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读者 > 人生 > 正文

【今日20190613】推荐《限时隐婚:我和上司闹绯闻》在线阅读

2019/6/13 21:11:33 来源:网络 [ ]

小说名字:限时隐婚:我和上司闹绯闻

001莫名其妙成了霍夫人

隐婚两年,安小小第一次鼓起勇气说:“霍锦城……我们……离婚吧…………”

坐在边上的人仿佛没听清她的话一样,嗓音低沉开口:“你说什么?”

卧室里的灯没有开全,只余床头两盏台灯静静矗立,柔和的灯光照在她身上,她整个人像是沐浴圣光里,恬静的一张素颜小脸分外白皙,经历过刚才的‘运动’后,如玉般的凝脂脸上如桃花一样绯红。沃格文学网

卧室里的装饰干净简洁,陈设摆置不像婚房,倒像个单身男子的公寓。

床头墙壁上光秃秃的什么也没有,没有婚纱照,没有的家的感觉。

安小小靠坐在那里,被他清冽幽深的眸子一瞧,底气像是被抽走了一样,瞬间蔫儿了下来,这个男人有一双凌厉隼目、眉宇堂正、五官深刻,无端端给人压迫感很强。

她双手绞着被子,壮着胆子,结结巴巴又重复了一遍:“我……我说,霍锦城,我们……我们离婚!”

“嗯?”

坐在边上的他双眸微眯,尾音轻扬,从喉间里溢出这么一个字。

他只单单发了这么一个音调,安小小浑身一抖,鸡皮疙瘩冒了出来,那种压迫感又来了,她立刻没出息的捂了脸:“没,我什么都没有说,您刚才什么都没有听到。”

“您?”听不出情绪的反问。

安小小睁眼,从指缝里看过来,男人五官俊挺,实在是个好皮相。沃格文学网

“您是尊称。”她小声的嘟哝。

霍锦城挑眉:“我很老?”

很老?他其实也没有很老吧?三十岁,正值黄金期,人又帅又有钱,还没有家暴,这样的好男人,怎么偏偏就载在自己手上呢?

哎,她都觉得自己这辈子走了一个大大的狗屎运啊。

正发愣间,他起身离开,似乎对她的答应并不怎么感兴趣。

安小小回神转头看过去,就看到他往浴室里的方向而去。

没过一会,水声停下,他从浴室里出来,全身裹着一条浴巾,安小小看了一眼,默默移开……他除了皮相好,身材也是极好的。

这时放在床头柜上的手机响了起来,不是安小小的,霍锦城走过来接了:“喂。推荐http://www.widgetads.cn/

安小小坐在那里眼角余光暗斜睨去瞄他的身材,卧室里很静,静到他电话那头的声音她都听的清楚。

找他的是个女人,声音软嚅,极为亲昵,好像在电话里跟他撒娇。

霍锦城静静听着,听完之后简简单单回复了一个‘嗯’字,然后挂了电话。

电话收好,霍锦城居高临下:“我出去有点事,你好好休息。”

只留下这一句,他便去了隔壁的更衣室。

现在出去?有事?

安小小看了一眼挂在墙壁上的钟,午夜十一点。

没过多久,就听到楼下一阵引擎声,然后是他的车子离开的声音。版权http://www.widgetads.cn/

反正这事也常发生,他对她来说,不过是个结了婚的陌生人,对他来说,她恐怕连陌生人都不如吧。

躺下,盖好被子,蒙头大睡。

次日。学校。

安小小趴在桌子上有力无气的打着哈欠,死党同学用胳膊肘顶了顶她,小声的传话:“哎,灭绝师太看过来了。”

一听此言,安小小立刻坐直身体,瞬间变成一副乖乖听话的三好学生。

灭绝师太此人太没人性,在她的课上被人抓到不容商量就是一个大记。推荐http://www.widgetads.cn/

一直强撑到这节课完,安小小这才软下身子,松了口气。

“你昨晚干嘛去了,今天怎么累?还有那厚重的黑眼圈。”死党小南调侃她,“一般你这个样子,是纵欲过度后的……啊!!!安小小你他妈快给我松手,想掐死老娘啊!”

小南哀嚎阵阵,陆续有同学看过来,安小小讪讪松开手,小南摸着胳膊嘟哝:“男人婆,这么凶,看以后有谁敢娶你!”

安小小在桌子上趴下,嘟哝:“这你就不知道了,我早就是个已婚人士了……”

“什么?”

下课了同学陆陆续续的出去,闹出的声音很大,所以小南没听清安小小说什么。

“没,没什么。”安小小吐出一口气,拿起书包就往外走。小南白了她一眼,举步跟上。

……

说起安小小同学的结婚吏,着实有些荒唐,因为连她自己都不知道什么时候跟人领的证。【今日20190613】推荐《限时隐婚:我和上司闹绯闻》在线阅读

只记得有一天,她放学,刚一出校门,迎而一辆黑色商务车在她眼前停下,从车里下来两个高壮大汉,直接问她:“是不是安小小,安小姐?”

她是叫安小小啊。

所以点头。

那两个互相看了一眼后,对她恭敬的弯腰:“我们是来接夫人回家的,请跟我们上车!”

噗!

当时安小小就傻了一样愣在原地,她没听错吧?夫人?

“少夫人,请跟我们上车。”两大汉见她没反应,继续开口。

好吧,这次没听错,确实是少、夫、人——三个字!

这是演电视剧呢吧?

当时安小小的第一个反应就是这样,紧接着又想起那天是不是愚人节,或是学校在做什么她不知道的活动……

结果都不是。

那伙人有备而来,把她的家底一一报出来,安小小当时听了嘴巴越张越大,心里想,这些人,是查户口的吧?!

她的姓名,出生年月日,家里几口人,住在哪里,就连胸口的一道疤痕,这伙人都知道……好吧,这样就有些吓人了,她被逼无奈,让那些人‘请’上了车。

002差点被拆穿

车子径直来到一栋房子,不不,不能说是房子,应该说是别墅。

她被一个管家模样的人请了进去,带着她参观了所有的房间,安小小就像进放梦境的爱丽丝一样,觉得这事真疯狂像做梦一样。

“夫人,以后这就是你的家了,这里的一切都是您的了。”管家模样的人对她说。

安小小指着一柜子的名牌衣服,结结巴巴:“这这……这些我都能穿?”

管家微笑点头。

发了!

如果这个梦,那就让她做一会儿吧。

看看这柜子里的一切,简直就是个小金窟,小型商场啊,各大品牌齐聚一堂……香奈儿、LV、迪奥、范思哲……等等。

“夫人,先生回来了。”

正当她数的不亦乐乎的时候,管家轻轻拍了拍她的肩,安小小回头看过去。

一个年轻男人从远处缓缓而来,西装革履,眉目如画,薄唇挺鼻,双眸如幽潭般深邃。

那是安小小第一次见到霍锦城,只觉得有四个字能形容当时的他。

——惊为天人。

这个男人,气质也太好了吧!

第一次看到如此出众的男人,安小小觉得,长这么大没白活,这辈子值了。

“你就是安小小?”当时男人居高临下站着。

安小小愣愣点头。

沉吟片刻后的男人淡淡出声:“还行。”

喂!

安小小瞬间从花痴中回神,举爪抗议,什么叫还行!那嫌弃的眼神是几个意思?她虽然不倾国倾城,好歹长相还算能入眼吧。

“以后你就这里住下,有什么事,可以找霍管家。”

那男人只留下这一句话后就走了,把傻掉的安小小扔在了别墅里。

住这里?

这一屋子的人都脑抽了吧?

怀疑自己遇到了一群集体神经病,安小小当然是拔腿就跑,不跑她就是脑残,天上不会无缘无故掉馅饼下来,这是爸爸常跟她说的话,她一直铭记在心。

霍管家看到一阵旋风似跑走的安小小,万年不变的表情有些傻眼,然后开始给霍锦城打电话:“先生,安小姐跑了,拦都拦不住。”

电话沉默片刻后吐出两个字:“随她。”

随她?

从今以后她安小小可是A市霍家的少奶奶,怎么能随她呢?

管家不好说什么,只得领命挂断电话。

……

还没出学校,身后一道声音徒然响起:“安小小!”

一听这声音,安小小头皮就发麻,扯着小南的手拔腿就跑。

“安小小你给我站住!”

季川气喘吁吁的拦住她,安小小不得不停下来,讪讪干笑:“哦呵呵,好巧啊季同学,怎么刚才没看到你呢?”

装!看你能装到什么时候!

季川抱胸,似笑非笑盯着她。

“咳……”清了清嗓子,安小小移开视线,“季同学,你有事吗?”

“安小小,今天我生日,晚上我请大家出去吃饭喝酒,你一定要来。”

chiluoluo勾搭已婚妇女啊!

安小小当然不会去,所以立刻拒绝:“不行,今天我有事,肯德基的工作我今天要去,所以不能去给你过生日了,对不起。”

“你在肯德基上班多少钱一个小时?”

“呃……十块钱。”问这个干嘛。

“好,我给你一百块一个小时,今天陪我去过生日。”

土豪就是土豪,瞧瞧这气势,跟穷人家的孩子就是不一样。

安小小一本正经:“季同学,你是含着金钥匙出生的贵公子,跟我不能比,我今天晚上还要去上班赚钱呢,不能陪你们那群纨绔子弟去声色犬马了,乖啊。”

季川:“……”

小南:“……”

说完,安小小拉起小南就走,此时不走,等一下缓过神来的某人又要开始拉着她不撒手了。

“等等——”

果然。

安小小抚额。

季川大步来到她面前,上下打量她一阵,似笑非笑:“安小小,你身上这件粉红色外套是今年香奈尔的春款,全球都没有几件,价格更是高的让人咂舌,我很好奇啊,你在肯德基打工,却穿着奢侈品牌。”

话一落地,小南连连尖叫:“香奈尔?不会吧?安小小同学,你有钱买奢侈品,还天天蹭我的麻辣烫,你好意思吗你?!”

安小小头皮发麻,狠狠瞪了一眼季川,这厮要不要眼睛这么毒!她穿这件衣一个星期了都没人发现,怎么就被他给看穿了呢?

刚开始她也不知道,这是那个霍管家拿给她的,她就随手接过来穿了,后来无聊在某杂志上看到,这才傻眼这件衣服看起来低调,其实是高档货。

“你傻啊你,他说什么你就信什么?”安小小直接装傻到底,死不承认,“我怎么可能有钱买奢侈品,这是A货!高仿!高仿懂不懂,就是看着很像真的,其实是假的!”

小南半信半疑:“真的?”

“比珍珠还真!”

季川施施然开口:“那你多少钱买的?”

“呃……两三百吧。”

“那好,我这里有五百,你把这件衣服卖给我。”说着,季川就去掏口袋里的钱包。

去死吧!

五百块钱就想买她的正品香奈尔,她没那么傻好不好!

安小小翻了个白眼,拉着小南转身就走,季川在她身后哈哈大笑两声,朝她的背影喊:“今晚七点,不见不散,你要是不来,我就去肯德基堵你。”

这厮说的出就做的到,变态极了。

003听到别人的暧昧

一直走出了很远,小南的眼神还在她身上瞄,安小小身上鸡皮疙瘩一颗一颗冒了出来,停下脚步:“你别这样看我了,有话就说!

小南双手在她衣服上摸:“这真是假的?”

“不是假的,是真的。”

小南一副‘你这个灰姑娘哪里有钱买得起奢侈品’的眼神看着她,安小小摊摊手,耸耸肩:“你看,我说是真的你又不相信!”

小南揪了揪头发,一脸烦躁,欲言又止的看着她:“一直有个事儿,我想问你,可是没好意思问出口。”

“你问吧。”

看她一眼,小南才说:“前几天放学,我说要和你出去吃饭,结果你不是说还有事,就一个人先走了,你的钱包忘了拿,我追过去想还给你,结果……结果看到你上了一辆豪车。”

安小小傻眼。

这事儿她还真不知道。

小南说的那件事,应该是前两天霍管家来接她的,结果被小南给看到了。

见她不说话,小南拉了拉她的手,语重心长:“小小,现在这个社会太浮躁,有很多女人经不起诱惑,破坏人家家庭做小三傍大款,我知道你不是那样的人,可我怕你同样也经不起……”

“停停停!”

安小小满脸黑线的打断她:“小南,你以为我傍大款了?”

小南迟疑了一下,点头。

刚才季川说她身上这件衣服是奢侈品的时候,小南心里就‘咯噔’了一下,再联想到那天来接她的那辆豪车,所以极容易让人想歪。

可哪知——

“哈哈哈哈!”安小小同学止也止不住的大笑出声,“小南,你真不愧是写小说的,这样你也敢想,来来来,来看一下我,就我这小胸,你觉得我能傍得上大款?”

小南:“……”

“好了,别多想了,那天那车是我一个亲戚的,他正好来A市出差,跟我联系上了,请我出去吃了顿饭,之后再也没联系,没想到被你看到了,还被你误会。”

“真的?”

“真的。”

“……好吧,相信你。”

“那就这样,我先走了。”

小南摆摆手,转身另一个方向走了。安小小站在原地叹气,哎,隐婚什么的,太不好玩了,又要防着防那,还要时时背着良心说谎话。

想当年她是多么纯洁善良的一小孩,硬是被逼成了一个张嘴就来谎言的厚脸皮。

提醒各位同学,隐婚有风险,结婚需谨慎。

‘魅色’俱乐部。

这是A市最销魂最销金的俱乐部,什么富二代官二代红二代……等等有钱的公子哥都在这里纸醉金迷。

季川这含着金汤勺的公子哥儿就把过生的聚会趴体选在了这里,包厢里的气氛如火如荼,安小小谁都不认识,就认识小南一个人,要说小南也是被自己拉来打酱油的。

这丫头自从在网上写小说后,就有了个不知道是好还是坏的习惯,只要有灵感,就自动开启了免打扰模式,如果身边有电脑,她就会进入码字状态,什么都不顾,脑子里只有自己的小说。如果没有电话,有个小小的手机,都能让她用手机写出一大段剧情。

“别写了,陪我喝点东西吧。”安小小推推这丫头的胳膊,她却像老僧入定般一样,不为所动的盯着手机,五指翻飞对着屏幕疯狂的打字。

安小小哀怨的看着她,抓起一杯果汁,咬着吸管慢悠悠的喝,想着这生日宴她也算来了,不如等一下就溜走。

“同学,喝这个有什么意思啊,来,尝尝这个。”

她正神思间,一道声音搭讪的声音把她拉了回来。

安小小侧目一看,是个年轻好看的男孩,手里端着两杯酒,笑得像个王子:“我看你一个人孤零零坐在这边,一定特别难受,所以过来陪陪你。”

她想了起来,这男孩子好像是季川的发小,刚才进包厢时,还介绍过的,她忘记了。

见她不出声,男孩子主动靠近她两分,把两人之间的距离又拉近了一点,安小小暗地里皱了皱眉。

“小寿星今儿个晚上肯定会很忙,你看看现在趴体才开始,季川那厮就被美女环绕了,自然顾及不到你,不如今天晚上我带你玩?”

他说着,手伸了过来,自然而暧昧的搭在安小小肩上。

“对不起,我内急,先要去个洗手间!”

‘唰’的一声,安小小猛的起身,对着他勉强扯出一个笑,抓着手机快步出了包厢。

那边季川看到她出去,忙要起身追过去,被容大校花拉住,嗲声嗲气道:“这杯酒还没有喝完哦,你可不能走。”

下一秒整个人被拉进了美女温香软玉的怀中。

出了包厢的门,安小小径直来到洗手间,刚才喝太多的饮料,确实有些内急,她坐在马桶上给小南打电话。

此时不走,更待何时。

直接让小南出来,然后两人打车回去。

可——

“对不起,您拨打的电话暂时无人接通,请您稍候再拨……”

这丫头简直走火入魔了,写个东西竟然把手机设置成让别人打不进去,太凶残了!

看来自己还得回去一趟将人弄出来。

起身提好裤子,冲了马桶,安小小刚要推开门出去,外面忽然一阵响动,像是有人将门给踢开撞开了一样。

紧接着下一秒,外面传来女人的娇笑声。

“霍少……”

女人的声音如黄莺一样,听在耳朵里悦耳动听,就算此时看不到人,也能想象到这个女人有多美丽。

“嗯……”

‘窸窸窣窣’的声音响起,像是在……脱衣服。

不会吧?她遇到现场的活春宫了?还是在洗手间里?要不要这么豪放啊!

004突如其来的告白

安小小因为好奇,所以整个人扒在门上,从门缝里往外看出来,不能看到全部,只能看到一个长发美女的身影,啧啧,真是魔鬼身材,好的让人嫉妒。

女人搂抱着一个男人,涂着鲜红指甲的手指在男人身上抚摸,似乎想干坏事。

“霍少,今晚去我家吧?”

女人千娇百媚的提着要求,在男人耳边吐气如兰,像个勾魂的小妖精。

那丹蔻耀眼的五指来到男人腹部,正要覆盖在目标上的时候,男人忽然伸手按住她的手,醇厚清冷的声音响起:“上厕所解皮带这件事,还是我自己解决的好,就不要麻烦你了。”

女人先是一怔,接着面色一红:“讨厌,人家是什么意思你难道不知道?”

“就算我明白你的意思,也要等我先解决完眼前的事再说。”

“那好吧,人家去外面等你。”

男人没有再吭声,女人踩着高跟鞋‘嗒嗒嗒’的出去了。

直到门关上,男人这才缓步走动起来,安小小关在单独的门里,大气都不敢出,此时这洗手间里只剩下他们两个人了。

男人经过她所在的厕所门内时,脚步忽然停下,安小小懵了,她可是一丁点的声音也没发出来啊,不会被发现了吧?

事实证明她多想了。

男人只停留了一瞬间,便来到小便池边,解手。

安小小坐在马桶盖上闭着眼睛欲哭无泪,她到底上辈子造了什么孽,现在才会这样听着他上厕所小解的声音啊!

片刻后,那道声音停止,然后是水笼头拧开,水哗啦哗啦流出来的声音,想必是他洗了手正要出去。

果然,下一秒,听到门被打开,沉稳的脚步声渐行渐远。

终于出去了。

安小小吐出一口气,坐在马桶上出了一会儿神,这才整了整衣袖起身推开门出去。

出去一看,自己果然进了错了洗手间。

“笨蛋,这样独特新颖的小便池你是瞎了才没有看清吗?”洗手的时候,安小小对着镜子里的自己骂了一句,然后趁没人,快速逃出了男洗手间。

回到包厢里,气氛还是那样热烈,埋头写东西的小南早已经从另一个星球回来。

安小小找了个角落里的位置,一声不吭的坐下。

“妹妹你坐船头,哥哥我岸上走,恩恩爱爱纤绳荡悠悠……”

正在和人K歌中的小南回头吼了一句:“你死哪儿去了?季川出去找你了,你没看到他?”

面前茶几上摆放着几瓶酒,白的红的各种颜色的都有,安小小伸手拿过来了一杯。

见她不出声,小南皱了皱眉,这才发现这丫头情况不对劲,她将手里的话筒塞到和她对唱的那人手里,拨开群众,来到安小小身边坐下。

“你怎么了?”小南伸手推了她一下。

安小小看她一眼,又端起茶几上另一杯酒,塞到她手里:“来,跟我一起喝。”

小南惊恐的望着她:“你丫到底怎么了?不是不会喝酒的吗?”

“不会喝不代表不想喝!”

“这酒不适合你,这个就适合你。”小南转身拿起一瓶果汁,放到她手,“乖,来喝这个。”

安小小翻了个白眼:“要么陪我喝,要么就去陪你那哥哥去唱纤夫的爱。”

“……死丫头,你抽什么疯?”

“喝不喝?”

小南一咬牙:“喝就喝,怕什么呀……哎,这酒挺烈的,你悠着点……”

话还没说完,就见安小小昂着脖子一口将杯子里的伏加特给喝干了。

小南傻眼。

喝完一杯安小小紧接着去拿第二杯,小南赶紧伸手拦下:“我说你到底怎么了?怎么忽然就变成酗酒女了?”

安小小嘀咕:“我都成年了好不好?喝点酒怎么了?你还写黄小说呢?”

小南大怒:“那不是黄小说!!那是暧昧小说!暧昧懂不懂?”

“懂懂懂,当然懂,不就是一对男女整天眉来眼去,你那小说从第一章看起到第二十章都是在写床戏,还敢说不是黄色小说……”

小南咬牙瞪着这个毒舌女,将拿回来的酒杯将茶几上一放:“给你喝,看你喝醉了谁弄你回家,哼!”

“她要是醉了,我送她回去。”

一道男声忽然插进来,安小小抬头看过去,正是从外面进来的季川,他在安小小身边坐下,对着她微微一笑:“小宇说你去了洗手间,我见你好长时间不回来,所以出去找你,怎么等了半天没见到你的?”

安小小心想你在女厕当然看不到,我是进了男洗手间。

明眼人一看就能看出季川钟情于安小小,只有这个丫头,像根榆木疙瘩一样不解风情,小南一直觉得季川这人性格不错,心想安小小要是跟他做了男女朋友,也没多大坏错,所以现在有心撮合他们两个。

“呵呵,既然季同学你答应了这事,那我就放心把小小交给你了,她心情貌似不是很好,你陪她吧,我去唱歌。”然后起身迅速离开。

人一走,季川就侧头看她,五彩的灯光洒在她脸上,给她打上一层神秘的色彩,他笑了笑:“为什么心情不好?”

安小小摇头:“没有啊,我心情挺好的,你别听小南瞎说。”

“那为什么要喝酒?”

“我就觉得做为一个成年人不会喝酒是件很丢脸的事,所以想喝的试试看。”

顿了顿,季川伸手拿过茶几上的酒瓶:“那好,我陪你一起喝。”

安小小一怔,然后摆手:“不用了,今天你是大寿星,你不用坐在这里和我喝酒,你去和他们玩吧。诺,你看,刚才和你跳热舞的女孩子在看你呢,肯定是希望你过去。”

“他们不是你!”季川一瞬不瞬盯着她,说。

安小小低下头,看着自己的脚尖,呵呵笑道:“我什么都不是,跟你的朋友比不了,他们真心出来陪你过生日,你看我还是被逼出来的呢。”

说完话,良久得不到回应,安小小忍不住抬起头看过去。

这一看,就撞进季川明亮的双眸里。

他看着她说:“安小小,你就知道装傻,我长这么大可没见过比你更会装傻的,你明知道我是什么心意。”

安小小眨了眨眼,又眨了眨眼:“季川同学,你这算……表白吗?”

005他说你是gay

季川一愣,紧接着笑了:“如果我说算,你会不会接受我?”

他其实很好啊,长的好看,据说家里的条件也不错,还是官二代,可是……安小小抓头,她结婚了啊!!!已经结婚两年了!如果她现在跟季川在一起,算不算婚内出轨!会不会被判刑啊!

她不说话,微张嘴着,一双大大的眼睛在灯光下闪闪烁烁,极为亮眼,季川忍不住凑过身去,声音极为温柔:“想什么呢?”

安小小回神,立刻往后退了退,离他远些。

她的反应季川尽收眼底,耸了耸肩,收回手收回身体,又退到安全的距离之外,拿起酒瓶开始往嘴里喝:“一个人喝酒没意思,要喝我陪你。”

“哎。”安小小拦都拦不住他,眼睁睁看着他在自己眼前喝完了一瓶啤酒。

好吧,喝就喝吧。

她也不矫情,仰头灌了一口。

“咳……”

喝得急了些,一口呛进喉管里,差点让她咳死。

“小心点,慢慢来,别着急。”抽出一张纸巾,季川倾身过去伸手将她嘴角的水渍擦干净。

安小小尴尬的避开,忙道:“谢谢,我自己来自己来。”

说罢,从他手里接过纸巾。

“哟,季大公子在这里啊?”一口地道的京话从旁边传过来,安小小扭头看过去,一个男人搂着一个美女走过来,径直在沙发上坐下。

季川有些惊讶:“金飞,你怎么在这里?”

金飞似笑非笑的目光在两人身上扫来扫去,“季川,不介绍介绍?”

季川看了他一眼,指指安小小:“这是我同学,安小小。安小小,这是我……朋友,金飞。”

金家是靠水里的生意发家的,他爷爷当年从一个捕鱼的渔夫白手开饭馆,一直到金飞这代,一家饭店已经开成了规模极大的连锁店,生意越做越大,

安小小礼貌的点点头:“你好。”

金飞松开怀里的美女,凑过去冲她风流的眨眨眼:“美女,你跟季川这小子是什么关系?”

一副八卦的样子。

“同学啊。”安小小忽然觉得男人八卦起来也挺可爱的。

金飞摇头:“不可能,季川这小子看你的眼神不对劲,跟头狼似的,别说你没发现啊,小心他总有一天吃了你。”

安小小歪了歪头,一副可爱的的样子:“现在是法律社会,吃人可会是坐牢的,季同学可没这么血腥。”

金飞一愣,季川忍俊不禁。

“季川,你在哪里找的这么个宝贝?”

缓过神后的金飞重新坐回沙发上,将身边的美人搂进怀里,眼神在安小小身上直扫转,“这丫头太有意思了,改明儿给我也介绍几个?”

你说这丫头傻吧,可她傻的可爱,会装糊涂,还会给男人台阶下,这还真叫人爱不释手。

难怪季川这个……

季川没理这个花心大少,脚在茶几下面踢了他一下,示意他收敛一点,别紧盯着安小小不放,嘴巴里却开口问他:“你还没说呢?你怎么也在这里?”

金飞收回脚,同时放在安小小身上的目光也收了回来:“我们就在隔壁的包厢,我出来透气,正好看到小宇,他说在这里给你过生日,我就过来看看。”

原来如此。

季川点点头。

“行了,不打扰你们恩爱了,我那边还有个局。”

说完,金飞起身,他身边的小美女也跟着起来,金飞往前走,那小美女也跟着往前走,金飞忽然步子一收,那小美女人没察觉到,一下子撞到他背上,金飞皱眉回头狠瞪了她一眼,小美人离开瑟缩而委屈的到一边站着。

安小小笑了笑,把目光收回来。

“对了,还有件事没跟你说。”金飞又重新折回来,指指安小小。

安小小一愣:“我吗?”

他不是季川的朋友吗?找自己有什么事?

“对,就是你。”金飞冲她勾勾手指,安小小摸了摸鼻子,去看季川,季川冲她点点头,示意他应该没有恶意,安小小这才起身站起来。

金飞嗤笑:“还说你们两个没关系,看看这眉来眼去的样儿,我又不会把你给吃,你还用得着看他嘛。”

安小小呵呵一笑,没说话。

金飞忽然上前,一把拉住她的胳膊,将她带到身边,低下头去,在她耳边不知道留下了一句什么,然后转身走了。

季川刚站起来,金飞就松开了安小小。

“好了,这次真没什么事了,走了啊。”金飞转身,搂着那小美女走了。

他人一走,季川就把安小小带到沙发上坐下,立刻问:“他跟你说了些什么?”

安小小眼神有些震惊,看着他:“你真要我说?”

“说吧。”

“他说……”

话到嘴边,可还是说不出口,安小小眼神古怪的在季川身上转来转去,透着震惊、不相信、还有一些其他复杂的眼神。

她这个样子更加的让季川抓狂:“那厮到底跟你说了些什么?”

让她用这样的眼神看着自己。

“咳……”清了清嗓子,安小小把胳膊从他手里抽出来,尴尬的笑笑,“他说……他说你是gay!”

限时隐婚:我和上司闹绯闻》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五片云】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五片云)或者(dushu543),关注后回复 【限时隐婚】 或 【我和上司闹绯闻】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护妻狂魔小说txt全文阅读

    原标题:护妻狂魔小说txt全文阅读小说书名:护妻狂魔目录预览:第二章过敏昏迷第二章过敏昏迷第三章白双喜第二章过敏昏迷收银员和排队的人,听到丁克力温柔的声音,顿时鸦雀无声。认识丁克力的人忍不住偷偷议论。“这不是丁院长嘛,他怎么亲自收款了?不会咱们真的冤枉前面的兄弟了吧?”“肯定冤枉那位兄弟了,丁院长刚才不是已经把收银员开除了吗?”柳清瑶听着众人的议论,看到丁克力在窗口亲自接待,脑袋立刻一阵发蒙。任清风什么时候认识市院院长丁克力了?还亲自收款?虽然自己和丁克力之间不熟悉,但能让他亲自接待的人绝对不是

  • 小说《凤女倾华》全文免费阅读完结版

    原标题:小说《凤女倾华》全文免费阅读完结版小说书名:凤女倾华目录预览:第一章国灭第二章重生第三章入东祭第四章百鬼夜行第五章列兵九道第六章陷害第七章解围第一章国灭启正三十五年东祭国的长公主玖姝公主去世,没人知道为什么只有二十五岁的席慕锦因何去世,只知道玖姝公主入殡那天举国悲鸣,甚至有百姓跟着玖姝棺柩从皇城一直到白茫山。在东祭皇城的城墙上有一个穿宫装的女子,俏丽的脸上满是阴郁,眼睛看着出殡的队伍,有疯狂,痛苦更多的是眷恋。“姑姑,你放心,月儿不会让您失望的!”女子只是喃喃到,似乎是风太大,女子说的竟

  • 小说《我和美艳村花的故事》之第10章 这是我的卧室【10】

    原标题:小说《我和美艳村花的故事》之第10章这是我的卧室【10】小说名称:我和美艳村花的故事第10章这是我的卧室陈平在痛苦中煎熬,而柳叶也一夜未睡,与陈平不同的是,她现在正处于极度的兴奋中,虽然陈平究竟用了何种办法制造了野菜汁她并不太清楚,但看到野菜汁有这么好的销路,她简直是心花怒放。就算按照现在一天八百块钱的收入计算,一年下来,野菜汁就可以给村民带来接近二十多万的收入,而村里也由此可以提成三万多元,这对于一个穷的叮当响的村庄来说,已经是一笔不小的收入了。有了这笔收入,自己和父亲的打赌就有了底气

  • 家有宠夫,无赖王爷欺上身17章(第十七章 我比不上南白?!)

    原标题:家有宠夫,无赖王爷欺上身17章(第十七章我比不上南白?!)小说名:家有宠夫,无赖王爷欺上身第十七章我比不上南白?!顾子野跟着皇帝走在御花园内,不住地神游。今天回去晚了,不知道南白会不会又不安起来。今天早上走的时候看见他偷偷地揉眼睛,是不是又哭了?他吃没吃药,会不会又犯了心病伤害自己?现在他一个人在家,会不会害怕?别人发现了他会不会。。。“子野。。咳咳。。”“父皇。”“想什么呢,怎么老是走神,。。咳咳。。。”自从废太子的事情败露了之后,圣德皇帝的身体大不如前,现在更是把国事的一部分交到了顾

  • 小说借你深情度余生第6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借你深情度余生第6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借你深情度余生她无法再解释了“任卿宁,为什么一定要参加这次研讨会!”刚一进门,肖维祈就把任卿宁抵在了门板上。他的双眸通红,显然是愤怒到了极点。“我确实说过,我会退出这次研讨会,但这一切的前提是,你信我。可是肖维祈,你没有。”任卿宁咬紧了下唇,努力让自己,直视肖维祈的眼睛。她不能显露出半点心虚。肖维祈奋力一甩,将任卿宁推倒在了地板上。“所以,你这是承认跟杨旭钦出轨了对吗!?”任卿宁一手撑在地上,一手抚住胸口并不回答。下一瞬,有鲜血咳出,落在浅蓝色

  • 小说复仇天使踩过界第11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复仇天使踩过界第11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称:复仇天使踩过界第11章纸巾姐姐你好“开玩笑啦。”林敏佳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会这样回答,好像在那一刻,在自己的心里,有一种莫名其妙的感觉,在触动着自己,在自己的脑海里面,就是有这样的一个声音,在替自己回答,仿佛有那么一刻,这样的身体和精神都是不属于自己的,像是被无形的力量操控着,导致了自己会在那一刻,说出那样的答案。而现在,林敏佳终于回过神来了。“去、去、去……做你的正事去吧,在这里调戏个小孩子算是哪路英雄好汉啊!”看着这一切的一切都走进了死胡

  • 小说绯色豪门,小娇妻弄你上瘾!第19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绯色豪门,小娇妻弄你上瘾!第19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绯色豪门,小娇妻弄你上瘾!第19章他所做的沈墨寒点头,紧紧地抓着苏岑的手,把所谓的恩爱进行到底,“爷爷,我怎么舍得让我的老婆受委屈,再说了,在爷爷、***心里,岑儿比我重要多了。”沈泰鸿笑米米的点点头,对苏景生说:“老伙计,看着这些孩子我们真是不服老都不行。”苏岑拉着沈泰鸿的手:“爷爷,您不老,我不让您这么说····”。比起自己的爷爷,苏岑更加敬爱眼前这位老人,他老人家是打心眼里疼她。苏景生笑着说:“老伙计,您放心吧,你一定能看到

  • 《冷傲夫君灼情狼》在线阅读【今日推荐20190727】

    原标题:《冷傲夫君灼情狼》在线阅读【今日推荐20190727】小说名称:冷傲夫君灼情狼目录预览:《冷傲夫君灼情狼》《冷傲夫君灼情狼》《冷傲夫君灼情狼》《冷傲夫君灼情狼》《冷傲夫君灼情狼》“啪——”耳光重重的落在脸上,林绾绾被打的脑袋嗡嗡作响,一张小脸瞬间火辣辣的疼痛起来。她踉跄的退后两步,下意识的捂住圆滚滚的肚子,另一只手捂住红肿的脸颊。“林绾绾,你好狠的心,竟然对薇薇下这样的毒手!从我带薇薇进这个家门开始,你就处处跟我们母女作对,现在竟然还对薇薇下手……林绾绾,如果薇薇有什么三长两短,我绝对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