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读者 > 人物 > 正文

酒鬼的深情

2018-01-07 00:09:48 来源:沃格文学网 浏览: 评论: [ ]

  酒鬼作家很多,这个名单可以列老长来源widgetads.cn。但似乎没有哪个作家比得过雷蒙德·钱德勒,既自己嗜酒,又异常热衷于在小说里写酒。钱德勒写的所有故事,平均每两页,准会出现喝酒的场景。说“场景”还不对,像是故意设计的情节;钱德勒笔下的酒,绝非道具,就跟他笔下的人物必须说话、睡觉一样,他们也必须喝酒。
  
  所有的人,在干着自己该干的事情以推动故事发展,如杀人、隐藏罪行、打架、赌博、混黑社会的同时,都在干另一件事——喝酒原文widgetads.cn。酒吧里一大早就有醉眼迷離的酒客,住在灰暗房间里的怨妇常年以酒浇愁,被杀的倒霉蛋身边会有好几只空酒瓶,这些自不待说,警察局的警长在办公时间,也会时不时把酒瓶从抽屉里拖出来,偷偷灌一口。侦探菲利普·马洛呢,从他出场到小说结束,一直酒不离身,衣服内侧的口袋里总有一瓶威士忌,走到哪喝到哪,包括开车办案、跟踪。若你提出酒驾的问题,我觉得钱德勒的小说就写不下去了。
  
  因为钱德勒“有事没事来两口”的嗜好,酒在他笔下也获得了种种神奇的疗效,包治百病和各种情绪widgetads.cn。高兴了来两口,不爽了来两口,热了来两口,冷了来两口,困了来两口,饿了来两口,胃疼了来两口,想清醒一下就在咖啡里兑点威士忌,休克了也灌两口……
  
  但酒鬼的行径不仅仅只有可笑,也有一种别样的深情,那是和清醒的世界截然不同的。钱德勒也将这种酒后的迷离、悲悯甚至温柔赋予他笔下的人物。只是这种深情,更多时候是包裹在一种拽兮兮的、西部硬汉式的满不在乎中,就像杀了人,故意吹一吹枪管以显示自己的超然。其中的著名代表便是村上春树自称“四十多年间,我一有机会就会拿起这本书,重新读一读”的《漫长的告别》了WMv
  
  在和一个只有几面之缘的酒鬼一起喝过一些酒后,菲利普·马洛被他身上的某些特质打动了。危急时刻,酒鬼向马洛求助,马洛揽了下来。尽管为此马洛进了看守所,挨了打,私家侦探的执照也差点被吊销,在酒鬼朋友死后,马洛还是冒着来自报界大佬、黑社会、警察厅等几乎是整个世界的威胁,为他昭雪。萍水相逢,然后一诺千金5~3~故~事~网。钱德勒在小说里树立了一个典范:怎么吊儿郎当地讲一个格外深情的故事。
  
  也许,酒鬼钱德勒唯一没有刻意掩饰自己深情的一次,是在年长他十八岁的妻子离世时,他写道:“三十年又十个月零两天的日子里,她是我35故事的光明,是我全部的野心。我所做的其他任何事情,不过是温暖她双手的那把火。除此以外,我别无其他要说的了5 5 5 5 5 3 3 3 c c。”

推荐信息:
>>> 勤能补拙,拙有何用
>>> 乘电梯怎么就这么倒霉
>>> 我和我的它们
>>> 桑树抵罪
>>> 心的落点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0% (0)
0% (0)
标签:

我要评论

评论 ( 0 条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沃格文学网立场。
最新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做评论第一人吧!
  • 冰心遇到吴文藻

    1923年夏,冰心以优异的成绩从燕京大学毕业。因得到金钥匙奖及美国威尔斯利女子学院的奖学金,冰心得以去美国留学。“约克逊”号渡轮上,她遇到了吴文藻。两人的相识极富戏剧性。当时冰心请同学许地山帮忙找一个清华学生——她同学吴搂梅的弟弟吴卓,糊涂的许地山却找来了吴文藻。得知找错人,大家都哄笑起来。冰心与吴文藻聊起来,了解到他要去美国新罕布希尔州的达特默思学院学社会学。吴文藻听说早已大名在外的冰心要去學文

  • 读书三养

    吹灭读书灯,一身都是月”,读书的魅力正在于此。古人留下的关于读书之用的典型话语是“书中自有黄金屋,书中自有颜如玉”,读书被视为博取功名、财富的手段。对少数人来说,多读书,确有这功效;但是,对多数人来说,这样读书太过沉重。现代社会诸多事实表明,读书之多寡同财富之多寡并不成正比。读书如交友,一卷在手,宛若与挚友促膝谈心;读书似水,看似波澜不惊,但流淌着激情,滋润着心田。读书带来的更多是精神财富,无关太

  • 河在河的远方

    对河来说,自来水只是一些幼稚的婴儿。河是什么?河是对世间美景毫无留恋的智者,什么都不会让河流停下脚步,哪怕是一分钟。河最像时间。这么说,时间穿着水的衣衫从大地走过。河流阅历深广。它分出一些子孙缔造粮食,看马领着孩子俯身饮水。落日在傍晚把河流烧成通红的铁条。河流无论走到哪里,空中都有水鸟追随。水鸟以为,河会一直走到最好的地方。天下哪有什么好地方,河流只是到达陌生的远方。你从河水流淌的方向往前看,会觉

  • 不如与花缠绵

    时常抱着几本书,恬然自适地走过上下班必经的一排香樟树下,看天天蓝,看花花美,看路旁行人个个顺眼——书香满怀,心底踏实得紧。不疾不徐的风,不厚不薄的云,不忧不喜的草木。我在文学的路上一径走着,朝晖夕阴,气象万千,如入桃花源,让人陶然其中。当你问我,文學是什么,文学有何用,我只能一笑。此中意味,如雪夜访友未遇兴尽而返的王子猷,如西湖七月半不看灯偏看人的张岱,如面对权贵探访仍然在炉火照耀下全心打铁的嵇康

  • 所有喜欢都如初见般热爱

    画画是我生活的一部分,四季的色彩,全都在画面里生根发芽。不再想未来,眼下才是最好的开始,内心笃定而澄澈。在日本电影《蜂蜜与四叶草》中,花本叶久美说:“在我心里,想要创作的东西永无止境地散落在周围,我追赶着那一个个飞舞着的形象,抓住它们与它们搏斗,好好品尝它们的滋味后将它们吞下去,起好名字放回属于它们的位置,如此反复消耗了大量的时间。”我感同身受,身體力行。天气很温柔的日子里,在盈盈清晨,我喜欢背上

  • 温暖萧红35故事的戴望舒

    女作家格致曾说:这样一个天才,让她那样死去,只有鲁迅先生是没有责任的。事实上,温暖过萧红的,除了她的祖父和鲁迅,雨巷诗人戴望舒不可不提。1938年,戴望舒到香港后,受邀担任《星岛日报》副刊《星座》的主编。他利用这个小小的阵地,向当时的知名作家约稿,编发了大量宣传抗日的文学作品。1939年2月,戴望舒写信给在重庆的萧红,邀请她为《星座》撰稿,并“希望是长篇,以便连载”。虽然不曾谋面,但凭借鲁迅的高评

  • 敬岁月,以诗以花以酒茶

    我总觉得诗的美是真实的,是可以触摸的。读到“人闲桂花落”,花便真的落了一地;读到“花月不曾闲”,好似一帛月光披上肩头,枕着花眠去。我为自己买了一本童谣诗集。本身已属世间纯净之产物,再层叠上最干净的光阴,心里潮润润的,像是生了一片蓊郁森林,朝有氤氲雾气,视线却明朗,鼻息清心清肺。倦了,就想要住到一首诗里去。一首诗啊,是一幅素描,一部旧电影。春时,樱与桃赶着递上一封厚厚的花笺,我用掉落的花枝在沙地上,

  • 缝一件岁月的衣衫

    去看日落。在那片凋落的红里,我妄图打捞一个个年轻的名字,打捞那些不堪的经年往事。可是,我的网破了,千疮百孔,捞不起一尾游在美好时光里的鱼。最好有风,可以安慰我。虽然已近黄昏,亦不怕。我从青春里搬来太多的柴火,足够我温暖夜晚的凉。落日尽其所能,为我绽放万道霞光。那是它赐予我的针线,我用它缝补我的网。我相信,终有一天,我会打捞到属于我的美好。把落日装进篮子,晚间的餐桌上,就多了一道味美绝伦的菜。把落日

  • 我和我的妈妈

    1·……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我妈与她妈从来没有过亲密的体验,所以她不愿意在自己身上复制这种冷漠,在我的记忆里,我和我妈从来就亲密得过分。我和我妈的亲密不只是一种母女的亲密,更有些战友的关系。她困囿在小城市的妇人的皮囊之下有一颗敏感而不安分的心,希望挣脱现有环境,但是始终没有实现这一点。因此,她在我很小的时候就如同花样滑冰的男运动员一样,对我做出托举的动作来,希望把我推出那个狭窄的井口:远离那些狭隘的人

  • 唯淡泊可以走过久长

    有的人,无论你为他做了多少事,只要最后一件事没做到或没做好,就是全部的不好。他不仅会否定掉以前的所有,还要否定掉你整个人。究其本质,他从来都没有在乎过你。从来不在乎,就意味着始终没尊重过。你的好,只能延续在一件件事里,事断了,你的意义就不存在了。你的世界里多一個这样的人,就会少一个自己。因为,在一个不值得的人那里,你把值得都给了他,你拿出了所有的真心,然后,一盆凉水,折尽全部。此前所有的好都是表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