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读者 > 社会 > 正文

毕业之后,在北京活成一个普通人有多难

2019-07-02 23:50:59 来源:沃格文学网 浏览: 评论: [ ]

因为不清楚未来,所以当下的每一步都忐忑,每一次有小小的失败,都天昏地暗的来自www.widgetads.cn

  我就是《上课记》里那个父母不让回老家工作,让我自己在外面混社会的南方姑娘。但我母亲,自从我来北京以后,便不承认自己说过这样一句话了。她还进行剧情反转:我让你回老家工作,你自己说要在外面混社会……

  寄人篱下的生活

  2012年3月1日,凌晨,降落北京,这是我35故事中第一次坐飞机,到达的时候,已经快凌晨2点。我东问西问,待找到出口已经快凌晨3点了。看到接机的亲戚终于松了一口气,但她的脸上很明显的不高兴和不耐烦使得我说话变得小心翼翼,我心里觉得很对不住人家,打扰人总是不妥的。从那一刻起我开始了寄人篱下的生活,住在南六环外,去地铁要走一段路,再坐十多站公交车;身上只有两千多块钱,着急找工作。

  去面试的第一家公司在国贸。面试官有三个人,问我之前从事什么工作,我说视频编导,他又问了我知不知道什么是公关,我说不太清楚。最后他问,你在北京有什么亲戚,亲戚做什么工作,有什么政府方面的关系?我如实说了,老板的脸上已经写上了“面试失败”。之后的两个面试,也失败了。时间过去了一个星期。

  连续的面试失败,让我很心慌,甚至害怕父母打电话询问。亲戚家没有电脑,我只能每天跑网吧去投简历。两天以后又收到了一个面试通知,是集体面试,老总说公司新成立,大力招人,谈到薪资,他问我希望多少钱,我说3500元,他说应该没有问题来自widgetads.cn

  第二天,我早早来到公司,写一个关于酒文化的方案。到下班时间,我跟另外一个男孩都不敢走,虽然心里很着急,实在住得太远了,不早点走,可能没公交车了,男孩说月工资只有1500元,只能慢慢来。

  我不敢相信,给老板打了电话,老板说是1500元。我说,不是说好的3500元吗?他说到了月底,算上提成的话应该有。我说当时不是这么说的,电话那头显然有点不耐烦,你想要多少,2000元可以吗?我说,我不干了。

  挂掉电话,特别沮丧。1500元比在海南岛还要低,在北京怎么生活呢?

  到地铁站,是晚上十点多,在路边等了半个小时,没有见到回家的那趟公交车。着急、沮丧、迷茫、恐惧充斥着我,手机没有电,即使有电也没有人可以倾诉。想起海南岛温润的风,还有海岛的爱情,眼泪突然扑扑地往外涌,我蹲在地上,号啕大哭,越哭越厉害,用手紧紧地捂着脑袋,上一次这么伤心,还是因为调剂专业。

  大约哭了十分钟,我才站起来,用力地擦眼泪,上了一辆只能走三分之一路程的公交车。下车后,溜着路边凭着记忆,一边走一边不停地左右看,天很黑,路上几乎没有人,偶尔有路过的摩托司机或者货车司机,会吆喝几声,吓得我赶紧快走。走了一个小时,误打误撞到了我住的小区,终于到家了。

  小Z:毕业这三年

  大学毕业三年,我没有收到过来自年长者体谅的话。他们说,年轻人,就是要吃苦的,你们苦得还不够,所以你们还这么派不上用场5 5 5 5 5 3 3 3 c c

  毕业后去香港读了一年研究生。最大的收获不是念书,是看了五十多场戏剧、音乐、舞蹈的演出。见过好的东西,回到内地就不容易被那些造作的演出忽悠了。

  在香港,不同价位的演出票都有部分是预留给学生的,持学生证5折就能购买,先到先得。在北京,留给学生的打折票,都是最便宜、档次最差的位置。

  在北京一家媒体工作,开始了最失落的两年。一直到现在,我都觉得自己在往低处走,越走越怀疑、不自信、迷茫、焦虑。但我真心喜欢什么呢?因为不清楚未来,所以当下的每一步都忐忑,每一次有小小的失败,都天昏地暗的。

  大约一个月前的一天晚上,我突然接到了尹泽淞的电话。他是我的大学同班同学。他说,想与我聊聊。我知道“聊聊”的意思,堵得慌,想找人排遣。我也很多次这么向朋友求助过。

  凌晨1点多,我俩坐在“大裤衩”附近的一家24小时麦当劳,周围是几个睡在那儿过夜的流浪汉沃格文学网。不知道该怎么安慰。我不想告诉他,没事儿的,会过去的,明天会更好。这样省事,但无效。我也不想和他吐自己的苦水,證明我比他更差劲,这样他不但没有达到倾诉的诉求,反而听我一堆牢骚,怕是回去后更郁闷了。尽可能听他讲,然后告诉他我的感受。和人打交道久了,我发现很多时候沟通是无效的消耗,对方在听你说话之前就已经有了结论和判断。“倾听”是一种虚伪的尊重。

  有一次我给我爸打电话,他问我干什么去。我说,我现在要回家了。他说,你回哪个家?你的家在这儿,你现在住的地方叫宿舍。那时我站在港铁九龙塘站喧嚣的人群里,周围很吵,但这句话直击我的脑电波。后来,我往家里打电话的时候,再也没说,我要回家了。我只说,我现在要回住的地方去了。

  以前我妈总问我,工作真的那么重要吗?为什么一定要为了一份工作,去离家那么远的地方推荐www.widgetads.cn。我很严肃地告诉她,工作当然重要,不止是工作,还有环境,遇见的人,认同的事情,很多很多。

  但我对我自己的这一番见解,却慢慢动摇了。最开始是一件很小的事情,北京没有“水”。后来一个人去逛颐和园,在昆明湖边坐了好久,那是我到北京之后见过最大的“海”,昆明湖是人工的,湖水没味道,只供解解眼馋。

  然后发现,北京没有“路”。压马路这个词儿,我以为来自北京,但北京全是阔气的功能型的大马路,想走走散散步,發现那种休闲型的留给人走的“路”特别少。周末想去爬山,也很远,没车,就得跟团一日游,想想就费劲。所有的约会和休闲,就是逛商场,进去待一天,吃喝玩乐,出来天黑了,周末就过完了。这里不适合生活。

  来北京前,我觉得北京是一个没有“生活”的地方。不止北京,所有大城市在我的想象里,都没有生活。这里所谓的生活就是努力工作,努力寻找价值和意义。

  在北京,我思想负担特别重,好像如果我只能在这里活成一个普通人,我就输了。但其实在北京活成一个普通人,也要经历九死一生5 5 5 5 5 3 3 3 c c。  

系统推荐:
>>> 好事多磨
>>> 写字
>>> 熊孩子的爆笑作文
>>> 梦里惟一的行李
>>> 给网虫儿子的一封信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0% (0)
0% (0)
标签:

我要评论

评论 ( 0 条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沃格文学网立场。
最新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做评论第一人吧!
  • 当读书成为一种仪式

    读書,应该是塑造个人独立判断能力,或是完善自身品性的,但今天,表面上看起来选择增多了,但事实上人们缺少了真正意义上的自我选择,反而容易迷失在各种所谓的“读书推荐”之中了。关于当下中国人读书少,不爱读书,甚至不读书的报道早已不鲜见。当然,我想有人一定不同意这些说法,譬如有人说,我们不读书,可是我们看微信啊,微信里不也是有各种文章,那么多推荐读书的文章,我们不也是在读吗?何况,

  • 我既来了,定不负山的高、水的清

    其实并没有山穷水尽,亦没有柳暗花明,可以只是此时此地,欸乃一声,开出豁亮天下,青山绿水原来一直未改变。我既来了,定不负山的高、水的清,也許将来潦草收场,惨淡徒劳,可是有这一路风光,我的一生,便可自成景致。人类有一种“储存式”的人性。我们认为如果给予别人的太多,自己就会破产。但是,相反的情况才是事实——我们愈深切地参与生活,与他人发生联系或者创造性地做

  • 停下来,感受这阳光

    那是一个平凡至极的日子,初升的太阳在天空中发出淡橙色的光芒,染红了周围的白云,若是有人抬头向上看,一定会觉得很美。然而我却绝望地发出一声惨叫,一点儿也没有理想中淑女的样子,大大咧咧地趴在书桌上。桌上各科的参考书堆成了山,这张足有半张双人床大的桌子竟被这座“书山”堆得没有了我的容身之处。面对一道作文题:“_____的阳光”,我无奈惨叫,无奈提笔,开始奋

  • 这里我来过

    这一天巴黎下了雨,这一天是我在巴黎停留的最后一天。别人去购物,我跟母亲沿塞纳河走了快两个小时,才远远地望见那绿色的篷子。脚虽然冻僵了,我还是往前跑了几步,踩进了水坑,我变热的身子与变红的脸却没有冷下来半分。前面就是那大名鼎鼎的莎士比亚书店了,从门外向里望,毫无疑问,有许多像我一样的“朝圣者”正在其中,享受着书的暖意。我走进书店,实实在在的温暖终于包围了我,雨带来的寒冷渐渐钻

  • 江南无所有,聊赠一枝春

    01南朝宋时期,有这样一对好朋友。一个叫陆凯,在江南。一个叫范晔,在西北。两人多年没见面,平日里只能靠书信来往。又是一年春天,江南草长,群莺乱飞。陆凯想着出门散散心,转了两里路,到一个驿站,见桥边一树红梅开得正艳,走过去观赏。忽而,身后传来一阵马蹄,一个相熟的信使近来,勒马相问:“陆大人,可有什么信要送?”陆凯折了一枝梅花,递给信使,说:“我的好友范晔在西北陇头

  • 每一朵花都表示它的存在

    在春天看花,到朋友圈打卡,是種潮流。我也在春天看花,看樱花、杏花、桃花、梨花……我不只看被人潮簇拥的花,我看各种花。看艳丽的花、淡雅的花;看硕大的花、一丁点的花;看耀眼的花、不起眼的花;看妩媚骄傲的花、低到尘埃的花……看花,我不为拍花,而是仔细地、认真地、专注地观看,带点仪式感。看杏花,我会去老公园里。那里的杏花纯白,有淡香。杏树先开花,后长叶。花褪残红青杏小,花落之后始见“青小&rd

  • 风为叶雨为花

    雷雨来得猝不及防。屋檐的雨滴打着叶片,叶片惮颤一下,下面现出一只蝈蝈。它没有逃到屋檐下躲雨,而是紧紧地用它锯齿状的几只脚牢牢地钩住叶片,把构树叶当作一方净土。构树高一米左右。三年前,或五年前投错胎,落墙生根。墙头没有泥土,没有水分,它营养不良,生长缓慢。若是构树种子落在地上,三五年足以茁长成两层楼那么高。秋天的构树,像极了披霞帔戴凤冠的娘娘,流金叶片下垂挂着耀目的红果子。這只黄绿色的蝈蝈不过半个指

  • 捂不住的蝴蝶

    落叶是季节捂不住的蝴蝶。最爱这落叶。它们如此从容静谧,蕴含着一种极度的优雅与闲适,它们褪尽青青的绿色,不蓬勃、不张扬、不锐利,剩下的是岁月渐远后的温馨与从容。它们换上金黄的衣裳,在秋天高远的天空下,如此妥帖地唱完了青春的歌儿,最后从枝头静静地飘了下来。这是一种成熟的声音。“成熟是一种明亮而不刺眼的光辉,一种圆润而不腻耳的音响,一种不再需要对别人察言观色的从容,一种终于向周围申诉求告的大

  • 不愿妻子荒睡一晚

    秋天的一个深夜,我从长途客车上下来,穿过黑暗寂静的县城,回到自己的家门口。我敲了几下院门,没有人回应。妻子和女儿都已熟睡。我又跑到楼后,对着窗户喊了几声,家里依旧静悄悄的。记忆中,我从未这样晚回家。以前我总是还没下班就回来,天一黑便锁上院门,在家里看书或者看电视,陪伴妻子和女儿。我跳进院子,推开厨房的门,拉亮灯,在碗柜里找到半盘剩菜和一个馍馍,自个儿吃了起来。在碗柜的抽屉里,我找到楼房门上的钥匙,

  • 面子与本钱

    显然,争面子就像做生意,也是要有点本钱的。可以用来当本钱的东西、事情和条件很多。一般说来,但凡别人没有,而只有自己才有,或虽然别人也有,却不如自己的多和好,或不比自己先有,都可以视为“本钱”。比方说,阿Q看过杀革命党,未庄的其他人没有看过,这就是本钱。阿Q也因此有面子,可以有资格向他人炫耀,有资格在讲述中将唾沫飞到赵司晨(一个在未庄也多少有点面子的人)脸上,有资格在讲述中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