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读者 > 人物 > 正文

“不知名茶”王晓湘:一杯茶的互联网+

2016-08-12 13:19:45 来源:沃格文学网 浏览: 评论: [ ]

  人物
  
  名片王晓湘,这个90后和她的年轻团队,通过“不知名茶”将传统的茶行业玩活了5~3~故~事~网。他们希望整合出一条以茶山为主体、从茶树种植生产到茶叶出品,集茶衍生品加工、茶山观光体验、度假酒店、市场互动于一体的茶业全产业链。王晓湘说:“我们想要整合全中国的茶山资源,做一杯沟通世界的不知名茶!”
  
  毕业季的“广院下午茶”
  
  2014年5月临近毕业,中国传媒大学的应届毕业生王晓湘和几个室友走在校园里,正是下午茶时分,这时候的校园真是冷清啊,就连食堂两边的商铺都是乏人问津。
  
  王晓湘喜欢喝茶,她出生在茶农世家,懂茶,也喜欢分享茶。她和室友商量着,是不是可以在毕业前,在这些商铺中间“借”一个地方,来做一些品茶的活动?这样还会给商铺带来人气,应该不会遭到拒绝。
  
  室友都觉得这个活动很有意思,除了为自己的毕业留点记忆以外,品茶活动还可以结识更多的校友。王晓湘发现,上了四年大学,除了自己本班的同学,几乎不认识其他的校友。这样的大学生活有点儿空虚。于是在大家的张罗下,每人拿出500元购买了茶具,找到一个餐厅闲置时段的免费位置,“广院下午茶”活动就开办了。
  
  茶水、茶点是免费的,王晓湘把“广院下午茶”的人数控制在10人以内,“反响一直特别好,每次报名的都有好几十人”5~3~故~事~网。活动每周举办两三次,每期一个主题,对主题感兴趣的同学都可以报名。因为活动轻松有趣,“广院下午茶”竟然在中国传媒大学做出了名声,参加的不仅有本校的学生,北大、清华等高校的学生也常来“蹭”茶喝。
  
  最后一场“广院下午茶”,大家闲聊的是各自毕业后的去向。王晓湘说她还不知道自己的去向在哪里,但是舍不得离开校园,离开“广院下午茶”这个轻松有趣的圈子。茶友开玩笑地说:“大家都这么爱喝茶,何不众筹包一座茶山专供‘下午茶’,既知根知底、保证质量,又能节省中间费用,岂不一举两得?”
  
  这句玩笑话点亮了王晓湘的思路,“广院下午茶”已经这么有人气了,完全可以利用这个平台做一些更有趣的事情,甚至变成自己的事业。
  
  王晓湘想试着去改变传统的茶产业链条,她了解茶,也了解互联网和时代的变化,同时又懂专业的传播,能够和新时代的消费人群互动,因此她利用互联网众筹的方式“包茶山”、做“实在”茶叶,让一切环节透明化,让消费者可视、可参与,让消费者和茶农都获益。
  
  做茶需要做品牌,王晓湘把品牌名字取得很简单——“不知名茶”,但有深意。“孔子曾说‘知之为知之,不知为不知,是知也’,‘不知’是35故事的一种常态,所以我们一直在努力学习。”用新时代的思维去做茶,哪怕是不知名的,一样可以深入人心、沟通世界原文widgetads.cn
  
  众筹不只为包茶山
  
  学校里的其他人都忙着卷铺盖去单位,王晓湘倒是定下心来,扎根校园写众筹的文案。北京的夏天是炎热的,但王晓湘的心里是清凉的,在熬夜写文案的时候,她甚至能看到茶园里的千顷碧波,能感受到迎面吹来的清凉的风。
  
  没几天时间,“众筹包茶山”的文案就在微博、微信和众筹网同时上线。王晓湘在文案中说:“100元钱你就可以骄傲地宣布——我,是一座茶山的股东!坐享一座茶山是这样子的,有人帮你除草,有人帮你施肥,有人帮你采摘,有人帮你端茶送水。成为一家公司的股东已经没什么了不起了,成为一座山的股东,你可以吗?”
  
  随着众筹参与人数的增加,王晓湘还有一个更豪迈的设想:“筹集到10万,会为你生产出自然有机的家用放心茶,按照你入股的多少以产品的形式分配给你;筹集到15万会再免费请你喝一年的‘广院下午茶’;筹集到50万,会再为所有的支持者制作综艺视频《广院下午茶》;筹集到100万,会再为所有的支持者举办一场茶山越野派对;筹集到1000万,会在茶山上盖几间小木屋,所有支持者参观茶园时均可免费入住。”
  
  这隐藏着王晓湘一个更大的野心,希望借助众筹,整合出一条以茶山为主体、从茶树种植生产到茶叶出品,集茶衍生品加工、茶山观光体验、度假酒店、市场互动等于一体的“一条龙”茶业全产业链。“我们想要整合全中国的茶山资源,做一杯沟通世界的不知名茶!”
  
  作为传媒大学的学生,“不知名茶”团队运用擅长的网络媒体技术,通过文字、视频、游戏等各种媒体形式对外进行传播和交流“众筹”的进程。有一天早上,天空雾蒙蒙的,七点钟了茶农才把茶叶丢下去炒,王晓湘奇怪地问他:“怎么今天这道工序进行得这样晚,往常不都是凌晨炒茶吗?”茶农说:“昨天四点钟起来看了一遍青茶,发酵程度不够,五点半又起来看一遍,还是不够。天气不行,发酵不好就不能炒推荐www.widgetads.cn。”她这才知道原来整个茶季,茶农是很少睡觉的,摇青摇到凌晨一点多,一盘盘晾好了放到茶房发酵才能去休息,没几个小时又要不断地起夜到茶房巡视,发酵合适,半夜全家老小喊起来,帮忙生火炒茶也是常有的事。茶是宜品鉴的,是诗人和艺术家的朋友,茶叶制作却带了一点儿生活的辛酸,是茶农生计的依靠。同行的小伙伴感慨,多年来对茶不了解,只知道在大城市里把玩茶香,评茶论汤,却从来没有走进真正的茶叶世界,看茶山背后生活的悲欢,不禁感到愧疚。
  
  这样原生态的镜头传到网上,也深深打动了爱茶的人们。在“不知名茶”工作室成立仅仅半个月内,他们就顺利众筹到一号山头的66个股东、将近10万的资金。股东有钱出钱,有山出山,有技术出技术,有经验出经验,有市场出市场,有渠道出渠道,这是一种不同领域的伙伴奔着同一个目标的开放式合作。从7月12日发布“众筹包茶山”活动,两个半月以来,一号山头股东大会QQ群持续活跃,线上常有互动,线下也多有走访,有些人因此成了朋友,有些人因此合伙创业,因为茶而相识,因为热爱生活而相知。
  
  世博会展现中国茶的魅力
  
  2014年10月12日,第一批制作出来的“不知名茶”运抵京城,王晓湘第一时间开放品茶活动给一号山头的66位股东做线下体验。陆续到访的股东有18位,他们尽情从色、香、形各个角度摸摸、看看、闻闻自己酝酿等待了一季的茶宝宝来自www.widgetads.cn。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每个人都觉得这茶比以往品过的任何茶都显得清且香。
  
  茶过三杯,王晓湘略感话语的介绍已不能尽意,于是搬出了在茶山上拍的全程生产纪录片,采青、晒青、摇青、炒青、揉捻、烘焙……供大家学习感受。传媒专业的摄影功力加上小茶村自然旖旎的美丽风光,让好几个股东惊叹,这是在拍《舌尖上的中国》吗?
  
  2015年年初,借助众筹网、淘宝网以及京东商城等大型电商平台,“不知名茶”开始了第二轮“二号山头”的众筹。如今,“不知名茶”已经包下了1000座茶山,占地11190余亩,成了一个有近400个“股东”的品牌。
  
  2015年5月,世博会在意大利米兰举办,王晓湘和她的“不知名茶”团队应邀进入中国场馆展示。这是一份鼓励与殊荣,王晓湘和团队经过紧锣密鼓的准备,带着“不知名茶”,让世界领略了中国茶的魅力与风情。她说:“我希望未来能够在全世界的知名学府里都开一家‘不知名茶’线下体验茶馆,让国外的年轻人也了解中国茶,让品茶真正成为一种时尚的生活方式。”

小编推荐:
>>> 姹紫嫣红总是春
>>> 趣说“老公”
>>> 为什么旅游比干活还累
>>> 扎脏辫的林书豪
>>> 品味寂寞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0% (0)
0% (0)
标签:

我要评论

评论 ( 0 条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沃格文学网立场。
最新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做评论第一人吧!
  • 文学名著里的经典开场白

    在我年轻、幼稚的时候,父亲曾给了我一番教诲,我一直铭记在心。他对我说:“当你想要批评别人的时候,你要记住,在这世界上不是所有人都享有你所拥有的优越条件的。”——弗·司各特·菲茨杰拉德《了不起的盖茨比》太阳照常升起,一切都没有改变。——塞缪尔·贝克特《墨菲》洛丽塔,我的生命之光,我的欲念之火,我的罪恶,我的灵魂。洛——丽——塔:舌尖向上,分三步,从上颚往下轻轻落在牙齿上。洛,丽,塔。——弗拉基米尔·

  • 守望一片芦苇

    浅水之中潮湿地,婀娜芦苇一丛丛。迎风摇曳多姿态,质朴无华野趣浓。——余亚飞《咏芦苇》记忆在复燃,是从一张迷蒙的照片开始的。淡淡的,灰白的色调,凝固着一种乡愁,何去何从?经年的芦苇依旧葳蕤着。我紧握着你的照片,洁白的雪花还没有准时赴约。池塘低洼在分水岭的腹部,芦苇茂盛在河流的水湄,而我的身影斜卧在后坡地的脚下。芦苇是野鸟的乐园,栖居是稳妥的。守望的船是一首永恒的歌谣,和着水声,将芦苇的梦想轮番播种。

  • 好玩儿的人,做一间干净的评书馆

    址堪称“高大上”,在现代感满溢的东直门,你站在巨型格子连体楼下仰头看,那巍巍高悬的空中连廊,便是澄书馆的所在位置。落地窗外是二环分秒必争的车流,而窗里空气恬淡,一百号观众捧一杯清茶,取一块凤梨酥,在阶梯空间落座,静等说书人。“啪!”吴荻一拍醒木。“开书!”书友们齐声附和。“玩儿”就是艺术评书开场,张添羽在馆里前后逡巡,留心观众需要,盯紧说书进度,或是接住吴荻偶尔抛出的诙谐互动。看到台下二三十岁年轻

  • 每朵云的名字

    按照现在流行的术语来说,我是一个“lowmover”的人,即所谓的定居人格,对某处的感情和滞留时间成正比。我的活动半径不大,只是在市中心和东部迁移过几次而已。依稀记得,少年时代的暑假,蒙眬睡意中,我听到轰隆隆的机器巨响,还可以看见河对岸的工厂,彻夜灯火通明,那是冠生园汽水车间的工人在加夜班,赶制应季的汽水。而在我窗前,那棵绿叶轻举的槐树树冠间,有萤火在飘浮。春天的傍晚,看见归家的鸽群,映着蹙起的火

  • 落花人独立

    梦后楼台高锁,酒醒帘幕低垂。去年春恨却来时,落花人独立,微雨燕双飞。记得小苹初见,两重心字罗衣。琵琶弦上说相思,当时明月在,曾照彩云归。——晏几道《临江仙》那年春去,落花雨纷纷,埋葬了多少陈年伤心事。他的词,一横一竖,一字一句,皆是为那个和婉温柔的女子用断肠刺骨的思念慢慢熬煮。词如他心,盈满了哀愁孤悲。他初见她时,她于琵琶弦上轻诉相思。彼时的成双成对,如今的梦后酒醒。去年的春愁今年又仓皇袭来,这惆

  • 你为什么不读书

    我坐在从德国法兰克福飞往上海的飞机上。正是长途飞行中的睡眠时间,机舱已熄灯,我蹑手蹑脚地起身去厕所。座位离厕所比较远,我穿过了很多排座位,吃惊地发现,我同时穿过了很多排iPad——不睡觉玩iPad的人,基本上都是中国人,而且他们基本上都在打游戏或看电影,没见有人读书。这一幕一直停留在我的脑海里。其实在法兰克福机场候机时,我就注意到,德国乘客大部分是一杯咖啡、一份报纸、一本书,或者一台笔记本,安静地

  • 月下剪影

    文人墨客多提起,对酒高歌忘情游。醉后休要痴痴守,清辉挑起忧和愁。——前言每个生命都有自己的一轮明月,每个轮回都有自己的阴晴圆缺。细细凝视儿时常望的月亮,猛然发现自己现在看月的时间越来越少,而月亮留给我的记忆却太重太多。“小时不识月,呼作白玉盘”,这不仅是童年李白眼中的月亮,更是我们所有人儿时的真切记忆。但随着科技的进步,今天当我们用科学的眼光审视月亮的时候,月亮失去了昔日神话的色彩。我多希望今天的

  • 瓦上生烟雨

    瓦是用来挡雨的。雨在瓦上最容易看得清楚,横的是帘,竖的是线,风雨际会。雨水打在瓦上,呈一朵花状,玉珠飞溅。一只雀儿蹲在瓦上,羽毛被雨水淋湿,它就埋下脑袋,啄一下,再啄一下……瓦在没湿时是灰瓦,粉墙灰瓦,屋宇之下,住着寻常百姓人家。耄耋老者、盘髻妇人、垂髫小儿,围着一个桌子吃饭。从瓦脊上的天窗往下看,烟火生活,热气腾腾。而人声灯影,最是灵动。瓦脊上的一扇天窗,是房子的眼睛。住在瓦下的孩子,也用一双大

  • 随时代的消失而消失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鲁迅从教科书上悄然消失。一代大师随着时代的起伏而消长,无论从哪个角度来说总是一件令人遗憾的事。这让我想起鲁迅曾经说过的话,他说:“希望我的文章随着时代的消失而消失。”他这样说,也是这样做,他对他的手稿一直不珍惜,用过的原稿都拿来当手纸。许广平看不下去,暗地里替他收藏,他知道后也就笑笑算了,不以为然。他希望死后人们不要纪念他,临终前一再叮嘱许广平:“赶快收敛,埋掉,拉倒。”他知道

  • 静待一只猫下树

    林语堂曾养过一只漂亮可爱的波斯猫,一身雪白的毛,一双蓝眼睛,活泼而顽皮。他外出散步时,常带着它一起去。有一次,调皮的小猫玩得高兴,竟然径直爬到路边的一棵大树上,任林语堂百般呼唤,就是不肯下来。树很高,身边又没有梯子,林语堂担心小猫走失,所以就一直坐在树下看书,等小猫玩够了自己下来。熟人看见了,问他在干什么。他说:“我在等‘公主’回家。”一边说,一边用手指指树上的小猫。熟人一听,大笑不止,说:“大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