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读者 > 生活 > 正文

温暖的约定

2018-06-16 00:05:04 来源:沃格文学网 浏览: 评论: [ ]

  去年春天,女儿养了两只小鸭,一黄一黑,她称它们为小黄和小黑widgetads.cn。小黄不几天就死了,小黑的身体也不健壮,在妈妈的建议下,她把它放养在陶然亭公园的湖里了。
  
  我常到公园散步,每次必去探望小黑。我发现,那里放养的家鸭,除小黑外,还有一只黑的和一只黄的,它们聚在大湖旁的一个池塘里,一天天长大。不久后,它们都长成了大鸭,两只黑鸭非常漂亮,一身黑亮的羽毛,尾羽两侧却雪白,颈羽闪着蓝光,看上去很像公野鸭。我真为我们的小黑自豪。
  
  后来,它们突然从池塘里消失了。我终于发现,原来它们转移到了大湖里,加入了野鸭的队伍。那只黄鸭总是游离在队伍的边缘,两只黑鸭却非常合群,混在野鸭群里几乎乱真,但我心里清楚它们是家鸭。
  
  冬天来了,11月初的那三场大雪之后,湖面冰封了。我很担心这三只家鸭的命运,野鸭能飞走,它们怎么办呢?好在天气突然转暖了,已经冰封的湖面迅速解冻了,奇迹般地重现了满湖碧波的景象。家鸭们又有几天好日子过了,我看见它们和野鸭一起在湖中逍遥地游弋。
  
  但是,好运不会久留,我心中仍充满忧虑。12月上旬,气温骤降,湖面又冰封了,冻得严严实实。湖上已不见鸭的踪影,野鸭一定飞走了,三只家鸭去哪里了呢?
  
  一天早晨,我再去公园,看到了悲壮动人的一幕:在靠岸的冰面上,有四只鸭子,其中两只正是那两只漂亮的黑家鸭,而另两只竟是母野鸭!它们已经彼此结成了伴侣,而为了爱情,这两只母野鸭毅然守着自己的异类丈夫,不肯随同类飞往温暖的远方。现在,两对情侣无助地站在冰上,瑟瑟发抖,命在旦夕。
  
  我久久地站在岸上,为我看到的景象而悲伤,而自责来自widgetads.cn。当初若不把小黑放养在湖里,至少会少一个殉情者啊。我不知道该怎么办,听任不管是悲剧,拆散它们也是悲剧。
  
  这天之后,那只黄家鸭再也没有HJ现。它是一只母鸭,长得很肥,我听几个老人站在岸上议论,其中一个老妇做了一个朝嘴里送食物的手势,笑着说:已经被“米西”了。我心中一痛,知道等着小黑的命运不是冻死,就是也被“米西”。
  
  万般无奈,我只好在博客上呼救,请动物保护人士用最妥善的办法救救这两对情侣。新浪主页把我的博文放在了首页上,反应强烈,众声喧哗,但无人能提出实际可行的办法。
  
  我仍天天去看这两对情侣。天气越来越,冷,它们坐在冰上,都垂着脖子,看样子有些坚持不下去了。第四天,我看到的情景又一次出乎我的意外:冰上只有两只黑家鹏了,那两只母野鸭飞走了。
  
  我想起了一位朋友的冷嘲之语:世上哪有永恒的爱情!真是这样的吗?我仿佛看见,两只母野鸭终于看穿自己的家鸭丈夫不是同类,于是义愤填膺地痛斥它们是骗子,怒而起飞,两对情侣不欢而散。不,不会这样的,它们不是人类,不会如此无情。实际的情形更可能是,它们实在熬不下去了,为了自保,只好向家鸭丈夫挥泪话别,许诺下辈子投生家鸭,重结良缘,然后依依不舍地飞离,一边还泪汪汪地回头张望。
  
  唉,不管哪种情形,可怜的丈夫们终归是被遗弃了,从此只好独自受难了。
  
  不曾料到,这个悲剧故事再次发生了喜剧性的转折。就在遭到遗弃的第二天,天气又一次转暖,岸边的冰化冻了,两只公家鸭悠闲自在地站在靠水的冰上,吃着游人抛过去的食物www.widgetads.cn。第三天,一只母野鸭飞回来了,从此天天守着两只公家鸭没有再离开。有趣的是,这一母二公永远保持着固定的队形。一母居中,二公在两侧,仿佛彼此有一个温暖的约定。在我的想象中,当初这只母野鸭无疑属于挥泪而别的情形,而那只一去不返的母野鸭则很可能属于不欢而散的情形。看来,和人类一样,禽类的个体也有多情和寡情之别。
  
  三只鸭子的命运成了我们一家人每天讨论的题目。躲得了初一,躲不了十五,必须给它们寻找一个新家。妻子突然想到了“锦绣大地”。这是位于京西的一个大农场,那里有一片辽阔的人工湖,湖水循环,常年不冻,湖中养着天鹅等珍禽。她立即给我们的朋友于基打电话,于基慨然允诺,不忘以他一贯的风格调侃说:“让国平除了关心鸭子,也关心一下人,有空来看我们一眼。”
  
  太好了,鸭子得救了。可是,怎么把它们捕捉到手呢?我们和公园管理处联系,说明情况,他们同意我们捕捉,但表示爱莫能助。这三只鸭子总是在水那边的薄冰上活动,我们购置了捞鱼的大网,但一旦靠近,它们立即朝远处走去,网杆根本够不到。它们当然不会知道我们的一番好心。
  
  只能等待。我仍然天天去看,准备相机行事5.5.5.5.5.3.3.3.c.c。我在等再次降温,冰结得更厚实了,就可以走到冰上去捕捉了。不过,那时候,别人也很容易捉到它们,所以必须盯紧,我仿佛看见有许多双食客的眼睛也在盯着它们。
  
  天越来越冷了,开始有人在冰上走了,但鸭子所停留的地方冰还比较薄。有一天。我在原处找不到它们了,心情无比沉重,好在只是虚惊一场。妻子和女儿去寻找,在附近一座小桥下发现了它们,那里风大,湖水未冻,成了它们的新避难所。
  
  ,
  
  :
  
  平安夜那天上午八时,我进公园。又大惊失色。但见那一只母野鸭孤零零地站在冰面上,仰着长脖子,嘎嘎地哀鸣,两只公家鸭没有了影踪。一位老先生站在我旁边,也在看哀鸣着的母野鸭,我听见他嘟哝道:“怎么把那两只鸭子都抓走呢,它没有伴了。”我赶紧问:“谁抓走的?”他指给我看正在对岸走的一个老妇,那老妇手中提着一只红布袋。我冲上小桥,老妇恰好迎面走来,狭路相逢,我一把拽住她手中的布袋。周围有好几个老人,纷纷谴责她。她讪讪地解释道,她不是抓回去吃的,是怕它们过不了冬,要带回家养起来。老妇面善,我相信她的话。经我说明原委,她把鸭子放了5.3.故.事.网
  
  幸亏今天我是在老妇捉鸭子的这个时刻去公园的,早一点或晚一点,它们的下落就成了永远的谜。事不宜迟,必须立即行动了。傍晚,我和妻子去公园把两只公家鸭捉回了家。本想把母野鸭也一齐提了,但它飞了起来,落在远处的冰上,也是仰着脖子嘎嘎地哀鸣。对它倒不必太担心,它自己会飞往温暖的地方的,当然,我们更希望它能辨识路径,去和它的伴侣团聚。
  
  回到家里,我们把两只鸭子放在浴室里,给它们拍照,女儿也和它们合影。自从春天放养后,小黑是第一次回家,当初系在它的一条腿上的小白绳还在呢,因为日晒雨淋,已经变成黑色。它们都很惊慌,仿佛大难临头似的,哪里想得到是天大的好事在等着它们。
  
  15分钟后,我和妻子上路,驱车向“锦绣大地”驶去。到了那里,天色已黑,在车灯的照射下,可以看见湖上波光粼粼,不远处的小岛上停留着一只孔雀。我们把纸箱打开,把两只鸭子抱起来。放到湖岸上。只见它们都立刻张开了翅膀,一边欢快地嘎嘎叫着,一边向湖里扑去,两个背影依稀可辨,一眨眼就没了踪影。我永远忘不了它们展翅向湖里扑去时的快乐模样,在把它们放到湖岸上的那一瞬间,它们显然立刻明白了事情的真相。这是一个无比幸福的瞬间,分不清是鸭子更幸福还是我们更幸福。
  
  一个多么圆满的平安夜5 3 故 事 网。在这同一个夜晚,我的新作《宝贝,宝贝》也写完了最后一个字。

编辑推荐:
>>> 美国市长的地位
>>> 神奇的皮鞋
>>> 有些浪费是必须的
>>> 巧卖禁药
>>> 点亮心烛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0% (0)
0% (0)
标签:

我要评论

评论 ( 0 条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沃格文学网立场。
最新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做评论第一人吧!
  • 你是我眼中的沙子

    你是我眼中的一粒沙子。也许就是在那个秋日的午后,你被那股不怀好意的海浪冲进了我的眼中,冲进了我的生命里。海浪说:我知道它很渺小,渺小到简直可以忽略不计。如若在那无风无浪的日子里,它静静地躺在沙滩,躺在海底,混同在“芸芸众沙”之中,你大概不会想到,在世间,会有这样一粒沙子。但是现在,你必须认识它,必须感受到它的存在,因为,它不再是那粒混同在沙滩中的沙子,它被我冲进了你的眼中,冲进了你的生命里。我把这

  • 祖母是一片不知愁的落叶

    门半开半闭,如秋之眸。立秋了,吃过这些饺子,眼前的一切就都变成了夏天的遗骸。它们齐刷刷地排列在你的视野里,令你无力躲闪。比如树上那些坚守到最后的果实,健康地存活下来,把完美的心一直留到晚年。这已经是个奇迹,我们还有必要担心它晚节不保吗?深秋的葡萄,像含冤的眼睛,虽然被秋霜凌辱,却依旧鲜亮,晶莹剔透,闪着不肯谢幕的光。阳光不再蹦蹦跳跳,像顽皮的孩子一下子变成了少年,一下子就有了心事。阳光开始为那些在

  • 在一朵云上打滑

    每一个少年都是诗人。也许他没有在纸上写出一行诗歌,他也是世上最好的诗人之一。在少年时,我就敢当自己的诗人,自己做自己的最好的诗人。我生在中原的一个小村庄里,乡亲们叫它“岗”,居住在岗上的人几乎都姓同一个姓,那些娶过来的媳妇们例外,不过姓氏的加入并没有带来人心的复杂,村子里的人呢,可以分作两类:孩子,长大后一开口一说笑、一吵架仍属于孩子的人。我们的“岗”真小啊,小得像是一个人的村庄。多少年后,我一次

  • 古树与老人

    太庙里有很多古树,也有很多老人。你要是放慢脚步,走过一棵棵古树,你要是仔细观察,看过一位位老人,你会发现,每一位老人脸上的皱纹,无不凝缩着往昔的时光,每一棵古树身上的裂痕,无不存储着久远的历史。虽然说十年树木,百年树人,但人活百年者少,树却能活数十年,甚至超过百年。从老人蹒跚的脚步,看到时光已经过去的影子,从古树凋零的姿态,看到历史行将结束的未来。古树和老人,所以弥足珍贵,所以受人尊敬,因为他们都

  • 自宽者易得幸福

    道家的杨朱说:“丰屋美服,厚味姣色,有此四者,何求于外?”近来读过《晏予春秋》,看过齐景公的行径,才发现,杨朱的论断是个十足的伪命题。齐景公是个超会享受的男人,小资情调十足,吃喝玩乐样样精通。喝起酒来他可以连饮七天七夜,跟有了网瘾的孩子一样不可救药。把工作抛到一边,跑到署梁一带打猎,可以l8天不问政事。为了听最新的流行音乐,可以整夜不睡,第二天都起不了床,无法正常上班。他尤其热爱时装,为了展示自己

  • 布谷鸟声声

    清晨,我听到一二声鸟叫:“布谷,布谷!”这声音让我感到是那样的熟悉和亲切,对,是布谷鸟。布谷鸟是一种催收的鸟儿,每年麦子黄了的时候,布谷鸟就会一声一声地叫着,告诫人们,麦子熟了,赶快收割。农人们非常喜欢这种鸟儿,亲切地称它为“报时鸟”,而我则是在听着这种鸟儿的叫声长大的。可是在这高楼林立的水泥森林中,布谷鸟儿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呢?这,哪里又有它的栖息之地,或许它是路过这儿的吧,从一个地方迁徙到另外一

  • 穿透涩意的清香

    我喜欢苹果成熟时,所散发出来的那一种淡雅的清香。因此,我经常在书案或电脑桌上摆放上两个成熟的苹果。每当疲劳的时候,我就会将整个身子放松下来,依靠着椅背,闭上眼睛,让心灵静静地吮吸着那种源自天然的清香。所有浮躁的心绪,在苹果清香的浸润里,逐渐归于平静。曾经的那些伤感与失望的念头,也悄悄地隐退。而此刻,我的整颗心,都会随着那一缕缕清香变得充实和愉悦起来。苹果的清香,真的如此神奇吗?一位久居山里的朋友前

  • 乡村夜空

    多年以前在乡村的夜空,有无数星辰闪烁点缀于其中,印在孩童时我的心里直至如今。那时的星光铺洒大地,夜空显得神秘、清澈与深邃。那时的人们,珍重亲情、爱情与友情,从不会轻易说出放弃。多年以后乡村的夜空,星辰越来越是稀少,失去了各种星座的组合,丢失了老奶奶口中的故事。临近春节,在凌晨与深夜,时常突然响起一些人家因为喜事不顾他人睡眠而燃放烟花的喧嚣声音,放肆的响声仿佛要撕裂宁静的夜,也打搅了平静的心。耀眼、

  • 记忆开出花

    草长莺飞的季节,湍湍流水傍势而下,抚摸过我的脚丫。回头看看她,阳光把温柔慈祥倾斜在她有皱纹的脸上,银色的白发在光下闪闪发亮。我飞奔过去,溅起一片浪花。她却微笑着摆手,离去。醒来,梦中的记忆和幻觉,让我禁不住泪如雨下。这位离开的老人,是我的奶奶,在离开我一年后的今天,我心中的思念,同与她在一起的记忆一样,像泉眼涌出的泉水一样连续不断。记忆是风,挥之不去,一直在我的脑海中盘旋。冬天的早晨寒冷,尽管阳光

  • 怒放在我心底最美的花

    每当站在校园碧蓝的天空下,我的目光就会越过晶莹的时光通道,回到了阳光灿烂的童年。我那美好的回忆,就掩藏在童年金色的天空下,浸润在童年青春的遐想中,柔软,明媚,而又余味绵长。岁月磨洗不掉童年的记忆,风霜阻挡不了童年的温暖,生命长河静静地流淌,童年的每一缕情丝,每一缕阳光,都是河面泛起的一圈圈涟漪,悠悠地,一直荡漾到心灵之海的最深处,拨动起了埋藏心底的那根情感之弦,如花的音符便在心底潺潺地流淌,童年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