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意林 > 成长视窗 > 正文

没有谁能碾压谁,我在耶鲁做学渣

2015-10-25 18:12:41 来源:沃格文学网 浏览: 评论: [ ]

  去年刚转学到耶鲁,就有人问我这个问题,我陷入了深深的沉思原文widgetads.cn。认识我的人都知道,我在法大读的本科,然后考了一个不上不下的LSAT分数去了georgetown读JD,第一年成绩还不错,然后申请了转学就被大耶鲁法学院收走啦。
  
  去年十一月份在学校有一个跟加州高院法官coffeechat的活动,全校lottery随机抽人参加,我有幸被抽中了,在场大概有20多人。活动开始后法官开始让屋子里的学生挨个介绍自己,哪里人、在哪里读的本科,将来想做什么5 5 5 5 5 3 3 3 c c。我是最后一个,等轮到我的时候我已经傻眼了,因为一屋子的人,本科全都是常青藤的,感觉都可以开个ivy校友趴了。轮到我的时候,我只好说,IdidmyundergradinBeijing,China……(此处省略一万字)汗!
  
  忽然一下子教育阶级跨度这么大,一开始还是有种被吓到的感觉,比如说跟Harvard本科出来GPA4。0的人一起做presentation,总是还不用说什么就在气场上被碾压了……但是也许是人文专业的特点吧,在学习和技能上被偶尔碾压并不会带来“我是个不折不扣的笨蛋”这种挫败感,而更多的是感叹成长的环境不同,为什么自己大学的时候总想着玩没能多读点书?
  
  可是真正厉害的人,是在很年轻的时候就认清了自己想要的是什么,从而突破环境的限制甚至创造有利于自己的环境来实现目标5 5 5 5 5 3 3 3 c c。他们早早地就走过了迷茫期和探索期,在最适合自己的世界里为自己喜欢的事情努力着。而每个人“喜欢的事情”,对于YaleLaw这种地方并没有本质的区别,比如说我觉得在学校大家不会觉得一个立志要当总统/大法官和一个立志开创美国首家服务伊拉克难民的NGO的人有什么太大的区别,相反,大家都觉得他们是非常值得尊敬的人。
  
  这就是说为什么客观上,Yale并不存在谁被碾压的情况,因为学校本身鼓励的就是一种多元的价值观5+3+故+事+网。我一直觉得有些法学院像批量生产的流水线,不管是什么样的人,进来了以后都变成了一模一样的律师,做着相似的事情。而对于Yale,大家来到这个学校是手段,而不是目的,是在已经知道自己想要什么之后,来到一个可以实现自己梦想的平台。所以学校的作用更多是鼓励你去探索,去寻找自我,去大胆追求自己最喜欢的事情,而不要迫于环境的压力选择自己不喜欢的路5 3 故 事 网
  
  但是主观上,我觉得在这种地方活得最痛苦的就是看不清自己想要什么,没办法认识自我的人……比如说习惯了国内教育环境和美国法学院第一年那种单一的评价体系,忽然来到Yale这种氛围超级自由的地方让我迷茫了好一阵子,尤其是看着周围的人坚定不移地为梦想献身的表情,想到自己曾经的理想就是结婚生孩子种花养猫,瞬间觉得在思想境界上被碾压了,觉得自己就是个废柴……
  
  虽然我现在还是那个“没志向没规划”的人(这就是为什么我被邀请了吗……),但是Yale这种地方也是在鼓励探索自我嘛。只要我不把时间浪费在纠结“我为什么没志向没规划活该被碾压”这种问题上,认真读书多交流多思考,就不算浪费时间,也迟早会找到自己真正想做的事的嘛。
  
  而且我就是才20岁啊,做一个对自己的人生价值迷茫的少女不正常吗!干吗要邀请我啊!掀桌!还记得我刚转学来Yale的时候,一个professor跟我说,你已经通过自己的努力来到了这个最优秀的平台,所以从现在起不要再去想和别人比较了,放下得失心,去认识自己的长处和短处,去追求自己最擅长和最喜欢的事情吧!Yale给了你足够的资源去追求梦想,千万不要浪费了哟来源widgetads.cn
  
  嗯,所以不生气了,桌子放好,加油啦!

推荐信息:
>>> 棉花糖之恋
>>> 博士的杰作
>>> 一个人·两个人·半个人
>>> 借来的书
>>> 思想不是免费的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0% (0)
0% (0)
标签:

我要评论

评论 ( 0 条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沃格文学网立场。
最新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做评论第一人吧!
  • 高处是我的弱项

    从成田机场驱车赶往东京,看到一个眼生的高高的东西,正在想那是什么,原来是晴空塔。有一阵子没见,竟长高了好大一截。就好像看着熟人的小孩感叹一样:“不知不觉长成大人啦。”话虽这么说,其实我对晴空塔没什么兴趣,建好后大概也不会去。为什么呢?因为我原本就不喜欢高的地方。一言以蔽之,就是有恐高症。虽然对洞窟啦、水井啦这种地方很有兴趣,但无法理解想往高处爬是怎样的心情。可是我太太最喜欢登高,旅行时只要遇到高楼

  • 国礼炼成记

    2013年12月,英国首相卡梅伦访华,给中国领导人带了不少礼物。他赠送习近平一件英格兰男子足球队的签名球衣,给彭丽媛一副迈宝瑞手套。而在2013年3月,习近平则赠送普京一幅沈绣作为访俄国礼。你知道这些“国家级”礼物价值几何,谁来负责,收到的礼物又去了哪儿吗?所谓“外交无小事”,一份小小的礼物传递出的信息可能会被做多种解读。送得体面不体面,事关国人面子;别有深意的“礼物外交”,又事关国家利益的里子。

  • 卡廷惨案真相

    俄罗斯总统普京展示给公众的多是“硬汉”形象,然而,他却有过一次屈膝忏悔的举动,让世界甚为震撼。2010年4月7日,时任俄罗斯总理普京陪同到访的波兰总理图斯克,参加在俄境内的斯摩棱斯克州卡廷森林举行的纪念“卡廷惨案”70周年活动。普京身着深色西装,与神情哀伤的图斯克进行了“兄弟般拥抱”,他轻轻拍着图斯克的后背说:“请您和波兰人民节哀。”普京随后发表了简短的讲话:“1940年前苏联政府对波兰军人的迫害

  • 那年的欢喜

    应该是在1966年,我上高小,暑假的时候,咸阳北塬上的马庄逢集,母亲给了我两毛钱,叫我带三个弟弟到集上逛逛,顺便买一斤盐。一到集上,小弟弟就兴奋地指着吃食摊子嚷嚷:“油糕,麻糖,还有馄饨。哥,妈不是给你钱了吗!”我一声喝住了:“还要买盐呢!一斤盐两毛钱,能吃半年。一碗馄饨两毛钱,一吧嗒嘴就没了!”小弟弟没敢再吭声,二弟和三弟见我瞪眼,也都噤了声。集市东头是百货店,那里卖盐,但是要到那里,必须穿过叫

  • 奢侈品价值几何

    长期以来,我只看得懂价格,却看不懂“价值”。我出版知名设计师村上隆的书,邀请他来台湾地区演讲。他设计的一个公仔,卖了几亿元,我知道价格,但对于它有什么价值,无法理解。我尝试仔细阅读他的书、听他演讲,还当面请教,看看能不能开窍,但也只是一知半解,只好承认自己慧根不足。在美国纽约第五大道、日本东京的表参道,年轻人抢购天价名牌包、名牌服饰,从他们的痴迷程度来看,我想他们一定懂得这些东西的价值。只是我看得

  • 站在“土豪”的肩膀上

    1908年,一场席卷美国的经济危机使24岁的他变得一无所有。为了糊口,他应聘当了《鲍勃·泰勒》杂志的一名记者。这份工作虽然收入不高,但却可以让他走出家乡那偏僻的小镇,在世界性的大都市——哥伦比亚特区华盛顿市有了一块立足之地,这儿使他有机会接触到最高端的成功人士。事实上,他很有这方面的天分,因为在十几岁时他就曾是本地一家报纸的自由撰稿人。老板泰勒也很快发现了他的潜力,有一天,专门把他找到办公室,要他

  • 沉默有因

    察言观色,确定最佳策略。淳于髡(音同“昆”)是我国战国时期著名的政治家、思想家。他博览群书,学贯古今,靠一张能言善辩的嘴闻名各地。有位魏国大臣认定淳于髡是人才,打算把他举荐给魏惠王。魏惠王也早听说过淳于髡的名声,一听说他来了,连忙屏退身边的人。可淳于髡似乎完全不在状态,魏惠王一口气问了3个问题,他都没吱声,像木头人似的站在那。第二天,大臣又领着淳于髡去见魏惠王,魏惠王同样单独接见了他,可淳于髡仍然

  • 拖延症改变历史

    列奥纳多·达芬奇是被作为拖延症患者提及最多的伟人。达芬奇是西方第一个人形机器人的设计者,第一个绘制子宫中胎儿和阑尾构造的人,绘画创作方案更是不计其数。这个事实侧面反映了达芬奇的一生中注意力是相当分散的。于是,由于追求完美和不断有新的灵感到来,众所周知的《蒙娜丽莎》画了4年,《最后的晚餐》画了3年,并且都严重影响了客户关系。最终,达芬奇传世画作不超过20幅,并且其中有五六幅到他去世还压在手里没能交付

  • 吃吃喝喝的难题

    中央“八项规定”、“六项禁令”和倡导厉行节约以来,公款吃喝现象遭受重大打击。栽在吃喝上的官员不少,但媒体也披露了各种将公款吃喝隐蔽化的手法。比如,把“战场”转移到公园或者寺庙等地方的私人会所,消费价格更惊人;或者是把“战场”转移到机关的内部食堂,即所谓的“小食堂”,厨师是从高档饭店聘请的,内部食堂自然价格是便宜的;更有甚者将宴请转至民宅,“私人请客、公家出钱”,公款吃喝披上了“家宴”的外衣。为了不

  • 一个90后对前辈们的“宣战”

    我过年去我姥姥家拜年,把名片拿出来。“啥?都当上老总了?”她说,“做人啊,要踏实。”她觉得我这个公司和20万投资都是编的,为了掩饰我毕业了还没有找到“正式工作”的尴尬。我读北大的时候,学生是不可以因为创业辍学的,创业甚至不列入大学毕业生的去向范畴。老师会觉得,你故意找碴吧?你怎么不找工作呢?学校都有硬性指标,一定要有多少人工作,多少人就业,多少人保研,创业属于“未就业人群”。所以父母、姥姥那一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