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读者 > 人生 > 正文

我的办法我知道

2017-05-31 00:06:45 来源:沃格文学网 浏览: 评论: [ ]

  卖辣椒的人,恐怕都会经常碰到这样一个众所周知又非常经典的问题,那就是不断会有买主问:“你这辣椒辣吗?”
  
  不好回答5.3.故.事.网。答辣吧,也许买辣椒的人是个怕辣的,立马走人;答不辣吧,也许买辣椒的人是个喜吃辣的,生意还是不成。当然解决的办法也是众所周知并且非常经典的,那就是把辣椒分成两堆,吃辣与不吃辣的各选所需原文widgetads.cn。这是书上说的。
  
  我一天没事,就站在一个卖辣椒妇女的三轮车旁,看她是怎样解决这个二律背反难题的原文widgetads.cn。趁着眼前没有买主,我自作聪明地对她说:“你把辣椒分成两堆吧,有人要辣的你就给他说这堆是;有人要不辣的你就给他说那堆是。”
  
  没想到卖辣椒的妇女却只是对我笑了笑,轻声说:“用不着!”
  
  说着就来了一个买主,问的果然是那句老话:“辣椒辣吗?”卖辣椒的妇女很肯定地告诉他:“颜色深的辣,颜色浅的不辣!”
  
  买主信以为真,挑好辣椒付过钱,满意地走了欢迎widgetads.cn。也不知今天是怎么回事,大部分人都是买不辣的,不一会儿,颜色浅的辣椒就所剩无几了。我于是又说:“把剩下的辣椒分成两堆吧?不然就不好卖了!”
  
  然而,卖辣椒的妇女仍是笑着摇摇头,说:“用不着!”
  
  又一个买主来了,问的还是那句话:“辣椒辣吗?”卖辣椒的妇女看了一眼自己的辣椒,信口答道:“长的辣,短的不辣!”果然,买主就按照她的分类标准开始挑起来5+3+故+事+网。这一轮的结果是,长辣椒很快告罄。
  
  看着剩下的都是深颜色的短辣椒,我没有再说话,心里想:这回看你还有什么说法?
  
  没想到,当又一个买主问“辣椒辣吗”的时候,卖辣椒的妇女信心十足地回答:“硬皮的辣,软皮的不辣!”我暗暗佩服,可不是嘛,被太阳晒了半天,确实有很多辣椒因失水变得软绵绵了5_5_5_5_5_3_3_3_c_c
  
  卖辣椒的妇女卖完辣椒,临走时对我说:“你说的那个办法卖辣椒的人都知道,而我的办法只有我自己知道!”
  
  我忽然有所顿悟:生活中的智慧可以被写成书,但你却不能简单地照着书上写的智慧去生活,因为生活只能是鲜活而灵动的!

系统推荐:
>>> 比丑招亲
>>> 把规则颠倒过来
>>> 幽默极品
>>> 路口,幸福在暗处闪闪发光
>>> 两手面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0% (0)
0% (0)
标签:

我要评论

评论 ( 0 条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沃格文学网立场。
最新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做评论第一人吧!
  • 汉语之魅

    没有哪个民族的诗词能够一口气穿越几千年,让无数后人心有同感。譬如一千年前范仲淹的浩叹:“云山苍苍,江水泱泱,先生之风,山高水長。”用词简单明了,却如展开一卷国画,如抚一张古琴,非我族群难晓其优、其幽、其悠。童年时读到蒙学诗里的《山村咏怀》,甚是惊奇:“一去二三里,烟村四五家。亭台六七座,八九十枝花。”这般扳着手指头数数,连带着汉字的量词和村野景致,启蒙了数代后人。青年时送友人去车站,会念及李白的送

  • 竞选总统期间的私35故事活

    自圣马丁广场群众大会以后,我的生活便不属于个人了。直到1990年6月第二轮选举之后我离开秘鲁,才重新享受私生活的快乐,这是我渴望已久的(甚至可以说,英国吸引我的地方是那里谁也不干涉谁的生活,人人都像幽灵一样)。自那次大会以后,我在巴兰科街上的家无论白天、黑夜时时刻刻有人来访,开会的,采访的,起草文件的,或者排队等候跟我、跟帕特丽西娅或者跟阿尔瓦罗谈话的。房间里、走廊上、楼梯旁总是有男男女女占据着,

  • 流浪的警长

    美国西部开发初期,各城镇暴徒横行,秩序紊乱,警长是否称职对居民的安全和幸福关系重大。有一个警长在他管辖的镇上组织训练民众,强化治安,临事勇敢果决,当机立断。他生活呆板,表情严肃,重法轻情,嫉恶如仇,终于使辖区内有了公道与和平。镇上的居民在安乐的生活中开始批评他们的警长,他们希望管理众人之事的是一个有笑脸、办事有弹性的人。他们对镇上的大小事务有了自己的意见,不喜欢任何人独断专行。他们对警长不再像从前

  • 母亲眼里的红豆

    我有一个短篇小说叫《白雪的墓园》。有人读了,说我写得挺温暖,我说这篇小说其实多么凄切啊。1986年1月,我父亲去世。他是在凌晨去世的,前一天白天他看上去情况挺好,所以晚上我和姐夫在医院的抢救室守着他,让妈妈去姐姐家休息。凌晨时我看父亲不行了,赶紧让姐夫回家叫我妈。妈妈一进来看到父亲停止呼吸了,她就哭;她是一个很坚强的人,她哭时不像一般人那样大放悲声,而是忍着的那种哭。她哭着哭着,我突然发现她的眼睛

  • 温一壶月光下酒

    煮雪,如果真有其事,别的东西也可以留下。我们可以用一个空瓶把今夜的桂花香装起来,等桂花谢了,秋天过去,再打开瓶盖,细细品。把初恋的温馨用一个精致的琉璃盒子盛装,等到青春散尽、垂垂老矣的时候,掀开盒盖,扑面一股热流,这足以使我们老怀甚慰。其中还有许多意想不到的情趣。譬如将月光装在酒壶里,用文火与酒一起温了来喝……此中有真意,乃是酒仙的境界。有时候抽象的事物也可以让我们感知,实體的事物也能转眼化为无形

  • 蒋方舟:作为读者的谦虚

    导语:书的本质,是孤独的作者与破碎的社会之间的一种交流方式,作者发出声响,或许几百年后,在青灯孤照的图书馆,一个孤独而谦虚的读者报以应和的回响。我目睹过很多场次的“作者见面会”,即使是比较小众和生僻的作者,人们还是要去听讲座——重点是看看那个作者,看他和自己想象中那个人,吻合程度有多少。然后就到了提问的环节,一些人抓住这个机会,开始大段大段地阐述自己的看法,最后以“你认为我说的对不对”来结束提问—

  • 文字是我最爱的亲人

    我把键盘当作农具的时候就有一块农田我在农田辛勤工作的时候许多文字成为我最爱的亲人经常,把许多句子在正义的天平上称一称有洁癖,撩开一些修饰词剔除杂质是一种习惯,更是一种道义和责任文字,成为花开的时候我常常躲在一角爱着一粒小砂石键盘,成为河水的故人有缕缕轻音飘过的时候我潜伏在五线谱的空拍里为露珠守一段留白认定自己一辈子就是闲不住的庄稼人每一次敲打键盘就感觉田里有很多庄稼,笑得很得意

  • 我的一位国文老师

    我在十八九岁的时候,遇见一位国文先生,他给我的印象最深,使我受益也最多,我至今仍不能忘记他。先生姓徐,名锦澄,我们给他上的绰号是“徐老虎”,因为他凶。他的相貌很古怪,他的脑袋的轮廓是有棱有角的,很容易成为漫画的对象,头很尖,秃秃的,亮亮的,脸形却是方方的,扁扁的,有些像《聊斋志异》绘图中的夜叉的模样。他的鼻子眼睛嘴好像是过分集中在脸上很小的一块区域里。他戴一副墨晶眼镜,银丝小镜框,这两块黑色便成了

  • 用诗歌,讲好一个故事

    下辈子,我想倒着活一回。第一步就是死亡,然后把它抛在脑后。在敬老院睁开眼,一天比一天感觉更好,直到太健康被踢出去。领上养老金,然后开始工作。第一天就得到一块金表,还有庆祝派对。40年后,够年轻了,可以享受退休生活了。狂欢,喝酒,恣情纵欲。然后准备好可以上高中了。接着上小学,然后变成了一个孩子,无忧无虑地玩耍,肩上没有任何责任。不久,成了婴儿,直到出生。35故事最后9个月,在奢华的水疗池里漂着。那里

  • 曳尾于涂中

    庄子在濮水上钓鱼,楚王派两位大夫前来请庄子去做官,庄子持着钓竿头也不回:“吾闻楚有神龟,死已三千岁矣。王以巾笥而藏之庙堂之上。此龟者,宁其死为留骨而贵乎,宁其生而曳尾于涂中乎?”二大夫曰:“宁生而曳尾涂中。”庄子曰:“往矣,吾将曳尾于涂中。”庄子既回答也在讲故事,听说楚王有一只死了三千年的神龟,包在绸缎竹箱里供于神庙。你说这龟是愿死了留下龟壳受供奉,还是拖着尾巴活在泥淖中呢?大夫答道:当然是活在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