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故事会 > 开卷故事 > 正文

不会忘记爱你

2017-12-27 00:12:17 来源:沃格文学网 浏览: 评论: [ ]

  在一座宅院内的长椅上,坐着一对母子5_5_5_5_5_3_3_3_c_c。忽然,一只麻雀飞落到旁边的草丛里,母亲喃喃问道:“那是什么?”儿子抬头一看,随口答道:“一只麻雀。”
  
  母亲点点头,看着麻雀在草丛中跳跃,又问:“那是什么?”儿子皱起眉头说:“妈,我刚才跟您说了,是只麻雀5~3~故~事~网。”
  
  麻雀飞起,落在前面的草地上,母亲又问:“那是什么?”儿子不耐烦了,用手指着麻雀,一字一句大声拼读:“一只麻雀!摸—啊—麻!七—跃—雀!”
  
  母亲看着麻雀,试探着又问了句:“那是什么?”这下儿子彻底恼了:“您到底要干什么?我已经说了这么多遍了!那是一只麻雀!您难道听不懂吗?”
  
  母亲一言不发,起身走回屋里。不一会儿,母亲回来了,手里多了个小本子5 5 5 5 5 3 3 3 c c。她坐下来翻到某页,指着其中一段,对儿子说道:“念!”
  
  儿子有点纳闷,但还是照着念了起来:“今天,我和刚满三岁的儿子坐在公园里,一只麻雀落到我们面前,儿子问了我21遍‘那是什么’,我就回答了他21遍‘那是一只麻雀’。他每问一次,我都拥抱他一下,一遍又一遍,一点也不觉得烦,心里想着我的乖儿子真是可爱……”
  
  在一则公益广告片中,一个得了阿尔茨海默病的老人,记性越来越差,甚至连自己的儿子也认不得了5.5.5.5.5.3.3.3.c.c。一次,儿子带父亲去饭店吃饭,父亲见盘子里剩下两个饺子,竟直接用手拿起一个装在口袋里。一旁的儿子看到后,当即责备道:“爸,你干吗呀?”父亲委屈地说:“这是留给我儿子的,我儿子最爱吃这个了……”
  
  在一个偏远小镇上,有一户穷苦人家,父亲独自带着一儿一女,生活异常艰难原文www.widgetads.cn。一次,女儿高烧不退导致听力严重受损。女儿觉得是因为父亲重男轻女忽略了她所致,从此对父亲心生怨恨推荐www.widgetads.cn。多年后,父亲得了肺癌,临终前把女儿叫到床边,指着床头柜,吃力地说:“里面……有个饼干盒……盒子里有……一万块,你去买……买个好点的助听器,别……别让你弟知道……”
  
  就算有一天,他们忘记了很多事,他们忘记了全世界,他们走到了生命的尽头,也不会忘记爱你。可是,你忘记爱他们了吗?

编辑推荐:
>>> “熊孩子”的蜕变之路
>>> 花花公子玩花活
>>> 好茶也要“泡一泡”
>>> 李大钊“雪中送炭”
>>> 有一种前进是后退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0% (0)
0% (0)
标签:

我要评论

评论 ( 0 条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沃格文学网立场。
最新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做评论第一人吧!
  • 魔鬼镗血咒

    一、血咒传说东北,齐齐哈尔,华锐机床厂。上午九点,厂办会议室门忽然打开,从里面走出几十名年轻人。他们是厂里新进的研发人才,其中一个叫沈晓栋的年轻人,从东北大学机床专业毕业后,跟女朋友端木熙一起来到华锐。端木熙的家就在齐齐哈尔,而且离华锐不远,她知道很多华锐的事情。来之前,她跟沈晓栋介绍过华锐情况,华锐最出名的并不是什么高端数控机床产品,而是一个魔鬼镗床。迄今为止,这个魔鬼镗床已经吞噬了四名工人的性

  • 截图里的杀机

    一、伪装自杀案南宫辰是林山市一名优秀的刑警,曾屡破奇案。今天,却让他碰上一件蹊跷的案件,上午,林山市一位著名地产商的儿子在家中自缢身亡。据居住在市里另一套房子的死者弟弟、报案人郭江坤讲,他昨天和哥哥郭江乾约好今天上午一同去凤凰山骑马,结果迟迟不见郭江乾的影子,打电话也无人接听。郭江坤以为哥哥宿醉未醒,便上门去找,一进屋就看见哥哥吊死在客厅的水晶灯上。警方起初以为这是一起自杀案件,但尸检报告却显示,

  • 神秘之约

    青春是活鲜的、跳跃的、好奇的、充满朝气的。衣食住行寻求不同,就是写字看文章也要求时尚另类。这不,刊出这两篇文章,归不到哪个栏目里去。因其另类,权且起名为“酷文”栏,也许你会喜欢。清晨7点35分,他准时出门。电话铃声突然自他身后响起。“喂……你好……哦,明白了,我正在做准备,放心放心……”放下电话他出了一身冷汗,马上放下手中的公文包,换上一身米黄色的休闲服,想了想,出门的时候终于又戴上了一副简直可以

  • 观音阁魅影

    一、古寺藏宝者被追杀白龙寺位于翠茗山的半山腰,是座衰败不堪的古寺,由于香火不盛,寺中只有几个腿脚不大利索的老和尚。在一个风雨交加的夜晚,寺门突然被敲开,来了一群不速之客,领头的叫周铮,自称是采药人,迷了路,不得已前来投宿。几位老和尚兴许多时未见生人了,倒是很热情,立刻开了一间禅房让他们住下。后半夜,雨声渐渐小了,整个禅房已是鼾声四起。周铮迷迷糊糊听到老二杨天在喊肚子疼,见他两手捂着肚子,身体弯如虾

  • 杀不死的追踪专家死了

    一踪迹一旦暴露,就意味着死亡钟秋源能跟杜逢生坐在一起,绝对是一件很稀罕的事。因为,钟秋源是军统无锡部的主任,而杜逢生是共产党无锡市特别行动队的队长。目前虽然国共合作一致抗日,但军统和特别行动队向来井水不犯河水,或者准确地说“老死不相往来”。现在,两人居然在军统一个极为秘密的交通站接头,密室之外,军统特工和特别行动队高度紧张,在场的每一个人神色凝重,如临大敌。钟秋源看着杜逢生,两人是老对手了,对战了

  • 送女入虎口

    1。他即将暴露钱永杰是永州保密局的第三号人物,此刻,他内心非常苦涩,因为他即将暴露。一旦暴露自己的共产党身份,女儿小美必死无疑。而且,他要背叛自己的好兄弟——永州保密局副局长陈四海。陈四海是钱永杰的兄弟,还是小美的干爹。在1944年衡阳保卫战中,陈四海带领特工为战事提供了源源不断的情报,并在血战中被毒气伤了眼睛,后经全力救治,勉强保住了一只。在重庆的戴笠闻知后感慨不已,在军统内部对陈四海嘉奖,同时

  • 别说老天不开眼

    一、意外死亡这天,鲁山打外面回来时满面红光,身上全是熏人的酒味,还不住咂嘴回味:“我今天吃了野猪肉,乖乖,那个香啊!”老婆桂花不以为然地撇撇嘴,说:“让老婆孩子也跟着享福才算能耐!”听老婆这么数落自己,鲁山索性道:“我进山去,一定捉个活野猪让你们尝尝鲜。”他说着,简单准备了几样工具,就头也不回地走了。谁知这一走,鲁山就再也没回来。一晃两天过去了,桂花心慌得厉害,一边报警一边央求大伙帮她进山寻找。大

  • 恐怖连环套-鬼故事

    第一个恐怖故事:神秘搭车男山道上,一辆16座豪华金杯车无聊地行驶着。车上除了司机外,只坐了三个人:东方道空、杨柳青、洛飞燕,他们刚刚参加完省文联举办的小说研讨会,现在在回去的路上,三人是同城,所以筹办方给他们派了一辆车,司机是个年约四十、一头干练短发的女人。三个人中东方道空最春风得意,他在此次研讨会中,因一部长篇悬疑小说销量很好,得了“成就奖”,奖金一万元。杨柳青和洛飞燕都比他年纪大、资历深,却一

  • 午夜末班车

    一、地铁惨案最近,我换了一份新工作,下班回家需要搭乘四号线的最后一班地铁。这条线路是最近新开通的,历时五年才建成,据说本来两年前就接近完工了,但施工队挖到这一站的时候突然挖出一块年代久远的石碑和许多年代久远的尸骨,紧接着隧道里冒出一股泉水,把脚手架冲垮,摔伤砸死十几名工人。人们都说那是因为施工的时候扰乱了那些安眠的灵魂,才会引来一场事故。从此施工队伍开始遇到各种莫名其妙的事件,有时候损坏了设备,有

  • 神秘的眼镜

    我和日本画家亚马希达是十五年的老朋友了。他在歐洲长大,信奉天主教。他家境富足,可以供他挥霍。他多年不作画,直到四十岁以后才用心作了七八幅画,其作品相当昂贵。他常对我讲以前发生的故事,讲得十分生动有趣。不过他自己也不认为这些故事全是真的。我们一见面就成了至交,主要原因是我感到他是个神秘人物,那张朦胧的脸让人捉摸不定。闲话少叙,上星期他来电话找我。当天下午,我走进他的画室。他迎出来说:“我要告诉你,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