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意林 > 诗·画·话 > 正文

我如此地害怕说话

2016-04-28 17:31:19 来源:沃格文学网 浏览: 评论: [ ]

  他们把一切和盘托出:
  
  这个叫作狗,那个叫作房屋,
  
  这个是开始,那个是结束5+3+故+事+网
  
  我怕人的聪明,人的讥诮,
  
  过去和未来,
  
  他们似乎全部知道;
  
  没有哪座山再令他们感觉好奇,
  
  他们的花园和山庄紧挨上帝5~3~故~事~网
  
  我不断警告和抗拒:请离我远一些欢迎55555333.cc
  
  我爱听万物的声音,
  
  可一经你们触碰,
  
  它们就了无声息来自www.55555333.cc
  
  你们毁了我一切的一切5 5 5 5 5 3 3 3 c c

推荐信息:
>>> 生活还要继续
>>> 鲍鱼,你别紧张
>>> 温暖的约定
>>> 听梆声的地方
>>> 为什么日本遍地都是自动贩卖机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0% (0)
0% (0)
标签:

我要评论

评论 ( 0 条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沃格文学网立场。
最新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做评论第一人吧!
  • 食在他乡,面目全非

    你去重庆,会发现满街望不到重庆鸡公煲的店面。而武汉也没有久久鸭,美国加州则没有牛肉面。十几年前,李碧华就写专栏认为:扬州炒饭,产地并不在扬州。这些温暖了全国肠胃的饮食,各有一个被改头换面的,甚至虚构的故乡,为它们的滋味提供一点依据。这并不奇怪:全世界都是如此。比如,北美和欧洲的寿司店,都会正经卖一种叫“加州卷”的寿司,是米饭和紫菜两层翻卷过的,外层蘸蟹子,内层有黄瓜、蟹柳、牛油果,加上蛋黄酱,味道

  • 户外真人秀:观众看得嗨,主创累cry

    2014年下半年,明星户外真人秀节目成为市场主流,为了收视率,明星们在镜头前各种被虐,引来粉丝一片疼惜;在镜头后的工作人员比明星还要虐,但他们的苦只有自己知道。拍摄之苦最难尝:徒手搅粪,累到吐血《极速前进》第四期节目,贡献了今年户外真人秀的“最反胃任务”——在印度斋浦尔,陈小春、郑伊健、钟汉良等要亲手将牛粪团成一团糊在墙上,明星们只搅了几次,就惹得钟汉良直呼“这辈子不会再有第二次”。除了挑战心理极

  • 一位美食家的野味烹饪冒险之旅

      昨晚我们烧了鹿肉来吃。    煎锅里鹿肉发出的声音使我回想起了一次美食之旅——野味烹饪冒险之旅。    为了避免这篇文章彻彻底底成为一篇自供状,作者我决定匿名写下它。不过我说的都是真的,每一个字都是千真万确的。    我曾经吃过中国菜里的海参、马斯、豪猪、海狸尾巴、燕窝、章鱼和马肉。    我还吃过蜗牛、鳗鱼、麻雀、鱼子酱和意面……各种奇形怪状的东西我都吃过。    另外我还不止一次地吃过中国

  • 会写信的树

      2015年6月,澳大利亚墨尔本市政府出了一个新招,给全市7000多棵树涂上不同的颜色,并给每棵树设置了一个电子邮箱。    给树一个电子邮箱,难道树会写信?或者有人给树写信?事实上,真的有人给树写信了,而且树居然也回信了。    一位墨尔本市民给一棵树发了封邮件:“感谢你为城市创造了一处美景,感谢你吸收了二氧化碳。听说你的寿命不长于50年,我真的很难过,我们需要你啊!你一定要保持健康,超越50

  • 西方人的十大文化偶像

      1。猫王:胯骨上的摇滚    从猫王开始,美国青少年发现了自己的臀部,而世界理解了摇滚。他生前让正统社会震怒,死后成为最赚钱的过世艺人。作为摇滚音乐史上伟大的先行者,他的女婿是迈克尔·杰克逊,他的对手是列侬。所以列侬说:“猫王之前,世界一无所有。”    2。格瓦拉:理想主义的标准像    一个严重的哮喘病患者缘何成为一名解救全人类的战士?又缘何成为全球最性感的时髦符号?切·格瓦拉四十载的35

  • 英国美在“不折腾”

      西方有一个很流行的说法:“挣在美国,住在英国。”意思是说美国商业发达,是一个挣钱的好地方;英国环境优美,是一个享受生活的好地方。    英国环境美,最美的是乡村。乡村的最高建筑——教堂的塔尖,掩映在丛丛绿树之中。随处可见的绿色草场,高低起伏,点缀着云片般的羊群。草场四周或隔以半人高的树篱,或围以长满青苔的木质围栏。虽然少了马车,仍不由让人想起《简·爱》等早期英国电影里的一些经典、美妙的乡村镜头

  • 不争之争

      中国人看问题的方式很有辩证的眼光,比如在争与让的问题上,就认为不争是最大的争。    为什么不争是最大的争?举个简单的例子,你跟人做生意能挣10块钱,砍砍价最后能挣到15块钱,结果人家觉得你这个人矫情,以后不来找你。如果你不砍价,很痛快,过两天他可能还会来找你。如此一来,形成长期合作,远比一锤子买卖挣15块钱划算得多。    这一让一争之间结果迥然不同,因为让体现的是一种对人的尊重。我们无论做

  • 开放的马拉松

      波士顿马拉松素来有“世界第一马拉松”之称。其严格的及格成绩,使参赛者水平甚高,许多马拉松爱好者把参加这一“精英比赛”看成是一生的重大成就。    波士顿马拉松和许多马拉松一样,有着“土匪”的传统。所谓“土匪”,就是那些成绩没有及格、没有报名、也没有缴纳报名费,却要混入比赛队伍中跟着跑的人。据说波士顿马拉松的第一个“土匪”是几十年前塔夫脱大学的一位日本教授。他没跑完全程,却赢得一片喝彩声。其后“

  • 醋缸里的中国

      贵州黔东南州的西江千户苗寨,街上餐馆的招牌,家家都以“酸汤鱼”为标榜,客人到此,不吃酸汤鱼似乎就有没到此一游之感。店铺里也卖瓶装酸汤,是为本地特产,其汤鲜红如西红柿汁。苗族的酸汤,现在有用西红柿发酵的,但传统上却非此法——西红柿传入中国没那么早。传统的苗寨发酵酸汤,用的是淘米水。苗族小伙子阿龙,曾经在珠三角打工,回去后开了饭店,他的小店位置不临千户苗寨的主街道,很深僻,但是生意却最好,主打菜仍

  • 声音的怀念

      自从雅典、庞培或扬州在水流与火焰中陷落,耳语的城市已不复存在。我们的时代充满那么多的声音:大街上人与人的叫喊、国家播音员义正辞严的电视宣读、卡拉OK走调得令人晕厥的歌唱、BP机害羞而固执的呼唤,以及多种混合著工业文明和传媒技术的速朽声音,它们聚集成了我生命四周的风景。    声音起源于我的倾听,也就是起源于我在黑暗中的渴望。许多年前的一个夏日,我坐在大街的人行道上,迷失了回家的方向。父亲被羁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