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读者 > 社会 > 正文

关于《权力的游戏》的死亡分析

2019-06-09 23:50:34 来源:沃格文学网 浏览: 评论: [ ]

北美时间2019年4月14日,魔幻史诗大剧《权力的游戏》迎来最终季,弥漫在维斯特洛大陆上长达8年的硝烟,即将散尽5~3~故~事~网

  2018年12月10日,来自澳大利亚麦考瑞大学的两名“权游迷”雷达尔·吕斯塔德和本杰明·布朗,对《权力的游戏》开播以来7季67集中330个主要角色的死亡和死因分布情况,以及影响分布的主要因素进行了一次“系统、科学的人口学分析”。

  由于是对死亡事件的分析,那么人口学中经典的生存分析(事件史分析)自然是“当仁不让”的选择。

  在分析中,最为重要的一个变量,是剧中主要人物的生存时间,作者将其定义为“截至第七季,该人物在剧中从第一次出现到死亡的时间或继续存活(这一类人物是依然存活的人物,在死因分析中是被剔除的)的時间”。此外,主要角色的性别、重要程度、职业、社会阶层、宗教信仰、所归属的政权、是否变节等变量也被引入分析框架。这其中,角色的重要程度是通过作者建构的一个非常有趣的分数等级来定义的。《权力的游戏》海报

  角色重要程度的计算方法是,角色重要程度=该角色在剧中的出镜时间/该角色的生存时间。

  在此计算的基础上,可以将剧中330个主要角色的重要程度划分为低(111人)、中(128人)、高(91人)3个层次。

  统计分析结果显示,330个主要剧中人物里,71。8%为男性,68。5%的人出身低微,59。4%的角色从事社会地位较低的职业5 3 故 事 网

  截至第七季结束,上述人物中,有186人(56。4%)死亡,致死原因前3位分别为伤病(73。7%,包括战争造成的致死性伤病)、火灾(11。8%)和投毒(4。8%)。上述死亡人物中,绝大多数死于战争和行刑,仅有2人是自然死亡。

  此外,研究者还对具体的致死性伤病种类和部位进行了详细的统计,例如主要人物中,有29。3%死于刀伤,有13。4%死于身体多部位的开放性创伤。

  根据研究者统计,截至第七季,《权力的游戏》剧中主要人物生存时间的范围为11秒至57小时15分钟,人物在剧中出现并存活(生存时间)1小时的概率为0。86(95%的置信区间为0推荐widgetads.cn。82~0。89)。

  生存分析的结果主要表现在剧中角色死亡率在性别、社会阶层、所属政权,以及人物重要性上的分布差异。

  从性别来看,男性的生存时间中位数显著低于女性的(24。0小时<41。3小时),与男性相比,女性的死亡概率要低20%。

  从社会地位来看,出身高贵的人相对出身卑微的,会生存更长的时间(中位数,38。0小时>19。1小时),而出身卑微的角色比贵族阶层角色的死亡风险高28%。从所属政权来看,变节者相比忠诚者,在剧中会生存更长时间(中位数,55。2小时>24原文www.widgetads.cn。3小时),变节者的死亡风险要低65%。

  此外,角色的重要性也会对其在剧中的生存时间产生显著影响。

  具体来看,相对于不重要的角色,中等重要角色的死亡风险要高6。58倍,而重要角色的死亡风险是不重要角色的2。55倍。这也就是说,在《权力的游戏》剧中,中等重要角色是最为悲情的,因为他们承受着最高的死亡风险。

  另一项关于《权力的游戏》的研究发现,角色的年龄对于角色的生存概率有显著影响,年长的角色相对于年轻的角色有更高的死亡风险。

  此外,生活在南方地区的人比北方人死亡概率低,大学士的成员比七大家族成员死亡概率低。

  总的来说,《权力的游戏》是一个以角色的高死亡率为特征的电视剧。这也是为什么&ldquo;权游迷&rdquo;们总是&ldquo;吐槽&rdquo;,这是一部不留情面的&ldquo;主人公必死&rdquo;的电视剧了。

  作为一部制作精良的电视剧,《权力的游戏》与马丁的原作《冰与火之歌》故事主线联系较为紧密OrX。《冰与火之歌》虽然为虚构的故事,但小说作者曾表示,在写作过程中,他受到众多重大历史事件的启发,如发生在15世纪的英国玫瑰战争。

  事实上,雷达尔和本杰明的研究也证明,《权力的游戏》中人物的高死亡率和故事主线,与现实历史发展的基本规律是吻合的。研究表明,从前工业时代到现代社会,人类社会的死亡率整体呈现下降趋势。

  而在死亡率下降的过程中,除了人口学转变中提到的,致死疾病由流行性传染病到退行性疾病的转变外,暴力和战争的转变及减少也发挥着重要的作用。

  世界卫生组织(WHO)的数据显示,从历史的角度看,由暴力致死的人口比重在持续降低。在前国家时期,平均每10万人中有500人死于暴力;到了中世纪,这一数字下降到40人;而在现代工业社会,平均每10万人中仅有不到10人死于暴力。

  是什么因素让人类社会对暴力的使用加以规制,并使死亡率降低呢?

  人类心理学家史蒂芬·平克认为,从古代社会到现代社会,战争致死率下降的原因主要表现在:首先,垄断合法使用武力的现代国家的出现,这种国家形态的出现,会抑制暴力与征伐的使用;其次,统一的、集权式的国家出现,使得商业活动得到大规模扩展,商业活动逐渐优先于征战;最后,理性和知识的增加,使得一系列启蒙思想得到广泛传播。

  人们更加关注人类福祉的增加,而不是发动战争和使用暴力。

  由此,反观《权力的游戏》的故事背景,那是一个统一王权分崩离析的时代,战争与厮杀是人们重视的焦点,人权与理性仍是尚未普及的观念。

  在这样的环境中,即使拥有&ldquo;主角光环&rdquo;也不能拯救角色,高死亡率也就成为必然的结局了。

编辑推荐:
>>> 43顶女帽
>>> “中国式”女追男的现实窘境
>>> 有梦想,不抱怨
>>> 大学生的工作秘籍
>>> 一封写给海盗船长的信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0% (0)
0% (0)
标签:

我要评论

评论 ( 0 条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沃格文学网立场。
最新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做评论第一人吧!
  • 杏树下

    四月,白粉粉的杏花已经谢了。躲藏在绿叶间的毛茸茸的青杏,羞怯地望着这个似曾相识的中年人。他站在这杏树下,静静地垂着两条胳膊,满含深情地看着这株粗壮的果树。故乡山野的风夹带着春天的温暖,轻轻抚摩着他夹杂着几根银丝的乱发,抚摩着他的脸颊,抚摩着他的心。“杏树,你应该认识我。尽管我们分别了许多年,但我从来没有忘记你。当我在别处看到杨树、柳树、松树……的时候,我就想起了你,杏树;想起了她,小萍

  • 英雄之器

    “项羽此人,终究不是英雄之器。”汉军大将吕马童将自己的一张长脸拉得更长,捋着稀疏的胡须,如此说道。他身边还有十余人围着灯火而坐,夜晚的营帐中,每张脸孔都在灯下泛着红光。而且,众人脸上都浮现出平日没有的微笑,或许是因为今日一战大获全胜,取得了西楚霸王的首级,这份喜悦尚未消散。“是吗?”有一人问道。这人鼻梁高挺、目光锐利,唇边漾着一丝嘲讽的微笑,直直地盯

  • 一个人的名字

    人的名字是一块生铁,别人叫一声,就会被擦亮一次。一个名字若两三天没人叫,名字上就会落一层土。若两三年没人叫,这个名字就算被埋掉了,上面的土有一铁锨厚。这样的名字已经很难被叫出来,名字和它所从属的人之间有了距离。名字早寂寞地睡着了,或朽掉了;名字后面的人还在瞎忙碌,早出晚归,做着莫名的事。冯三的名字被人忘记五十年了。人们扔下他的大名不叫,都叫他冯三。冯三一出世,父亲冯七就给他起了大名:冯得财。等冯三

  • 庭中童年

    一是父母单位的医生将我带到这世上的,小学二年级之前我就一直住在父母单位的大院中。有多大呢,一扇大铁门,就像小区的门,门内全都属于单位。花园、园心亭、操场、旧式的楼房、办公楼,甚至还有一所小型幼儿园,凡所应有,无所不有。最重要的是,我们这一辈的孩子从小生活在一起,就像一个大家庭里的兄弟姐妹一样。大人们总说:“大门之内就是安全的,你们千万别跑出去。”正因为孩子们都在一起,所以不

  • 云朵中的小火车

    冒着白烟,一路欢歌,云朵中的小火车运来艳阳、露珠儿、瓜果,同时,也运来清凉的风,让天空露出明净的额。云朵中的小火车运来秋雨,敲打着窗棂—整个晚上,像一个很慢的人,来来回回,在银幕上走着,不吃,也不喝。云朵中的小火车—它奔跑,就是一个季节悄悄流过;它停留,就是有话要说:是的,生活中谁也不是过客。我多想乘上云朵中的小火车,在天空之城,画下迷人的秋色;而且还要告诉秋蝉:因为它的鸣

  • 总有些美好的事情发生

    请允许我安心领受你的馈赠并感谢上帝感谢上帝有你以及世间一切美丽的事物我心存感激但不敢耿耿于欠负因为若馈赠于你是美好的接受于我亦当如此总有些美好的事情发生有些美好的人活着哪怕我不曾遇見哪怕不发生在我身上这样的事啊只想一想,就不孤独

  • 春好处

    春好处有三,一曰闲,二曰静,三曰雅。这三个字,是一春的概括,也是按照时间的推进,春逐渐丰韵起来的过程。春节前后十多天,热热闹闹乱乱腾腾过后,年就渐走渐远了,人也消停了,这段日子,脑子里、山林里、天空里,最突出的就是一个闲字了。人这时还半滞留在年味半晃荡在料峭里,至于这一年要干啥,要达到一个什么目标,要干到一个什么程度,还没有完整的规划,因此说,这段时间,人还是有点闲的。山林里,就更闲了,树木还都睡

  • 风景不会自己说话

    中午吃完饭,我常在我们公司写字楼附近的商圈里闲逛。对于一个女人来说,逛街绝对是一件好玩的事,那里伫立着很多风景,你稍不留意就会与它擦肩而过。七日书有一天中午,在常去吃饭的一条休闲街,我发现多出来一间概念书店。其实就是一个小小的角落,大约两平方米大,放着一张带靠垫的小沙发,一盏落地灯,一个原木书架上陈列着二十几本书。让人诧异的是,书的品种只有一种:龙应台的《美丽的权利》。后来看到墙上的海报,才知道这

  • 挡住那个月亮

    闭上窗户,拉起窗帘,挡住那悄悄溜来的月亮,她的装束太像她以前——当我们的诗琴还未积上岁月的尘埃,我们念到的名字还未刻在石碑之上。莫要去踏沾了露水的草坪去观望仙后座的模样,还有大熊座和小熊座,以及猎户座闪烁的形象;闭门不出吧;我们曾被那番景色吸引,当美好的东西仍未凋亡。让午夜的香气缠绵不逸。切莫去拂除花束,唤醒那同样的甜蜜情意,像当年任由香气向你我吹拂。那时节,生活就像在欢笑

  • 一粒沙看世界

    我们称它为一粒沙,但它既不自称为粒,也不自称为沙。没有名字,它照样过得很好,不管是一般的、独特的、永久的、短暂的、谬误的或贴切的名字。它不需要我们的注视和触摸。它并不觉得自己被注视和触摸。它掉落在窗台上这个事实只是我们的,而不是它的经验。对它而言,这和落在其他地方并无两样,不确定它已完成坠落或者还在坠落中。窗外是美丽的湖景,但风景不会自我欣赏。它存在于这个世界,无色、无形、无声、无臭,又无痛。湖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