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读者 > 点滴 > 正文

你不快乐的每一天都不是你的

2016-08-12 02:32:32 来源:沃格文学网 浏览: 评论: [ ]
5.5.5.5.5.3.3.3.c.c

  你不快乐的每一天都不是你的,
  
  你只是虚度了它。无论你怎么活,5~5~5~5~5~3~3~3~c~c
  
  只要不快乐,你就没有生活过。
  来自www.widgetads.cn
  夕阳倒映在水塘,假如足以令你愉悦,
  
  那么爱情,美酒,或者欢笑5.3.故.事.网
  
  便也无足轻重。
  来自widgetads.cn
  幸福的人,是他从微小的事物中
  
  汲取到快乐,每一天都不拒绝5_5_5_5_5_3_3_3_c_c
  
  自然的馈赠!

小编推荐:
>>> 中彩之旅
>>> 渐悟
>>> 网友别见面
>>> 改名换姓
>>> 为什么你需要自己的王国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0% (0)
0% (0)
标签:

我要评论

评论 ( 0 条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沃格文学网立场。
最新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做评论第一人吧!
  • 一半浅喜,一半深爱

    像一池小荷,就那样素素地开,饮清露,汲月华,兀自芬芳着。在暗波浊流里,孑立娉婷,无语最堪怜。时光老了,老在清晨的鸟喧里,老在院落的蔷薇架下。恍惚间,烟尘散尽,时光流转,依然是洁净清美少年时。不爱聚众的女子,躲一处僻静角落,捧一本诗册默默地读,眉眼间便有了蚀骨的清凉。或临窗,写一帖墨香小楷,此刻,心是清宁的,抬眼望,窗外一朵悠悠的云,闲适自由,自眼帘淡淡飘过。心如简,却依然不失年轻,有着澎湃的激情—

  • 苍茫之悟

    人类从苍茫的远古水域走来,向苍茫的彼岸划动小舟。与生俱来的孤独之感,永远尾随鲜活的生命……很久以来,面对苍凉的荒漠,迷茫的雪原,无法逾越的高山,浩渺无垠的大海……心胸就被一种异样的激情壅塞。骨髓凝固得像钢灰色的轨道,敲之当当作响。血液打着漩涡呼啸而过,在耳畔留下强烈的回音。牙齿因为发自内心的轻微寒意,难以抑制地抖颤。眼睛因为注视遥远的地方,不知不觉中渗透泪水……当我16岁第一次踏上藏北高原雪域,这

  • 透明的哀伤

    站在峡谷之间的吊桥上,站在满月的光辉里,我们呼唤你过来,来看那天上的月,你却微笑拒绝了。斜倚在吊桥的另一端,在山壁的暗处,你说:“我在这里看你们就好了,因为你们包含了月光。”山风习习,流水在转折处呻吟喘息,身旁的H为了这样美的一句话轻声惊叫起来。月华如水也如酒,清澈而又迷离,为什么此刻我的心中却隐隐作痛?是因为在那样透明的月光之中,感觉到自身有所隐藏吗?是因为在那样圆满的清辉之中,感觉到自身的缺失

  • 窗里窗外

    我是窗户热爱者。说到窗,最先想到的是这样一幅场景:夕阳西下时,光线曼妙地移动,西边开窗的厨房,一锅汤炖在灶台上,发出扑扑的响声,收音机里播着一首怀旧情歌,窗户上的细白纱帘在风中晃动。一扇窗,让光线和氛围有了呼应的空间。请最好的朋友到家里的厨房,支起一张小桌,几只蟹,一壶滚茶,灶上的汤散发着肉香,厨房里一地阳光。真是天地废去。见到一个关于厨房窗户的描写,豆绿色的厨具,干净清爽,一个小吧台临窗而置,主

  • 美好的事

    一清晨,凤凰古城落了细雨,烟雨笼罩,分不清是雨还是雾。脚下的青石板路被雨丝滋养得黝黑发亮。小巷深处传来清远的箫声,似杨柳拂过湖水。一户人家围墙上伸出几枝嫣红的蔷薇来,墙角下湿漉漉的泥土中,落了一地花瓣,凄美绝伦。《红楼梦》中有诗:一抔净土掩风流。原来,花瓣若是落在水泥地上,就不好看了,只能落在泥土中,才有凄艳的美。落花、箫声相伴,微雨中也不必撑伞,一个人漫步阡陌小巷,静静地想着心事。仿佛看见吹箫人

  • 那条时光流转的小巷

    夜里飞临北京,由于机场在郊外,只能看见疏疏冷冷的灯火。飞机落地了,周围的灯火变得稍微清晰,却又像萤火虫似的一明一灭。仔细看,原来那灯火是隔着树映出来的,民宅的灯光本就不亮,被树遮掩之后就更模糊了。树摇,灯火也摇,明明灭灭的,如一群群的星星。突然有一些激动,不是激动于到了父母出生的地方,而是想起我的童年,童年的那条小巷!那时的台湾,一条几十米的巷子,见不到几盏路灯。刷了柏油的黑木柱子,上面顶个圆盘似

  • 人人心中都有一座伤城

    在你的记忆里,是否有过一座让你念念不忘的城呢?你会不会在即将结束一段旅程的时候,坐在回程的火车上,贪恋时光过得太慌张,责怪自己走路太匆忙,甚至来不及多看一眼关于你旅行的这座城市?城市何其无辜,它们不曾改变,它们只是伫立在那里,看着我们的悲欢离合,看着我们一个个煞有介事地粉墨登场,走一段该走的旅程,然后离开。如果城市也有灵魂,那么,最多情也最伤心的,应该是它们吧。每个城市,都有故事。《兰州兰州》歌手

  • 月色三分瘦

    残月初上,弯弯如钩。淡淡的一抹烟黄,挂在天上,冰冷而苍凉。日复一日里,年华老去,如一场烟花落。你与我,遥遥地相望之间,隔着的,岂止是一程山水的距离?长天泼满黛色,如此轻易地隐去夜的眼,让我看不到流星的哭泣。一灯如豆,映出你春光般的笑靥,而我在灯前,竟会无意地想起池塘里那片荷叶上的露珠,是否能映出我黯淡的客颜。起身,推窗,如墨的夜色里,听风穿窗而过。你深幽的明眸在风里细数我的心结,一个,两个,何其之

  • 故乡,异乡

    86岁的姥姥不愿意离开家乡,不怕别的,最怕的一点就是客死他乡。姥姥的那个家乡,在我心里只有标本意义。小的时候,回一趟姥姥家就是一场徒步冒险。要翻山越岭,要走过一条小河,然后一马平川地走上一阵子,看到低处的一个村子,酸疼的脚感告诉你,到了。那是四面环山的一个小村庄,我一直好奇,怎么会有这样一个神奇之地,直到现在还是那么远离尘世。可我已经好几年不去了。我见到的姥姥,不是在几个舅舅家,就是在我妈家。姥姥

  • 谁第一个开枪,谁就能活下来

    子弹射进人体时,你可以听得见,如同轻轻的击水声。这声音你忘不掉,也不会和任何别的声音混淆。有个我认识的小伙子,脸朝下倒在地上了,倒在气味呛鼻、灰烬般的尘土里。我把他的身子翻过来,让他后背贴地。生平第一次,我感到自己仿佛在梦中活动,奔跑、拖拽、开枪射击,但什么也记不住。战斗之后,什么也讲不清楚。一切都像是隔着一层玻璃……恍如一场噩梦。你被吓醒了,可什么事也想不起来。尝到恐惧的滋味后,就得把恐惧记在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