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意林 > 诗·画·话 > 正文

锐角形的阳光

2018-05-06 00:16:22 来源:沃格文学网 浏览: 评论: [ ]
5 5 5 5 5 3 3 3 c c

  真的,夏天的阳光
  
  是锐角形的
  
  夏天的阳光
  
  照射到胳膊上5_5_5_5_5_3_3_3_c_c
  
  胳膊被阳光的尖
  
  扎疼了
  
  照射到脊背上
  5.5.5.5.5.3.3.3.c.c
  脊背被阳光的尖
  
  扎疼了
  
  赤着脚行走时
  
  脚底也被扎疼了原文widgetads.cn
  
  太阳终于落下去
  
  树像一把大扫帚
  
  呼啦啦,呼啦啦
  来源www.widgetads.cn
  把陽光打扫得干干净净
  
  睡觉时,身子还翻过来翻过去
  
  原来,凉席的缝隙里
  
  还藏着锐角形的阳光5 3 故 事 网

编辑推荐:
>>> 一步一文钱
>>> 父亲母亲的浪漫事
>>> 一场疾病,“治愈”了母亲和我
>>> 剑桥的灵魂
>>> 爸妈的旅行餐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0% (0)
0% (0)
标签:

我要评论

评论 ( 0 条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沃格文学网立场。
最新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做评论第一人吧!
  • 中国人为何喜欢嗑瓜子

    中国人对瓜子的喜爱是毋庸置疑的。看电视时打发时间、聊天时随手抓一把,哪里都能看到瓜子的“身影”,可谓“国民第一零食”。世界上只有中国人喜欢嗑瓜子。在很多国家,人们认为瓜子是鸟类吃的,不是人的食物;在一些国家的超市可以看见剥好的瓜子作为休闲食品,但看不见带壳瓜子。中国人喜欢瓜子,可能一开始是由于节俭,后来才深入到饮食文化的层面。北宋初年成书的《太平寰宇记》在历史上第一次记载了“瓜子”。之后,吴越广为

  • 疯狂流行的小陀螺

    极其流行的陀螺不久前,欧美地区开始流行一种小玩意。有人称其为“烦躁陀螺”,也有称为“指尖陀螺”。实际上,它就是个不断旋转的小陀螺,只是与普通陀螺不同,它不在地面、桌子上,而在手指间旋转。指尖陀螺中央有一个轴承,连着三片桨叶(有的是两片)。用两根手指夹住中央,第三根手指拨动桨叶,它就会飞快旋转。轴承设计得非常光滑,摩擦力很小,一旦旋转起来,陀螺会随着惯性旋转很长时间。玩这个玩具,就是不停地转,转啊转

  • 经济学家教你如何找午餐

    《中午吃什么?》的英文原书名叫作AnEconomistGetsLunch,直译出来的意思是“一位经济学家吃午餐”。经济学家吃午餐和一般人有什么不同吗?有的。我们就来看一下。该书的作者泰勒·柯文是当今赫赫有名的经济学家。说泰勒·柯文贴近大众的一个重要原因是,他是个美食家,和大多数人一样,都好吃。泰勒·柯文以一个经济学家的眼光来找吃的,会是怎么个找法呢?他常常会提出一些与众不同的意见,并给出经济学上的

  • 香港明星年轻的秘密

    在《溏心风暴》这部剧里,年轻演员都在演比自己本人小个5岁左右的角色。黄宗泽1980年的,37岁,比陈敏之小一岁,演她的小舅舅。十年间,黄宗泽的辈分从第一部里李司棋的儿子长到了现在李司棋的弟弟,样子却几乎没有什么变化,只是发型从当年的刺猬头变成了现在的小开版半屏山而已。他在剧中和演陈敏之偷情男友的唐文龙是好兄弟,两个人一要谈心就喜欢穿着紧身衣去健身房训练。唐文龙48岁,比黄宗泽大11岁,两人也看不太

  • 到世界去

    到世界去是一种企图,它的含义中交织着对未知的探索,对过往的追忆,对激情的渴望,對古老的景仰,对欢愉的向往,对悲恸的感伤,它交织着一切。这些绮丽的情感或单独或加以组合后成为这个世界每座城市的代言,形成一幅幅精美的水印,引诱着我们,更加深化了我们这个美好的愿望……“巴黎永无止境。每一个在巴黎住过的人的回忆与其他人的都不相同……如果你有幸生活在巴黎,那么此后一生中不论去到哪里她都与你同在,因为巴黎是一席

  • 为什么反派总是死于话太多

    你一定对这样的场景十分熟悉:在电影或者电视剧的高潮部分,最终大Boss手拿武器对准躺在地上满身是血的主角。他/她/它(当然)并没有立即终结主角,而是(如你所想地)侃侃而谈:“想当年,我可是……”这段追忆往昔峥嵘岁月的回忆洋洋洒洒,足以写下一篇八百字作文。等等,只听“砰”的一声——大boss(如你所想)被主角干掉了。大boss常常在占尽优势的时候对主角——话太多。在说这段剖析自己内心世界的话时,他们

  • 球员的球衣谁洗?球鞋谁擦

    nBA中有这样一群普通人,他们虽然没有成为nBA球员的天赋,但凭着对篮球的热爱,他们把看似单调平凡的工作做到了极致,他们就是装备经理。装备经理的工作包括在一场比赛开始前,为球员带上干净的球衣和球鞋,准备好所有可能用上的东西;比赛结束后,清点所有装备,并将需要清洗的球衣、毛巾和护具等清洗干净并晾干。这些工作听上去并不复杂,但要为15个身价百万的职业球员做好服务可绝对不容易。球鞋关系到球员脚部健康的大

  • 张林:拍尽繁花不遗珠

    2014年,张林从北京大學考古专业毕业,考入故宫博物院。进“宫”以后,他成了故宫博物院的“御用”摄影师。2015年冬天,张林在这里拍下了他最满意的作品。“2015年冬天有场大雪下了一夜,第二天天气放晴又赶巧周一闭馆,我们申请拿钥匙开门,去拍三大殿。只有我们两个摄影师站在太和门下面,看见银装素裹的太和殿广场,到处是一片白茫茫的景象,在阳光的照耀下非常美,简直动人心魄。”拍了三四年,张林也遇到过难题和

  • 贴在墙上的“咖啡”

    在小镇,最让人温暖的不是流动的免费茶摊,也不是带着小红帽的义工,而是摩尔街马德先生西餐厅里的一面咖啡墙。咖啡墙不知是哪年哪月出现的,不过在小镇早已家喻户晓。人们在奔波的间隙,喜欢走进马德先生的西餐厅,挨着咖啡墙坐下来,喝一杯咖啡。一个衣着讲究的绅士推开旋转的玻璃门,在紧挨着咖啡墙的一个空位上坐下来,冲着服务生微微一笑,说:“老样子,两杯咖啡。”之后,他付了两杯咖啡的钱,从公文包中取出手机,在舒缓的

  • 贺卡的变迁

    记忆中的贺卡,可追溯到上世纪80年代,那时的我还在读初中。当时,生活单调,人与人之间的感情,也显得纯朴多了。辞旧迎新之际,同学们纷纷掏出平时不舍得用的零花钱,买上几张贺卡,选择若干好友,认真地写上几句祝福的话,或邮寄出去,或直接交到对方手上。收到的贺卡,因为不可能太多,便显得珍贵了,至少要好好保存几年。那时的贺卡,只是一张卡片,但简单而不失美观,印在上面的一些摄影、美术作品,至今还让人忘不了那赏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