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读者 > 点滴 > 正文

旋转家园

2016-08-13 07:26:08 来源:沃格文学网 浏览: 评论: [ ]

  吉斯凯·尤科是一位超现实主义画家,出生于波兰托伦,在托伦哥白尼大学就读期间开始作画推荐www.widgetads.cn。其作品受到耶罗尼米斯·博斯、胡果·范·德胡斯、扬·范·艾克等人的影响,多以乡村的田园环境为基础,充满想象力5_3_故_事_网。1995年,他获得世界奇幻奖最佳奇幻艺术家的殊荣5_5_5_5_5_3_3_3_c_c
  
  吉斯凯·尤科的画中,有种鲜明的“与众不同”的东西,这种东西是一种宇宙哲学,融合了宗教与科学、悖论与奇幻、自然与机器、过去与未来,最关键的是,他的画中回旋着一种“家园”感原文www.widgetads.cn。在家园里,一个世界可能包含着另一个世界,一个世界可能威胁着另一个世界,一个世界可能期望着另一个世界,一个世界可能怀念着另一个世界,一个世界可能基于另一个世界,一个世界可能飞向另一个世界……一个童话般的甜美外壳下,藏着神话般的壮丽和恐怖5_3_故_事_网

小编推荐:
>>> 30秒是我们相守的理由
>>> 人人心中有把刀
>>> 赵丽颖:我的努力配得上我的运气
>>> 生活的流行色
>>> 买条金链送后妈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0% (0)
0% (0)
标签:

我要评论

评论 ( 0 条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沃格文学网立场。
最新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做评论第一人吧!
  • 昔年河畔,曾叨君子之风

    宋朝有个书生去应考,试题是《腐草为萤赋》。书生冥思苦想,只得一句:“昔年河畔,曾叨君子之风。今日囊中,复照圣人之典。”许多年后,其他答卷都已湮灭,这句话却流传至今。《论语》说,君子之德风,小人之德草。汉诗云:青青河畔草,绵绵思远道。一束青草,生在河畔,熏沐了君子的德风。到了秋天,霜露凋残,在荒寒中变成萎黄,蛰伏过大雪纷飞的冬天,化作一粒萤火,飞在夏夜的原野上。苦读的少年把它捉来,盛在囊中,照亮案头

  • 沉睡的谷粒醒来

    才是初秋,明净的上午刚过,薄云轻掩过来,姚江上那些烁金喧嚣的浪花即刻柔和下来,轻起悄落,一平一仄都是讳莫如深的余姚口音。就在苇花萋萋的姚江古渡口,在绿茵匝地的老银杏树下,在泥土与蛐蛐、酢浆草的直接参与中,以河姆渡遗址博物馆为天然背景,举办了一场别开生面的诗歌朗诵会。孩子们坐在自带的小椅和短凳上,光亮的眼睛充满期待。他们中间陆续走出一个男生或女生,伸一下舌头耸了耸肩,跃上草坡,朗诵本土或外省诗人的作

  • 名著之伟大并不在于“中心思想”

    名著之伟大从来不在于所谓的“中心思想”,而在于围绕这个“中心思想”,它拥有太多人“心中有而笔下无”的动人细节。正是这些细节,诠释了种种亘古不变的真理。如果没有罗切斯特和简·爱的那番对话,以及无数诸如此类的细节,《简·爱》就不会在世界文学史上占据如此显赫的地位。中国教育有一个非常糟糕的地方,就是什么事情都得总结“中心思想”。如果我们看一本名著,只是为了看它的中心思想和故事梗概,那《约翰·克利斯朵夫》

  • 云英:弦断音消,一声长叹

    江南的箫音,梅子雨一样,缠缠绵绵,缥缈隐约。江南的天空,青花瓷一般,泛着淡淡的蓝光,青翠明亮。一个人走了,一身青袍,一片白帆,飘然远行。1他是罗隐,是唐诗中的一只孤鹜,却在一个少女的心中,夜夜拍翅,夜夜长鸣。那个少女,名叫云英。她不是富贵人家的女儿,而是一个歌妓。唐代是一个诗歌遍地、平仄随口而出的年代,每一个读书人,翰墨一挥,保不定就是一首传诵人口流传后世的名诗。因此,混迹在文人圈中的歌妓也是诗词

  • 从一个月亮走向另一个月亮

    昨晚,我一个人走在路灯下,灯火昏黄,街道清冷,远处渺茫的星光,闪烁于高桥上明亮的霓虹后面。我从一个路灯走向另一个路灯,就像水底的蒲公英,从一个月亮走向另一个月亮。如果我住在水底,那该多好。呼吸时,会有水泡冒出,须子随波荡漾,头发像波浪一样飘扬起来,步子悠扬不定,轻浮浪荡。远远瞥见一条小鱼藏在礁石后面,躲躲闪闪,可我并不捕鱼,我只是郊游。于是,瞄它一眼,继续信步向前。或者遇了一条矫健的大鱼,一起结伴

  • 小狗乖乖的天堂

    所有善良的生命都有着自己的天堂,在那里他们幸福平安地生活着,乖乖现在就住在小狗的天堂,长着一对美丽的翅膀,从此它可以自由飞翔。经过了72小时,我和妻还是不能确定这件事是真。我们真的失去了它,就在2008年的最后一天。乖乖,是一只小土狗。2002年的冬天我和妻等一个朋友来家中做客,朋友一进门竟然抱着一只小狗送给我们。她说在路边看到一个人在卖狗,小狗被放在一个纸巾盒上,冻得浑身颤抖,她觉得小狗很可怜,

  • 落花的心事

    林花谢了春红,太匆匆。曾经姹紫嫣红,百花争艳,不料一朝寒雨,繁花尽散;曾经含苞待放,羞花掩面,无奈一夕东风,花颜尽改。柳眉紧锁,仰首轻叹,落花的心事,谁惜,谁怜?一夜春风,花开满树,香满人间。开花的爱情,有人疼,有人爱。如花美眷,抵不过似水流年,曾几何时和羞走,却把青梅嗅,如今却是花自飘零、水自流。一个凋零成西风中的那朵黄花,一个枯瘦为回眸处的那枝青梅。醉卧花间,拈花轻嗅,我却依然期盼与你抱梅而酣

  • 岁月静好,安然处之

    在花事荼的35故事市街,敢于独自走入无人幽径的人,最能品味独处之美。虽然“红杏枝头春意闹”,一直是世人所向往的风景,但我愿意说,“青萝拂行衣”,更能涌生感叹!独处,是为了重新勘测距离,使自己与人情世事、锱铢生计及去日苦多的生命悄悄地对谈。独处的时候,过往的35故事故事会一幕幕地放给自己看,挚爱过、挣扎过、怨恨过的情节,都可以追溯其必然。不管我们喜不喜欢那些结局,也不管我们曾经为那些故事付出多少徒然

  • 书里的世界更美好

    如果可能的话,我想一天读书八到十小时,日日年年都如此。读书是我最喜欢的事,再无其他。当我7岁那年,在一辆流动图书馆借书的时候,我就打定主意了。用弗兰索瓦·拉伯雷的话说:“我天生如此。”我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对阅读如此痴迷,我阅读是因为我想生活在别处。不错,我身处的世界,特别是这个社会还算差强人意,但书里的世界更美好。一个人要是特别穷,或者缺胳膊少腿,这种感觉就会更明显。当年,我受困于保障房内,面对表现

  • 谁最爱干净

    北宋布衣诗人杨朴作诗的方法很好玩——骑一头小毛驴到郊外,一有灵感赶紧跳进草丛里,写完之后再猛地跳出来,常常把过路之人吓个半死。诗人张籍是杜甫的铁杆粉丝,对他崇拜得一塌糊涂。为了能写出和老杜一样的好诗,这哥们儿想了一个绝招:将杜甫的诗烧成灰,然后撒在水里喝掉。据说,这一招后来被跳大神的大仙们学得,拯救了不少精神病人。北宋诗人郑侠爱下棋,不管碰见谁都要人家杀一盘不可。啥,你不会?那也不能走,看我自己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