦苇依旧葳蕤着。我紧握着你的照片,洁白的雪花还没有准时赴约。池塘低洼在分水岭的腹部,芦苇茂盛在河流的水湄,而我的身影斜卧在后坡地的脚下。芦苇是野鸟的乐园,栖居是稳妥的。守望的船是一首永恒的歌谣,和着水声,将芦苇的梦想轮番播种。

  • 好玩儿的人,做一间干净的评书馆

    址堪称“高大上”,在现代感满溢的东直门,你站在巨型格子连体楼下仰头看,那巍巍高悬的空中连廊,便是澄书馆的所在位置。落地窗外是二环分秒必争的车流,而窗里空气恬淡,一百号观众捧一杯清茶,取一块凤梨酥,在阶梯空间落座,静等说书人。“啪!”吴荻一拍醒木。“开书!”书友们齐声附和。“玩儿”就是艺术评书开场,张添羽在馆里前后逡巡,留心观众需要,盯紧说书进度,或是接住吴荻偶尔抛出的诙谐互动。看到台下二三十岁年轻

  • 每朵云的名字

    按照现在流行的术语来说,我是一个“lowmover”的人,即所谓的定居人格,对某处的感情和滞留时间成正比。我的活动半径不大,只是在市中心和东部迁移过几次而已。依稀记得,少年时代的暑假,蒙眬睡意中,我听到轰隆隆的机器巨响,还可以看见河对岸的工厂,彻夜灯火通明,那是冠生园汽水车间的工人在加夜班,赶制应季的汽水。而在我窗前,那棵绿叶轻举的槐树树冠间,有萤火在飘浮。春天的傍晚,看见归家的鸽群,映着蹙起的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