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青年 > 热读 > 正文

雍正如何敲破朋党板块

2018-01-11 10:53:06 来源:沃格文学网 浏览: 评论: [ ]

  欧阳修的《朋党论》说“君子与君子以同道为朋,小人与小人以同利为朋”,进一步推论出为君者“当退小人之伪朋,用君子之真朋”的道理5.3.故.事.网。而在真实的历史中,领导者很难以“同道”或“同利”来对“朋党”进行道德判断,进而做出升降进退的决策,相反,正应抛开简单的道德评判,正视“历代人臣植党,因之遂致乱亡”的客观事实。且看雍正皇帝如何使出“组合拳”,打破朋党板结,消减官场积弊。
  
  古时官员在位日久,阶级便易固化——你升到哪一阶,他爬到哪一级,都安钉子似的,钉固了;非圈外不能进位,非山头不能占位,非派别不能分位。清代顺治而至康熙,几十年的时间,朋党之固化,让一代雄主康熙都头疼:“朕听政四十余年,观尔诸臣保奏,皆各为其党。”不是同学不推荐,不是老乡不提拔,不是亲属不列入后备干部名单,文臣如此,武将又如何?康熙无可如何,徒叹奈何:“(督抚提镇等拣选武弁)皆各为其子弟夤缘保送者多。即部院大臣,亦多为其子弟互相援引。”其他人哪进得来?朋党到了康熙后期,已是堅冰一块,不但在官人推荐与提拔中非朋党不行,就是在监察与弹劾这事上,也是同党相庇,异党与斥。
  
  整顿靠敲锣
  
  雍正整顿吏治,先从朋党着手,“第一涤除科甲袒护之习为要务”www.widgetads.cn。雍正新皇上任,对朋党敲,敲,敲,连敲三大锤,朋党自然不曾敲个稀巴烂——也不能敲得稀巴烂,全敲烂了,官员一点儿团结都没有也不是好事——其坚冰却是敲破了。
  
  雍正第一敲,便是敲锣鼓。首先亮出观点,喊出口号,表明态度,把论立起。雍正元年(1723),他集满汉大臣,大开朝会,发表讲话:“朋党最为恶习,明季各立门户,互相陷害,此风至今未息。……尔诸大臣内不无立党营私者,即宗室中亦或有之。”——成绩貌似没怎么谈,而是直截了当谈问题,不止谈大臣问题,语锋所及,直抵宗室,向自家开刀,其警人,还蛮有效果的吧。
  
  锣鼓不是敲一回。只敲一回,让人以为这是雍正临时起意,一时之想,非深思熟虑之物www.widgetads.cn。雍正是锣鼓常敲,戏常唱,喊出口号来,也是定方向嘛。不过,口号迎面撞上人,又如何?有位叫赵国麟的,其时为某地布政使,雍正对他算有好感,拟起用,却提出一问,叫人专题考核:“赵国麟一片忠诚,人品端方,但不免科甲向来气息,当留心察看。”
  
  雍正对朋党问题敲锣鼓,对搞朋党之臣,常敲脑壳。提拔的时候,多将朋党习气为尺为斗,去量其人朋党之思多长,其人朋党之习多厚,再是一票否决,雍正破局朋党,力度算大吧?也不单是提拔时分,对吏部提出戒除朋党之用人尺度,雍正平时对事又对人,点起那些搞朋党者之大名,把其脑壳敲得梆梆响:“类汝等科甲出身之大员不可胜数,如杨名时、李绂、魏廷珍、郑任钥、汪漋、陈世倌,并旗下举人如张楷之庸流,皆为同年故旧、老师门生之牵扯,争相偏袒姑容……此风不息,将来斯文扫地矣。”开大会的时候,朝天喊,不能搞朋党啊,朋党问题很严重,特别严重啊,必须坚决刹住歪风啊,严格禁止啊,喊得再声嘶力竭,不点到人头,谁心会震动?一个一个点到脑壳上去,不以“某”字代称,而直呼其姓其名,被点名者不止红红脸,出出汗,而是面战战,心兢兢;其他不曾被点名者呢?也是惊出一身冷汗,一心紧缩得打颤颤。
  
  对朋党之弊,要敲锣鼓;对朋党之人,要敲脑壳;对朋党之职,要敲名单。是真反朋党,还是假反;是真反宗派,还是假反;是真反山头,还是假反,最后或落实到用人上来。雍正对科甲之官,不是一味排斥,不过他并不以科甲出身为唯一,考试选人,固然算是公平,不过也有问题:考试才,考出来了;干事才,干得出来么?单凭公选考试,让一些只擅长考试者,居高声不远;却让一些能干活、苦干活者,职低地自偏www.widgetads.cn
  
  用人靠破格
  
  雍正有两位干才,一是田文镜,一是李卫。田文镜文凭不高,监生出身,最初官阶低,县丞角色,却是干才,甚受雍正器重,“每事秉公洁己,谢绝私交,实为巡抚中第一”。田文镜在官府里属另类,另类之另,便是孤立,与其他官人声气不通,常遭他人背后说坏话:“大将军年羹尧曾奏田文镜居官平常,舅舅隆科多亦曾奏过。此皆轻信浮言,未得其实。”田文镜与其他官人关系甚疏,说明什么?说明其不结朋党,不与他官勾肩搭背,勾勾搭搭。
  
  若说田文镜到底还有科甲影子,那么李卫算是“文盲”了,“凡文移奏章不过目”,他看不懂,又如何签发文件?听人读啊,听到一些语句,马上叫停:这不行,这个得这么表述。果然这么表述,蛮贴切了:“不可于意者,命改,动中肯綮,虽儒者文吏皆心折骇伏,以为天授。”干才不一定是文才,文才不一定是干才,文才可提拔,干才不能提拔?也可以嘛5~3~故~事~网
  
  雍正起用这两个人,也是起意打破科甲朋党。科举时代,科甲朋党是很厉害的,同年啊,座师啊,师门啊,雍正有意扩大选才范围,既选科才,也选干才,以破朋党之局。就说雍正的两位宠臣吧,也是非朋非党,田文镜与李卫两个是削尖脑壳都调不拢的:“河东总督田文镜柄用时,忌公,暗劾公(指李卫),上不为动。田惧,转来结纳,伺公居太夫人丧,遣人从厚赙吊。公骂曰:‘吾母虽馁,不饮小人一勺水也。’麾使者于大门之外,而投其名纸于溷中。”把田文镜的名片都投到茅厕里去了。
  
  雍正将此二人都列为心腹之臣,固有统御之术,却也有防朋党之道原文widgetads.cn

系统推荐:
>>> 在生活面前
>>> 你是否支持美剧禁令
>>> 少年浪子,老来弥勒
>>> 名字的威力
>>> 伸出双手拥抱世界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0% (0)
0% (0)
标签:

我要评论

评论 ( 0 条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沃格文学网立场。
最新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做评论第一人吧!
  • 让人感动

    俗语云:“人非草木,孰能无情?”人是感情的动物,所以,生活周遭的人、事、物,都能让人产生感动的心情。讲一句好话,可以让人觉得感动;一个笑容,能让人觉得感动;成就一件好事,能让人觉得感动;甚至花开花落、山河大地,都能令人感动;修桥铺路、救济贫困、维护伤残、能令人感动;一个好意、一个关心的眼神,能让人感动;乃至一张贺卡、一个问候、一个祝福、一束花,都能让人感动。有感动,才能让生活品质升华;有感动,才能

  • 新香与旧味

    我口中滋味寡淡,春天里想找一个人到山中寻茶。朋友说,好啊好啊,要喝就喝明前谷雨茶。几撮嫩芽,如雀舌,在清水里绽开,是重生,也是复苏。这是一年开始时的新香。刚采制的春茶,芽叶肥硕,色泽翠绿,滋味鲜活。我坐在江南茶坞的亭中呷新茶,外面下着细细密密的雨,微风拂柳,人坐在檐下喝茶,心情也湿润。遇新香,要脚步舒缓,不疾不徐。有一年,于层峦叠翠的皖南山中,遇一老者,提半旧竹篮,坐石阶上卖野茶。茶,野在哪儿?大

  • 平凡最好

    幸福就是选择一种喜欢的方式活下去。要学会诚实。它可能不仅仅是要一個人讲实话、不撒谎。人的一生注定会听到太多的谎言,同样也会有违心的话脱口而出。但我仍旧希望一个人诚实,诚实于自己,忠诚于内心的简单与轻松,不去计较周遭和自己曾有过的怀疑与不满,诚实地接受并且消化自己的35故事。这种诚实不仅是一种道德,更是一种勇敢的品格。即使你一事无成也不必难过,没有获得世俗认同的成就的人是多数,你不必成为少数,平凡最

  • 期待之美

    人很矛盾。有时候喜欢自我封闭,喜欢设防,垒一道围墙躲在里面,便有一种安宁、稳妥、清静。可是人又希望别人进来,看见自己心中一些别人所不知道的十分珍贵的东西——人在这種时候特别美好。心灵之扉悄悄打开的意境是非常美的。有一次,当我出现这种心境时,我便画了一幅画——柴门很轻,一推就开。它似乎已经被微风推开了一条缝,虽然了无人影,但阳光的长脚已经通过疏疏的篱笆迈了进来……一切还在静静地期待着。也许永远不会有

  • 美的待遇

    我不知道,古时中国人为什么如此痛恨美好的东西:新的科技与发明被称为“奇技淫巧”。对美丽女人也如此。如果一个女人非常美,而她的丈夫是個彻底的浑蛋,那么所有的恶名都要扣到她的头上。比如说,妲己和妹喜的遭遇。《荷马史诗》里提到那个让无数勇士斗得死去活来的女子,如此写道:“海伦进来了,她的美让老人们肃然起敬。”这里,老人们没有将其视为红颜祸水,没有一面猛烈抨击一面暗地里流口水。面对天姿国色的女子,他们“肃

  • 爱人啊,我要和你一起去流浪

    爱人,我要学会过艰苦的生活,我要学会穿男人的衣服/我要变得像你的兄弟,我要和你一起流浪,我要在没人的田野里,披散开柔弱的发辫/插满紫色的小花/让你看/我还爱美/我还是个女人/我要养七八个小孩子/让他们排成一队/让他们真哭、真笑、做真人/很老很老了/我们才在没人知道的地方/找一个安静的小屋子/孩子们都长大了/爱干什么就去干吧/种田,做工/流浪也行/打猎也好/我相信他们都是好人/我扶着走不动路的你/你

  • 栗子和无花果

    人爬上无花果树,掰弯枝条,摘下成熟的果实,放入口中,用坚硬的牙齿咬碎。栗子树见了,摆动长长的枝条,在一阵沙沙声中惊叫道:“无花果啊,大自然给你的保护远少于给我的。看看吧,自然是如何层层保护我甜美的果实。首先,为我包裹柔软的果皮;在果皮外,又覆上外硬内软的壳。大自然给予我的果实如此坚硬的外壳,给予我如此全面的保护,依然不满意,又在外壳布下密集的尖刺,令人无法伤害我。”無花果树及其果实听后,大笑道:“

  • 清浅的快乐

    以塞亚·伯林,英国哲学家和政治思想家,他活到88岁才十分不情愿地离开这个世界。有人曾问伯林:“你为什么可以活得如此安详愉快?”伯林回答:“我的愉快来自浅薄,人们不晓得我总是生活在表层。”我喜欢伯林俯下身子说这句话时的自得和狡黠,这让我想起了“清浅”一词。“清”是心底无私、安之若素,“浅”是胸无城府、素面朝天。为人处世,虽也讲究变通之道,但老于江湖者,手段多,屈伸之间自有韬略,旁人在佩服的同时,也會

  • 让我们回到那雪地上撒点儿野

    1986年,对于中国摇滚乐来说,是一个需要永远铭刻的年份。这一年的5月9日,崔健登上了北京首都体育馆的舞台,在那场名为“让世界充满爱”的百名歌手演唱会上,他首次亮相。当《一无所有》的歌声响起时,中国摇滚乐的历史由此开启。那些曾经被一块红布蒙住了双眼的年轻人,内心蕴藏的激情瞬间被嘹亮的小号点燃,被嘶哑的嗓音唤醒。崔健,如同一把锋利的刀子,不但划破了北京黑色的夜空,也让压抑已久的中国青年由此与衰老的传

  • 身体弯曲,灵魂飞翔

    去年春节期间,接到一个陌生电话,竟是多年前的学生刘权打来的,说是几个考上研究生的同学聚会,非要请我吃饭。刘权能主动打来电话,我当然感到意外,要知道,读书时的他,因为一条腿走起路来有障碍,常常自卑得要命,以至于我与他谈话结束时,总要格外地多给几句鼓励,或是拍拍他的肩膀,为他加油。现在,他竟然考上了研究生,不要说他考上,就是别的同学考上都够我吃惊的了。因为当年,我任教的学校可是全市三流的民办学校。后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