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故事会 > 中篇故事 > 正文

白云深处

2016-07-18 11:54:54 来源:沃格文学网 浏览: 评论: [ ]

  一、送你一只狗为伴
  
  在湘赣交界九岭山脉深处,有个叫冷水冲的村庄推荐widgetads.cn。三四十户人家星罗棋布在山脚下、溪水边、田畴旁……
  
  这天,村里派团支书何全友来乡上接支教的老师。他原以为来山区支教的一定是个男的,见面时,想不到分到冷水冲的会是一名女教师,更想不到这女教师竟长得十分漂亮。他心里不由得暗暗惊讶。
  
  同这位省城来的女教师走在蜿蜒曲折的山路上,何全友有些拘谨,女教师则对满眼的青山绿水、奇花异果觉得新奇。交谈中何全友知道这女教师叫华美,是省师范大学的应届毕业生,这次响应学校号召,来偏远山区支教两年。华美也了解到冷水冲小学只有22名学生,设有一至四年级,五、六年级的学生则要到相隔三里的邻村的完全小学上学。公办教师都不愿来这离乡镇有二十多里山路的山旮旯任教,学校原来有一名本村的女高中生教书,去年她出嫁到县城,这学校也停课了。华美听了这些,许久没有说话,心里异常的沉重。“现在可好了!来了老师,细伢子又可以读书了!”何全友的话慢慢多了起来,爬上牛头岭,望着满山绽开的山花,他情不自禁地唱起来:“一条山路通上天,如今已是幸福年。一年一新日子好,满山满岭红杜鹃。”听着何全友欢快的山歌,华美的心情也豁然开朗。
  
  走过了土笼坑,又过了分水坳,下完了打石窝,透过轻纱般的云雾,华美隐隐约约看见了屋宇,看见了土墙,看见了牛栏,再走到白果树下,整个村落就出现了。支教老师今天会来,村委会主任宋大雄领着村民们早早的就聚拢到小学前迎接。
  
  华美刚来到这里时,一切都感到陌生和新奇,每天都用好奇的目光打量着山里人的穿戴饮食,风俗民情。等到慢慢熟悉环境以后,又觉得十分寂寞。上课时,面对一群活泼可爱的孩子,她心中充满了快乐。可是放学后,特别是夜晚,这种寂寞感简直令人窒息。
  
  这天,何全友从几十里外的亲戚家抱来一条半大的狗。他一踏进冷水冲,就把狗放在晒场上,揪着狗的顶花皮,扳起狗头,神气活现地对乡亲们夸耀:“看这小家伙,嘴巴短,鼻子大,两根老虎须,是条好狗。”
  
  大伙围拢过来看热闹,这条狗确实长得威猛:猴子头,老虎眼,豹子身,脚杆弯弯如硬弓,四只雪白的爪子支撑着漆黑的身躯,鼻孔两旁只长有两根须。当地人对狗须有“一龙二虎,三猫四鼠”的说法。内行人一看便知这是条好狗。乡亲们个个啧啧喝彩。
  
  当天,何全友牵着这条狗来到了学校。狗一见华美,就“汪汪汪”狂吠起来,吓得华美脸色突变,双手乱晃,大声惊叫。何全友轻轻踢了狗一脚,大声呵斥:“不要叫,这是华老师!”狗果然听话,立刻对华美摇头摆尾的。何全友笑着对华美说:“华老师,我想送你件礼物。”华美望着两手空空的何全友,心里挺纳闷,不知他要送什么礼物。
  
  何全友指着脚边的狗说:“我想送你这只狗为伴。”华美心有余悸,连忙摆手:“哎呀,我怕!我不要狗!”何全友笑笑,宽慰她:“你不用怕,只要你与它处熟了,它就是你最好的朋友来自widgetads.cn。其实,狗是最通晓人性的动物,也是最讲情义的动物,相处久了,你就会知道的。”
  
  华美收下了这特殊的礼物。她担心狗逃跑,就用绳子把它牢牢拴住。六畜六熟,不管什么畜生,关它六天就熟悉了环境。开始,这狗也想挣脱而去,可是到了第六天,真个服服帖帖安下心来。华美试着将它放开,它不但不跑,反而后脚一竖,前脚屈到颈脖下,“唔唔”地立起身向华美讨好卖乖。华美乐了,给它取了个名字叫“猛子”。
  
  日子一天天过去,华美与猛子的感情也与日俱增。上课时,华美在课堂上讲课,猛子就乖乖地蹲在教室门口,和学生们一样,聚精会神地望着华美。下课了,华美走出教室,猛子就“呼”地蹿过来,时而立起身子,时而趴在地上打滚撒欢。假日里,华美或是去家访,或是闲踱村头,或到田间踏青,猛子都形影不离,活脱脱一个好伙伴。有猛子为伴,华美不再感到寂寞了,对关心体贴自己的何全友也有了好感。
  
  二、你坏了我的好事
  
  村里没办食堂,有来驻村的工作组,都由村干部轮流供饭。华美到冷水冲后,村主任宋大雄安排她在自己家里吃派饭。宋大雄一家像对待自家亲人一样热情款待华美,每顿四菜一汤,天天变着花样搭配菜肴。吃饭时,华美望着桌上香喷喷的饭菜,心里真的过意不去。
  
  国庆节放长假,宋大雄的丈母娘满80岁,婆娘茶花就带着读四年级的儿子小宝回娘家给母亲贺寿。宋大雄要弄饭给华美吃,就没去。
  
  这天吃晚饭时,宋大雄特地清蒸了一只野鸡,红烧了一碗野兔,让华美尝尝山里的野味,还温了一壶米酒。华美开始以为喝点米酒不碍事,谁知这米酒里掺了包谷酒,喝着口味好,但酒劲极大,后发制人,胜过白酒。几碗下肚,华美就脸上发烫浑身发热,头开始昏眩,不一会儿就不省人事。宋大雄发了慌,赶紧把华美抱到床上。明亮的灯光下,他着迷地望着华美微烫的卷发,白里透红的脸庞,丰满的身躯,尤其是高耸的乳房,双脚再也挪不开步了,只觉得热血沸腾,心旌乱摇,见四下无人,他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欲火……迷迷糊糊中,华美觉得有一张热烘烘的嘴在脸颊上乱啃,胸部也有一双手在乱摸。她想挣扎,但人软绵绵的,接着,像有一座沉重的大山压在自己身上。这时,她惊醒了,睁眼一看,妈呀!竟是宋大雄那张涨得通红的脸。她吓得大叫:“救命呀!救命呀!”宋大雄慌了:“不要喊,不要喊,我不会伤害你,只是想……”“无耻!不要脸!”华美极力反抗,但浑身绵软无力。宋大雄正要乘势去脱华美的衣服时,突然后背有一只黑黝黝的东西“呼”地蹿了上来,一下咬住了他的衣领。宋大雄扭头一看,哎呀!我的妈,是一条大狗!只见猛子张开血盆大口,龇开白森森的牙齿,一条血红的舌头伸出老长。宋大雄吓得从床上摔下来,满面羞红的华美趁机挣扎着爬起来,跟着猛子跑出门去。宋大雄垂头丧气地坐在床上,拍打着床沿骂:“这该死的畜生,你坏了我的好事!”
  
  第二天,华美气得早饭也没去宋大雄家吃,中饭又饿了一餐,到了晚上,实在饿得不行了,才无奈地来到何全友家www.widgetads.cn。何全友一见华美的神色,忙问:“发生了什么事?”华美开始羞于说出口,只是摇了摇头。何全友又问:“是人不舒服?”华美眼里泪水流了下来,低着头说:“我再也不到宋大雄家吃饭了!”“为什么?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何全友一头雾水。华美再也忍不住了,哭诉道:“宋大雄是个猪狗不如的畜生!”何全友张着嘴瞪大眼睛听完华美的控诉,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当华美提出想返回省城时,何全友苦苦挽留:“华老师,你留下吧!宋大雄对不起你,你可以恨他,可冷水冲的细伢子需要你啊!这件事我一定会向乡里反映,绝不会放过宋大雄这混蛋,你尽管放心!”华美心想,支教才一个多月,自己就返城,别人会怎样议论自己?还有,冷水冲的学生没了老师,他们该到哪里上学呢?唉,还是再忍耐一下吧……想到此,她默默地点了点头。
  
  何全友这才放了心,又关切地问道:“你吃晚饭了吗?”华美哭丧着脸,有气无力地说:“我今天一餐饭也没吃!”“啊!”何全友惊呆了,赶紧吩咐他娘重新涮锅做饭。华美吃完饭后,何全友好言安慰她:“不要再生气了,今后我一定会保证你的人身安全。从明天起你就到我家吃饭吧,我娘烧的菜可好吃呢!”何全友关爱的话语温暖了华美冰冷的心。
  
  当何全友到乡里反映这件事后,乡领导十分震怒,立即开会研究并作出决定:撤销宋大雄的村委会主任职务,由何全友代理。
  
  由于这档子丢人现眼的事,当了12年村干部的宋大雄被撤了职。他除了懊悔,还对何全友的告状怀有一肚子的怨气,但又奈何他不得,对华美更不敢再有非分之想,于是,他将满腔怒火撒在猛子的身上……
  
  三、打死你这畜生
  
  宋大雄丢了官,整天无精打采,闷闷不乐,只想寻个机会狠狠收拾猛子,以解心头之恨。
  
  这一天,机会终于来了。宋大雄家里瘟了一只老母鸡,他拎着老母鸡往学校门口一扔,躲在一棵树后偷偷观看。这时正是上课时间,猛子蹲在校门口,看见地上有只鸡,不禁来了兴趣,奔跑过来。趁猛子低头正要咬死鸡时,宋大雄突然用一根绳子套住了猛子的脖颈,然后一路拖着回到了自家的厨房后面,把猛子拴在一棵枣树上。猛子凄厉地嚎叫,疯狂地挣扎,但无法挣脱。宋大雄口里痛骂:“打死你这畜生!”手中挥动竹条,暴风雨般抽打着。猛子跳跃着,哀嚎着,想方设法躲避着,但始终没有博得宋大雄半点同情。茶花从菜地回来,见丈夫正在打猛子,急忙过来劝阻:“你发什么癫,平白无故的打华老师的狗!”宋大雄当然不好明说,只是气恼地说:“我就是要打!我就要打死这畜生!”“不行,不能打华老师的狗!”茶花要夺宋大雄手中的竹条,宋大雄大嚷:“死婆娘,你坏我的事,我连你也一起打!”茶花只得躲开,不停地叹气:“造孽呀!造孽呀!”
  
  这时,猛子绝望了。它发出撕心的呜咽,眼皮下拖出两条粘乎乎的泪痕。见宋大雄还不停地抽打自己,它发狂了,几次要冲过去咬宋大雄,然而,绳子把它牢牢拴住,它只得无奈地哀嚎。
  
  宋大雄见猛子不但不服软,反而要咬他,更是来了火,从厨房内寻来一根拨火棍,劈头盖脸朝猛子一顿痛打。猛子躲闪不及,挣扎了几下后,慢慢地倒在地上,四脚抽搐了一会就不动弹了。见猛子被自己一气之下打死了,宋大雄也发了慌,望着死狗愣怔了好一会,心中暗想,这事可不能让华美发觉,否则她一定会同自己拼命的。干脆用火燎了,红烧几大碗,吃进肚子里,神仙也不会知道。想到此,他解开狗脖子上的绳子,然后到牛栏去拿稻草来火燎狗毛。等他抱来几把稻草时,只见猛子先是“咕噜咕噜”呼气,扭动着身子,接着踉踉跄跄地站了起来。看着猛子起死回生,宋大雄简直呆了。还没等他反应过来,猛子全身往后一沉,扯长身子猛地一跃,纵过了宋大雄的头顶,后脚还在他肩膀上蹬了一下,借着力跃过了两堆码成短墙似的劈柴,然后飞也似地朝黑风谷奔去……
  
  原来,这狗是土心。猛子刚才没有伤着内脏,它躺在地上苟延残喘,吸收了一阵地上的精华灵气,就复活了。宋大雄像是做了个噩梦一般,等回过神来,才发现自己的青布衬衫被撕破了一大片,肩膀上清晰地现着几道鲜红的爪印5 3 故 事 网
  
  自从这次人狗打斗后,牛高马大的宋大雄大病了一场。
  
  四、猛子你在哪里
  
  猛子的失踪让华美急坏了,一连三天,华美放学后就去找猛子,可寻遍了冲里的每一个角落,就是不见猛子的踪影。茶花见华老师焦急万分的样子,就告诉她说猛子好像跑到黑风谷去了。华美想不通猛子为什么会离她而去,常常一个人面对大山发呆。周六放假,她再也忍不住对猛子的思念,决定进山去寻猛子。
  
  黑风谷是冷水冲旁最为险恶的山谷,虽是初夏时节,这里仍是寒气袭人。泉水里漫上来的习习凉气和迎面吹来的阴飕飕的山风,使华美一进山口就禁不住打了几个寒战。
  
  华美在路旁捡了根木棍壮胆,一路上谷底两边都是高高的山岭和苍天古树,手臂粗的山藤巨蟒似的在树上缠绕着。太阳很难照射到谷底,雾气散得很慢,朦朦胧胧的景象使得谷底阴森森的。远处不时传来麂子“嗷嗷”的叫声,近处从草丛中突然扑棱飞起一只野鸡,华美浑身惊起了一层鸡皮疙瘩,后背直冒冷汗。
  
  处在极度惶恐之中的华美不禁想打退堂鼓,但这个念头在她脑际中转瞬即逝。她在心里暗暗给自己打气:坚持住,说不定猛子就在前面。如果此时放弃,自己将要后悔一辈子。
  
  华美加快了步伐,一边走,一边焦急地大声呼唤:“猛子,你在哪里?”但是,除了山谷回声,剩下的只是一片死寂。
  
  进到谷底深处,脚下的路越来越难走。华美一手拄着木棍,一手扯着路旁的树丛枝桠,艰难地踽踽前行。
  
  突然,不远处传来一阵响动。华美循声望去,透过灌木丛,她隐约看到一个黑影朝她的方向跑来。她心中一阵紧张,再定睛细看,是猛子,是她的猛子!她情不自禁大声喊着:“猛子——”猛子也看见了主人,欢快地扑过来,立起后脚,前脚搭在华美身上,喉咙里发出“唔唔”的响声,像是在向主人倾诉出它心里的委屈和愤懑。几天不见,它比原先瘦多了,毛色也枯涩了。华美抱着猛子,难过得流下了眼泪,猛子也泪眼汪汪,像一个久别的孩子见到了父母一样。
  
  找到了猛子,华美心情由阴转晴,开心地带着猛子回家。一路上猛子忽而前忽而后地撒欢。快要走出谷底时,突然,一头浑身黑黝黝长嘴巴极像猪的野兽“呼哧呼哧”低着头迎面走来。这是头野猪,华美没有见过,心中一惊,暗暗叫苦:“不好!不知是什么野兽?”正想蹲在灌木丛后不让野猪发现时,猛子头一次遇上这种庞然大物,不知个中厉害,大声吠着勇猛地冲了上去。华美想制止,可是来不及了。野猪抬起头,看见了对面的人和蹿过来的狗。野猪并不惊慌,前弓后沉站稳了桩,龇开獠牙,缩头拱嘴准备迎击。猛子不顾死活扑上去,等猛子冲到跟前,野猪长嘴一拱,把猛子打出丈余远。猛子就地一滚,又凶狠地冲上去,在野猪脚杆上狠咬了一口widgetads.cn。“呜——”野猪发怒了,用獠牙朝猛子顶去,猛子躲闪着跑开了。不见了猛子,红了眼的野猪又朝华美扑过来,。华美吓得大叫,慌忙将手中的木棍扔过去。趁野猪惊惶之时,她手脚并用,好不容易爬上了一棵老松树。野猪昂起头朝华美大吼一声,随即就在树蔸下拱起土来。
  
  猛子从来没遇过这么凶的对手,加上刚才结结实实摔了一跤,再也不敢大胆进攻,只在一边发狠地吠叫,趁野猪不留意时蹿过去,偷袭一下又退回来。野猪根本不把猛子放在眼里,它好像知道猛子会来偷袭似的,每一次都轻易地挡开了。猛子无可奈何,只能傻呆呆地望着野猪拱树根。
  
  华美胆战心惊地朝树下一看,我的妈呀!手指粗的树根已有三四根被拱出了地面。她面如死灰,急得大声喊:“猛子,快去村里喊人,快去!”
  
  猛子似乎听懂了主人的呼喊,“汪”地叫了一声,然后箭一般朝冷水冲村庄射去……
  
  五、快去救华老师
  
  猛子从黑风谷一路狂奔而来。一进冷水冲,它就冲到何全友家,一边乱钻一边伤心地哀吠。何全友正在看书,突然看见猛子蹿了过来,不由得惊喜万分,在它头上亲热地轻轻拍了一掌:“好你个猛子,这几天跑到哪里去了?害得华老师到处寻找!”猛子不像往日那么撒欢,先是对着黑风谷的方向一阵狂吠,然后咬住何全友的裤管直往外拖。何全友纳闷了,以为猛子拖他去学校。当他出门正要去学校时,猛子即发急地将他往黑风谷的路上拖。顿时,何全友醒悟过来:华美在黑风谷出事了!
  
  片刻也不能耽误。他赶紧从屋内取来一面铜锣,站在门口边敲打边大声呼喊:“快去黑风谷救华老师——”“快去黑风谷救华老师——”激越的锣声打破了村庄往日的宁静,村民如同听到号令一般,纷纷抄起扁担、锄头,步履匆匆往黑风谷奔。有几个中年级的胆子较大的男同学听说华老师出了事,也拿起柴刀跟着大人去救华老师。
  
  有猛子在前面领路,人们很快就来到了华美遇险的山旮旯。一看这场面,人们顿时吓得大惊失色:这棵松树已被野猪拱得东倒西歪,摇摇欲倒。华美抱着树干,面如土色,满头大汗,口里声嘶力竭地喊着:“救命啊!救命啊!”
  
  猛子跃跃欲试,但始终不敢向前,只是对着野猪狂吠。野猪停止了拱树根,发怒地转向前来救援的人们。何全友正要挥着柴刀过去与野猪搏斗,身后赶来的宋大雄拦住他:“这很危险,还是我用鸟铳来收拾它吧!”“你也来了?”何全友心头一热。宋大雄也不多说,只是点了点头。原来,他听说自己的儿子小宝也跑来了,唯恐有闪失,抄起鸟铳来保护儿子。宋大雄端起鸟铳,瞄准野猪扣下了扳机。但这一铳威胁不大,轰然一响的铁沙并未伤着野猪的要害,只是在它的身上击了几个小洞。“呼——”受惊的野猪发威了,瞪着恶狠狠的小眼睛,跳起来纵身朝宋大雄扑了上来。装硝已来不及了,危急之中,宋大雄扬起鸟铳朝野猪狠狠砸去。野猪头一摆,鸟铳砸在它的腰上,几乎是同时,野猪长长的獠牙一挑,正刺中宋大雄的腹部,顿时血糊糊的肠子流了出来。宋大雄“哎哟”一声,“扑通”倒地来自widgetads.cn。见此惨景,人们吓住了,只是挥动工具嚷叫,并不敢向前。

编辑推荐:
>>> 晒干了等
>>> 和女生聊天如何避免一问一答式的对话
>>> 偷窥的代价
>>> 有梦想的青春,就是这么任性
>>> 好好上课才是正道

第一页12下一页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0% (0)
0% (0)
标签:

我要评论

评论 ( 0 条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沃格文学网立场。
最新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做评论第一人吧!
  • 阿P当保镖

    PART.1暗度陈仓阿P失业了,天天忙着找工作。这天,阿P看见一则广告:招聘临时保镖,要求头脑灵活,精明能干,工作时间十天,报酬一万。阿P觉着报酬不错,赶紧去应聘。面试官有三个人,一对中年男女,还有个年轻男人。中年男人看了看阿P,点点头说:“看着挺精神的。”阿P赶紧说:“本人身体健康,脑筋灵光,选择我,没错的。”这时那个年轻人给阿P介绍,中年男人是他们的董事长,姓黄,女的是董事长夫人。这次招聘保镖

  • 阿p争最佳

    最近,公司为鼓励职员多创利,特意提高了效益奖的奖金。消息传出,阿P动起了脑筋。他们科室的平头百姓一共三个人:阿P、阿精和阿憨。阿憨人如其名,每天只知道安分守己地做好本职工作;阿精就不一样了,经常背地里玩花样,心眼很多。看来要得最佳,首先要和阿精斗法。这天早晨,三人一起向胡科长递交这周的策划案。其实三个人的策划案水平都差不多,但胡科长一抬头,发现阿精两眼通红,就问是怎么回事。阿精逮到机会了,滔滔不绝

  • 阿P当老师

    阿P在一家公司当保安,上班时间除了盯着大门,便无事可干,所以阿P常用手机上QQ聊天解闷。现实中阿P是个保安,可在虚拟世界里,阿P可就是孙悟空七十二变了,教授农民,帅哥美女。反正阿P上懂天文地理,下懂鸡毛蒜皮,再怎么胡扯也不漏馅。这天,阿P有事回乡下老家,回城时坐的是火车,车厢里QQ上网的“嘀嘀”声就响成一片,阿P也掏出手机,上QQ聊起天来。阿P刚一登录,一个叫“蜡笔不小新”的网友就发来信息:“美女

  • 阿P得奖

    阿P参加“布鞋杯”有奖征文大赛,获得了一等奖,根据大赛规则,他将得到价值五千元的奖品。媳妇小兰听到这个消息,不无遗憾地说:“这奖品要是现金多好。”阿P轻轻刮了一下她的鼻子,说:“你知足吧,这天上掉下来的馅饼,你还要挑剔呀?”到了领奖这天,阿P按照报纸上公布的领奖方法,骑着电动车去了一家赞助企业。办好手续后,人家挺热情地问阿P:“奖品怎么带回去呀?”阿P开心地说:“没事,没事,我开着电动车哪。”人家

  • 阿P的苦肉计

    阿P的妻子小兰在百货商厦找到了一份卖化妆品的新工作,这可愁坏了阿P,因为妻子比以前爱臭美了,还总是拿回很多写满英文让阿P看不懂的各种护肤保健品试用,每当小兰浓妆艳抹的问阿P自己好看不,阿P只能冒着冷汗光点头不说话。其实最让阿P挠头的是小兰自从干了这份工作后,就一直没有好好的吃过一顿早饭,小兰起的很早,打扫做饭的时间都很充裕,但就是在化妆台前投入了大量的时间,结果每天阿P都是自己吃的早饭。单位的老张

  • 阿P捉蟋蟀

    阿P是食品厂的业务员,又是个蟋蟀迷,喜欢捉蟋蟀、斗蟋蟀。去年秋天,他捉到一只“虎头将军”,斗败许多对手,最后拿到花鸟市场又卖了一千多元钱,从此名声在外。阿P的朋友阿西闻讯上门,要求拜阿P为师。阿P顿时得意起来,马上答应了,并拍着胸脯许诺,到了秋天一定让徒弟开开眼界。很快,秋天到了。俗话说:秋天到,蟋蟀叫。这蟋蟀一叫,阿P就觉得手脚发痒。但是,眼下正是生产月饼的大忙时节,厂里加班加点,哪有时间去捉蟋

  • 阿P当“乡长”

    阿P在外闯荡十多年,近来身体不好,就回老家休养。阿P在大城市待的时间长了,见多识广,变得能说会道,说话的时候又喜欢背着双手拖着长音,很有一副官相。所以,在阿P的老家大王村,村民们见了阿P,都开玩笑叫他乡长。于是,这乡长长乡长短的就叫开了。这一天,阿P和几个邻居赶集回来,途中遇到一个男人手持木棍追打女人。阿P拦住一问,原来,那男人从地里干活回来,又饿又渴,可是女人忙着料理孩子,耽误了做饭时间,男人的

  • 阿P智斗保安

    阿P的儿子小虎高考一结束,就找了份工作,是给一家数码城发广告。第一天工作完,小虎垂头丧气地回家了。妈妈小兰忙问:“儿子,怎么了,受欺负了?”小虎闷闷不乐地讲起了今天的事。今天,主管安排小虎到马路上发广告。小虎第一天来不知道啊,这数码城和隔壁的电脑城,两家是竞争对手,平日里都暗自较着劲。小虎没有经验,直愣愣地站在电脑城大门口派发广告,很快就被电脑城的保安发现了,硬是把数码城的传单扣下了。小虎工作没完

  • 阿P办实事

    最近,阿P家的巷子口有个下水道井盖坏了,露出一个黑乎乎的洞口。作为巷子全体居民心目中的平民领袖,阿P一边在洞口四周拉起红色警戒线,一边跑去找有关部门。哪知这一跑,把阿P跑晕了,进了哪个单位,都叫他去找有关部门。阿P被人家当皮球踢得团团转,跑了四五天,烟也散了整整一条,还是没人管。眼看那洞口接连吞了几只猫和狗,居民们怨声载道,阿P心里不淡定了:连这样一个小小的问题都解决不了,他阿P这面旗就算倒了!阿

  • 阿P回家

    眼看春节快到了,阿P一家也准备回家乡过年。这天,老婆小兰对阿P说:“阿P,我们在城市打拼也好多年了,这次回家可不能让人看低了!”这一说,说到阿P的软肋。阿P是个要面子的主儿,他在城里开出租,一直想能挣到大钱,好在乡亲们面前风风光光一回。想法挺美好的,可现实不争气,到现在,靠牙齿缝里省啊省,存折上的数字才刚刚接近一万块。小兰见阿P不开口,就有些急了,说:“阿P,当年我要嫁给你,我爹死活不同意,就是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