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意林 > 成功之钥 > 正文

星巴克的咖啡那么贵,是谁把钱赚走了

2019-03-19 00:55:32 来源:沃格文学网 浏览: 评论: [ ]

法拉格特西站是个位置极佳的地铁站,每天早晨,睡眼惺忪的行人从法拉格特西站进入国际广场的大厅,他们并不喜欢绕路,但有一个安静而舒适的地方引诱他们逗留片刻原文55555333.cc。今天,咖啡屋里就有一位迷人的咖啡师,她胸牌上的名字是“玛丽亚”。当然,我想到的这个地方是星巴克。不出意料,这家咖啡屋位于国际广场的出口处。这并非法拉格特西站的特例:如果你从附近的法拉格特地铁北站出来,所路过的第一家店面又会是一家星巴克。你会发现,世界各地都有这种占据“地利”优势的咖啡屋。

  在星巴克,2。55美元一大杯的卡布其诺可不算便宜www.55555333.cc。没几个人愿意在早晨8點30分到处去找一杯更便宜的咖啡,只为了省几美分。

  如果你像我这样经常买这种咖啡喝,那么你可能会想:肯定有人从中大发横财。如果报纸上偶尔的抱怨是正确的,那么这杯卡布其诺里面的咖啡只值几美分。当然,报纸并未说明全部情况:还有牛奶、电费、纸杯的成本,以及为要求“玛丽亚微笑”面对坏脾气客人所支付的成本。但是,即使你将所有这些成本相加,所得的值仍远远低于一杯咖啡的价格。所以肯定有人从中赚了很多钱。究竟是谁呢?

  你可能会想到一个明显的候选人:星巴克的老板霍华德·舒尔茨(HowardSchultz),但答案没这么简单5~3~故~事~网。星巴克之所以将一杯卡布其诺定价2。55美元,主要原因是隔壁没有卖2美元一杯的另一家咖啡屋。那么,为什么隔壁没有别人来抢星巴克的生意?我不想贬低舒尔茨先生的成就,但说句老实话,卡布其诺的确不是什么复杂的产品。

  事实在于,星巴克最显著的优势是它的位置,它所在的路线上有成千上万来回穿梭、有购买欲望的行人。咖啡屋的理想位置并不多——地铁站出口或繁华街道的十字路口。星巴克及其对手早已盯紧了它们。星巴克的卡布其诺之所以有相当可观的利润空间,既不是因为咖啡的质量,也不是因为它的员工,最重要的因素是位置,位置,位置推荐www.55555333.cc

  但是,谁控制着位置?在新的租赁协议上看看开头处的谈判方。国际广场的地主不只约谈星巴克一家,还会约谈Cosi和驯鹿咖啡等连锁店。地主可以与它们每一家签订一份协议,也可以只与其中一家签订排他性的协议。它很快发现,没人愿意为隔壁有10家咖啡屋的地方支付高额费用,所以它将一份排他性协议的价码抬到最高。

  要想弄明白谁赚了大部分的钱,只需想想谈判桌的两侧:一侧至少有6家相互竞争的公司,另一侧是某个拥有一间咖啡屋理想位置的地主。只要让那些公司相互竞争,地主就能够确定合同条件,迫使它们之中的一家支付高额租金,而这种租金将抵销它们所期望的大部分利润。成功的公司有望获得一些利润,但不会太高5.5.5.5.5.3.3.3.c.c。如果租金很低,留下巨大利润空间,那么另一家咖啡屋将很乐意为这一位置开出更高价。咖啡屋的数量可以不断增加,但有吸引力的位置有限——这意味着地主们在谈判中占据上风。

  这只是纸上谈兵,我们有理由问问它是否符合实际。我曾向一位朋友解释所有相关原理,她问我能否进行证明。几周后,她寄给我报纸上的一篇文章,其内容依据的是能够看到咖啡公司账本的业界专家的意见。文章开始写道,“赚钱的公司没有几家”,而其中的主要问题是,“在人流量很多的重要位置经营零售店成本太高”。

更多推荐:
>>> 将20分钟用到极致的哈佛博士
>>> 35故事物语
>>> 三宝缺一
>>> 选择薪水最低的公司
>>> 我的父亲是“小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0% (0)
0% (0)
标签:

我要评论

评论 ( 0 条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沃格文学网立场。
最新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做评论第一人吧!
  • 赶走喜鹊

    春天一个阳光明媚的早晨,我的院子里飞来一对喜鹊,在那棵开满粉红色花朵的山茶树上筑巢。我十分欢迎它们来做我的邻居。喜鹊是吉祥与喜庆的象征,喜鹊登枝,不就意味着我将交好运了吗?因此,我削了一些短树枝,扔在屋顶上,为它们提供筑巢材料。一个多月后,我站在山茶树下,听见树梢横枝那只椭圆形的鸟巢里传出叽里叽里雏鸟的叫声,啊哈,它们生儿育女了!又过了一个多月,我能看见小喜鹊毛茸茸的小脑袋淘气地伸出窝沿,数了数,

  • 山果

    我常抱怨日子过得不称心。但是怎么算过得好?应该和谁比?我不能说不模糊。前些日子我出了一趟远门,对这个问题好像有了一点感悟。我从北京出发到云南元谋县,进入川滇边界,车窗外,目之所及都是荒山野岭。火车在沙窝站只停两分钟,窗外一群十二三岁破衣烂衫的男孩和女孩,都背着背篓拼命朝车上挤,身上那巨大的背篓妨碍着他们。我所在的车厢里挤上来一个女孩,很瘦,背篓里是满满一篓核桃。她好不容易把背篓放下来,然后满巴掌擦

  • 候鸟守护人

    晚上8点半,白洋淀附近的一家小旅馆里,刘姐与她的小伙伴们整装待发,预备去做拆除鸟网的工作。换上高筒胶靴,刘姐在每个人手指开裂的地方,缠上新的胶布。外面的气温已经降到零下5摄氏度,在这种天气伏守在芦苇丛中,手指很快就冻木了,但刘姐不肯戴上手套,因为他们干的是与捕鸟人斗智斗勇、争分夺秒的活儿,戴上手套,拆除捕鸟网的速度会慢一半,就不能赶在鸟撞上捕鸟网之前,把它们都剪掉。只要进入白洋淀的浅滩苇塘,走上十

  • 茶叶蛋

    车库里回荡着法师的诵经声,我跪在垫子上双手合十,看着阿公的照片发呆,和我对视的阿公微微笑着,像在嘲笑我跪得歪七扭八,平常不运动,现在跪不动。他总觉得我太过干瘪,没有肩膀,一定讨不到老婆。叮一声,伴随着拖得长长的尾声,法师敲一下法器,这次的诵经终于告一段落,我艰难地撑起僵硬的身体,扭动一下肩膀,转转脖子,真累人啊。阿公过世四天,我也回来四天了,后天就是出殡的日子。这几天住在阿公家,在这里生活的印象已

  • 爱情,真的可以战胜恐惧吗

    -01-大齐生病了。因为长期熬夜工作,他疲劳过度,低烧不断,被勒令留院观察。一开始,大齐很不爽,心心念念着自己的奖金要泡汤。但是入院第二天,他就开始感谢这场病生得真是时候。多亏了它,他才能遇到豆沙。大齐住院那段时间,正好赶上了欧洲杯。大齐是AC米兰的铁杆粉,每天凌晨,他都偷偷从病房溜出来,跑到一楼大厅,跟输液的人一起看球赛。球队丢球了!大齐懊丧不已。球队赢了!大齐激动地跳起来。豆沙打量着大齐手中紧

  • 冬夜木鱼声

    那年冬天,我辗转到了安徽淮北,寄居在大学时一个同学家的闲置着的小屋里。那是一间在二楼的小房间,十五六平方米,虽小,但朝阳,窗台上还有几盆花,算是给我苍白的生活添了些许色彩。不到一个月的时候,每天破晓时分和晚上子时后,耳畔总是准时地传来轻轻的木鱼声,每一次都要持续一个多小时。那木鱼声,虽然不断地响一个多小时,但并不聒噪,而是像清泉流水,更像一个母亲用手抚摸过儿子的面庞那样轻柔。黎明时,我感觉它像是禅

  • 亲爱的,你听过最动人的情话是什么

    我读过很多爱情故事,看过很多爱情诗篇,但我的左耳从来没有真正听过什么好听的情话。这源于我交了一个只会编码打游戏的男朋友。在文学课上,我读到了叶芝《当你老了》这首诗,顿时觉得此生有人为我写这样一首诗,就了无遗憾了。回去之后我就问他:“以后我老了,满脸皱纹,你还会爱我吗?”他一边激烈地打着游戏,一边很应付地回答说:“嗯!”“那我长得很不漂亮,

  • 她的羊

    母亲打电话说:“回家来,要杀羊了。”我不信。母亲说:“真的,不喂了,都卖了,留一只杀了。正在找人杀,收拾好你们回来拿肉。”我打电话给大妹妹,她也不信。但羊确实杀了。我们吃了羊肉,还带走了羊腿,兄妹四人,一人一条羊腿。母亲说:“都带走吧,吃了就没有了。”父亲说:“不喂了,草不好割。”草其实不少,不过种庄稼

  • 学会做一个父亲

    我幼年的父子关系,就好像第一集《爸爸去哪儿》里我和Jasper的关系,放大了10倍以上吧。我父亲对我比我对Jasper要凶起码10倍,但我没有怪他。我爸爸是在工地上打石头。他早上四五点钟起来去工作,他们早上喜欢喝酒,不晓得为什么,一早上去茶楼里面弄个凤爪、排骨、牛肉,然后喝一杯米酒,就去大太阳底下工作,6点以前回家,立马洗澡、吃饭,7点关灯睡觉。全家都要睡觉哦,关灯,不能开电视,什么都没有,因为爸

  • 我因爱上你而渴望长命百岁

    隔壁病床上,躺着一个骨瘦如柴的老太太。她有八十多岁了吧,整个脸颊凹陷下去,五官藏在皱纹里,浑身上下只晃悠着一层皮。我注意到她时,老太太正在跟医生护士作战,一旁陪伴的老伴在不停地劝慰她。“不插尿管!不插尿管,我不要插尿管啊!”老太太哭着抗议。两个小护士按住她的身体,医生费了老大力气才把尿管插上,他抹了一把额头上的汗,有些无奈地嘱咐一旁的老头子:“别再让她拔掉了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