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读者 > 人物 > 正文

“天仙攻”张天爱:萌化观众心田的清新泥石流

2017-05-01 00:22:30 来源:沃格文学网 浏览: 评论: [ ]

  2016年9月29日,由畅销书作家张嘉佳的小说改编的爱情大片《从你的全世界路过》公映,一周后就以破6亿的超高票房横扫低迷的中国电影市场5+3+故+事+网。影片中首演主角的90后姑娘张天爱以其轻松自然的演技,将暗恋者“幺鸡”演绎得惟妙惟肖,颠覆式地为影片带来一股清新的空气,也将自己的人气指数提升到了空前的高度。
  
  然而每一个成功者的背后都离不开难以想象的辛苦付出。今年6月,《从你的全世界路过》剧组在最高海拔达6032米的青藏高原拍摄。张天爱因大脑缺氧而晕倒。医生建议她停止拍摄,否则会有生命危险。但张天爱回到驻地只休息了一晚,就带病坚持回到剧组完成拍摄来自55555333.cc。“幺鸡”戏份杀青的时候,导演张一白就在微博里夸赞她:“小爱,你就是我心目中最坚强的幺鸡。”感性的张天爱随即转发该条微博,并感动分享拍戏期间的温情瞬间。
  
  张天爱为工作这样拼命可不是偶然事件,而是她一贯的作风。一次,有记者去采访她时正值早上8点,但她已经工作了七八个小时,她说:“从凌晨1点多开始,中间只休息了一小会儿。”其实,她两日里经历重庆、上海、北京三座城市的辗转折腾,令粉丝们无比心疼。
  
  除了拼劲头,张天爱对工作还非常用心,用她自己的话说,就是“真给”——“先理解角色,再用一股蛮力把自己的全部感情投入进去5+5+5+5+5+3+3+3+c+c。”在前两年拍摄的电视剧《男人帮·朋友》里,张天爱饰演一个有抑郁症,报复心极强的反面角色。她因太过入戏,拍完回到公司后还是一副阴郁的样子,吓坏了身边的工作人员,赶紧给她联系心理医生。她整整调整了两个月才缓过来。拍摄《从你的全世界路过》这段时间,她也是每天晚上都在剧本上做笔记,写一堆自己的想法、方案,笔记内容比剧本还要多。到了片场,双手捧给邓超:“师父!请看看我的想法。”谦虚认真得仿佛一名小学生5 3 故 事 网
  
  实际上,在出演“幺鸡”这个角色前,张天爱就因网络剧《太子妃升职记》中“太子妃”一角而风靡网络。因她将一个糙汉子心的太子妃演绎得活灵活现,还因此获得“天仙攻”这个霸气称号,圈粉无数。
  
  现在随着《从你的全世界路过》的热映,被她饰演的傻得可爱“幺鸡”征服,又有越来越多的观众对她路转粉,她俨然晋升为新一代女神。
  
  当被问未来的规划,张天爱的回答一如自己作为东北人的豪爽:“我比较务实,是一个不太会做白日梦的人,也不太会想有一天我会怎么样之类的问题。”或许她的确如经纪人王潇潇所言,她其实没有说非要当演员不可,即使是做了演员之后,也没有特别大的野心。有点被命运突然降临的幸运推着前进的味道,只不过她现在不满足于被认识,而是希望被认可来自www.55555333.cc
  
  35故事真的很难有公平,有人拼了命想红,有人却无意间被记住。张天爱拍了屈指可数的几部片子就能获得大家的喝彩,或许她天生就为演戏而生。“天仙攻”自有她萌化观众心田的清新方式!
  
  冒着生命危险在青藏高原拍摄,为工作日夜血拼,投入角色到痴迷,每晚都在剧本上认真做笔记、写想法和方案……“一分耕耘,一分收获”,张天爱的辛苦付出终于换来了观众们的认可。
  
  张天爱不靠高颜值,不做白日梦,不满足于被认识,只希望被认可——靠自己的努力、自己的演技,抓住有限的出演机会,最大程度展现了自己,实现了从网剧到电影、从认识到认可的华丽转身。

编辑推荐:
>>> 还真把自己当官了
>>> 请你弃用激将法
>>> 分不出的胜负
>>> 我今年二十七八岁
>>> 师爷的故事:寻找『三十六』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0% (0)
0% (0)
标签:

我要评论

评论 ( 0 条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沃格文学网立场。
最新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做评论第一人吧!
  • 风吹云动心不动

    写作是一件寂寞的事,越是欢快活泼的故事,在写作的过程中,越要求内心的安宁。有时候我们沉浸在故事里,或紧张,或气愤,或忧郁,或快乐,然而,被情绪左右的是笔下的人物,而不是执笔者的内心。这世上,没有绝对能操控情绪的高手。当你的情绪被动地被带着走的时候,你也就失去了掌控作品的能力。有的人追求个性,有的人紧跟“大师”,有的人干脆追逐市场。写作压根就不是赚钱的行当,写什么又有什么分别。守住寂寞,守住清贫,守

  • 妈妈的红雨伞

    此文献给我的恩师、诗人曾卓先生,这个故事是他真实的童年经历……我记忆中的妈妈,是世界上最美丽的妈妈。妈妈的模样,一直停留在我的童年时代,从来也没有消失过。那时候,我家窗外有一片小小的草地。我和小伙伴们在草地上踢足球,妈妈就坐在小窗边,一边为我缝补衣服,一边看着我们奔跑、欢呼。当我偶尔抬起头,会看见妈妈正在窗边,含着笑望着我……上小学五年级的时候,我在一次演讲比赛中获得了第一名。校长亲自给我颁发了奖

  • 写文章的最高境界

    周云蓬讲过一个故事,也许可以用来说一下文字的标准。他住在圆明园遗址时,一个艺术青年掉进了河里,一开始文质彬彬,冒出一个头,对岸上的人招手:“能不能救一下?”沉下去再浮上来的时候他喊:“救一下。”再浮上来的时候已经什么都顾不上了:“救命啊!”写文章就得写到这个份儿上——不吐不快,没有苦吟,也不用琢磨,连修辞都是一种烦琐,诚实道出就是。

  • 书与港湾

    人们常常把家比作港湾。因为它给人安全感,是个温暖的地方。我认为,书也是一个港湾。心有波澜时,捧上一本书读两页,心情会慢慢平和;郁闷无聊时,打开一本书,空虚之感顿时无影无踪;忙里偷闲瞥上几眼书,焦躁疲倦会被稀释。从这个意义上说,书就是一个港湾,一个将感觉和寄托融为一体的港湾。不同的书,是不同的港湾。选择到什么样的港湾停泊,经常在什么样的港湾逗留,都会一点点改变着35故事旅途的航向。驿亭幽绝堪垂钓,岩

  • 外婆的姜烧酱油味

    走在白天与黑夜交接的暮色中,倘若巷尾飘来邻人烹煮晚餐的香气,恰巧有姜烧酱油的味道,不自觉就在步履之间定格,仿佛被时间下了蛊,时空磁场瞬间翻转,随即跌入记忆的缸底,缸底摇晃着焦黄的糖蜜色……大约从小学三年级开始,爸妈一起出国旅游时,就是由将军北埔乡下的阿嬷或高雄哈马星的外婆轮流陪伴我们。其中,又以外婆支援的几率比较大。外婆做菜的手艺很高,战后曾经在台北城内某“医生公馆”和桃园的“纺织厂老板”家里掌厨

  • 老地方的雨

    左岸的散文有一种空灵的东西,琢磨不透,余音袅袅。下雨天读到此篇,觉得文字是有香味的,亦有潮湿的东西裹挟在里面。她的文字往往很短,但很干净。才开了头,戛然而止。可就是这样的收散之间,每个字都像箭,支支射向光阴深处。雨,下了一宿,还没有止的意思。我站在窗前,看了一宿的雨帘,听了一宿的雨声。别问是我的闲愁,还是雨的挽留。此夜,我看雨雨稠,雨看我我瘦。雨啊,我明天的一个转身,你便是老地方的雨。老地方的雨,

  • 生命里有天使的表情

    白色荷叶裙子边擦过小腿,通往露台的天梯上缠满花朵,肥肥的小青虫摇头晃脑慢慢从窗前爬过,清水流过错落的花茎,胭脂红的小鱼在水面下咕嘟,风从墙头穿过送来了种子,玫瑰紫的天色越来越明亮,绵绵细雨像诗歌一般从唇边滑落……这些是我生命中的美好时刻。三岁在幼儿园里,每天午睡起来,一个小男孩默默来给我叠被子、穿衣服。小学一年级时,穿着洁白的层层叠叠的天鹅裙跳舞。小学二年级生病住院半年,上课第一天跑进操场,全班小

  • 补碗,补心,补落花

    春天补碗勤,冬天补锅忙。别的日子留着补心。不知道是不是春天是一年的日子刚打开封面,人们都憧憬着好日子,心情比较欢快,一激动就容易打破碗。而冬天人们看见了日子的封底,没了念想,破罐破摔的心比较迫切,所以打破的锅就比较多。于是,补锅补碗的修补师傅隆重出场了。女娲似的修补师傅们一个村庄一个村庄地巡游,把裂了的碎了的锅碗补得天衣无缝,或者把接缝隆重地补成了锦上添花。当然,这女娲都是大老爷们儿,手却巧过了在

  • 继母也是人

    此文选自亦舒中篇小说《独身女人》里的一节,文中两个人物——中学教师“我”,因为父亲给自己找继母寻求帮助的学生何掌珠。亦舒借文中的人物之口说:只有你用自己双手赚回来的东西,才是你的。继母也是人,只是她们运气不好,爱上有孩子的男人,又不是她的错。何掌珠说:“我父亲要再婚。”“与你有什么关系?”我抬起头问。“我不希望有个继母。”“掌珠,这是20世纪80年代的香港,你以为你是白雪公主?”“我不喜欢有一个陌

  • 光影红楼

    托尔斯泰曾经说过,35故事的一切变化,一切魅力,一切美都是由光明和阴影构成的。《红楼梦》的魅力就在于它像一面镜子,忠实地反映了世间冷暖悲喜;它又像一片大海,宽容地包含着人性千姿百态。在这里,高尚与卑鄙共存,梦境与现实融合,幻灭与执着相依,如同光影交错,斑驳美丽,难分难解。从《红楼梦》中的情与欲来看,曹雪芹是一个高明的人性观察者。情之极致莫过于宝黛:从初会时的似曾相识;黛玉误剪香囊时使小性子,宝玉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