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故事会 > 民间故事 > 正文

明察秋毫

2016-06-29 07:10:51 来源:沃格文学网 浏览: 评论: [ ]

  明朝天启年间,武清县有个县令叫王文忠,经常访查民间,办案仔细认真,从未断过冤假错案,人称“王青天”推荐www.widgetads.cn
  
  这天,王文忠带着两个差役下乡查访,走到运河边时,发现一浓妆艳抹的女子正跑到一座新坟前哭泣,王文忠便命差役查明此人来历。不久,差役回来向王文忠秉报:说那名女子名张氏,是漕头村刘屠户的妻子。数日前,刘屠户因病去世,这张氏在给刘屠户做“头七”,因此在坟前哭泣。王文忠听罢点了点头。按理说,丈夫死了,妻子应该十分悲痛,心乱如麻,根本无心梳妆打扮,可这女子打扮得如此妖艳,哭泣时也只听哭声不见眼泪,这是何道理?难道她与丈夫并无恩情?王文忠想着,便让差役把张氏唤来,仔细询问。
  
  张氏走到王文忠面前,给王文忠行过礼之后,两只眼睛滴溜乱转,说出话来让人骨酥肉麻:“大人,把小女子招来,所为何事?”王文忠一看张氏那模样,顿时就来了气,如此放荡之妇,定不是什么好鸟!王文忠一瞪眼:“我问你,给丈夫办丧,为何穿得如此艳丽?”张氏闻听,赶紧把手帕搭到鼻子上,说出话来透着几分委屈:“哟,我这还算艳丽?丈夫过世,我伤心死了,哪还有心思打扮?”王文忠心说,你这还不叫打扮?要是再打扮打扮,就成妖精了!于是,他又问:“你丈夫是怎样死的?”张氏说:“我丈夫得的是肺痨,不治而死,这个左邻右舍都能为我作证。”王文忠一看,这样问张氏也问不出什么名堂,便让差役先把张氏带回县衙,待仔细查明情况再作定论。
  
  差役把张氏带走之后,王文忠便来到漕头村,挨家挨户走访,仔细查问刘屠户到底是怎么死的,张氏又是何等样人。可王文忠走了半天,问遍了全村所有住户,回答都是一样,刘屠户确实是得肺痨不治而死,村里不少人都跟着发丧出殡了,张氏也是良家妇女,平日里本本分分,除了逢年过节赶个庙会,平时很少出门,张氏与刘屠户更是恩爱有加,全村里无人不夸。调查完以后,王文忠心说奇怪,自己看人看事从来没走过眼,难道这次就走眼了?张氏看上去分明就不像个良家妇女,村里人怎么对她如此评价?既然张氏与刘屠户恩爱无比,为什么刘屠户死后,她好像并不伤心呢?刘屠户到底是不是得肺痨死的,如果能开棺验尸就好了。可按大明律,无凭无证开棺验尸是不允许的,真能验出问题来还说得过去,如果验不出问题,那就是刨坟掘墓罪,要斩立决呀!王文忠不想冒这个险,但又不愿意放过张氏,便想日后慢慢细查。
  
  可是,王文忠还没来得及仔细调查,顺天府来了公文。公文上说,漕头村数十百姓联名诉王文忠私押寡妇张氏,知府命王文忠在七日内查清事实,若张氏无罪,应立即释放,否则革职查办widgetads.cn。要是换了别人,见了公文立马就会把张氏给放了,谁没事儿找事?可王文忠不是这样的人,他隐隐约约觉得,张氏一定有问题,刘屠户的死也一定有问题,只是一时找不到线索,如果因此而放弃对张氏的调查,很可能会遗漏一起冤案。王文忠立即回文道:七日内必查出结果,否则愿受惩罚。
  
  派人送走回文,王文忠又来到漕头村一带查访。这次,他是扮成了一个算命先生,微服私访。当他走到运河边时,发现一棵树下坐着一个年轻人,身前摆着一堆菜瓜,年轻人正在那吃瓜。王文忠站在远处看了一会儿,微笑着走了过去:“兄弟,别吃了,今日你有一劫呀!”年轻人一听,立刻瞪大了眼睛:“你胡说,我这好好的有什么劫?”王文忠一指自己手中的旗子:“你看,我是算命先生,前知五百年,后知五百载,我已算出你今日有一劫,你信就信,不信就算了。”说完,转身要走。年轻人一看,站起来拉住了他:“先生,那你说说,我这一劫应该怎样化解?”王文忠一摆手:“要想化解,请随我来。”年轻人一看,自言自语说:“真倒霉,我今天还有劫了,跟他去吧。”
  
  王文忠领着年轻人来到县衙后门,从后门拐弯抹角进了后堂。进屋之后,王文忠让年轻人坐下,对年轻人说:“兄弟,你知道我是谁吗?”年轻人眨着眼睛:“你不就是算命的吗?”王文忠摇摇头:“我是本县的县令,这是县衙的后堂。”年轻人一听,扑通一声就跪地上了:“大老爷,你把我带这里干什么呀?小人可没犯什么罪呀!”王文忠把脸一沉:“没犯罪我能带你来吗?我来问你,你叫什么名字,你刚才吃的菜瓜,是从谁家地里偷的?”年轻人一听,急忙磕头:“大人明断,我叫吴二,那菜瓜是我自家地里的,我没偷!”王文忠盯着吴二:“你没偷?那好,我再问你,现在是什么节气,菜瓜又应该在什么节气成熟,什么时候采摘?”吴二一听,脑门子上的冷汗可就下来了:“这个,小人不知。”王文忠道:“你不知,说明你没种过菜瓜,现在根本没到菜瓜成熟的时候,只是刚刚长成5.5.5.5.5.3.3.3.c.c。如果菜瓜是你自己种的,你绝不舍得现在采摘,你现在把菜瓜摘下来,吃的时候一个瓜只咬一口就扔,更说明那瓜不是你种的,所以你才不珍惜,如果是别人送给你的,更不可能,因为没有人会把生瓜送给人吃。你最好老实交代,不然赏你三十大板!”吴二一听,又在地上磕头:“大人,我招,我招,那瓜确实是我从别人地里偷的,我认罪。”王文忠点了点头:“招了就好,那我来问你,你知道偷窃罪在大明律里怎么处罚吗?”吴二摇头:“不知道。”王文忠说:“我来告诉你,在大明律中,偷窃罪最轻的是杖刑,最重的是流刑,你偷瓜事小,本官就判你杖刑,重责一百大板。”吴二一听,吓得磕头如鸡啄碎米:“大人,不要啊,我上有七十老母,因生活所迫,才养成了偷盗的恶习,您打我一百大板,我就残了,以后怎么养活老母啊?求大人开恩,不要打我了。”王文忠想了想,说:“不打你也行,你得立功赎罪。有道是贼路通万家,谁家隐私事也瞒不过贼。你好好想想,一个月之前,你到漕头村刘屠户家行窃过没有?”吴二想了想,点头说:“去过,在他家,我还看见一件新鲜事儿。”
  
  吴二说,就在一个多月以前,他曾在一天晚上到刘屠户家行窃。因刘屠户已经卧病在床多日,他并不害怕。可当他潜到刘屠户房中时,张氏突然从外面进来,身后还跟着一个男子。他急忙躲到刘屠户床下,细听动静。他听到外屋张氏和那名男子言语淫秽,有嘻笑打闹之声5+3+故+事+网。不多时,张氏走到刘屠户床前,说:“相公,该吃药了。”说着,便端着药锅给刘屠户喂药。就听刘屠户在床上惨叫一声,张氏把药勺扔在地上。吴二看到药勺里并不是药,而是银色的锡水。不一会儿,男子走进来,看了看刘屠户,说:“死了,这下我们可以明正言顺在一起了。”说着,便把张氏抱到床上,颠龙倒凤起来。吴二趁二人不备,从屋中溜走,顺手拿走了男子身上的一块玉佩。
  
  王文忠听罢,眼睛顿时一亮:“你说的可是实情?”吴二点头:“千真万确,我敢向老天发誓。”王文忠一拍桌子:“好,来人呐,更衣升堂,带张氏!”
  
  不多时,王文忠升坐大堂之上,手下人带来了张氏。王文忠并不审问,给两个差役一支令牌,命他们带着仵作去刘屠户坟地开棺验尸。不多时,两个差役和仵作回来了,还抬来了刘屠户尸体。仵作向上秉报:“大人,小人已查明,刘屠户并非肺痨不治而死,而是被人咽喉灌锡而亡,此种杀人方法,一般人很难看出。”
  
  查明了刘屠户死因,王文忠再审张氏原文www.widgetads.cn。张氏开始还不肯招供,王文忠便让吴二当堂与张氏对质。张氏一看实在抵赖不过去,才说了实话。张氏说,刘屠户没病时,她确实与刘屠户恩爱有加,可刘屠户一病就是半年,什么也做不了,她和刘屠户更是只有夫妻之名,没有夫妻之实,加上张氏又年轻,便禁不住心猿意马。那天,张氏到县城逛庙会,偶然遇到了浪荡公子孙青。两个人一拍即合,当晚张氏便留宿在孙青处。以后,张氏每隔两天便到孙青处。孙青说,总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不如让刘屠户早点死,他们也好做个长久夫妻。给刘屠户吃毒药,又怕村里人发现,孙青便想出了咽喉灌锡的毒计。于是,两个人约好时间,孙青来到张氏家,孙青熬锡,张氏喂,把刘屠户活活烫死了。
  
  张氏认罪画押之后,王文忠命捕快捉来孙青,有张氏的口供,又有吴二提供的玉佩作物证,孙青只好低头认罪。王文忠当堂宣判,张氏谋害亲夫,斩监候;孙青奸人妻子,害人性命,斩监候。吴二举证有功,免罪,另赏银三十两。完事,王文忠对吴二说:“兄弟,今天多亏你给我解围,帮我破了一起冤案,拿着钱回家吧,以后不要再干偷鸡摸狗之事,做点生意,奉养老母,做个本分人5.3.故.事.网。”吴二磕头谢恩,拿着银子回家了。回去之后,吴二联合几十户人家,给王文忠送了一块匾,上写:“明察秋毫。”

推荐信息:
>>> 美国市长的地位
>>> 神奇的皮鞋
>>> 有些浪费是必须的
>>> 巧卖禁药
>>> 点亮心烛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0% (0)
0% (0)
标签:

我要评论

评论 ( 0 条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沃格文学网立场。
最新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做评论第一人吧!
  • 谋杀预告

    1。预告日高文太是大阪警视厅的青年干探。这天,他在一间西餐厅等女友清水玲子赴约,手机突然响了。他接通电话,听筒里传来玲子急促的声音:“文太,救我,快救我。”他心里一寒,正打算问怎么回事,玲子的声音却骤然断了。不一会儿,电话那头才传来一个经过变声器加工的声音:“你的女友在我手里,如果不想你女友死的话,就要按照我说的做。我知道你抓过很多坏人,但其中有四个犯罪后却依然逍遥法外的漏网之鱼。他们就像四根钉子

  • 千万支票

    莱温斯是一家面包店的伙计。每天的工作就是烤出各式各样香甜诱人的面包。莱温斯总是一边烤着面包,一边哼着小曲。他是一个快乐的人,只是快乐的背后,他也有自己的烦恼:他先后处过好几个女朋友。结果就因为他穷。工作也没什么前途,她们一个个弃他而去。前不久,莱温斯新交了一个女朋友——温柔美丽的琼玲,交往越深。莱温斯就越爱她,如果能够娶到琼玲,莱温斯真的别无所求了。但他知道,如果琼玲知道了他的情况,很有可能也会离

  • 铁匠与铜钉

    小镇上有位传教士,每当人们去教堂做礼拜时,他总会不厌其烦地教导大家:做人要诚实善良,不能像个魔鬼一样阴险贪婪……久而久之,连小镇上的小孩都会说了。附近有位铁匠,礼拜天不忙的话,他都会去教堂帮帮忙。但这个礼拜天他没有去,因为一大早,店里就来了一位特殊的客人。客人身材矫健,身披黑袍,头戴黑帽,让人看不清他的脸。(www.widgetads.cn)客人说要打一颗七寸铜钉。铁匠十分意外,七寸铜钉,那不是钉棺

  • 血战长吻鱼

    2011年6月的一天,几艘机帆船从马来西亚的多多尔岛启航,驶向苏拉威西海。体魄彪悍的船老大站在指挥船高高的塔台上举目远眺。他叫乌班达斯,今年56岁。乌班达斯久经风浪,善于捕获大海中的“剑侠”长吻鱼,在多多尔岛算是赫赫有名的英雄。他手下的十几个船员,个个都是虎背熊腰的年轻小伙子,今天他们出海就是想捕获几条长吻鱼……乌班达斯在塔台上手搭凉棚,凭着犀利如鹰的眼睛,搜寻着目标。此时,海鸟在海面上空五六米的

  • 宝刀的诞生

    曝秘阿兰和正藏是一对贫贱夫妻,正藏是个手艺平平的铁匠,平时靠给乡邻们补锅、打农具谋生。阿兰一直对窝囊废一般的丈夫很失望,平时总要嘲讽他几句,正藏只是任由妻子说,从来不吭声。这天,爱喝酒的正藏又让阿兰去酒馆为他赊一壶酒,阿兰终于不耐烦了,吼道:“我说你啊,还想喝酒?我可没那脸皮再去赊!我当初真是瞎了眼,跟你私奔到这种穷地方。你瞧瞧自个儿,啥本事都没有,就知道打那些锄头、镰刀之类的,赚几个喝风的小钱!

  • 不能自杀的人

    阿拉力再也不想活了,满脑子都是自杀的念头。临死之前,他准备打扫一下房屋的卫生,于是拿起抹布擦柜子,突然,他发现柜子的夹板间竟然有500块钱,一愣神,他想起这个柜子是自己的老板扔的,那天老板的太太刚死,老板就把太太用过的柜子连同其他遗物一起丢到了垃圾堆,阿拉力正好没柜子,就捡了回来。这500块钱肯定是老板太太的私房钱。打扫好屋子,阿拉力就到药店买毒药,伙计看他一副委靡不振的样子,充满同情地问:“哥们

  • 少年噩梦

    盛夏的一个傍晚,阿一赶着去和朋友聚会。路上突然下了一场雨,把他浇了个透,木屐带子也跑断了。更可悲的是,由于受凉,他的肚子阵阵作痛。阿一四下张望,发现杂木丛中有橘色的灯光,便匆匆跑过去。他边敲门边喊道:“对不起!请开门!”一个长发女子探出头,问:“谁啊?”阿一实在忍不住了,猛冲进去:“不好意思,借用一下厕所!”片刻后,阿一忐忑地从厕所出来,吓了一跳,门外竟有三个女人瞪着他!除了刚才开门的长发女子,还

  • 潜在的罪犯

    洛克年届四十,是一所监狱的资料管理员。他的理想是成为一名犯罪心理学专家。最近,洛克的妻子怀孕了,他更加渴望成为专家,从而名利双收。他潜心查阅大量资料和案例,终于发现了一条成名的捷径:锁定一个潜在的罪犯,在其犯罪之时,及时制止,并公诸于众。很快,洛克便有了目标,是一个叫迈克的新邻居。迈克内向沉默,很少和人交流。让洛克注意到迈克的,是两人的一次偶遇。当时,洛克在监狱探监室里,偶然看到了迈克的身影。他随

  • 追杀爱人

    肖恩和麦莉经历了长达五年的两地爱情长跑,终于在同一座城市定居下来,结婚了。尘埃落定,麦莉决定,自己要和情敌做一个了断。这个情敌名叫网游,具体称为网络游戏。肖恩为了这个情敌,大半夜都会爬起来玩到天亮。麦莉给肖恩下了通牒:“你要是再这么起劲地玩游戏,咱们就过不下去了!”肖恩自然投降。经过一个月的观察,肖恩玩游戏的时间大为减少。一天夜里,麦莉内急,她坐起身,就听见一声轻呼,然后“啪嗒”一声,接着一团黑影

  • 珍妮太太的旅行

    生日礼物在加拿大的西北地区有个约克小镇,这里环境优美,四面高山环绕,一条清澈的小河从小镇静静淌过。小河边有座木头房子,房子的主人叫珍妮,是个五十多岁的妇人,独自一35故事活在这里。这天珍妮太太一早就忙碌起来:她修剪了门口的草坪,把家里打扫得焕然一新,餐桌上还换上了新桌布。最后,她还在餐桌上的花瓶里,插上了一束芳香扑鼻的康乃馨。原来,今天是珍妮太太儿子约翰的生日。然而,尽管珍妮太太打算精心准备一桌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