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青年 > 成长 > 正文

老实人的幸运

2018-01-10 00:15:58 来源:沃格文学网 浏览: 评论: [ ]

  唐朝人李固言生于赵郡(今河北赞皇)农村,为人质朴,敦厚老实,老实得有些木讷来源www.widgetads.cn。这有点孔老夫子提倡的35故事境界:“君子欲讷于言而敏于行。”只不过李固言的“讷”不是一种修为,而是一种先天的缺陷——口吃。这让他虽然饱读诗书,但却常受人嘲笑,甚至欺侮。
  
  元和六年(811年),李固言来到京城长安,借住在表亲柳氏家中,准备参加进士考试。生长在大城市的表兄们很看不起他这个农村来的土老帽,加之他口不能言,于是经常拿他开涮寻开心。当时如果想科举中第,光有才学还不行,还必须有人推荐、提携,所以有“行卷”之说,就是学子们将自己平时写的感觉非常好的文章呈送给达官贵人,求得他们的赏识,在关键时刻能给说上句话。李固言也准备好了作品,只是不知道该送给谁好,就虚心地向表兄们请教5+5+5+5+5+3+3+3+c+c。表兄们眼神一碰说:“这好办,我们带你去见皇帝身边的一位红人。”在帮着李固言打扮一番后,就把他领到了一位官员的府门前。
  
  这个官员叫许孟容,当他看到有举子把文章投到他门下时,吃了一惊,因为他时任右常侍,当时人称常侍官为貂脚,是个没有实权、无人看重的散官。他端详了下李固言,发现他头巾上居然别着个字条,上面写着“此处有屋出租”,知道一定有人拿他取笑。许孟容知道李固言是老实人,于是请他坐下交谈,发现他学问很扎实,但碍于自己的能力,他只好惭愧地说:“我是个闲官,没能力帮你。但是你的心意,我记在心里。”
  
  然而山不转水转,许孟容忽然受到皇帝重视,得到火箭提拔,而且在第二年担任科举考试主考官5_3_故_事_网。结果毫无悬念,李固言不仅中第,而且幸运夺得那一年的状元。得知消息,李固言满怀感激地向表兄们道谢,弄得一心想看他笑话的表兄们恨不得有地缝儿钻进去。
  
  李固言在朝廷做官后,虽然也历经官场的摸爬滚打,可就是改不了老实人的本性,无论如何也学不来那份圆滑,这让他有时难免身处险境。
  
  有一次,唐文宗让李固言颁发诏书,宣布让遭贬职的一位官员做太子的宾客,辅佐太子。李固言手捧诏书,却一言不发。文宗很奇怪,问他:“你有什么事吗?”李固言结结巴巴地回答说:“臣……臣……臣以为此事有些不妥当。”文宗很不高兴,说:“有何不妥!此事已决,你只管宣读就是沃格文学网。”李固言仍想表达自己的意见,只是他这口吃的毛病,越是着急,越是说不出来。文宗哭笑不得,最后气得拂袖而去。执著的李固言还是不肯罢休,回家后写了道奏折,说:“太子是未来的接班人,应该由贤德大臣陪伴,怎么能让受处分的大臣担任呢?”事实上,李固言写的绝对比说的好听,文宗皇帝明白了,按他的意见换了人。
  
  还有一次,唐文宗在和群臣议事时,突然问道:“朕听说有些州县官员不称职,这事是真的吗?”大家面面相觑,谁也没有说话,这明显张嘴就会伤人。这时,李固言站了出来,回答说:“启禀圣上,臣得知确有此事,而且邓州刺史王堪,隋州刺史郑襄尤其不称职。”听了他的话,人们都大吃一惊,因为这两个人是宰相郑覃推荐的。郑覃尴尬地辩解说:“我知道王堪的为人,所以举荐他为刺史widgetads.cn。天下不称职的官员,难道只有他们二人吗?”李固言说:“用人之道,在于根据他所任职的情况,来观察他是否称职,以此决定是升级还是贬职,我没有别的意思。”文宗皇帝见识过李固言的直率,出来打圓场说:“宰相用人,不必避讳亲疏,用其所长即可。固言就事论事,敢于直言,值得称道。”
  
  木讷的李固言一生不改实在的本色,虽然有时难免得罪人,但却得到了皇帝越来越多的信任,太和九年(835年),他被唐文宗任命为门下侍郎、同中书门下平章事,登上了宰相的高位。在党争激烈的唐朝中后期,特立独行的李固言虽有起落,但却从未受到过大的冲击,原因就在于大家都知道他没有害人之心。
  
  许多人都会说,当老实人吃亏,口吃的李固言却是个例外。有人说李固言的成功纯属幸运,但谁又能说他的幸运,不是源于他所固守的质朴与坦诚的处世之道呢?

更多推荐:
>>> 初夏的河流
>>> 别惹艺术家
>>> 温暖的误会
>>> 村庄的四季
>>> 偷懒的马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0% (0)
0% (0)
标签:

我要评论

评论 ( 0 条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沃格文学网立场。
最新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做评论第一人吧!
  • 让人感动

    俗语云:“人非草木,孰能无情?”人是感情的动物,所以,生活周遭的人、事、物,都能让人产生感动的心情。讲一句好话,可以让人觉得感动;一个笑容,能让人觉得感动;成就一件好事,能让人觉得感动;甚至花开花落、山河大地,都能令人感动;修桥铺路、救济贫困、维护伤残、能令人感动;一个好意、一个关心的眼神,能让人感动;乃至一张贺卡、一个问候、一个祝福、一束花,都能让人感动。有感动,才能让生活品质升华;有感动,才能

  • 新香与旧味

    我口中滋味寡淡,春天里想找一个人到山中寻茶。朋友说,好啊好啊,要喝就喝明前谷雨茶。几撮嫩芽,如雀舌,在清水里绽开,是重生,也是复苏。这是一年开始时的新香。刚采制的春茶,芽叶肥硕,色泽翠绿,滋味鲜活。我坐在江南茶坞的亭中呷新茶,外面下着细细密密的雨,微风拂柳,人坐在檐下喝茶,心情也湿润。遇新香,要脚步舒缓,不疾不徐。有一年,于层峦叠翠的皖南山中,遇一老者,提半旧竹篮,坐石阶上卖野茶。茶,野在哪儿?大

  • 平凡最好

    幸福就是选择一种喜欢的方式活下去。要学会诚实。它可能不仅仅是要一個人讲实话、不撒谎。人的一生注定会听到太多的谎言,同样也会有违心的话脱口而出。但我仍旧希望一个人诚实,诚实于自己,忠诚于内心的简单与轻松,不去计较周遭和自己曾有过的怀疑与不满,诚实地接受并且消化自己的35故事。这种诚实不仅是一种道德,更是一种勇敢的品格。即使你一事无成也不必难过,没有获得世俗认同的成就的人是多数,你不必成为少数,平凡最

  • 期待之美

    人很矛盾。有时候喜欢自我封闭,喜欢设防,垒一道围墙躲在里面,便有一种安宁、稳妥、清静。可是人又希望别人进来,看见自己心中一些别人所不知道的十分珍贵的东西——人在这種时候特别美好。心灵之扉悄悄打开的意境是非常美的。有一次,当我出现这种心境时,我便画了一幅画——柴门很轻,一推就开。它似乎已经被微风推开了一条缝,虽然了无人影,但阳光的长脚已经通过疏疏的篱笆迈了进来……一切还在静静地期待着。也许永远不会有

  • 美的待遇

    我不知道,古时中国人为什么如此痛恨美好的东西:新的科技与发明被称为“奇技淫巧”。对美丽女人也如此。如果一个女人非常美,而她的丈夫是個彻底的浑蛋,那么所有的恶名都要扣到她的头上。比如说,妲己和妹喜的遭遇。《荷马史诗》里提到那个让无数勇士斗得死去活来的女子,如此写道:“海伦进来了,她的美让老人们肃然起敬。”这里,老人们没有将其视为红颜祸水,没有一面猛烈抨击一面暗地里流口水。面对天姿国色的女子,他们“肃

  • 爱人啊,我要和你一起去流浪

    爱人,我要学会过艰苦的生活,我要学会穿男人的衣服/我要变得像你的兄弟,我要和你一起流浪,我要在没人的田野里,披散开柔弱的发辫/插满紫色的小花/让你看/我还爱美/我还是个女人/我要养七八个小孩子/让他们排成一队/让他们真哭、真笑、做真人/很老很老了/我们才在没人知道的地方/找一个安静的小屋子/孩子们都长大了/爱干什么就去干吧/种田,做工/流浪也行/打猎也好/我相信他们都是好人/我扶着走不动路的你/你

  • 栗子和无花果

    人爬上无花果树,掰弯枝条,摘下成熟的果实,放入口中,用坚硬的牙齿咬碎。栗子树见了,摆动长长的枝条,在一阵沙沙声中惊叫道:“无花果啊,大自然给你的保护远少于给我的。看看吧,自然是如何层层保护我甜美的果实。首先,为我包裹柔软的果皮;在果皮外,又覆上外硬内软的壳。大自然给予我的果实如此坚硬的外壳,给予我如此全面的保护,依然不满意,又在外壳布下密集的尖刺,令人无法伤害我。”無花果树及其果实听后,大笑道:“

  • 清浅的快乐

    以塞亚·伯林,英国哲学家和政治思想家,他活到88岁才十分不情愿地离开这个世界。有人曾问伯林:“你为什么可以活得如此安详愉快?”伯林回答:“我的愉快来自浅薄,人们不晓得我总是生活在表层。”我喜欢伯林俯下身子说这句话时的自得和狡黠,这让我想起了“清浅”一词。“清”是心底无私、安之若素,“浅”是胸无城府、素面朝天。为人处世,虽也讲究变通之道,但老于江湖者,手段多,屈伸之间自有韬略,旁人在佩服的同时,也會

  • 让我们回到那雪地上撒点儿野

    1986年,对于中国摇滚乐来说,是一个需要永远铭刻的年份。这一年的5月9日,崔健登上了北京首都体育馆的舞台,在那场名为“让世界充满爱”的百名歌手演唱会上,他首次亮相。当《一无所有》的歌声响起时,中国摇滚乐的历史由此开启。那些曾经被一块红布蒙住了双眼的年轻人,内心蕴藏的激情瞬间被嘹亮的小号点燃,被嘶哑的嗓音唤醒。崔健,如同一把锋利的刀子,不但划破了北京黑色的夜空,也让压抑已久的中国青年由此与衰老的传

  • 身体弯曲,灵魂飞翔

    去年春节期间,接到一个陌生电话,竟是多年前的学生刘权打来的,说是几个考上研究生的同学聚会,非要请我吃饭。刘权能主动打来电话,我当然感到意外,要知道,读书时的他,因为一条腿走起路来有障碍,常常自卑得要命,以至于我与他谈话结束时,总要格外地多给几句鼓励,或是拍拍他的肩膀,为他加油。现在,他竟然考上了研究生,不要说他考上,就是别的同学考上都够我吃惊的了。因为当年,我任教的学校可是全市三流的民办学校。后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