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青年 > 情感 > 正文

爱情是什么

2018-07-20 00:37:40 来源:沃格文学网 浏览: 评论: [ ]

  一个美国小孩看着新娘和新郎兴高采烈地步入教堂,大惑不解地问他的父母:“他们为什么要手牵着手呢?”父母说:“那是礼节5 5 5 5 5 3 3 3 c c。”“为什么要有这样的礼节呢?”小孩继续追问。父母烦了,相视一下,异口同声地说:“两个拳击手进入赛场时,不也是这样吗?”
  
  在这对夫妻的眼里,爱情就是“搏斗”!
  
  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从各种角度和不同的经验,人们对爱情自有不同的诠释。
  
  化学家说:爱情是一个动态平衡的化学反应5_5_5_5_5_3_3_3_c_c。要想反应进行完全,就必须不断增加爱的浓度,一旦爱的浓度变淡,反应就要向反方向逆转。
  
  食品专家说:爱情是由好感发酵而来,当好感迅速变冷变馊时,爱情也就霉变了。
  
  厨师说:爱情是一颗洋葱头,当你一层一层地剥下去时,总有一层会让你流泪的。
  
  音乐家说:爱情是一曲二重奏,配合和谐可以奏出优美的乐章,配合不好就会跑调而变成噪音55555333.cc
  
  数学家说:爱情的积累呈算术级数上升,而婚姻的破裂则呈几何级数崩溃。
  
  医学家说:爱情是感冒,人一旦被爱情病毒感染,就会病于体而形于色。既瞒不了自己也瞒不了别人。因为他抑制不住自己的喷嚏、眼泪和鼻涕来源www.55555333.cc
  
  生物学家说:爱情如育种,幼苗出土后,便要不断地施肥,但施肥是一门学问,肥施少了,幼苗太枯瘦;肥施多了,幼苗会烧死。
  
  历史学家说:原始社会的爱情以生育为图腾,“你为我生”;中世纪的爱情是骑士追美人,“我为你死”;封建社会的爱情是才子多情,红颜薄命,“我们一块儿去死”;现代的爱情是“爱我所爱,管你婚否,更不管他人的死活”。
  
  经济专家说:爱情是一次风险投资,可能一本万利,也可能连本带利付之东流。
  
  气象专家说:爱情是全天候的,风雨扑不灭,高温烧不退,冰雪冻不了,唯有黑夜能笼罩住对对恋人,如水的月光能溶化掉双双情侣来源www.55555333.cc
  
  ……
  
  说一千道一万,爱情总也逃不出一个模式:男人女人一边恩恩爱爱、甜哥哥蜜妹妹,一边则骂骂咧咧、恨得咬牙切齿。爱情其实就是一场战争,一场男女双方都不能获胜的特殊战争。  

更多推荐:
>>> 我曾经历的霸凌
>>> 自拍魔女雷卡米尔
>>> 没有人能施舍给你一个未来
>>> 学生时代的羞愧往事
>>> 占领一个价格带,就占据一个时代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0% (0)
0% (0)
标签:

我要评论

评论 ( 0 条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沃格文学网立场。
最新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做评论第一人吧!
  • 以童话之名

    美国作家马尔德罗写过一本《关于35故事,我需要知道的一切皆来自小金书》。“小金书”是美国一家以出版童书闻名的出版社。世界上很多童书,或曰童话故事,如果究其本来面目,便会发现,真的如馬尔德罗所言。你看,《小王子》压根就是写给成人看的,《皇帝的新衣》分明就是政治寓言,而《格林童话》,它的源头属于黑暗,安吉拉·卡特的《精怪故事集》“不光是给孩子们读的”,就连《卖火柴的小女孩》亦直截了当地说出了35故事悲

  • 心中的一株玫瑰

    一个人种下一株玫瑰,精心为它浇水。慢慢地玫瑰开始发芽,长出了花骨朵。这时他发现玫瑰的枝干上长满了刺,他心想:“美丽的花朵怎能出自带刺的枝干?”这个想法让他失望,并不再为玫瑰浇水。就这样,玫瑰花在就要开放的时候枯萎了。其实。每个人的心中都有一株玫瑰,而玫瑰却也少不了尖利的刺。我们中的一些人看自己的时候只看见那些刺。也就是自己身上的缺点,他们对此感到失望,并认为自己没有什么有价值的东西。于是他们就拒绝

  • 心灵的质地

    知青聚会,M问我:“你爱读书,听过这个故事吗?“你讲吧。”M开始讲故事:有一天,上帝突然想起一个主意,告诉天使到人间,把不纯洁的人统计一下,造册交给他。天使下凡调查了一个月,疲惫不堪地飞进天庭的珍珠门,对上帝说:“不纯洁的人太多了,这任务很重,我一个人完成不了。”上帝回答:“咱们天庭的人手不多,只能派你做这件事,你慢慢做吧。”天使想了想,问上帝:“可不可以把纯洁的人统计一下,报告给您?”上帝说:“

  • 音乐心情

    喧嚣的现代都市人没有宁静,高尚者挑战平凡而自我增压,平俗人追求价值导致内心焦灼。潮起潮落,春去春来,谁能逃得开三分惆怅七分无奈?!因此,保鲜一种音乐心情,就是人人可及而常常忽略的心理调适的最佳方式。间乐心情,犹如遗志了歌词的老山歌而亲切依然的曲调是星晨起和月夜晚归所感觉的生命的安宁,也可以在音乐中尽量放松的神经……总之,一种原本就是生活中平平凡的事物中流露出来的快乐的情感的本能,在尽享生活乐趣之后

  • 尊重一滴墨

    我小时候是在农村长大的。那时候的农村,不光物质匮乏,经常个把月吃不上一顿肉,爸爸经常捏着我红扑扑的脸蛋说,多懂事的孩子,跟着我算是受委屈了。那时候的我6岁左右,生平第一次透过爸爸的眼睛读到伤感。淡淡的一句话,仿佛承载着千钧重,我也瞬间明白,爸爸这么坚强的男人面对自己的孩子,眼睛也会化作两面丰沛的湖,满满的,都是疼惜。年龄再大一些的时候,我学会了这样一句话,这句话是从爸爸的话里衍生出来的,叫做:胃跟

  • 你剥过桔子皮吗

    名著《老人与海》的作者海明威经常是会从激烈的体育运动转换到完全静止不动的状态。他坐下来开始写一本新书之前,总是会一连好几个小时地凝视着炉火,不停地剥桔子皮。一天早上,一位记者注意到了这种怪习惯。“你不认为你这是在浪费你的时间吗?”记者问。“你已经如此出名,难道你不应该做些更重要的事情吗?”“我这是在为写作准备我的灵魂,就像渔夫出海前准备他的钓具,”海明威回答。“如果我不做这种事情,一心只想着鱼,那

  • 极光这样生长出来

    那几天北部都放晴,到了夜晚天空干净得如同少年的心,我旋即认定了“今天,就在今天,我一定能等到极光”。大约在晚上十二点,山的对面出现了什么。极光原来是这样生长出来的:在那里朝天打了一束手电,又或者是点燃了一支火把,最开始只是極其微弱的光。接着,它一点一点地,一点一点地朝天空上攀着。然后,它进入了生长阶段,就像魔法正式生效了。极光宛如一股注入黑夜的颜料,缓慢而切实地移动着,从山顶向天际的另一端延伸过去

  • 乌云永远遮不住蓝天

    每个黄昏,他都独自坐在自家五楼阳台,看着斜阳一点点被暮色吞没。视线最远处,是一蓬灌木林,里面传来回巢的大鸟的聒噪声。他虽然看不见它们栖息在哪棵树的枝头,但能够想象它们一家几口在狭窄的巢穴挤挤挨挨,把身子栽下去的情形。他居住的地方是一个人口并不稠密的山城,难得与这个鸟群为邻。他的住宅前面本来是片不错的休闲公园,年前的时候莫名地失了一场火,公园便只剩下他看到的那蓬灌木林了。说是鸟群,其实也只是一家三口

  • 有人问我粥可温

    清朝末期,沈宗畸以诗名驰骋北京,号称京师“四大才子”之一。袁世凯当政,沈宗畸不愿附和,以至于晚年生活困顿。1910年腊月,天寒地冻,沈宗畸寄居在租来的房子里,望着冰冷的锅灶,悲上心头。这时,外面传来敲门声,沈宗畸开门一看,站在门外的是陈昭常,他的肩上还扛着一个鼓鼓囊囊的布袋。陈昭常曾拜沈宗畸学习诗词,二人的关系亦师亦友。进入屋里,陈昭常放下布袋,四处看了一下,问道:“沈师,吃过了吗?”沈宗畸长叹一

  • 在晨光里舞蹈

    法国作家福楼拜曾给最亲密的朋友写信说:“我拼命工作,不接待来访,不看报纸,却按时看日出。”一个人对生活有怎样的热爱之情,才能坚持按时看日出?在我看来,按时看日出的人,一定是内心明亮的人。一天的时光中,清晨是最美好的。我们睡在漫漫长夜中,梦是混沌而纷乱的。可睁开眼睛,与第一缕晨光相逢,人立即就神清气爽起来。每天清晨,我拉开窗帘,阳光照射进来,心中瞬间满是喜悦。我张开双臂,与阳光相拥,让阳光给我一个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