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读者 > 文明 > 正文

法国人为什么要“废除”数学

2019-06-19 23:50:29 来源:沃格文学网 浏览: 评论: [ ]

前几日上网时,看到这么一则新闻:根据法国政府的高考改革方案,数学将被“踢”出基础必修科目的行列OGF。也就是说,是否学习数学将由法国学生自由选择。哪怕打算在大学里投身某些理工类专业的学生,也可以在高二、高三时告别数学,选考其他科目。

  有趣的是,为这一方案背书的,是塞德里克·维拉尼。他是何许人?除了法国共和国前进党议员,他最重要的一重身份是数学家,而且是世界顶尖级别的,他是菲尔兹奖、费马奖和欧洲数学学会奖的“大满贯”获得者。

  那么问题来了:一个数学家,为什么会支持“废除”数学?

  法国人真实的数学水平,似乎从来都是个谜。作为一名数学工作者,在巴黎高师求学时,我曾亲眼见证过他们扑朔迷离的数学能力:一方面,普通人貌似连加减法都算不清——在超市,若是为买一包3推荐www.55555333.cc。02欧元的薯片而递给营业员5欧元加2分,那么大概率会先被退回那2分,再找零1。98欧元。可另一方面,这又是盛产数学家的国度:欧拉、拉格朗日、庞加莱、格罗滕迪克……哪个不是门外汉都如雷贯耳的数学家?再不然,还有那个网络上流传已久的小故事:法国的小学生们大多不知道4+5等于几,但他们总能告诉你,4+5=5+4,因为整数关于加法构成阿贝尔群。

  这些“传说”的可信度颇高。在基础教育阶段,法国确实偏重于抽象的理论;法国学生的口算虽然不行,却也无伤大雅——法国的考试允许学生带计算器,还是可以编辑函数、输入公式甚至进行编程的那种。

  所以,维拉尼如此提议,想必不是因为法国人缺乏“数学基因”www.55555333.cc

  其实,我个人很想为维拉尼提议的改革拍手叫好。因为在我看来,执行着单一标准,用于选拔而非教育的中学数学在哪里都是灾难。

  比如我的中学时代,要学的数学简直浩如烟海——数理逻辑、代数、几何、概率、统计,甚至还有初步的微积分。单单是代数部分,我就不得不反复面对一元二次函数的折磨——从初中的分解因式到高中的基本不等式,以及始终散发着怪异气息的三角函数——各种变换公式如同魑魅魍魉。可在以高考为导向的数学课堂上,我最终也只是“过于熟练”地掌握各种结论。须知二次函数中甚至隐藏着伽罗瓦理论——又一位法国数学家的贡献——这样的人类智慧之光,但学来学去,我只是获得了配方法的各种推论来源www.55555333.cc

  不得不承认,中国的中学数学在内容的庞杂度和解题的技巧性上显得过于困难了。而吊诡之处在于,这些学习起来异常困难的技巧,我们既不会在未来特意使用,也似乎无益于我们逻辑能力的培养。

  法国的数学教育显然也面临着类似的问题。尽管他们的中学数学始终坚持着内容的丰富性和深刻性,可一旦参与标准化的考试和选拔,又都变了味道。一张试卷难以品评学生们的数学思想是否深刻,可一旦开始考察解题能力和技巧,又势必会引导中学数学走上枯燥而无用的老路。

  维拉尼的改革大致体现了这样的思路:如果不宜直接考察中学数学的学习内容,且作为必修的数学课也不能进一步向着丰富和深刻的方向进行改革,不如就在标准化的统一考试中只考查实际应用能力,而直接将数学课作为选修课程来源55555333.cc。立志于在大学读理工科的高中生,特别是希望将来成为数学研究者的高中生,如果能在中学的课堂上,在学习二次函数的时候,就能理解伽罗瓦的思想,想必会兴奋不已吧。

  姑且不论结果如何,这样的改革无疑是振奋人心的尝试。教育的意義不是通过统一的标准进行选拔,而是为现代社会的多样性提供更多可能。作为教育者,也不要羞于承认失败:逃避嘛,虽然可耻,但未尝不是一个好办法。

小编推荐:
>>> 给生活一个拐弯
>>> 傀儡皇帝不可欺
>>> 一见钟情的“一见”到底多长
>>> 忍着不死的父亲
>>> 活得像一棵草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0% (0)
0% (0)
标签:

我要评论

评论 ( 0 条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沃格文学网立场。
最新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做评论第一人吧!
  • 我阅读,因为读书救过我的灵魂

    我为什么对阅读如此执着、如此拼命?理由很简单,因为读书曾经救过我的命。年少时我很不快乐,特别是在高中的那一段时间。我反抗学校,总觉得学校给我的尽是限制,行动的限制、思想的限制、想象力的限制。我因此也跟着痛恨这个世界,却没有朋友可以讨论,为我解疑释惑。我还离家出走、逃学,是老师和父母眼中的问题学生。就在我想放弃生命的时候,我遇到了一位老师——甘训宾,她给了我自由和绝对的支持。

  • 青春有你

    我不知道这个世界上是否有一个人在认真地喜欢着你,如果有,我相信那个人一定是我。九月,繁花落尽。你我第一次相见,我忽然听见自己心跳的声音。后来,你对文字的热爱,让我这个徘徊在文字世界的追梦者,毫不犹豫地喜欢上了你。白落梅说:“岁月是一指流沙,苍老是一段年华。”18岁,我将最美好的青春都许给了你,徒留自己一个人年华逝去,似流沙似幻影。那天,就在你委婉地拒绝了我之后,我忽然懂了,

  • 木叶村的稻草人

    我的朋友许,挚爱稻草人。读三毛的书,他先读《稻草人手记》;听歌,听罗大佑的《稻草人》;挺大一个人,只要电视上演《绿野仙踪》的卡通片,他一定会跟女儿抢遥控器,因为那部童话里有一个稻草人。身为马龙·白兰度的“铁粉”,有一天,他急吼吼地告诉我,今天看了一部阿尔·帕西诺的老片,一问,名字叫《稻草人》,甚至对《蝙蝠侠》里的那个猥琐的稻草人,他也欣赏不已。有一天,他的博客头像突然变成旗

  • 掌握适合自己的学习方法

    “学习”这个词在日语中写作“勉强”。我觉得甚有妙意。学习是针对某一领域持续钻研的一种行为,这个过程可能是孤独的,并且随时会面临陷入绝境的风险。这时,我们不禁会怀疑:“我是不是没有这方面的天赋?”长期下来,确实会有些“勉强”。儿时,父母、学校或课外辅导班的老师在学习中充当了我们的领航员、引导者,但到了大学

  • 当一只萤火虫

    文学还能做什么?文学还应该做什么?一位朋友告诉我,“诗人”眼下已成为骂人的字眼:“你全家都是诗人!”“你家祖宗八代都是诗人!”……这种说法不无夸张,但玩笑中却也透出几分冰冷的现实。在太多的文字产品倾销中,诗性的光辉、灵魂的光辉,正日渐暗淡,甚至经常成为票房和点击率的毒药。坦白地说,一个人的生命有限,不一定会遇上大时代。同样坦白

  • 你离我很近

    果园在睡梦中燃烧从芦苇的睫毛中我采集着火焰之泪:萤火虫在云的魔法的岸边月亮生长秋天的手将我的夜伸向你从绿莹莹的萤火虫的光沫中我在心中聚拢你的微笑你的嘴是冰冻的葡萄唯有月亮薄薄的边缘会变得如此寒冷寒冷得我可以吻它像你的唇你离我很近黑夜中我感到一阵眼睑的眨动

  • 大自然给每个人都写过一封情书

    大自然给每个人都写过一封情书,有时间一定要去收取。有的托清风,给你眉间捎来照水姣花;有的托雨露,给你心头寄送好花时节;有的托明月,给你腕间绕上半帘花影;有的托鸟鸣,给你耳边弹响高山流水。一枝新芽,一个逗号,巧笑倩兮;一朵嫣红,一句诗词,美目盼兮。草木纷披为行,百花开成信笺。你走在其中,有美一人,清扬婉兮。长堤柳,深巷花,通幽曲径,流水小桥。世上的美,在书间,在画中,也在爱的眼睛里。看一眼柳丝披风,

  • 寂寞

    鲍鹏山老师在《百家讲坛》主讲“新说《水浒》”时,有一段话特别精彩:“在很多时候,寂寞不是因为我们没有同伴,而是因为我们失去了自己的本色;寂寞也不是因为我们不能被人群接纳,而是我们在人群里不敢以自己的本相示人;寂寞也不是因为我们和别人不一样,而是我们和别人太一样了。”在知乎上见过这样一段话:一个男人有文化,最大的好处是他日后能够耐得住寂寞与孤独,学会和

  • 春风里一直走

    许冬林,依江水而居的古旧诗意女子,迷恋文字、旅游、缝纫和种植,安然低眉在红尘,过悠然意远的日子。自谓是一件出土的宋瓷,端庄、易碎。著有散文集《一碗千年月》《桃花误》《菊花禅》《旧时菖蒲》等。以文字为信,浅浅相遇,深深欢喜。15岁时,我正上中学,读《红楼梦》,读到落花满天,黛玉葬花,泪吟《葬花词》,读得一颗心一点点凉下来,心里像覆了一层薄霜,朝夕拂之不去。也许我是从读《红楼梦》开始,整个人忽然觉悟了

  • 无人识君,无人知己

    这是我看得最痛苦的一本书。《陆犯焉识》,初见这个书名,以为有什么难解的深意,读了一点才知道,不过是一个姓陆的犯人名叫焉识。故事开始于祁连山和昆仑山间的大草原上。人们都是囚犯,没有名字,没有自由。陆焉识也是如此。而他原本并不是这样,他是上海大户人家的少爷,聪慧倜傥,掌握多国语言,也会讨女人喜欢。他在继母的安排和逼迫下,娶了继母的娘家侄女冯婉瑜。陆焉识在美国、重庆没有冯婉瑜的生活里放纵自己,不在意家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