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意林 > 成长视窗 > 正文

友谊的小船,为什么说翻就翻

2016-08-11 19:50:11 来源:沃格文学网 浏览: 评论: [ ]

  “友谊的小船说翻就翻”,这话平淡无奇,但仿佛突然间击中了很多人的心灵,都在造句,各种小船说翻就翻5_3_故_事_网。这些年不少流行语都是这样:简单,没有什么花哨的修辞,但流传范围很广。诸如“很傻很天真”“你妈妈叫你回家吃饭”等,类似的话我们天天都在说,但某个人在某个时刻说了,一下就红了。
  
  这一类流行语,日常是其首要特征。你当然可以随时来一句“香雾云鬓湿,清辉玉臂寒”,或者“执手相看泪眼,竟无语凝噎”,可是人们都不这么说,也不一定都有这样的感受,这属于独特的经验和独特的语言。而“友谊的小船说翻就翻”是一种共享的语言,描述一种共享的经验推荐widgetads.cn
  
  就是这个大家都不陌生的情境,恰恰形成了一种戏剧性,揭示了一个现实中容易忽视并刻意遗忘的时刻。尽管人们对友谊的看法和定义不同,但这个语词是公众性的。当下社会,协作的重要性使友谊成了对每个人都具备价值的事物。然而在流行语的叙述中,友谊却易于翻船。
  
  船是一个特殊的存在,翻船意味着一场毁灭性的灾难,故将友谊关系与船比拟是一种极大的道德承诺OsN。同船的若不彼此协作,面临的显然是生命危险。“同舟共济”的说法暗示着,一旦我和你建立了友谊关系,就意味着建立起生死相依的契约,所以“友谊”向来是一个极重的词,在英语里,友谊一词的后缀正是一条船。
  
  现在,这条船“说翻就翻”,不需要面临什么强大的考验或者试探,而翻船又是一个彼此都难以从中获益的状态。在一条“说翻就翻”的小船上,这该有多危险。看上去,“友谊的小船说翻就翻”是一句玩笑,但当它真的在我们的生活里发生,就不那么好笑了5~5~5~5~5~3~3~3~c~c。既然建立了友谊,谁希望它“说翻就翻”呢?那种古典式的朋友情怀,就像京剧里高唱“昔日有个三大贤”,多么令人留恋向往。
  
  流行语的广泛传播,恰恰说明当下的人际状况早就远离这种古典情怀。现代的生活模式、市场形态以及信息沟通方式都决定了我们身处一个随时随地“说翻就翻”的环境之中。传统情义的淡漠和充满算计的个人交往(德国哲学家西美尔语),使得“友谊”变得变幻莫测。
  
  人们既渴求友谊,又漠视友谊,在高风险的现代社会里宁愿将自己困在封闭的自我空间内来源www.widgetads.cn。互联网刚兴起的年代诞生了一个词——“网友”,现在大不一样——谁和谁都是网友,或者都不是网友。实际上,当“网友”这个词被创造出来时,正表明传统的、经典的友谊形态的崩溃,新的友谊形态正在悄然出现,而这种新的友谊之船,是说翻就翻的小船。
  
  “友谊的小船说翻就翻”,这句大白话其实击中了现代生活的敏感之处,所以瞬间流行。

更多推荐:
>>> 并不是每一个生死之间都隔着ICU
>>> 没有王子命,就做自己的白马
>>> 惟愿此生与你终老
>>> 赵匡胤妙用“对牛弹琴”
>>> 母亲的一句话让我终生受益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0% (0)
0% (0)
标签:

我要评论

评论 ( 0 条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沃格文学网立场。
最新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做评论第一人吧!
  • 时间治愈了伤痛却带来更多焦虑

    有心人不难发现,灾难发生后,人们一开始往往会沉浸在悲伤中,为受灾地区和人民祈福;而几天过后,尘嚣之下的诸多疑问又开始渐渐浮出水面:质疑灾后应急响应的速度、关注相关责任人是否收到了应有的惩罚、担心类似的事故是否还会再次发生……这种变化是个例还是共性?或者说,灾难之后的情感变化是否有什么心理规律可循呢?哥伦比亚大学心理学教授凯文·奥克斯纳,于今年3月发表在《心理科学》上的一项研究发现,随着时间推移或者

  • 阅读有奖赏

    前段时间,我这个背包客旅行到了罗马尼亚。本人有一个爱好,就是背包里总装有一两本书,累了或者空闲时便拿出来翻看几页。一天,我想到罗马尼亚的布加勒斯特议会宫、罗马尼亚雅典娜神庙、海鸥公园以及乡村博物馆等旅游点去看看,就坐上一辆公交车,没想到我从包里往外掏钱时掏出一本书来,就是这个小小的动作,售票员竟允许我免费坐车,并说是对我热爱阅读的奖赏,我一时没有回过神来,售票员就示意我向车厢里看。我看到车厢里的人

  • 随份子中国式人情

    随份子,是风俗使然,更多的时候,是为了维系一种人情关系。在中国,人情往来是每个成年人都要面对的事儿,它是一场传递着情感与温暖的游戏,但同时,也伴随着一定的心理和经济负担。中国是人情社会,讲究礼尚往来,随份子就是体现。不送不足以表达感情,送多了又招架不住,如此纠结的心态,近年来愈发明显。有人调侃请柬就是欠条,结婚讨债、已婚还债、未婚负债。还有一种说法是,在发达国家有两件事情是逃不掉的,纳税和办公室政

  • “虎爸”贾政的失败家教

    这几年,“虎爸”“虎妈”成为热词。《红楼梦》里,就有几位“虎爸”,而“虎”得尽人皆知的,非贾政莫属。贾政的“虎”威淋漓尽致地体现在第三十三回。因宝玉结交戏子蒋玉菡,加上贾环火上浇油的诬告,贾政“气得面如金纸”,大喝“快拿宝玉来!拿大棍!拿索子捆上!把各门都关上!有人传信往里头去,立刻打死”,小厮们不敢违拗,只得将宝玉按在凳上,举起大板打了十来下。贾政嫌打得太轻,一脚踢开掌板的小厮,自己夺过板子来,

  • 飞机上的人们

    与众不同的人,总是善于把自己从背景里拔出来,让人敬仰。比如这次乘飞机。老实排队的,大多属于无特权的一群,他们永远在聒噪,歪着身体,用不在一条直线上的落点表明各自的存在;扇形般往前拥去,在默契的忍让与较劲中完成融合。起飞临近,与众不同的人才会显现。西装革履,白衬衫如同在牛乳中浸过一般,裤管笔直,西服搭在胳膊上,夹一只黑色公文包或捏一只幽暗的行李箱的把柄,眼中射出冷漠的光。他们站在离排队者一米远的地方

  • 网络世界“断舍离”

    早上被闹钟叫醒后,王欣欣总是习惯性地拿起手机。点开微信,数十个微信群的右上方显示着“小红点”——这一夜,大家又没少聊。王欣欣是广州某金融机构的客户经理,工作5年来,由于要经常去发展新客户,交际圈越来越广。“以前大家见面总是先递名片,现在成了互加微信。没多长时间,我就被生拉硬拽进了五花八门的微信群,粗略一算竟然有60多个。”王欣欣说,“虽然设置了群消息免打扰,但只要打开手机,看见微信群右上角提示有未

  • 20岁时买得起10岁时买不起的玩具,有意义吗

    那天看到一句话颇为触动:20岁时买得起10岁时买不起的玩具,又有什么意义呢?35故事就是这样,错过了就再也回不来了。大部分人在成长过程中,对物质需求的满足还是颇有怨念的。作为孩子,消费的每一分钱都来自父母,自然也得被安排。大部分时候我是一个很节省的人,这在现在的时代似乎算不上优点,有些地方甚至有些轻微的强迫症。比如,点的菜再难吃也要尽力吃光,买的西瓜不甜也会坚持吃完,并且自我安慰说总比吃黄瓜强。因

  • 高速公路众生相

    凭良心说,这次十一黄金周出远门之前,我的高速公路经历,只是13年前驾照到手一年后,往珠海开过两趟,每次来回都是400千米。此外也就是20千米的机场高速多次接送。如此开长途高速还真是第一次。这次1500多千米的高速路,有些活生生的观察,很有感慨。要是在人可以持枪的美国,不少鲁莽的开车人会被感觉遭遇侵犯的其他开车人打死打伤。要是在交通规则严格执行的地方,不仅是高额罚款,可能被暂停驾照或者关押几天的人也

  • 爱送礼的中国人

    每逢各种节日临近,便至礼品季。这一波高潮热至国庆圣诞元旦,至春节方至顶点,情人节元宵节尚有余波。中国人所有的物质利益、精神趣味、人伦关系、政商潜规则在此皆体现得淋漓尽致。想搞懂当代中国人,只须搞懂两字即可:一曰局,二曰礼。局是场合,礼是利益,无礼不成局,有局方献礼。这是一列全民参与的送礼大军:男女老幼,概莫能免。中国人常说,礼品即人品。送父母,送亲戚,送领导,送客户。中国人最看重的人际关系、社会资

  • 当我们在乎节日时,我们在在乎什么

    1。蔡康永说过一句很任性的话,我不喜欢节日,因为我不喜欢别人规定我哪天该特别高兴,哪天该特别难过。这是牛人的世界观。作为凡人,我们依然是在乎节日的吧。因为,节日的美好之处在于,它给我们一个放松的借口、一个挥霍的理由。它赋予了我们一切行为的合法性。包括偷懒、放纵、好逸恶劳、胡吃海喝。节日会放大我们的欢喜。然而节日,也会放大我们的脆弱。你不觉得吗?平常我们一个人,也是好好的。但节日那天,周围的人成双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