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读者 > 社会 > 正文

谁动了我的办公桌

2017-05-31 00:06:47 来源:沃格文学网 浏览: 评论: [ ]

  按照人际关系的刺猬理论,近之则不逊,远之则怨5 3 故 事 网。在拥挤的工作场所,最忌讳别人动自己的办公桌,就像公交车上人人都捂着自己的包一样。对那位来说,不仅仅是财产或隐私意义上的入侵,办公桌还表示了一份归属权,拥有办公桌,意味着在职场拥有一席之地,除了要履行处理公务的责任,更重要的是有了领薪水、晋升的权利。所以,电影里表现裁员的场面,一般就用两个镜头:收拾办公桌,抱着纸箱离开办公桌5 5 5 5 5 3 3 3 c c。从办公桌到纸箱,顿显凄凉之感。
  
  从某种角度上说,办公桌除了是一个吞噬时光、消磨生命的地方,谁也不能否认,它是除了家之外的属于自己的另一个相对固定的空间,虽然狭小了些。不想回家或无处可去的时候,至少可以在这里发呆、嗑瓜子、看电影、打游戏、聊天、思考35故事……我们不是总有闲工夫躺在沙滩上晒太阳,多数情况,不过趁办公室人走光了,将就着把脚跷到办公桌上,想象自己面朝大海,春暖花开5_3_故_事_网。其实如果天天在沙滩上,沙滩也会成为另一个令人想逃离的办公桌,就像那个海浪拍打沙滩的桌面。
  
  作为一张饱经沧桑的办公桌,应该没少见证移交尴尬,如果前任主人恋恋不舍的话。从前的部门有位科长,对卸任很有意见,继任者来交接工作时,他就像末代皇帝遭遇逼宫一样,死死地守着他的宝座,就差连人带宝座被抬走了,而且很长一段时间他都把那张桌子的抽屉锁着5+3+故+事+网。有人毒舌说,他以为他占着茅坑别人就会被憋死?别等他出来发现人家早就在旁边盖了一座五星级卫生间……
  
  同事老Z晋升后的第一件事,是去找后勤换办公桌,尽管她的前任识时务地把家人照片从桌面移除、抽屉腾空、钥匙交付了,但她坚持要换。因为这张桌子,总是让她联想到自己从前站在桌子前汇报工作,而前任,坐在桌子后面,像得了颈椎病一样永远高昂着头,对她指手画脚。于是,这张旧桌子好像旧伤疤般令她不爽欢迎55555333.cc。后来桌子没能换,老Z只好把桌子换了个方向,美其名曰转运换风水。
  
  那张桌子的前主人呢,是否像我发小王妞妞的爸爸,退休后心情郁闷百病丛生?直到王妞妞给他买了张一模一样的办公桌放在书房,他老人家一坐在那张办公桌前,即便无公可办,也会习惯性地抖擞起精神来。  

更多推荐:
>>> 时间即生命
>>> 男人穷点也好
>>> “奖平庸”与“助优秀”
>>> 答对10道题,幸福来敲门
>>> 贴在路口的启事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0% (0)
0% (0)
标签:

我要评论

评论 ( 0 条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沃格文学网立场。
最新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做评论第一人吧!
  • 汉语之魅

    没有哪个民族的诗词能够一口气穿越几千年,让无数后人心有同感。譬如一千年前范仲淹的浩叹:“云山苍苍,江水泱泱,先生之风,山高水長。”用词简单明了,却如展开一卷国画,如抚一张古琴,非我族群难晓其优、其幽、其悠。童年时读到蒙学诗里的《山村咏怀》,甚是惊奇:“一去二三里,烟村四五家。亭台六七座,八九十枝花。”这般扳着手指头数数,连带着汉字的量词和村野景致,启蒙了数代后人。青年时送友人去车站,会念及李白的送

  • 竞选总统期间的私35故事活

    自圣马丁广场群众大会以后,我的生活便不属于个人了。直到1990年6月第二轮选举之后我离开秘鲁,才重新享受私生活的快乐,这是我渴望已久的(甚至可以说,英国吸引我的地方是那里谁也不干涉谁的生活,人人都像幽灵一样)。自那次大会以后,我在巴兰科街上的家无论白天、黑夜时时刻刻有人来访,开会的,采访的,起草文件的,或者排队等候跟我、跟帕特丽西娅或者跟阿尔瓦罗谈话的。房间里、走廊上、楼梯旁总是有男男女女占据着,

  • 流浪的警长

    美国西部开发初期,各城镇暴徒横行,秩序紊乱,警长是否称职对居民的安全和幸福关系重大。有一个警长在他管辖的镇上组织训练民众,强化治安,临事勇敢果决,当机立断。他生活呆板,表情严肃,重法轻情,嫉恶如仇,终于使辖区内有了公道与和平。镇上的居民在安乐的生活中开始批评他们的警长,他们希望管理众人之事的是一个有笑脸、办事有弹性的人。他们对镇上的大小事务有了自己的意见,不喜欢任何人独断专行。他们对警长不再像从前

  • 母亲眼里的红豆

    我有一个短篇小说叫《白雪的墓园》。有人读了,说我写得挺温暖,我说这篇小说其实多么凄切啊。1986年1月,我父亲去世。他是在凌晨去世的,前一天白天他看上去情况挺好,所以晚上我和姐夫在医院的抢救室守着他,让妈妈去姐姐家休息。凌晨时我看父亲不行了,赶紧让姐夫回家叫我妈。妈妈一进来看到父亲停止呼吸了,她就哭;她是一个很坚强的人,她哭时不像一般人那样大放悲声,而是忍着的那种哭。她哭着哭着,我突然发现她的眼睛

  • 温一壶月光下酒

    煮雪,如果真有其事,别的东西也可以留下。我们可以用一个空瓶把今夜的桂花香装起来,等桂花谢了,秋天过去,再打开瓶盖,细细品。把初恋的温馨用一个精致的琉璃盒子盛装,等到青春散尽、垂垂老矣的时候,掀开盒盖,扑面一股热流,这足以使我们老怀甚慰。其中还有许多意想不到的情趣。譬如将月光装在酒壶里,用文火与酒一起温了来喝……此中有真意,乃是酒仙的境界。有时候抽象的事物也可以让我们感知,实體的事物也能转眼化为无形

  • 蒋方舟:作为读者的谦虚

    导语:书的本质,是孤独的作者与破碎的社会之间的一种交流方式,作者发出声响,或许几百年后,在青灯孤照的图书馆,一个孤独而谦虚的读者报以应和的回响。我目睹过很多场次的“作者见面会”,即使是比较小众和生僻的作者,人们还是要去听讲座——重点是看看那个作者,看他和自己想象中那个人,吻合程度有多少。然后就到了提问的环节,一些人抓住这个机会,开始大段大段地阐述自己的看法,最后以“你认为我说的对不对”来结束提问—

  • 文字是我最爱的亲人

    我把键盘当作农具的时候就有一块农田我在农田辛勤工作的时候许多文字成为我最爱的亲人经常,把许多句子在正义的天平上称一称有洁癖,撩开一些修饰词剔除杂质是一种习惯,更是一种道义和责任文字,成为花开的时候我常常躲在一角爱着一粒小砂石键盘,成为河水的故人有缕缕轻音飘过的时候我潜伏在五线谱的空拍里为露珠守一段留白认定自己一辈子就是闲不住的庄稼人每一次敲打键盘就感觉田里有很多庄稼,笑得很得意

  • 我的一位国文老师

    我在十八九岁的时候,遇见一位国文先生,他给我的印象最深,使我受益也最多,我至今仍不能忘记他。先生姓徐,名锦澄,我们给他上的绰号是“徐老虎”,因为他凶。他的相貌很古怪,他的脑袋的轮廓是有棱有角的,很容易成为漫画的对象,头很尖,秃秃的,亮亮的,脸形却是方方的,扁扁的,有些像《聊斋志异》绘图中的夜叉的模样。他的鼻子眼睛嘴好像是过分集中在脸上很小的一块区域里。他戴一副墨晶眼镜,银丝小镜框,这两块黑色便成了

  • 用诗歌,讲好一个故事

    下辈子,我想倒着活一回。第一步就是死亡,然后把它抛在脑后。在敬老院睁开眼,一天比一天感觉更好,直到太健康被踢出去。领上养老金,然后开始工作。第一天就得到一块金表,还有庆祝派对。40年后,够年轻了,可以享受退休生活了。狂欢,喝酒,恣情纵欲。然后准备好可以上高中了。接着上小学,然后变成了一个孩子,无忧无虑地玩耍,肩上没有任何责任。不久,成了婴儿,直到出生。35故事最后9个月,在奢华的水疗池里漂着。那里

  • 曳尾于涂中

    庄子在濮水上钓鱼,楚王派两位大夫前来请庄子去做官,庄子持着钓竿头也不回:“吾闻楚有神龟,死已三千岁矣。王以巾笥而藏之庙堂之上。此龟者,宁其死为留骨而贵乎,宁其生而曳尾于涂中乎?”二大夫曰:“宁生而曳尾涂中。”庄子曰:“往矣,吾将曳尾于涂中。”庄子既回答也在讲故事,听说楚王有一只死了三千年的神龟,包在绸缎竹箱里供于神庙。你说这龟是愿死了留下龟壳受供奉,还是拖着尾巴活在泥淖中呢?大夫答道:当然是活在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