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读者 > 人物 > 正文

“大衣哥”朱之文:我就是想唱歌

2017-10-23 00:14:50 来源:沃格文学网 浏览: 评论: [ ]

  朱之文出名了,因为唱歌推荐widgetads.cn
  
  朱之文是一个普通农民,今年41岁,种了快30年的地,农闲的时候干点建筑活儿。不管是种地还是打工,他一有空就练嗓子,田野里、堤坝上、树林子里,都是他天然的练歌房。
  
  唱了20多年歌,朱之文不知道自己处于一个什么水平?他问妻子,我唱歌好不好?妻子说好。他问隔壁大婶,我能唱歌给别人听吗?大婶说,当然可以了,你去电视台唱,我给你路费。朱之文问建筑工地的同事,我去电视台唱歌可以吗?同事们说,当然可以,你就应该去电视台唱歌给大家听。
  
  朱之文就这样来到了《我是大明星》的舞台,最后一次他问导演,我给你唱两句,行就行,不行我就回家了,晚了我就赶不上回去的车了。导演让他提前上台比赛,朱之文哆嗦着双腿,穿着军大衣唱起了《滚滚长江东逝水》来自widgetads.cn
  
  头两个字刚唱出口,台下的观众就全静了下来,连主持人都听呆了,这简直就是原唱嘛!再仔细瞧瞧,没错,歌声真的是从这个穿着军大衣的大叔嘴里飘出来的!唱着唱着,他越来越进入角色,两手不再紧紧地抓着话筒,而是像个真正的歌唱家一样伸展开去。
  
  到了歌曲高潮,观众缓过神来,开始激动地鼓掌,甚至有人大声喝彩。淡定的评委们也坐不住了,站起来打节拍。
  
  一曲唱毕,全场轰动。冷静下来的评委开始质疑他的身份,“你是不是哪个歌舞团的?你为什么要穿这样的衣服来?”本来就紧张的朱之文不解其意,坑坑巴巴带着乡音回答:“我就是个农民,我没有别的衣服。”
  
  难怪评委心存疑虑—虽说中国民间藏龙卧虎,但即使是旭日阳刚、西单天使,也大多是以情动人,像朱之文这般能演唱专业歌曲,以唱功震撼人心的农民,真是绝无仅有!
  
  为了进一步确认他的身份,评委让他脱了大衣,瞧瞧他里边穿的什么。朱之文面露难色,说里面衣服挺难看的5_3_故_事_网。领口发黑的白衬衣,是在集上买的城里人的旧衣裳,一块钱一件。红毛衣是十年前妹妹给织的,袖口脱了好几圈针。
  
  脱了大衣,朱之文拽了一下毛衣袖口,不好意思地说“我这衣服坏了。”
  
  评委们不甘心,让摄像机靠近拍特写,看看他的手是弹钢琴的还是干农活的。
  
  朱之文坦然又带些紧张地摊开右手。黝黑粗糙,黑色的指甲缝,主持人大呼:这是一双搬砖的手啊!
  
  种地的朱之文成名了,他很快就成了网络上最热门的人物。喜欢朱之文的网友还成立了名为“蜘蛛们”的粉丝群,为他打气加油来自widgetads.cn。大家都用“技惊四座”来形容朱之文的唱功,有人称他是中国的“苏珊大叔”。
  
  一曲成名后不断有人打电话,甚至还有人找到家里来。除了受到很多节目的邀约之外,朱之文还要面对全国媒体源源不断的采访要求。对于突如其来的走红,朱之文很不适应。
  
  他不敢回家,因为家里都是记者。他的电话也关机了,因为接电话很贵,几十块钱要多种很多玉米才能收回来。很多人不理解这些朴实的想法,觉得他做作MGQ。可是金钱的多少用粮食来衡量,才是一个农民真正的想法。
  
  “大衣哥”朱之文的朴实以及不凡的唱功,震撼了无数人,很多网友呼吁朱之文应该参加《星光大道》。这些人中间也包括于文华。就在三月中旬,于文华和星光大道栏目组导演王爱华一道走进单县郭村镇朱楼村朱之文家中。
  
  看见大明星、大导演,朱之文显得有些激动又有些腼腆,话很少。直到于文华问朱之文想不想上中央电视台的星光大道,朱之文摸了摸头,说:“想!我就是想唱歌,想唱给很多人听,不想拿奖。”声音异常洪亮推荐widgetads.cn
  
  于文华和朱之文在院子里即兴演唱了《纤夫的爱》,博得了村民们雷鸣般的掌声。王爱华也和朱之文聊了很久,围观的村民们都觉得朱之文上央视,有戏!

推荐信息:
>>> 向“空”的境界迈一步
>>> 写给失落时的自己
>>> 建筑师扎哈·哈迪德:从“女魔头”进化成“神”
>>> 二分之一的爱
>>> 一个人住第三年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0% (0)
0% (0)
标签:

我要评论

评论 ( 0 条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沃格文学网立场。
最新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做评论第一人吧!
  • 向路遥致敬

    我最喜欢的其实是路遥名不见经传的一本小册子《早晨从中午开始》。它最初发表于一本同样不引人注目的杂志《文友》。《文友》多年前就停刊了,而《早晨从中午开始》虽然由出版社出版发行,但印数有限,鲜为人知。《早晨从中午开始》是路遥惟一的中篇写作自传,记录了他写作《平凡的世界》的全过程。从中我们可以看到一个平凡之人如何战胜小我的羁绊,实现理想走向大我的啼血之路。如果不死,路遥现在也年过60岁了,但家族的遗传隐

  • 幸福是两个人彼此顾惜的模样

    “爸爸,点点太鼓(拨浪鼓)给我呀,嬷嬷那里带回来了不是?”“可是,那是歌里唱的呀。”“不是不是,爸爸,给我点点太鼓。”“好的,好的,这就去做。可是,小稚今天先睡呀。”乍看上去,这是一对父女在睡前的对话,女儿娇俏任性,爸爸宽容慈爱。可实际上,这是一对夫妻在妻子临终一个月前的对话。从结婚始,妻子始终唤丈夫“爸爸”,丈夫始终称妻子“小稚”。他们彼此依恋,到这番对话发生的时候,妻已患病37年,卧床15年。

  • 树懂人间事

    仓房是从来不让外人进去的,里面装着我们家所有的粮食,还有农具、皮货之类。这些东西,都是不能让外人看见的,尤其仓里的粮食,那是一个家庭最大的秘密,是多是少,不可外泄。仓房没有窗户,只在接近屋顶的高墙上,开了两个通风用的小洞口,房子里,黑得啥都看不见。我们小的时候,谁也不敢进去。门用很大的铁锁锁着,钥匙在母亲那里。有时,她打开门,进去摸索半天,端出一盆苞米或麦子。仓房里装着我们家一年的粮食,有时是好几

  • 我没有童年

    由于匮乏和苦难,由于兵荒马乱,由于太早地对政治的关心和参与,我说过,我没有童年。但回想旧事,仍然有许多快乐和怀念。我喜欢和同学一起出平则门(阜成门)去玩,城门洞有手持刺刀站崗的日本兵。过往的中国百姓要给他们鞠躬,这是一段非常耻辱的记忆。一出城门就是树林,草、花、庄稼、河沟,充满植物的香气,一路走着,要跳几次水沟。到“大跃进”时为止,钓鱼台那边一直有天然野趣。那里有两排杨树,秋天树叶变黄的时候发出一

  • 等他65年

    相遇1937年的春天,太阳落得早。太姥爺那年刚满20岁。他的母亲病危,家里很早之前就准备了棺木和寿具,可疾病让他母亲瘦成了一把骨头,寿衣得重新做。于是,太姥爷到镇东边太姥姥家的缝纫店,去重新给母亲定做寿衣。整个散花镇,就数太姥姥父亲的手艺最好,连邻镇的有钱人都慕名而来。生意太好,伙计忙不过来,太姥姥就来帮忙。她站在柜台的暗影里,轻言细语地说话,用笔认真记下客人交代的尺寸。她常常穿湖蓝色的褂子,扎着

  • 永远同行

    他们从小一起长大,他叫莱威,她叫凯瑟琳,两个人都20岁了。这里靠近城郊,周围是田野、森林和果园,附近还有一座盲人学校漂亮的钟楼。一天中午,离家已一年的莱威敲响了凯瑟琳家的大门。姑娘打开门,手里拿着一本厚厚的、有很多彩页的杂志,彩页上印的全是穿着时尚婚纱的漂亮新娘。“莱威!”她不禁吃了一惊。“可以请你一起散散步吗?”他是一个挺腼腆的男孩,说话时显得心不在焉——即使和凯瑟琳在一起,他也是如此。“散步?

  • 听来的圣诞故事

    我和奥吉·雷恩认识将近11年了。他在布鲁克林中心考特大街的一家雪茄店当售货员。只有在那家店才可以买到我钟爱的荷兰雪茄,所以我常常去那里。奥吉身材瘦小,经常穿一件带帽兜的蓝色运动衫。他的性情有些古怪,喜欢搞恶作剧,喜欢说俏皮话,总是讲一些与天气、大都会棒球队或者华盛顿政客们有关的趣事。我对他的了解仅限于这些。然而,几年前的一天,他在店里翻阅一本杂志时,碰巧看到一篇关于我的作品的书评。书评里附有我的照

  • 珍惜拥有的幸福

    有一个人,他生前善良且热心助人,所以在他死后升上天堂,做了天使。他当了天使后,仍时常到凡间帮助人,希望感觉到幸福的味道。一日,他遇见一个诗人,诗人很年轻,英俊、有才华且富有,妻子貌美而温柔,但他却过得不快乐。天使问他:“你不快乐吗?”诗人对天使回答说:“我什么都有,只欠一样东西,你能给我吗?”诗人直直地望着天使,“我要的是幸福。”这下子把天使难倒了,天使想了想,说:“我明白了。”然后把诗人所拥有的

  • 以爱之名,你伤不起!

    “认识她这一年是35故事中最美好的一年”,2011年7月16日,著名出版人路金波彻底告别了结发妻子,与新欢赵子琪低调完婚了。婚礼现场宁财神微博直播了他们肉麻的爱情表白,韩寒王珞丹等人悉数捧场。而围绕这一对新人沸沸扬扬的“转正”爱情,更有传言说当日主婚人吴征曾“刁难”赵子琪:“别人都说你是小三上位,但小三之后可能还有小三,你怎么看这个问题?”赵子琪回答道:“如果说今生路老师再遇到他更喜欢的人,我会尊

  • 秋天别称富韵味

    时光把我们带进了秋天,秋天有高爽的天空和丰实的蕴涵,“秋”也和农历月份的别称有关。如农历七月称为首秋、初秋、早秋、新秋、上秋,八月称为正秋、中秋、桂秋,九月称为晚秋、凉秋、暮秋。此外,秋天还有许多别称。三秋。古时七月为孟秋,八月为仲秋,九月为季秋,合称三秋,代指秋天。王勃《滕王阁序》有“时维九月,序属三秋”之句。金天。古代五行之说,秋属金,故称金天或金秋。陈子昂有诗曰:“金天方肃杀,白露始专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