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读者 > 社会 > 正文

历史的大转折,也许都来自看似偶然的灾难

2016-08-12 07:02:55 来源:沃格文学网 浏览: 评论: [ ]

  最近几年,由于对几个问题的思考,我彻底改变了自己的历史观原文widgetads.cn
  
  这个历史观用一句话概括就是:“历史上的一些重大转折来自偶发的诱因。”一个最为典型的例子,就是欧洲黑死病的疫情导致了文艺复兴,而文艺复兴则是西方现代文明的先导,文艺复兴解放了人们的思想,诱发了现代科学的诞生,重塑了人类发展的历史。黑死病让欧洲人口锐减,农民有了与地主谈判的能力,促进了欧洲自由思想的产生。
  
  那么,导致欧洲人口减少了1/3的黑死病又是怎么爆发的呢?黑海之滨的克里米亚半岛上有一座叫加法的城市,在14世纪时隶属于东罗马帝国,而比邻就是蒙古人的金帐汗国。当时,加法城由意大利商人控制。1345年,一些意大利商人与一些穆斯林发生争吵,冲突升级之后,穆斯林向附近的蒙古人求援5~5~5~5~5~3~3~3~c~c。蒙古人正好以此为借口围攻加法,但久攻不下。此时蒙古军内黑死病开始流行,蒙古人将黑死病患者的尸体抛入城内,导致了城里黑死病爆发。没有死于黑死病的人突围逃出加法城,坐上开往意大利的帆船。而得知黑死病消息的欧洲港口拒绝意大利人上岸,人上不了岸,带有黑死病病菌的老鼠却可以游上岸,这些老鼠就是黑死病爆发的源头。
  
  一次偶然的争吵,导致了欧洲黑死病的流行,又导致了文艺复兴,给人类带来了现代文明。这很像6500万年前一个游荡的小行星撞击了墨西哥湾,导致恐龙灭绝,从而为哺乳动物的壮大让开了路atY
  
  当然,欧洲黑死病还不是改变我的历史观的主要原因,我只是拿它作一个例子,来说明一个偶然的事件,尽管开始的时候十分不起眼,但它也可能改变历史的进程。真正改变我历史观的是一个宇宙学事件,这个事件直到20世纪80年代才被一些理论物理学家所认识,而直到21世纪时才被天文学观测所支持(近于证实)。
  
  众所周知,我们的宇宙起源于一场大爆炸,天文学家和物理学家通常将宇宙大爆炸称为“热大爆炸”,因为在大爆炸的过程中宇宙中充满了炙热的粒子。而在热大爆炸发生之前,宇宙是冰冷的,充满了一种我们现在尚未确切知晓的能量,这种能量在极短的时间,将宇宙从一个微观的空间区域放大到一个可视的空间区域,这个区域不会比篮球大多少。宇宙在极快放大的同时,还伴随了一点点量子涨落,这点量子涨落既体现在空间上,又体现在能量上,只有十万分之一。就是这十万分之一的涨落导致了后来宇宙中各种结构的出现:恒星、星系、星系团widgetads.cn。要知道,物理学家只会计算量子涨落,而不会预言具体的恒星和星系,因为量子涨落本身就只具有统计性质,无法预言。
  
  也就是说,我们今天的银河系、太阳系,根子上都来源于一个不可控的量子涨落。很难想象,如果没有银河系,没有太阳系,智慧生命还会不会出现。
  
  我还相信,在人类的发展史上,充满了导致历史转折的偶然性事件。别的我还不敢肯定,但我相信智人的出现是由于一个极其偶然的事件,否则我们很难说明,为什么在直立人存在了大约200万年后,突然出现了智人。一个最为简单的解释就是,直立人的一个或者几个基因突变之后,出现了智人5+3+故+事+网
  
  是什么原因导致了这个基因突变,我们大概永远无法考证了,也许是某个直立人遗传给下一代人的基因产生了某种突变,比如最简单的可能是一个宇宙射线粒子击中了某个女直立人的卵巢。如果真的是这样,我们甚至也可以说是一个量子事件导致了智人的出现,因为基本粒子击中人类的遗传物质肯定是量子事件,它可能发生也可能不发生,就像那个导致薛定谔的猫衰变的粒子一样。
  
  如果我们足够细心,那我们还能找出类似的例子。宇宙结构的产生、智人的出现、欧洲黑死病,看起来都是一个极端偶然的坏事导致了难以想象的好结果。这些极端偶然的事件完全超出了我们的掌控范围,但是,认识到这些真相,会帮助我们把握住偶然的机遇。

更多推荐:
>>> 井盖有功
>>> 瞿颖,成熟之美
>>> 35故事的草稿
>>> 2.5人称观点
>>> 记忆欺骗了你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0% (0)
0% (0)
标签:

我要评论

评论 ( 0 条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沃格文学网立场。
最新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做评论第一人吧!
  • 瓦上生烟雨

    瓦是用来挡雨的。雨在瓦上最容易看得清楚,横的是帘,竖的是线,风雨际会。雨水打在瓦上,呈一朵花状,玉珠飞溅。一只雀儿蹲在瓦上,羽毛被雨水淋湿,它就埋下脑袋,啄一下,再啄一下……瓦在没湿时是灰瓦,粉墙灰瓦,屋宇之下,住着寻常百姓人家。耄耋老者、盘髻妇人、垂髫小儿,围着一个桌子吃饭。从瓦脊上的天窗往下看,烟火生活,热气腾腾。而人声灯影,最是灵动。瓦脊上的一扇天窗,是房子的眼睛。住在瓦下的孩子,也用一双大

  • 随时代的消失而消失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鲁迅从教科书上悄然消失。一代大师随着时代的起伏而消长,无论从哪个角度来说总是一件令人遗憾的事。这让我想起鲁迅曾经说过的话,他说:“希望我的文章随着时代的消失而消失。”他这样说,也是这样做,他对他的手稿一直不珍惜,用过的原稿都拿来当手纸。许广平看不下去,暗地里替他收藏,他知道后也就笑笑算了,不以为然。他希望死后人们不要纪念他,临终前一再叮嘱许广平:“赶快收敛,埋掉,拉倒。”他知道

  • 静待一只猫下树

    林语堂曾养过一只漂亮可爱的波斯猫,一身雪白的毛,一双蓝眼睛,活泼而顽皮。他外出散步时,常带着它一起去。有一次,调皮的小猫玩得高兴,竟然径直爬到路边的一棵大树上,任林语堂百般呼唤,就是不肯下来。树很高,身边又没有梯子,林语堂担心小猫走失,所以就一直坐在树下看书,等小猫玩够了自己下来。熟人看见了,问他在干什么。他说:“我在等‘公主’回家。”一边说,一边用手指指树上的小猫。熟人一听,大笑不止,说:“大师

  • 从前,是光阴慢慢开出的花

    【1】从前,一念到这两个字,心就软了下来。从前,对现在而言,是把摇椅,是香几,是笔砚,是花笺。于摇椅里,慢慢摇着,悠然念着;在香几上,摆两杯茶,喝一杯,满一杯;心则仿佛是一方砚,清风研墨,月色添香;有千言要落笔,却在眼前的花笺上,只描了一纸素影。【2】从前,每回忆,时光总有些薄凉,但因为,我们都曾握过一枝花,或桃花,或杏花,或梅花,我们依然会记得彼此从前的模样。其实,握在手里的,是光阴开出的花,开

  • 一半浅喜,一半深爱

    像一池小荷,就那样素素地开,饮清露,汲月华,兀自芬芳着。在暗波浊流里,孑立娉婷,无语最堪怜。时光老了,老在清晨的鸟喧里,老在院落的蔷薇架下。恍惚间,烟尘散尽,时光流转,依然是洁净清美少年时。不爱聚众的女子,躲一处僻静角落,捧一本诗册默默地读,眉眼间便有了蚀骨的清凉。或临窗,写一帖墨香小楷,此刻,心是清宁的,抬眼望,窗外一朵悠悠的云,闲适自由,自眼帘淡淡飘过。心如简,却依然不失年轻,有着澎湃的激情—

  • 苍茫之悟

    人类从苍茫的远古水域走来,向苍茫的彼岸划动小舟。与生俱来的孤独之感,永远尾随鲜活的生命……很久以来,面对苍凉的荒漠,迷茫的雪原,无法逾越的高山,浩渺无垠的大海……心胸就被一种异样的激情壅塞。骨髓凝固得像钢灰色的轨道,敲之当当作响。血液打着漩涡呼啸而过,在耳畔留下强烈的回音。牙齿因为发自内心的轻微寒意,难以抑制地抖颤。眼睛因为注视遥远的地方,不知不觉中渗透泪水……当我16岁第一次踏上藏北高原雪域,这

  • 透明的哀伤

    站在峡谷之间的吊桥上,站在满月的光辉里,我们呼唤你过来,来看那天上的月,你却微笑拒绝了。斜倚在吊桥的另一端,在山壁的暗处,你说:“我在这里看你们就好了,因为你们包含了月光。”山风习习,流水在转折处呻吟喘息,身旁的H为了这样美的一句话轻声惊叫起来。月华如水也如酒,清澈而又迷离,为什么此刻我的心中却隐隐作痛?是因为在那样透明的月光之中,感觉到自身有所隐藏吗?是因为在那样圆满的清辉之中,感觉到自身的缺失

  • 窗里窗外

    我是窗户热爱者。说到窗,最先想到的是这样一幅场景:夕阳西下时,光线曼妙地移动,西边开窗的厨房,一锅汤炖在灶台上,发出扑扑的响声,收音机里播着一首怀旧情歌,窗户上的细白纱帘在风中晃动。一扇窗,让光线和氛围有了呼应的空间。请最好的朋友到家里的厨房,支起一张小桌,几只蟹,一壶滚茶,灶上的汤散发着肉香,厨房里一地阳光。真是天地废去。见到一个关于厨房窗户的描写,豆绿色的厨具,干净清爽,一个小吧台临窗而置,主

  • 美好的事

    一清晨,凤凰古城落了细雨,烟雨笼罩,分不清是雨还是雾。脚下的青石板路被雨丝滋养得黝黑发亮。小巷深处传来清远的箫声,似杨柳拂过湖水。一户人家围墙上伸出几枝嫣红的蔷薇来,墙角下湿漉漉的泥土中,落了一地花瓣,凄美绝伦。《红楼梦》中有诗:一抔净土掩风流。原来,花瓣若是落在水泥地上,就不好看了,只能落在泥土中,才有凄艳的美。落花、箫声相伴,微雨中也不必撑伞,一个人漫步阡陌小巷,静静地想着心事。仿佛看见吹箫人

  • 那条时光流转的小巷

    夜里飞临北京,由于机场在郊外,只能看见疏疏冷冷的灯火。飞机落地了,周围的灯火变得稍微清晰,却又像萤火虫似的一明一灭。仔细看,原来那灯火是隔着树映出来的,民宅的灯光本就不亮,被树遮掩之后就更模糊了。树摇,灯火也摇,明明灭灭的,如一群群的星星。突然有一些激动,不是激动于到了父母出生的地方,而是想起我的童年,童年的那条小巷!那时的台湾,一条几十米的巷子,见不到几盏路灯。刷了柏油的黑木柱子,上面顶个圆盘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