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读者 > 人物 > 正文

金星:站在山顶,感受那些曾经的恶意

2016-11-02 00:49:59 来源:沃格文学网 浏览: 评论: [ ]

  当年我被围攻的那段日子几乎只听得到别人的骂声,却很少出来辩解5_3_故_事_网。那时候我只是忙着向前走。
  
  面对外界各种充满恶意的误解时,我也曾经气愤得攥紧了拳头,可当我想反击的那一刻,心里在问自己:你反抗得过来吗?
  
  我犹豫了。周围都是箭,与其说你要反抗这一个攻击的声音,那还不如不反抗。这边冒出一个声来,那是在告诉你,有这种声音存在,你还知道自己的困境是什么。之所以能攻击到你,是因为你比它弱,铆足了力气去反击只是以卵击石,浪费自己的精力,那些偏见还会因为你的回应而更加兴奋来源55555333.cc。我告诉自己,你要战胜的不是那个攻击你的人,而是这个你之所以会被攻击到的位置——当他们能够伤害你的时候,说明你们之间没有差距。
  
  战胜这些偏见和非议,不是靠肉搏,而是需要时间,需要你在这段时间中为自己准备的实力和魅力。当你站在那些唾沫星子打不到你的地方,你走到了一个更高的地方时,那些东西自然就消失在你的视线里。
  
  现在,离那段最不被理解的日子已经过去十几年了。
  
  很多人可能不接受我的评论风格,网上负面评论也挺多的,我还被那些为明星出头的粉丝狠狠围攻过;直到现在,微博上还经常可以看到骂我的人,但我不在乎,他骂了我就删,我自家的地方保持干净就行了原文55555333.cc。做人积德行善,如果我的存在给了他们一个发泄的借口,骂我就能使他们得到排解,算是我做了好事。继续骂去吧,这些都已经伤害不到我。那些难听的话无非还是十几年前的那一套,我走远了,但那些偏见还在那儿留着,特别滑稽,我听都听烦了,他们还没争厌。
  
  我一直都说人的精力和时间都是有限的,所以你不能浪费。如果我把精力全用在反抗那些无聊的事上,那真的毫无意义,我会觉得我一样无聊5_5_5_5_5_3_3_3_c_c。你可以因为你对一个人的不理解不尊重浪费你的时间,但我不会跟你浪费我的时间,我走我的路。
  
  当他们还在山底下找各种理由骂我的时候,我已经在山顶了,就清净了。我看到的是山外有山,根本听不到山底的人还在议论什么。所以对付那些流言蜚语的最好办法就是:只管自己往前走。等你走到山顶了,他们还在山底嘴碎个不停,你享受日出日落的美丽景色,他们享受他们的唾沫星子,根本伤害不到你推荐55555333.cc
  
  那一刻,你就会在山顶感谢那些声音。所以当我成功的时候,我要感谢所有支持我帮助我的朋友和老师,我也感谢我的敌人,因为你们告诉了我,周围环境是多么险恶。我反抗不了,我也懒得反抗,那我干脆逼自己快点远离,我向上走。你要做那个在山底精疲力竭地与之周旋的人,还是要做那个能站在山顶上一览众山小的人,那就是你自己的选择了。
  
  中国有句老话叫“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可是等这十年的历练过去了,那个“仇”在你眼里就成了芝麻大小的事,这个时候就说明你又成长了一大步www.55555333.cc。感谢那些看得见的恶意吧,你总有一天会站在山顶上感谢它们。

系统推荐:
>>> 影楼春秋
>>> 沙丘下的真相
>>> 树语三题
>>> 麻雀不要哭
>>> 试着去改变自己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0% (0)
0% (0)
标签:

我要评论

评论 ( 0 条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沃格文学网立场。
最新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做评论第一人吧!
  • 慢下来的时光

    慢慢地生活。我们所看见的世界——香樟树是流动的绿色,树叶投下一颤一颤的影子。阳光在午后变得透明,蜿蜒向所有它可以到达的地方。空气里绷着平缓而舒畅的节奏,像永远停在了这一点。在南方小城的掌心里,慢悠悠地去晒一片照进院子里的阳光,听路过的风景在惺忪里将小城故事娓娓道来。老花猫从树荫里走过,薄如纸片的耳朵在不易察觉间微微颤动。软软绵绵的被子泡在阳光里,松软得像朵云。老爷爷的收音机旁放着一杯绿茶,老奶奶在

  • 冬至阳生春又来

    天时人事日相催,冬至阳生春又来。刺绣五纹添弱线,吹葭六管动飞灰。岸容待腊将舒柳,山意冲寒欲放梅。云物不殊乡国异,教儿且覆掌中杯。——唐·杜甫《小至》“大雪寒梅迎风开,冬至瑞雪兆丰年。”岁末的失落感由于雪的降临而消散,对来年丰收的展望在每一个播种者心中打开亮窗。大雪,大雪。这样念叨的时候,仿佛周遭氤氲着乳白色的水汽,雪花清爽的气息扑面而来。“晚来天欲雪,能饮一杯无?”此时,想喝的却不是酒,是茶。铁观

  • 背负耻辱及其他

    背负耻辱原谅雨水,它使土路泥泞,河堤崩溃。原谅雨中的乌鸦,它面目阴郁,一声不吭。一片乌云遮盖了天空,鸦群扑扑飞散,仿佛夜晚的碎片。原谅老鼠,它穿墙打洞,四处撒野。原谅捕鼠的猫头鹰,它形容猥琐,看上去昏昏欲睡,但这仅是一种假象。原谅小鸡,它啄食草根和虫子。公鸡打鸣,母鸡下蛋,各司其职。原谅抓小鸡的老鹰,它从高空俯冲下来,像简短的闪电,或生活的训诫,没有一句废话。原谅猪舍里的肥猪,它满足于吃喝和睡眠,

  • 那些年,我们的青春

    那些岁月虽然短暂,却是35故事中最闪耀的时光,因为这段岁月被叫作青春期。笺纸轻描,云鬓蓬松;天涯寒月,青春不寐。数年的朝夕相伴终成泡影,从喧闹的人群中被挤出该有的距离。往日的时光浮浮沉沉,一张张剪影绰绰,拼贴着往日的懵懂岁月。那些年,我们青春年少;那些年,我们飞扬跋扈;那些年,我们风华正茂。那些岁月虽然短暂,却是35故事中最闪耀的时光,因为这段岁月被叫作青春期。也许谁也无法忘记那个黑色的六月,高考

  • 朱自清铁面对王力

    王力与朱自清同为清华大学教授,他俩的私交很好,是无话不谈的好朋友。朱自清还经常去王力家蹭饭,两人经常一起散步,一起探讨文学,朱自清有新作,王力便是第一个读者。可就是感情这么好的朋友,朱自清在对待王力上却有两件事让人“不好接受”。1934年,王力还是一名普通的讲师。按清华大学的惯例,专任讲师任教两年后便可升任教授,可是两年后,职称核定时,王力还是一名讲师。当时审定职称的负责人是朱自清,王力不服气,来

  • 远方的风景

    在我印象中,远方这个词,总感觉有一种力量在我脑中萦绕,驱使我寻找——那里驻扎一些梦想,在向我招手。孩提时,由于调皮,不听父母的教导和叮嘱,我时常被严厉的长辈训斥,有时挨骂了还有口难辩,实在气不过就“讲歪理”,闹到最后甚至会因此招来一顿皮肉之苦。于是,就嘴上唯唯诺诺,却在心里种下一颗小小的种子:长大了,去远方。可奇怪的是,长大成人后,当怀揣着那份执着和憧憬,不辞劳苦地到了诸多朝思暮想的繁华城市和偏静

  • 琴键压下去,乐曲才能响起来

    一个非常优秀的琴师因在演出时弹错了一个音符,被苛刻的老板辞退了。琴师获奖无数,在业内几乎无人匹敌,竟然遭到如此奇耻大辱,他起了轻生的念头。琴师在梁上拴了条绳子,然后打结,把自己的手风琴垫在脚下,准备踩上去上吊。就在他踩手风琴的时候,脚一滑,摔了一跤,手风琴开了,琴师的一只脚碰到了琴键,凹下去的琴键轰然作响。琴师站起来,哈哈大笑,他释然了。他弹了这么久的琴,今天才第一次注意到,琴键被摁下去的时候,是

  • 我的灵魂愿意栖身在你的琴里

    约翰·巴哈贝尔出生在德国小城比勒菲尔德,他从小就是一个苦命的孩子,母亲刚生下他就因为失血过多而去世。八岁那年,父亲也在一次车祸中丧生。同行的巴哈贝尔最后时刻被父亲紧紧抱在怀里,才躲过一劫。父母双亡的命运安排就像一道鲜红的烙印,打在巴哈贝尔的幼小心灵上,使本来就性格内向的他变得更加孤僻和敏感。好心的孤寡老奶奶安森斯收留了可怜的巴哈贝尔,老人没有任何亲人,倍加疼爱巴哈贝尔。一老一少,就像风中的两棵草芥

  • 乡愁的依据

    岳父打电话来说,他把乡村的老屋卖了。我吃了一惊,怎么说卖就卖。他说,反正又没人住。——几年前他就已搬到城里跟儿子住了。可是,我很难接受他的做法,就不能不卖吗?电话那边是呵呵的笑声——他老人家正在数票子呢。我家的老屋,在我6岁那年,被我父亲卖了。当年,先祖置下丰厚家业,开了许多手工作坊。一座很大的四合院,掩映修竹中,碧水青山,花草簇拥。印象最深的是,我5岁那年回乡,坐在油坊的石碾上被黑布蒙眼的驴子拉

  • 故乡的陌生人

    如今,奔赴乡野,找个农家乐,吃顿农家饭,甚至在那里打打牌,晒晒太阳,成了一些厌倦都市的人们生活方式之一。这一群体大都远离家乡,有过乡村生活经历,或曾下放过、插过队,直把他乡当故乡。纵是都市出身的年轻一代,毫无乡村生活背景,也会从父辈那里听说过诸多关于乡村美味的传说,抱着“去看看也是个不错选择”的心态毅然前往。在那偏僻的一隅,有关乡村概念的消费也是快餐式的。无论是前厅还是后厨,包括那些悬挂在墙上的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