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读者 > 人生 > 正文

独家宠婚:高冷老公呆呆妻16章

2018/12/27 7:18:19 来源:网络 [ ]

小说名称:独家宠婚:高冷老公呆呆妻

第十六章 这是我女朋友

收入不下于八位数,那就是千万。阅读widgetads.cn

或许除了他是首席执行官以外,他可能还拥有着公司的股份,段北庭的确是有钱人。

就连李小萌都知道,有钱的段北庭对我只是玩玩,她的话让我看清了现状。

我恩了一声,淡淡的微笑着用无所谓的语气说:“无论他是真心也好玩玩也罢,只要他舍得给我砸钱用,总比跟着吴旭那个渣男强的多,你看见他刚刚开的那辆车了吗?那一辆车就抵吴旭全部资产的好几倍,再说他提过他会和我结婚的,所以李小萌我失去的东西正是我不想要的,说到底我还要谢谢你从我这里抢走了吴旭。”

“时运你个贱人!”

李小萌气急了就开始骂我,我觉得好笑又觉得莫名其妙,她从始至终究竟凭借的是什么?是谁给她的错觉认为我好欺负?

“李小萌,倘若再让我听见你骂我,我会将你勾引别人老公,挪用公司公款的事举报给上面,我现在离婚了也不怕丢脸,有本事你试试!”

威胁人,也不指定只有他们会。

李小萌闻言不怒反笑,语气里带着一丝兴奋一丝威胁说:“好好好!时运你真是硬气了不少!你以为我怕吗?只要你敢对我不利,我即使拼了自己也绝对会闹的你全家鸡犬不宁!咱们走着瞧!”

她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疯子,三观有问题的那类!我忽而问:“李小萌,你嫉妒我吗?”

闻言李小萌一副不可置信的模样盯着我,鲜红的唇瓣一张一合的说:“我嫉妒你?你在逗我?”

“李小萌,你现在拥有的都是我曾经拥有的,而我现在拥有的是你这辈子都不可能拥有的,你羡慕嫉妒段北庭比吴旭有钱有颜,所以刚刚一开口就问段北庭,丝毫没有担心吴旭的伤势!”

李小萌气短,瞪着眼看着我,张嘴想说些什么,但一个虚弱的声音喊着:“小萌,我们回家。”

李小萌偏头看见伤势严重的吴旭连忙起身伸手去扶住他的胳膊,吴旭低头看了我一眼嘴唇蠕动想说些什么但最终沉默离开。

吴旭他们离开了,但段北庭还在里面。来自http://www.widgetads.cn/

我深知,段北庭是打人的一方,除非有律师或者担保人保释,不然他不可能离开。

而段北庭做事一向严谨压根不需要我的担心,但我内心就是焦急,此时此刻很想见他。

半个小时后,从警察局外进来一个衣冠鲜亮的男人,他向周围望了望看见我,眼睛瞬间明亮走过来问:“小姐,知道审讯室在哪里吗?”

我伸手指了指里面那条走廊,好意说:“103,105,107都是审讯室。”

他眼睛光亮,说了声谢谢就离开。

在知道他是段北庭朋友的时候,是在他和段北庭一起从里面出来的时候。

段北庭迈着一双大长腿站在我面前,伸出自己修长的一只手说:“时运,我们回家。”

前一刻,吴旭说,‘小萌,我们回家’。说明http://www.widgetads.cn/

这一刻,段北庭伸出一只强劲有力,又格外修长、白皙的手说:“时运,我们回家。”

不知为何,我有种想哭的冲动。

我忍了忍鼻尖的酸楚,伸手握住段北庭的手,看了眼他脸上的伤势提醒说:“你受伤了。”

即便段北庭看上去像练家子,但吴旭也是一个强健的男人,两个男人打架难免会受伤。

“不碍事。”段北庭攥住我的手心,对一旁的男人介绍说:“这是我女朋友,时运。”

段北庭居然介绍我是他的女朋友。阅读http://www.widgetads.cn/

刚刚那个向我问审讯室的男人,明媚的笑了笑轻佻说:“你就是那个敢睡了我们北庭的女人?”

什么叫敢睡了我们北庭的女人?

段北庭连这些事都会告诉他?

我尴尬的笑着,伸出手友好的说:“你好,我是时运,就是睡了段北庭的那个女人。”

语气里带着对段北庭的不满。

他一愣,随即反应过来伸出手握住我的手,笑着说:“你好,我是宋靳,北庭的朋友。”

宋靳的眼眸深处让我看到了一丝打量,他收回手用调笑的语气对段北庭说道:“兄弟,没想到你现在的口味变的越来越令人不可捉摸了。”

“老子的事不用你管!”

段北庭一拳头砸在他的肩膀上就拉着我离开,宋靳伸手捂着肩膀跟上来说:“去哪儿?我送你们。”

宋靳是段北庭的兄弟是一眼就能让人看的出来的,男人之间的友情在一个眼神之间就能通彻。

再说一向冷漠、温雅的男人直接开口向对方称了老子,说明他真的对他很重要。独家宠婚:高冷老公呆呆妻16章

他们之间应该认识很多年了。

不像泛泛之交。

聪明的段北庭是刻意将宋靳介绍给我的,在我明白这一点的时候心情瞬间愉悦起来。

宋靳将车向段北庭的公寓开去,一路上絮絮叨叨的说:“我们哥几个自从你来这城市就都把生意搬过来了,你要怎么感谢我们?”

“呵。”段北庭冷呵了一声,无所谓的说:“是你想逃离帝都那边的燕燕莺莺,别拿我做借口。”

段北庭真的是北京人。

其实说起来也有一点好笑,我除了知道他叫段北庭,除了知道他有钱以外对他一无所知。版权http://www.widgetads.cn/

就连一些基本的都是李小萌告诉我的!

“北庭,你身边的燕燕莺莺可不比我少……”

宋靳的话还没说完,段北庭冷冷的语气提醒道:“宋靳,有的话适可而止。”

其实我知道宋靳想说些什么,我低头看了眼握住我手心的那只大掌,其实想说不介意的。

我同他的关系,没有人比我更清楚。

再说段北庭没经过世,没在社会上历练过,没经历过几个女人,说出去鬼都不信!

“我就提提,再说弟妹也不介意。”宋靳喊我弟妹……他的年龄比段北庭要大。

实际上段北庭看着也比他年轻。

我恩了一声偏头看向窗外,在要回公寓的时候我接到萧九月打过来的电话。

“时小运,我在机场!”萧九月欢脱的声音请求道:“时小运,你能过来接我吗?”

我原本想说有事,但想起她和时琛的分手又觉得她可怜,只好说:“那你在机场等我。”

挂了电话之后,我对宋靳说:“宋先生,你将我放在路边好吗?我有点私事。”

车里很安静,我刚刚和萧九月的对话其实让他们也给听了个干净,宋靳立马掉头去机场的路上笑着说:“弟妹要去机场接人,哥奉陪。”

“宋先生,你将我放在路边就行了。”

我实在惶恐他送我过去,但他却不以为然说:“接个人又不是什么麻烦事,不存在的!”

我还想说拒绝的话,段北庭手指捏了捏我的手背偏头看着我,叮嘱说:“直接喊他宋靳就行了。”

他刚不是喊我弟妹吗?

我可以连名带姓的喊他吗?

聪明的段北庭似知道我的顾虑,他把玩着我的手指解释说:“他同我一年的,不比我大,他刚刚就是想口头上占占你的便宜,别理会他。”

我哦了一声,宋靳转回头望了我一眼,明亮的眼睛笑着说:“喊我宋靳也行!”

到达机场后我让宋靳将车停在这里先等着,我一个人进了机场给萧九月打电话却在通话中。

我挂了电话耐心的等待萧九月给我回电话,两分钟之后她打电话笑道:“转身,时小运。”

我闻言转身,萧九月直接将一个比我还高的熊玩偶塞在我怀里,笑道:“生日快乐,时小运。”

生日快乐……

貌似我的生日是后天。

我接过来说了声谢谢,疑惑问:“哪里买的?飞机上允许你带这么大的东西?”

“托运的,它比我还提前一天回国,我刚刚就是去接它。原本想后天送你做二十五岁的生日礼物,但太大了也藏不住索性提前送你。”

萧九月是个很漂亮笑的很阳光清澈的姑娘,也是一个敢爱敢恨又勇敢的姑娘。

我想,时琛怎么会舍得不要她的?

我抱着熊玩偶尴尬的站在车外,段北庭斜睨了我一眼但好在会下车替我将熊塞在车备厢里。

萧九月坐上车很欢喜的问:“时小运,难不成他们两个有你新交的男朋友?”

一戳即中,面对萧九月我不想提起段北庭的事,我想了想最终选择了沉默。

萧九月了解我,所以面对我的沉默她倒觉得无所谓,最后说:“时小运,我饿了。”

她饿了,没法不带她去吃饭。

所以我们一行人去了西餐厅,萧九月点了昂贵的牛排和红酒道:“吃吃吃,我请你们。”

宋靳看了我一眼,对我挤了挤眉头,我叹息一声提醒说:“萧九月,别咋咋呼呼的。”

语落,宋靳在脚下踢了我一脚。

我不解,索性他低头在手机上编辑什么,不一会儿段北庭的手机震动声响了。

但段北庭选择忽视没有理会。

“时小运,我这好不容易见你一面,你就开始教训我!”萧九月抱怨的语气。

我笑了笑没有再说话。

吃过午餐之后我们就各自回了各自的家,漂亮的萧九月拖着行李箱对我摆摆手道:“时小运,后天我会陪你,到时候你得给我空出时间。”

后天是我的生日。

我没有承诺她,宋靳望着她的背影一直沉默,最后还是段北庭提醒道:“宋靳,开车。”

一路上,宋靳都很沉默,在公寓楼下的时候他等段北庭从车里搬出熊玩偶的时候,他就径直的开车离开,脸上没有一丝的笑容。

我看了眼单手抱着熊的段北庭,哑着声问道:“你的朋友很奇怪,之前还嬉皮笑脸的。”

没想到从机场回来之后就沉默不语了。

“是吗?”段北庭将玩偶塞在我怀里,我连忙接住听见他淡淡的说:“我没有在意。”

段北庭长腿走在前面,我也不着急的慢悠悠的走在后面,但他好在会等我一起上电梯。

回到公寓之后段北庭就去了自己的卧室,我也将玩偶搬到自己的房间放在床上,随即又拿出自己用的消炎的药去敲段北庭的房门。

独家宠婚:高冷老公呆呆妻》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小鱼读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小鱼读书)或者(xiaoyudushu),关注后回复 【独家宠婚】 或 【高冷老公呆呆妻】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护妻狂魔小说txt全文阅读

    原标题:护妻狂魔小说txt全文阅读小说书名:护妻狂魔目录预览:第二章过敏昏迷第二章过敏昏迷第三章白双喜第二章过敏昏迷收银员和排队的人,听到丁克力温柔的声音,顿时鸦雀无声。认识丁克力的人忍不住偷偷议论。“这不是丁院长嘛,他怎么亲自收款了?不会咱们真的冤枉前面的兄弟了吧?”“肯定冤枉那位兄弟了,丁院长刚才不是已经把收银员开除了吗?”柳清瑶听着众人的议论,看到丁克力在窗口亲自接待,脑袋立刻一阵发蒙。任清风什么时候认识市院院长丁克力了?还亲自收款?虽然自己和丁克力之间不熟悉,但能让他亲自接待的人绝对不是

  • 小说《凤女倾华》全文免费阅读完结版

    原标题:小说《凤女倾华》全文免费阅读完结版小说书名:凤女倾华目录预览:第一章国灭第二章重生第三章入东祭第四章百鬼夜行第五章列兵九道第六章陷害第七章解围第一章国灭启正三十五年东祭国的长公主玖姝公主去世,没人知道为什么只有二十五岁的席慕锦因何去世,只知道玖姝公主入殡那天举国悲鸣,甚至有百姓跟着玖姝棺柩从皇城一直到白茫山。在东祭皇城的城墙上有一个穿宫装的女子,俏丽的脸上满是阴郁,眼睛看着出殡的队伍,有疯狂,痛苦更多的是眷恋。“姑姑,你放心,月儿不会让您失望的!”女子只是喃喃到,似乎是风太大,女子说的竟

  • 小说《我和美艳村花的故事》之第10章 这是我的卧室【10】

    原标题:小说《我和美艳村花的故事》之第10章这是我的卧室【10】小说名称:我和美艳村花的故事第10章这是我的卧室陈平在痛苦中煎熬,而柳叶也一夜未睡,与陈平不同的是,她现在正处于极度的兴奋中,虽然陈平究竟用了何种办法制造了野菜汁她并不太清楚,但看到野菜汁有这么好的销路,她简直是心花怒放。就算按照现在一天八百块钱的收入计算,一年下来,野菜汁就可以给村民带来接近二十多万的收入,而村里也由此可以提成三万多元,这对于一个穷的叮当响的村庄来说,已经是一笔不小的收入了。有了这笔收入,自己和父亲的打赌就有了底气

  • 家有宠夫,无赖王爷欺上身17章(第十七章 我比不上南白?!)

    原标题:家有宠夫,无赖王爷欺上身17章(第十七章我比不上南白?!)小说名:家有宠夫,无赖王爷欺上身第十七章我比不上南白?!顾子野跟着皇帝走在御花园内,不住地神游。今天回去晚了,不知道南白会不会又不安起来。今天早上走的时候看见他偷偷地揉眼睛,是不是又哭了?他吃没吃药,会不会又犯了心病伤害自己?现在他一个人在家,会不会害怕?别人发现了他会不会。。。“子野。。咳咳。。”“父皇。”“想什么呢,怎么老是走神,。。咳咳。。。”自从废太子的事情败露了之后,圣德皇帝的身体大不如前,现在更是把国事的一部分交到了顾

  • 小说借你深情度余生第6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借你深情度余生第6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借你深情度余生她无法再解释了“任卿宁,为什么一定要参加这次研讨会!”刚一进门,肖维祈就把任卿宁抵在了门板上。他的双眸通红,显然是愤怒到了极点。“我确实说过,我会退出这次研讨会,但这一切的前提是,你信我。可是肖维祈,你没有。”任卿宁咬紧了下唇,努力让自己,直视肖维祈的眼睛。她不能显露出半点心虚。肖维祈奋力一甩,将任卿宁推倒在了地板上。“所以,你这是承认跟杨旭钦出轨了对吗!?”任卿宁一手撑在地上,一手抚住胸口并不回答。下一瞬,有鲜血咳出,落在浅蓝色

  • 小说复仇天使踩过界第11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复仇天使踩过界第11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称:复仇天使踩过界第11章纸巾姐姐你好“开玩笑啦。”林敏佳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会这样回答,好像在那一刻,在自己的心里,有一种莫名其妙的感觉,在触动着自己,在自己的脑海里面,就是有这样的一个声音,在替自己回答,仿佛有那么一刻,这样的身体和精神都是不属于自己的,像是被无形的力量操控着,导致了自己会在那一刻,说出那样的答案。而现在,林敏佳终于回过神来了。“去、去、去……做你的正事去吧,在这里调戏个小孩子算是哪路英雄好汉啊!”看着这一切的一切都走进了死胡

  • 小说绯色豪门,小娇妻弄你上瘾!第19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绯色豪门,小娇妻弄你上瘾!第19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绯色豪门,小娇妻弄你上瘾!第19章他所做的沈墨寒点头,紧紧地抓着苏岑的手,把所谓的恩爱进行到底,“爷爷,我怎么舍得让我的老婆受委屈,再说了,在爷爷、***心里,岑儿比我重要多了。”沈泰鸿笑米米的点点头,对苏景生说:“老伙计,看着这些孩子我们真是不服老都不行。”苏岑拉着沈泰鸿的手:“爷爷,您不老,我不让您这么说····”。比起自己的爷爷,苏岑更加敬爱眼前这位老人,他老人家是打心眼里疼她。苏景生笑着说:“老伙计,您放心吧,你一定能看到

  • 《冷傲夫君灼情狼》在线阅读【今日推荐20190727】

    原标题:《冷傲夫君灼情狼》在线阅读【今日推荐20190727】小说名称:冷傲夫君灼情狼目录预览:《冷傲夫君灼情狼》《冷傲夫君灼情狼》《冷傲夫君灼情狼》《冷傲夫君灼情狼》《冷傲夫君灼情狼》“啪——”耳光重重的落在脸上,林绾绾被打的脑袋嗡嗡作响,一张小脸瞬间火辣辣的疼痛起来。她踉跄的退后两步,下意识的捂住圆滚滚的肚子,另一只手捂住红肿的脸颊。“林绾绾,你好狠的心,竟然对薇薇下这样的毒手!从我带薇薇进这个家门开始,你就处处跟我们母女作对,现在竟然还对薇薇下手……林绾绾,如果薇薇有什么三长两短,我绝对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