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意林 > 心灵鸡汤 > 正文

其实你的生活并没有那么糟糕

2016-07-02 16:46:48 来源:沃格文学网 浏览: 评论: [ ]

  1
  
  我不知道在你的印象里,特别,是一个有着怎样意义的词语来源www.widgetads.cn
  
  我翻阅《现代汉语词典》,知道了它拥有四重含义——
  
  与众不同,不普通;格外;特地;尤其。
  
  这四个意思无论哪一种,都代表着,一旦某个事件用上了这个词语,它都将不再稀松平常。
  
  比如十七岁之后的我,在任何人眼里无疑都是特别的。花骨朵一般年龄的女生,却因为脱发严重,不得不剃光了稀少的头发,用廉价而厚重的假发来掩饰自己的与众不同。
  
  至少在十九岁之前,我都异常讨厌“特别”这个词,因为它让我的自卑无处遁形,总是轻而易举就将我极力隐藏的缺点暴露无遗。
  
  2
  
  你知道吗?我情愿别人说我是一个头发长见识短的无知少女,也不愿意听到有人说我聪明绝顶。
  
  更何况就我的成绩而言,根本也算不上聪明。
  
  高二那年,我开始发现自己的头发脱落得十分厉害。起初我并没有在意,还以为是那段时间为了考试没有休息好的缘故。
  
  日渐明晰的发顶,让我感到一种莫可名状的恐慌。
  
  父母带我去各大医院检查,脱发的原因无从查找,也无处可医。那段时间父母请假带着我辗转了好几个城市,却都对我的脱发问题无计可施。
  
  从那以后,我的35故事就进入了恶性循环中。因为学习压力大而导致脱发;因为脱发而无心学习;因为学习变差压力更大;因为压力更大头发越来越少。
  
  我常常会半夜醒来,看着枕头上脱落的发丝号啕大哭。我不愿意照镜子,我甚至都不敢拿梳子梳头。我很害怕,那些脱落的发丝就像是我小心呵护的自尊,我不愿意,也无法承受它越变越少5 5 5 5 5 3 3 3 c c
  
  我开始不怎么爱出去逛街了,也几乎不跟同学一起去食堂吃饭,变得越发沉默寡言。就算避无可避地需要讲话,我也会努力将声音压得很低,甚至主动向班主任申请调换座位,坐到了最后一排的角落里。我努力将自己变成一个隐形人,不希望任何人注意到我。
  
  3
  
  你知道吗?一个人一旦产生了无比强烈的自卑感,面对旁人的关注时,就会变得草木皆兵。
  
  我在这样的情绪里变得更加自卑,我以为坐到最后一排,所有人就会淡化我的存在。自欺欺人地寻求一丝安慰。
  
  我开始变得无心学习,除了努力喝药外,欣喜地发现新长出来的碎发以外,再也没有任何事情能够让我上心。
  
  父母看着越来越孤僻的我,也渐渐放松了对我学习上的要求。当我还沉浸在头发渐渐长出来的喜悦中时,高考成绩却给了我迎面一击。
  
  那样的分数,甚至连专科学校我都要慎重选择,才不至于无学可上。记得当时看着成绩单,父母都静默着没说话。然后母亲甚至还在旁边宽慰我,说没关系,没关系的。
  
  我知道,这话不仅仅是说给我听的,也是说给他们自己听的。
  
  我知道他们很失望,我也知道他们希望我能够拥有更加美好而稳定的未来。就像我明白脱发带给我的伤痛,是无法忽视的一样。它渗透到了我生命的每一个角落,也影响着我,它并不是没关系的。
  
  它是避无可避的来自widgetads.cn
  
  于是在那个当下,我选择了复读。
  
  父亲没有反对,只是问了我一句:“复读压力那么大,如果因此脱发更厉害了,怎么办?”
  
  我看着父亲担忧的面孔,泪水模糊了双眼,“我已经不怕了。”
  
  于是在那个燥热的七月,我剃光了头上本就稀疏的头发,迎着盛夏炽烈的阳光,开始了我的复读生活。
  
  4
  
  复读的第一天,我起得很早,十分小心地戴上了一顶看起来最自然的假发。坐到教室里的时候,同桌十分热情地跟我自我介绍。已经很久没跟人说话的我,显得有些局促,总是不自然地摸一摸自己的头发,担心它是否依然工整。
  
  每两周一次的换位让我被换到了风扇最下面的位置,我看着呼呼作响的风扇,突然有几分担心。就在我打算跟班主任提想换到最后一排的时候,同桌拿了一台电动小风扇递到我面前,“我怕热,你跟我换个座位行吗?我的小风扇给你用。”我没有接,只是点了点头。
  
  从那以后,不知是我的错觉,还是我想多了,靠近我这个位置的风扇,总是教室里转得最缓慢的一台。看着周围的同学汗湿了衬衫,却依旧埋头做题的样子,我感到深深的愧疚。
  
  夏日的闷热比我想象中更加难受,假发沉沉地压在头皮上,常常热得我头昏脑涨。因为出汗,头皮经常会感觉到蚂蚁噬咬般的痒,可我却不敢伸手去挠。这样反复,让我根本无法专心学习,于是我开始考虑自己的选择到底是不是正确的。
  
  就在我以为自己又将陷入恶性循环的时候,生活却发生了转折。
  
  在一个极其偶然的情况下,我在网上认识了一位在英国读书的学姐。她跟我是校友,比我高两届,跟我的情况很相似原文widgetads.cn。因为脱发严重,剃了光头。每天放学回家,我总会跟她聊上一会儿,那些不愿意跟父母、同学说的话,都悉数向她倾诉了出来。就像是在茫然无助的时候,看见了一座明亮的灯塔。尽管只是从遥远的地方投来一束光,也足以让我找到前行的方向。
  
  时至今日,我依然记得她跟我说过的每一句话,她告诉我:“当一个人发现自己的弱点时,就会变得十分敏感,总能捕捉到他人察觉不到的信息。在自我折磨的同时,也开始懂得换位思考,总会不自觉地关注那些和自己一样被厄运击中的人。会慢慢在意那些人的感受,也会设身处地帮助他们,这样想想,其实我们已经开始变得越来越善良了。我觉得你还是戴帽子吧,摘掉厚重的假发,你会发现,35故事真的会轻松很多。世界上有那么多人,我们真的在意不过来。我们只要在意那些关心、爱护我们的人就够了,不是吗?没有必要为了别人的眼光而抛弃自己,辜负了真正爱自己的人。”
  
  我看着她给我发来的照片,异国的人流中,她笑得竟比夏日的花还要灿烂。
  
  思虑再三,第二天去上课时,我戴上了一顶鸭舌帽。一路上,我并未发现有许多人看我,甚至到了教室,同学们也依旧像以往那样跟我交谈,没有人问起我的变化。
  
  同桌坐到我身边时,我整个人都是僵硬的,不敢抬头,也不敢说话。她却凑过来说:“真帅!你知道吗?第一次见你的时候,我就知道你戴的是假发。一开始还以为你是为了好看,可后来我发现自己错了。因为你不爱说话,你甚至都不照镜子,还总是特别小心地照料着头发5+5+5+5+5+3+3+3+c+c。那么热的天气,尽管写作业写得满头大汗,可你都不敢拨一拨刘海。上次你换座位换到风扇下时,看你捂着头一脸难过的神情,我就猜到,你戴假发一定是有说不出的苦衷。原本我以为只有我发现了这件事,后来当大家都主动将风扇力度调小,且从不抱怨的时候,我才知道,也许他们比我发现得更早。”
  
  同桌笑着抱了抱我:“真好,看到你终于摘掉了那顶假发。”
  
  我看着她,也笑了。直到此刻我才知道,原来一直以来身边的人都知道我戴的是假发,但为了保护我的自尊心,他们一直假装不知道。正如那位学姐所说,也许在我封闭自己的时候,其实不知不觉中就已经伤害了那些真正在意我的人。
  
  我开始庆幸能够及时地正视自己的“特别”,才没有让自己在青春的尾巴上留下此生都无法弥补的遗憾。
  
  5
  
  高考结束,我如愿考上了一所二本类院校,拿到录取通知书的那天,我迎着夏日的阳光笑得像个傻子。我没有再戴假发,而是戴着同学们送我的帽子。我依旧吃药,依旧期待着自己长发及腰的样子,依旧期待着属于自己的爱情。
  
  这个夏天,我正视了自己的特别,然后发现,其实生活并没有我想的那样糟糕。
  
  有时候我们一旦正视了自己所遭遇的困难,那么所有的状况都会迎刃而解。
  
  生活也许并没有因为我们的正视而变得更好,但它也不会因此变得更糟。至少你会因为自己的勇敢,而收获到意料之外的欣喜。

推荐信息:
>>> 过度娱乐化是慈善的悲哀
>>> 车子房子与面子
>>> 让劫匪打借条
>>> 被批评后的“踢猫效应”
>>> 再留她两天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0% (0)
0% (0)
标签:

我要评论

评论 ( 0 条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沃格文学网立场。
最新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做评论第一人吧!
  • 我扶着月光,等你

    合上那本线装的年代一盏婉约的相思,穿过陋巷的雨季,被西风剪成天涯,糊上窗含泪的字迹,模糊了最深的夜,穿越烟雨古镇,我已闻到你在千里之外燃起的炊烟一声叹息,落水碎了,浅游的月岸上,我扶着月光等你,如约而来

  • 那风,请给我讲讲你的世界

    世界上有一种生命,随生随灭,不知终结。她从天地的呼吸里诞生,一直走在路上,不知疲惫。她长了腿,她什么都知道。她从远古洪荒踏着脚步而来,时而轻快,时而激昂。她见过纷飞战火中的流离,也见过太平盛世的安定。有北疆风雪筑银城,有南国烟雨润河堤。一路走来,走过浮世变幻,走过白云苍狗。风中,有多少情缘难尽,几分爱憎难割。此去经年的良辰好景虚设,万里层云的千山暮雪。恋人的絮语,友人的酒歌,一一没在风里。风,沿路

  • 这个夏季

    这个夏季与众不同雨一场接着一场大雨小雨暴雨像是要将多年欠下的债还清有人被霹雳击碎了梦想有人被闪电照亮了前程有人在黄昏的细雨中徘徊有人在正午的雷暴中欢庆有人在雨帘后痴痴守望有人在雨雾中疾走如风我仿佛听见压抑的哭泣噢,孩子你丢失了回家的路还是看到了前方的泥泞这个夏季的某一场雨无可挽回地打湿了一个人的心情

  • 今夜,去看看月亮吧

    今夜,去看看月亮吧去推开窗看看月亮,别让玻璃给挡着去把身子探出窗口看看月亮好让它活动的空间广大些去跑到楼顶看月亮别让电线将它切成两半去没人的山坡看它,去空旷的草地看它举起酒杯看它,伸展双臂看它站着看它,躺着看它,倚着大树看它没有人看它,已经太久了所以今夜,去看看月亮吧月亮病了。人类已摸过它的额头它是真的病了它浑身冰凉,躺在天空的床上那么,请关上灯吧关上人间的灯,去看看它如果今夜撞上无月那就坐在黑暗

  • 我需要你,只需要你

    我需要你,只需要你──让我的心不停地重述这句话。日夜引诱我的种种欲念,都是透顶的诈伪与空虚。就像黑夜隐藏在祈求光明的朦胧里,在我潜意识的深处也响出呼声──我需要你,只需要你。正如风暴用全力来冲击平静,却寻求终止于平静,我的反抗冲击着你的爱,而它的呼声也还是──我需要你,只需要你。

  • 她这一点头

    她这一点头,是一杯蔷薇酒;倾进了我的咽喉,散一阵凉风的清幽;我细玩滋味,意态悠悠,像湖上青鱼在雨后浮游。她这一点头,是一只象牙舟;载去了我的烦愁,转运来茉莉的芳秀;我伫立台阶,情波荡流,刹那间瞧见美丽的宇宙。

  • 紧握的,都被捏碎,轻捧的,都飞入星空

    最初让人惊讶的是他的琴音。无论是险象环生的现代作品《夜巷》,还是高难段落密集的改编曲《歌剧“唐璜”的回忆》,无一不被他的手指驯服,冷静华丽的演奏,光洁利落的音色,举重若轻的技法,在耳朵是入口的世界里,他曾说,他是国王。甚至最吝于赞美的世界级乐评人,也承认他的天赋,绝不在郎朗与李云迪之下。但他却让人扼腕。因为除了业内人士,没几个人知道沈文裕是谁。然而沈文裕从未被埋没,他小小年纪就夺得过拉赫玛尼诺夫比

  • 我如此地害怕说话

    他们把一切和盘托出:这个叫作狗,那个叫作房屋,这个是开始,那个是结束。我怕人的聪明,人的讥诮,过去和未来,他们似乎全部知道;没有哪座山再令他们感觉好奇,他们的花园和山庄紧挨上帝。我不断警告和抗拒:请离我远一些。我爱听万物的声音,可一经你们触碰,它们就了无声息。你们毁了我一切的一切。

  • 为什么,当那一时刻来临

    为什么,当那一时刻来临,我们就要把童年赶出院子,为什么我们要尽快地度过那些快乐的日子?我们忙于成长,所有时光我们匆匆跑过,仿佛在梦中……请停一下,请看一看:我们忘记了从大地上把挂着红帆的理想升起,忘记了那些等在黑暗中的童话……沿着台阶,如同沿着时光,我跑向失去的岁月,我要用手牵着童年,把自己的生命归还。回忆我想和你单独在一起坐在一座古老的房子里。那房子就坐落在河边,那河的名字叫做记忆。你赤裸的脚印

  • 有一种心情

    有一种心情像夏日午后的骤雨总是让我来不及关窗就鲁鲁莽莽地冲进来冲倒了正在坐禅的一瓶墨水于是我遂看见一条没有命名的蓝色小河开始在我刚誊清的一篇诗稿上泛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