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读者 > 生活 > 正文

我只想在世上结交一些有趣的灵魂

2016-08-12 21:11:45 来源:沃格文学网 浏览: 评论: [ ]

  外面的世界热闹非凡,人群熙熙攘攘,嘤嘤嗡嗡,惶惶然不可终日原文www.widgetads.cn。我却一人凝神静思,对外面的扰攘充耳不闻原文www.widgetads.cn。有时,在海边散步,遇到一群人在热烈地说着什么,话音敲击我的耳膜,就像鸟的呢喃,就像海涛拍岸,没有一字一句对我来说有意义推荐widgetads.cn。从宏观角度看,他们对于我来说并不存在;我对于他们来说,也不存在www.widgetads.cn。盖因我们虽然相遇,但是灵魂并未有交集来源www.widgetads.cn
  
  人在世间,灵魂有交集的不过十数人而已,有的人仅限于亲人,有的人加上恋人,还有人加上友人,仅此而已,岂有他哉?
  
  人的写作和出版使得灵魂似乎与一些陌生人得以交集,那就是那些对你的灵魂感到一些共鸣的人5+3+故+事+网。但是去刻意认识一位作家是最无意义的事情,如钱钟书所说,吃鸡蛋就好,何必认识母鸡?
  
  我只想在世上结交一些有趣的灵魂,偶尔交流一下,剩下的时间就一个人待着,自娱自乐,自说自话,自由自在5 5 5 5 5 3 3 3 c c

系统推荐:
>>> 每个人都是老大
>>> 跟学生“称兄道弟”的教育厅长
>>> 想变成蝴蝶的毛毛虫
>>> 值钱的宝贝
>>> 张连志:志在玩物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0% (0)
0% (0)
标签:

我要评论

评论 ( 0 条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沃格文学网立场。
最新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做评论第一人吧!
  • 落花的心事

    林花谢了春红,太匆匆。曾经姹紫嫣红,百花争艳,不料一朝寒雨,繁花尽散;曾经含苞待放,羞花掩面,无奈一夕东风,花颜尽改。柳眉紧锁,仰首轻叹,落花的心事,谁惜,谁怜?一夜春风,花开满树,香满人间。开花的爱情,有人疼,有人爱。如花美眷,抵不过似水流年,曾几何时和羞走,却把青梅嗅,如今却是花自飘零、水自流。一个凋零成西风中的那朵黄花,一个枯瘦为回眸处的那枝青梅。醉卧花间,拈花轻嗅,我却依然期盼与你抱梅而酣

  • 岁月静好,安然处之

    在花事荼的35故事市街,敢于独自走入无人幽径的人,最能品味独处之美。虽然“红杏枝头春意闹”,一直是世人所向往的风景,但我愿意说,“青萝拂行衣”,更能涌生感叹!独处,是为了重新勘测距离,使自己与人情世事、锱铢生计及去日苦多的生命悄悄地对谈。独处的时候,过往的35故事故事会一幕幕地放给自己看,挚爱过、挣扎过、怨恨过的情节,都可以追溯其必然。不管我们喜不喜欢那些结局,也不管我们曾经为那些故事付出多少徒然

  • 书里的世界更美好

    如果可能的话,我想一天读书八到十小时,日日年年都如此。读书是我最喜欢的事,再无其他。当我7岁那年,在一辆流动图书馆借书的时候,我就打定主意了。用弗兰索瓦·拉伯雷的话说:“我天生如此。”我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对阅读如此痴迷,我阅读是因为我想生活在别处。不错,我身处的世界,特别是这个社会还算差强人意,但书里的世界更美好。一个人要是特别穷,或者缺胳膊少腿,这种感觉就会更明显。当年,我受困于保障房内,面对表现

  • 谁最爱干净

    北宋布衣诗人杨朴作诗的方法很好玩——骑一头小毛驴到郊外,一有灵感赶紧跳进草丛里,写完之后再猛地跳出来,常常把过路之人吓个半死。诗人张籍是杜甫的铁杆粉丝,对他崇拜得一塌糊涂。为了能写出和老杜一样的好诗,这哥们儿想了一个绝招:将杜甫的诗烧成灰,然后撒在水里喝掉。据说,这一招后来被跳大神的大仙们学得,拯救了不少精神病人。北宋诗人郑侠爱下棋,不管碰见谁都要人家杀一盘不可。啥,你不会?那也不能走,看我自己和

  • 风动梨花

    梨树站在一堵老墙旁边,一朵一朵,洁白透亮,我望见梨花,笑了。我看到的花,是别人家的梨花。看别人家的梨花,最好看梨花带雨,此刻花在微微动,一棵树在微微动。元朝有一个叫许衡的人,酷暑天赶路,非常渴,路旁有梨,众人皆争相取食,唯许衡树下正襟端坐。有人迷惑,问他,为何不摘梨?衡曰:“非其有而取之,不可也。或曰,世乱,此无主……梨无主,吾心亦无主乎。”有态度的人,心有所属,不为外界所惑。看别人家的花时,此时

  • 读书有什么用

    因为7年前,我在《百家讲坛》讲过收藏,所以很多人都熟知我的收藏故事。收藏本身是我的一件业余爱好,没想到中年以后,它逐渐成为了我生活中一件最重要的事情,我把它做成一个博物馆。本来今天我是要讲这个的。但在这一瞬间,我突然觉得有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要讲,那就是“读书有什么用”。我从小学四年级起就离开了学校,再也没有机会重新回到学校,所以到今天我最困难的事情是在填各种表格的时候,我的文化程度怎么填?我填小学

  • 科举考场上的枪手

    相比起现在的高考,科举考试才是真正的鲤鱼跳龙门,“朝为田舍郎,暮登天子堂”,多少寒门子弟通过此途走向社会上层,享受富贵荣华。正因为科举考试有这样的功名诱惑,不少人企图通过科场作弊来改写命运。各种作弊和防作弊手段古时作弊手段无非三种:一是贿买主考官。此种弊情唐代尤甚,当时,权势家族无不行贿托请,甚至利用自己的权力,向主考官施加压力,关照自己的亲故、子弟。二是夹带经文,通过随身物品,如衣服鞋袜、文房四

  • 时光微醺,人生醇厚

    晚上与朋友小聚,我喝了酒回家,路过一只黄斑纹的猫。大约是看我好看,它在路灯下鼓着圆乎乎的眼瞪我半天。我便嘻嘻冲它笑,想回它一个媚眼。它虎着脸对我“咔——”一声,后腿一蹬,蹿进花丛不见了。臭小猫崽子也学扮老虎,我便仰着头笑,回家。是有些醉了,我略微知道。到家挠着脑袋想半天,其实也不算醉,微醺。哈,微醺,造出这个“醺”字的祖先必定也是位好酒之徒。“醉”实在不好,拆字来看像酒醉得死了一般,或颓靡或妄语,

  • 听罢风声听雨声

    风来了,雨来了,你把四面的窗都打开,房屋就成了一个筑在风雨中的巢。风声雨声在心外,听它一会儿紧凑,一会儿和缓;风声雨声在心内,一些人影显现,又慢慢地变淡。风声说着世间的烦恼心。说什么又涨了,什么又跌了;说哪年哪月一桩放不下的心事,说一串逝去了的日子,模糊了的人。唉,它终究腻烦了自己,渐渐地低下去。风声说着出离了心。说去年的雾是今天的云,说着两手空空,说着心无所住。说,看好了自己的心,心蓦地一暖,那

  • 酿一壶尘世的酒

    喝酒需慢慢品,好酒要慢慢酿。会喝酒的人,端起酒杯,会小咂一口,酒由舌尖滑过喉,满满的酒香。同样,会酿酒的人,都是让粮食慢慢地自然发酵,蒸馏时,小火慢烹,这样酿出来的酒,才会香醇可口。如此看来,无论是喝酒还是酿酒,都需要一个缓慢的过程。其实,很多事皆是如此。认识一位文友,他的文笔飞扬,文章写得淳朴自然,以前经常在各大杂志报纸上发表散文。最近他却销声匿迹了,一直未见他更新博客。直到许多天之后,他才出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