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读者 > 人物 > 正文

周冬雨:似曾相识的邻家小妹

2019-08-23 23:53:30 来源:沃格文学网 浏览: 评论: [ ]

去张艺谋工作室蹭面吃

  2010年,周冬雨凭借清纯外形,被张艺谋选为《山楂树之恋》的女主角,时任“谋女郎”的她当年好生风光www.widgetads.cn。如今“新旧交替”,加上在演艺圈也发展了几年,问她有何经验可传授给后辈时,周冬雨摇头说:“别叫我‘谋女郎前辈’,现在最讨厌当前辈了。我和现在很多新人也算同龄人,不便给人家意见。”

  “我和张导一直保持交流,他是我一辈子都需要感恩的老师,逢年过节也会去看望他。”周冬雨说这些年和张艺谋见面,会主动报告自己的近况,聊聊最近有什么想不明白的事情。此外,恩师的工作室还有另一个作用,“特别想吃面的时候,我就去导演工作室一趟,他那里的面条做得一绝。”周冬雨认为那里的面条是全北京最好吃的。

  任何新人,经张艺谋三字“加持”,演艺之路必定一帆风顺。出道不过几年,周冬雨部部戏都是女主角,今年上映的《同桌的你》的票房更是节节高,比其他任何90后女演员都要好运,她却说刚出道时很悲观,“那会儿年纪小,控制能力不好,人家说一句我长得丑,我就哭得不行Rhqi。”她举例,当年拍摄《山楂树之恋》时,看完媒体偷拍的现场照,“为什么把我拍得那么丑?后来想了想,可能就是长得丑,能怎么样呢?”

  刚出道,张艺谋还提点这位新人,要注意说话的语速,“我这个人性子急,导演就说做采访时要把语速降下来,你说得慢,才能给自己思考的空间。”

  “谋女郎”称号曾是困扰

  顶着“谋女郎”的光环进电影学院是好事还是坏事?周冬雨思考了好一会儿,才回答:“对我来说是好事,毕竟导演给我表演机会,又能去专业院校学习。”周冬雨说,刚去电影学院上学时,有一个短暂的适应期,“我最害怕别人用有色眼镜看我,‘你是谋女郎,你应该什么都厉害,什么都比我们强。’那我要是什么都会,我还来学什么呢?那个时候我最难过,不过都是同龄人,大家很快了解我之后,这个问题就过去了。”

  谈起电影《同桌的你》,周冬雨饰演的周小栀有一帮宿舍好姐妹排忧解难,银幕外,还有一年才毕业的周冬雨却感伤起来:“现在特害怕毕业,担心找不到那种上学、生活的充实状态。以前跟同学总叫着‘啊,还差一分钟就上课’,急急忙忙赶去教室,如果冲进去了,觉得自己特厉害,赶不进去,在外边罚站,也特好玩。”

  这三年寓工作于学习的生活,周冬雨感叹收获很多,“像我刚出道时,声音就像气泡音加卡鸡毛,特嗲,当时也不知道为什么说话就那样子,有气无力的。进电影学院后,台词课对我的帮助特别大原文www.widgetads.cn。现在也越来越能控制自己,知道在什么时候让自己安静下来,在演戏的时候又激动起来。”与时俱进的还有她对镜头的自信感。“刚开始演戏,连走位都走不准,经常是导演说‘走到这,说完话,在这停’,我肯定是走过了位置那种。现在不仅能走好位置,还能用余光留意到镜头在哪,正在拍哪,该怎么演,是不是表情还要再夸张一点……真的感觉没白进这个圈,每一天都在这里面学到新的东西。”

  和林更新还要继续做朋友

  不少看过电影《同桌的你》的80后都对周冬雨与林更新那段苦涩多过甜蜜的“校园爱情”,心有戚戚,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身为90后的周冬雨,是否相信这样的爱情存在?她以老练的口吻说道:“人跟人谈恋爱,总归来说就是这样,最打动我的是最平凡的爱。像以前我很喜欢一个男孩,有天我指着一张图片说‘哎呀,这个猫太乖太可爱了’,他随后就帮我画了一幅图,这种小细节就让我很感动,那幅画我一直保留到现在。”

  “在我印象里,高考前,我根本不知道什么叫谈恋爱5.3.故.事.网。那会儿身边有各种‘病例’,为爱哭死什么的,我心里想的都是:两个人在一块发生了多大的事啊,能至于这样?后来自己谈了个恋爱,才发现之前对爱的了解是懵懂的。”对于初恋,周冬雨没有细谈,只说发生在高考之后,知道的人不多是因为她属于含蓄恋爱型。

  影片监制高晓松在此前的北京首映礼上,当众调侃林更新和周冬雨这对银幕情侣的化学反应,令这个爱情故事更有看头。首次合作的两人,在拍摄之余也屡屡被拍到亲密外游、吃饭的画面,戏假情真的传言甚嚣尘上。甚至有报道称周冬雨认了林更新是地位极高的“男闺蜜”。她听到这个话猛摇头。“我没说他是我的男闺蜜,可能是对方误解了我的意思。大家能关注我,已经很开心了来源widgetads.cn。”

  男闺蜜也好,男搭档也罢,出道至今,周冬雨合作过的男星,从窦骁、陈晓到林更新,都是新一代男演员里的佼佼者,她说自己从小就喜欢跟男生一起玩,前面合作过的男演员都成了好朋友,至于为什么和林更新的绯闻总是断不了,“我也好奇,和窦骁他们也是一样的相处模式,却没有被拍,只能说他们太幸运了。”

  至于会否和林更新保持距离,让这段绯闻降温,周冬雨回答:“工作就是演戏,生活中还要演,我真是会腰痛。我还是愿意和合得来的朋友出去,会继续约林更新出去玩,我们也不会尴尬。拍就拍吧,反正被拍的时候除了我们俩,还有很多人。”

  “现在越来越觉得自己没那么重要,人家喜欢就看一看,我也不会怎么样了。”周冬雨唯一介意的是被偷拍的照片不是很好看,“看完总是觉得‘哎,丑八怪’,私下我不爱化妆,换谁不化妆拍照,都不好看吧。”

  几年时间下来,周冬雨对偷拍这种事习以为常,时常在心底咀嚼回味一句话。“电影学院老师教我一句话——‘当众孤独’5 3 故 事 网。有时候要在大街上拍戏,边上围着一两百人,你还得演哭戏,能怎么办呢?就得演。”

推荐信息:
>>> 美女“空保”的金领生活
>>> 署名藏玄机
>>> 这世界对颜值中等的女生最友好
>>> 四种方法帮你发掘第一桶金
>>> 天堂的位置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0% (0)
0% (0)
标签:

我要评论

评论 ( 0 条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沃格文学网立场。
最新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做评论第一人吧!
  • 鲁迅曾经最痛恨的人

    陈西滢就是陈源,就是那个写《西滢闲话》的作者,那个曾经让鲁迅最痛恨的人。鲁迅骂人一向厉害,喜欢痛打落水狗,他如此这般痛恨,死活不肯放过陈源,不是没有缘由。堂堂北大教授陈源,居然写文章说他剽窃,白纸黑字,男盗女娼是最歹毒的骂名,鲁迅焉能咽下这口恶气?陈源有个小妹叫陈汲,是竺可桢的后妻,竺可桢的前妻是民国名女子张默君的胞妹,两位妻子一位有个不一般的姐姐,一位有个不同寻常的哥哥,倒也是个有趣巧合。陈源与

  • 被遗忘的梦

    一座别墅紧靠着海边。咸腥味的海的气息弥漫在静谧朦胧的五针松甬道中间。不断吹来的微风戏弄着橘子树的四周,拂来掠去,宛如用谨慎的手指抚摸着一朵绚丽多彩的鲜花。大海动情地把它的波浪紧紧依偎在带有台阶的平台旁边——别墅就在上面。白色的光华映在大海面上,点缀着远处孤寂的闪光的船帆,越来越深入地升到一片宽大的阴影下的庭院中的绿地上,并消失在疲惫的、童话般寂静的公园里。上午的炎热压在沉睡

  • 别把“红楼”研究成梦魇

    去年秋天,一则“《红楼梦》后二十八回手稿回归祖国”的新闻横空出世,成就了年度文化界最佳笑话。戴好护目镜拜读回目标题吧:“探春惜春同时提亲,群英聚会将军府内”——下联对“宝玉黛玉一起结婚”更工整吧。“双龙圣宴性爱丑闻,金圣叹在福海申冤”——如实招来,你和海天

  • 影子

    如果我们的影子也具备五种官能,我们同时用两颗心脏生活,那将是多么美好的事情。是,从我们演变到影子,是一个漫长的抽象的过程,我们全部的冷漠在影子中达到顶峰。有些人只依靠自己的影子生活,甚至不是用整個的影子,而是依次地,时而用一只手,时而用一只眼睛。

  • 种树

    老王的一个老同学是著名画家,他在乡下买了一套别墅。老王应邀去为老同学温居时,与其他宾客一起,被邀去看老同学在后园种的几棵树:有雌雄各一株大银杏,有枝叶纷披的法国梧桐,有一株高耸的云杉,有杜仲、合欢、枫、檞、橡树,还有紫色、白色的玉兰。老同学说,由于这些树都很高大,树身与根部所带泥土过重,是用老吊(起重机)拉来的,也不知花了多少钱。后园里还有一株黄松,老同学说是到某省时,发现一个施工单位正在砍伐一株

  • 在黑夜的最深之处

    日落总是令人不安/无论它浮华富丽还是一贫如洗/但尚且更加令人不安的/是最后那绝望的闪耀/它使原野生锈/此刻地平线上再也留不下/斜阳的喧嚣与自负/要抓住这紧张而奇异的光是多么艰难/那是个幻像,人类对黑暗的一致恐惧/把它强加在空间之上/它突然间停止/在我们觉察到它的虚假之时/就像一个梦破灭/在做梦者得知他正在做梦之时/——博尔赫斯《余晖》我的焦虑症在夜晚尤其严重,很多个本来平和

  • 时光茶

    时光老人咕噜咕噜咕噜咕噜给每个人都煮了一壶茶我知道大人们都品过这滋味问爷爷奶奶他们指着头上的白发说茶的味道是淡淡的问爸爸妈妈他们手牵手说茶的味道是浓浓的在爷爷奶奶爸爸妈妈淡淡又浓浓的幸福里时光慢慢地煮着我的茶我想我的茶应该是甜甜的快乐

  • 读书,是门槛最低的高贵之举

    犹太人爱书,以色列14岁以上的人平均每月读一本书。以色列有图书馆1000所,平均每4500人就有一个图书馆,仅450万人口的以色列就有100万人办有借书证。在人均拥有图书、出版社及读书量上,以色列居世界第一。当孩子稍稍懂事时,几乎每一个母亲都会严肃地告诉他:书里藏着的是智慧,这要比钱和钻石贵重得多,智慧是任何人都抢不走的。犹太人是世界上唯一一个没有文盲的民族,就连犹太人的乞丐也是离不开书的。严谨的

  • 永不气馁

    倔强之人,精力无穷,永不气馁。上帝十分公道,没有人可以拥有全部,各人分享快乐,他有的不一定是你要的,你做得到的事可能叫他徒呼荷荷,不必憔悴,不用艳羡。应视快活心态如水门汀夹缝中长出来的小草,只要一颗细小种子,环境再恶劣,也发芽成长。降低一点要求是最佳的灌溉——本来一无所有嘛,途中获赠一粒水果糖,也应如获至宝,吃得香甜万分,人家是否得到整个巧克力蛋糕,管他呢。笑声是阳光,友人

  • 珠和觅珠人

    珠在蚌里,它有一个等待它知道最高的幸福是给予,不是苦苦地沉埋许多天的阳光,许多夜的月光还有不时的风雨掀起白浪这一切它早已收受在它的成长中,变成了它的所有。在密合的蚌壳里它倾听四方的脚步有的急促,有的踌躇纷纷沓沓的那些脚步走过了,它紧敛住自己的光,不在不适当的时候闪露然而它有一个等待它知道觅珠人正从哪一方向带着怎样的真挚和热望向它走来;那时它便要揭起隐蔽的纱网,庄严地向生命展开,投进一个全新的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