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青年 > 情感 > 正文

光阴的流转里,终究明白了你的爱

2019-01-29 03:53:46 来源:沃格文学网 浏览: 评论: [ ]

//—01

  高考后,小亦才知道爸妈早在一年前就办好了离婚手续,只是怕影响她高考才没有告诉她5 3 故 事 网。平日里,他们依旧住在家里,扮演着夫妻和父母。小亦听到消息后只是冷冷地说:“你们想多了,我才不会那么容易受影响。现在试也考完了,你们也摊牌了,不用辛苦装了,我到底跟谁过?”

  妈妈说:“跟我过。”

  小亦说:“行吧,我出去找同学了。”说着出了门。

  坐在路边的小咖啡馆里,小亦出神地看着窗外的车水马龙,突然觉得非常憎恨这个世界。回到家时,她看到一些东西被打包,爸爸说明天会搬走。她沉默地走进自己的房间。

  小亦报考了北方的大学,她想远远离开这座城市。

  开学后不久,是小亦的生日。她漫无目的地在街上闲走,在公园里,看到一群画着浓眼线、贴长睫毛的老太太在跳舞。她想,大概妈妈以后也会变成这样吧。

  突然想起来,好久没有联系过妈妈了。她不打电话,妈妈也不闻不问。“我已经不再重要了,他们也许不再记得我的生日了吧www.widgetads.cn。”

  接到爸爸电话的时候,小亦正在阶梯教室上课。爸爸说:“我到你们学校了,下课一块吃饭啊。”

  见到爸爸时,小亦才醒悟,爸爸早有自己的世界。他们坐在一起,渐渐不知该聊什么。

  小亦犹豫了好久,还是给妈妈打了电话:“你来吗?今天不是我生日吗?”

  电话那头沉默了好久,说:“明天吧,明天是周末了。”

  周末,坐在电影院里看电影时,小亦深深地感觉到这个家是真的散了。虽然自己左边坐着爸爸,右边坐着妈妈,但三个人的排列组合已经不再是一个家,无论如何不能再计算出幸福。那天看的是一部合家欢电影,小亦却在黑暗中默默地让泪水流了一脸。

  //—02

  小亦大三时,爸爸再婚了。那一天,小亦没有参加婚礼,她逃了课,在图书馆的角落坐了一整天。

  妈妈给她打来电话时,她泣不成声:“他没结婚的时候,我还一直有幻想,以为你们有复婚的可能,我还能有一个家。可是现在没了,一点希望也没了……”

  电话那边静默了很久,妈妈听着小亦抽泣,等她平复。许久,妈妈在电话里说:“没事的时候,回来看看我吧。”

  小亦不回去,她还没有原谅他们,是他们联手把她的家弄没了。寒暑假,她在学校附近找餐馆做服务员,兼职做家教推荐widgetads.cn。她不让自己停下来,仿佛这样就可以忘记家庭的破碎带来的失落和痛苦。

  爸爸到北京办事,给小亦打电话,小亦问:“你在北京待几天?我去找你,请你吃饭。”后来,因为事情太多,饭没吃成。再后来,小亦忘了这件事。等爸爸再打电话来,他已在返程的路上。

  那天正是“双十一”,公交车站、地铁里、大屏幕上到处都是鼓励消费的廣告,没有人关心你在想什么,他们只关心你买了什么。都说时间是伤痛的解药,小亦却没有在时间里得到任何疗愈。

  //—03

  爸爸的电话在减少,最近的一次,他在电话里问新学期开始了吧,生活费够用不够用。小亦平静地说:“爸,我去年就毕业了。你一定也不知道现在我在哪里工作、住在哪里、每月挣多少钱吧?”

  小亦能感觉到爸爸在电话那头的尴尬,自己又何尝不是。她又听到爸爸说:“小亦,不忙的时候多回去看看你妈妈。你知道,到我们这个年纪,已经身不由己,不是我们过日子,是日子过我们了……”

  妈妈的爱和表达总是很稀薄,她很少打电话,偶尔通话,她就说不忙的时候多回家。可是小亦总是很忙,或者说她总是刻意让自己很忙。一次做一个项目,熬了好几个通宵,累到没时间吃饭,出租屋里也实在找不到什么吃的,小亦翻出两袋板蓝根泡了一大碗水喝掉。到次日凌晨,终于搞定,小亦关掉手机倒在床上,只想睡个天昏地暗5.3.故.事.网

  为了省钱,小亦的出租屋是个隔断间,没有窗户,终日靠白炽灯照明,关上门几乎不辨白天黑夜。醒来时,已是黄昏。小亦打开手机发现有几十个未接来电,有几个同学的、同事的,更多是妈妈打来的。小亦的心漏跳了一拍,这太不像妈妈了,她是那种极克制的人,是什么事让她这样急迫?

  小亦回拨电话,等待接通的两三秒钟时间里,她觉得那样漫长、口干舌燥,像不擅跑步的人跑完3000米长跑的生理反应。

  //—04

  小亦后来才知道,妈妈在担心什么。原来就在小亦租住的小区发生了一起火灾,造成了很严重的损失。妈妈说那天她右眼皮一直跳,看到新闻赶紧拨打小亦的电话,却打不通,平时很少求人的她,从各种渠道要了小亦同学、同事的联系方式,让他们帮忙联系,确认平安。

  很快,小区进行安全大排查,整治不合格的出租屋,小亦没地方住了。她说:“妈,我无家可归了。”

  “胡说!我在哪儿哪儿就是你的家!”

  “现在房租涨了好多啊。”

  “不行就回家来,哪儿混不了一口饭吃。”

  回家的日子里,妈妈把爱默默地融在饭菜的温热与香气里。她仍然记得小亦喜欢吃的饭菜以及一些小习惯。葱花炝锅炒土豆一定配烙饼,因为小亦喜欢拿饼蘸汤吃。不分时节地做了汤圆、粽子,因为小亦喜欢吃甜糯的食品原文www.widgetads.cn

  小亦突然看到妈妈的白发。妈妈的头发很黑,以前她总要小亦给她拔除少许的白头发。这次,小亦顺手拨开,却看到一片生生的白发,刺痛眼睛。它们是什么时候生出来的啊?岁月不经意间,偷走了妈妈的年华。

  妈妈教小亦做糖醋排骨、鱼香肉丝,小亦站在一边认真地看,说:“网上都有制作方法,只差动手实践了,稍加练习应该就能做给你吃了。”

  妈妈停下来说:“我不是想让你做来给我吃,是想我不在你身边的时候,你能做给自己吃。年轻人都爱在外面吃,哪有自己做来吃好。”

  “妈妈请原谅我吧,我所有的对立都是假象。”在某个瞬间,小亦知道,她们母女二人在日常的生活中和解了。

  在家过完春节,小亦又回到北京,重新找房子。

  妈妈发来信息说:“我们离了婚,但还是你的爸爸妈妈,我们终究是爱你的。”

  很长一段时间,小亦觉得身后空空荡荡、一无所有。但此刻,她知道,时间不是解药,时间里却有良药。

  光阴的流转里,总会明白有人爱着你。

小编推荐:
>>> 天气微小说二
>>> 善待那个最潦倒的人
>>> “市侩”原来是中介
>>> 一位妻子给丈夫的最后通牒
>>> 送你一匹马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0% (0)
0% (0)
标签:

我要评论

评论 ( 0 条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沃格文学网立场。
最新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做评论第一人吧!
  • 颠覆者往往来自门外汉

    很多时候,我们在自己的专业或某一领域、某件事上,因为思考过多,纠结于前人的经验和知识体系的论证,而犹豫不决、裹足不前。在“想做”一件事情的时候,只做了“想”的部分,而忽略了“做”的部分。而这世上最远的距離,并不是天涯与海角,而是想到和做到之间。作家三毛说:“等待和犹豫是这个世界上最无情的杀手。”也许我们

  • 把自己的位置,放在最低处

    1775年6月,在波士顿郊区来克星顿和康科德的抗英战斗美国独立战争的序幕爆发后几星期,约翰·亚当斯革命领袖之一,后任美国第二届总统在费城召开的大陆议会上站起来提名乔治·华盛顿为大陆军总司令的候选人。后来,大陆议会一致投票赞成亚当斯的提名。然而,华盛顿是怎样面对“提名”的呢当时年仅34岁的华盛顿“眼睛闪烁着泪花”,对人们说了这样一句话:“这

  • 懂得低头,也是一种35故事的智慧和成熟

    人性是固执的,做到低头也是困难的,如果不懂得在现实面前适时的低头,35故事也就不会有太大的成就,懂得适时的低头,是一种巧妙的智慧,沉稳的成熟。谷子成熟了,就低下了头,向日葵成熟了,也低下了头,昂头是为了吸收正面的能量,低头是为了避让危险的冲撞,事实如此,正应了一句俗语:“低头的是稻穗,昂头的是秕子”。植物如此,倘若不低头,就不会成熟,风会将之吹折,雨会将之腐朽,鸟儿也会将果

  • 是日已过,明日再会

    記得以前读大学的时候,教我们摄影的教授曾说过,摄影最重要的是“决定性的瞬间”。“决定性的瞬间”就是按下快门的一刹那,是摄影者生命的凝聚;掌握时空错落的一刻,“相会一刹那,转身即天涯”。在四十年前专注于摄影并不简单,那时用的是手动相机、进口的柯达胶卷,拍完照片,要把胶卷寄去柯达的美国公司,冲洗好再寄回,来回得一月有余。一个多月之

  • 良苦用心

    郑亮上高中时,逆反心强的他撂了挑子:“我不想上学了,今后自己赚钱养活自己!”父亲沉默了一会儿,无奈地说:“我先给你找份工作,你试试能否养活自己,如果能,我就不强迫你上学。”父亲是养老院护工,几天后他告诉郑亮,院长答应让郑亮到养老院做保洁员。做了保洁员后郑亮才发现,看似简单的保洁工作却那么难。他不止一次想丢下活儿回家去,可想到自己的“豪言壮

  • 日月星辰也连成一线

    巴西作家PauloCoelho的寓言小说《炼金术士》里,一个牧羊少年追随一个再三出现的梦境,经历了一段奇幻之旅。故事之中,老人对少年说:“当你真心渴望某样东西时,整个宇宙都会联合起来帮助你完成。”你相信吗?我们多么愿意相信人间真有这种美事!宇宙不会帮助你不劳而获,它只是给你提示和象征,路还是要你自己走的。当一个人愿意聆听自己的内心,跟随自己的梦,时刻留意生命里出现的种种征兆

  • 微微一笑不说破

    唐代有个叫吕元膺的人,经常与一位门客下棋。一天早上,吕元膺忽然客气地对那位门客说:“先生若一直待在我这里,很可能会耽误您的前程,还是请另谋高就吧!”说完,给门客备了份礼物,门客只好离开了。众人十分不解,但吕元膺始终没有说什么。直到十年以后,吕元膺病危之际,他才对病床前的子孙说:“十年前,我与那位门客志趣相投,相交甚好,可有一回我们下棋,他趁我走开办事时,偷偷换了

  • 一个人·两个人·半个人

    一个人是快乐的,在没遇到另一个人时;一个人可以随心情的起伏而抱怨天气的变化;一个人可以自由地去击破蓝天而不用担心自己的羽翼;一个人可以开心地看着别人的眼泪而不用担心自己的泪水;一个人可以呼呼地睡觉而不用考虑浪费的时间;一个人可以不用考虑人情味的存在而禁锢自己的思想;一个人可以把天分成两半而不用考虑天会塌下来。两个人是幸福的,在一个人和另一个人的心重叠时。两个人可以互相搀扶数着天上的星星而不用考虑事

  • 雨伞下

    下大雨,有人打着伞,有人没带伞。没伞的挨着有伞的,钻到伞底下去躲雨,多少有点掩蔽,可是伞的边缘滔滔流下水来,反而比外面的雨更来得凶。挤在伞沿下的人,头上淋得稀湿。当然这是说教式的寓言,意义很明显:穷人结交富人,往往要赔本。没伞的人挨着有伞的人走,靠得再近也躲不过雨,反倒淋得更湿,毕竟只能走在伞的边缘处。倒不如躲得远远的,就是无伞也有雨过天晴的时候。即便不再靠近,也能拥有属于自己的阳光天地。

  • 把你的时间精力投放在什么地方

    想想这一生你可以把你的智慧才华精神放到多少有用的大事上,我最悲哀的就是我们的国人、咱们亲爱的同胞,往往不是把这些放在做好自己的事上而是放在人际关系上,你到一个单位先考虑不了你怎么把这件事情做好,首先要考虑你怎么样处理好人际关系。我觉得这个实在是我们的一个悲哀,所以这个“夫唯不争,故莫能与之争”一下子就可以在某种意义上改掉我们这个所谓“窝里斗”的恶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