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故事会 > 中国新传说 > 正文

被风吹走的阳台

2016-07-16 12:37:59 来源:沃格文学网 浏览: 评论: [ ]

  收音机里播出一条令人震惊的消息:“本台刚刚收到的消息:今天晚上7点10分,我市城南被强台风袭击,瞬时风力达到12级来源www.55555333.cc。强台风形成了一条强劲的风带。据悉,风带所行经的地方,数百户居民家中的屋瓦被卷起飞走。目前,尚无人员伤亡的消息。”
  
  难怪停电了呢,估计哪条电线线路被刮断了。派出所值班干警小鲁一边想一边伸了个懒腰。突然,电话铃声急促地响了起来。
  
  “是派出所吗?我们这里有个人被水泥砖块砸死了。”打电话来的那人急急说道。
  
  案发地点在大富小区,小鲁带着两名辅警赶到了现场,那里正围着几个人。
  
  “谁是报案人?”小鲁一边问着,一边看着地面情形。借着不远处的酒店门前灯光,他看到地上躺着一个人,身边还有很多碎砖块。围观的人中有个声音答道:“是我。”
  
  “具体什么情况?”小鲁问。只见地上那个人被砸得头都开了瓢,被雨水一浇,惨不忍睹。
  
  报案人叫黄大兵,是这个小区的居民。他告诉小鲁,死者叫邓亦光,是街道办城管中队副队长。
  
  “这不是打雷下雨吗?我怕停电,出来到小区大门口的超市买蜡烛,正好看到邓队长从这个酒店里走出来。我正要和他打个招呼,突然一个黑乎乎的东西从侧面飞了过来,砸中了邓队长。”黄大兵说5_5_5_5_5_3_3_3_c_c
  
  旁边几个今晚请邓亦光吃饭的人也附和着点头。小鲁做好笔录,辅警和死者的妻子也联系上了。死者的家属赶到后,听说邓亦光是被飞来的水泥砖块给砸死了,脸色都很难看,联系了殡仪馆后,就把尸体拉走了。
  
  回到派出所,两个辅警闲聊着,一个说邓亦光的家人还真够镇定的。邓亦光死了,他家居然没人哭。另一个答道:“邓亦光死得又不光彩,他家人哪好意思张扬?被飞来的水泥砖块砸死了,和被雷劈死了差不多。这叫横祸。什么人才遭横祸?都是坏人!”
  
  小鲁听着他们的对话,不禁哑然失笑。城管这个职业负面新闻太多,而这个邓亦光,小鲁也认识,在这一带口碑确实不怎么样。
  
  第二天一早,所长来上班,听说了昨晚的事,对小鲁说:“辛苦你了,好在不是凶杀案。昨晚那个风,在我们这个中部省份,还真是破天荒头一回。”小鲁问道:“那这个案子就这样结了?”所长点了点头:“不过你再辛苦一趟,去大富小区看看这个水泥砖块究竟是从哪里飞来的。”
  
  小鲁再次来到大富小区,打听昨晚砸死邓亦光的那些水泥砖块来自哪里,有热心人告诉他:“说来也是巧了,那些水泥砖块估计是来自老唐家的阳台。他们家阳台昨晚被台风刮走了。”什么?阳台被风吹走了?小鲁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我带你去看看吧,”那个热心人领着小鲁来到老唐家那幢楼下,伸手一指二楼,“鲁警官,你看看,他们家阳台不是没了吗?”
  
  小鲁抬眼看去,果然,老唐家二楼阳台没有了,只留下几根钢筋插在那里,要多难看就有多难看。
  
  小鲁正要收回目光,却看到老唐家楼下那一户开了个日杂小店。
  
  “你刚才说巧了,是什么意思?”小鲁问道,那人笑道:“鲁警官,你有所不知,我们这里是移民安置小区,有很多人家都分了两三套房子。这不,二楼这一套,和楼下那个小店,都是老唐家的5~3~故~事~网。老唐盖这个阳台,被邓亦光带着城管砸了好几次了。没想到最后邓亦光却被这个阳台给砸死了,你说巧不巧?”
  
  “邓亦光拆他家阳台做什么?”小鲁皱眉道。
  
  “老唐命苦,是个残疾人,腿脚不灵便,老婆嫌他不挣钱,和他离婚了。老唐就在一楼开了个小店。你看看,这个小店门面儿朝北最好,所以他呢,就在下面开了道门。二楼阳台拓宽点,正好给一楼新开的门做个雨棚。这人呀,死脑筋,给邓亦光送点礼不就得了,可他就是不会。建一次阳台,邓亦光就带人来砸一次,他家这个阳台啊,少说被砸了三次。”那个热心人解释道。
  
  小鲁心里一动,他向那个热心人道了谢,走进了老唐家的日杂小店。一个50来岁的男人看着小鲁,半天没说话。
  
  “你是唐师傅吧,我想问问,你家二楼的阳台是怎么建造的?怎么就被风刮飞了呢?”小鲁问那个男人。
  
  老唐叹了口气:“警官,现在请个泥瓦工,大工都得三百块钱一天,小工一百五,我这个阳台,前前后后做了五次。每次都要花两千多块钱。质量不可能差的。之所以飞出去,估计是因为才做不久,水泥还没有硬化。”
  
  小鲁看看老唐,本想再说句什么,最后却没说出来。他正要向外走,迎面碰到了昨晚报案的黄大兵。
  
  “咦,鲁警官,你怎么到了这里?”黄大兵很惊讶kpVq
  
  “我过来转转,你呢?”小鲁随口问道。
  
  “哦,你们认识啊。他是我妹夫。”老唐看到小鲁和黄大兵很熟悉,像是松了口气。
  
  “你妹夫?”小鲁的目光在黄大兵身上停留了一会儿,然后离开了。
  
  下午,小鲁去电信部门查阅了邓亦光的手机通话记录,又比对了昨晚黄大兵报案的手机号,发现邓亦光接的最后一个电话,正是黄大兵拨打的。
  
  黄大兵被小鲁请到了小区外面的一个茶座。落坐后,小鲁一动不动地看着黄大兵。
  
  “鲁警官,你叫我过来有什么事吗?”黄大兵问道。小鲁冷笑一声:“黄大兵,到现在你还不想说实话吗?作为一名中学地理老师,我感觉你的知识学得不够啊。”
  
  黄大兵腾地一下站了起来,说:“鲁警官,你这是什么意思?”
  
  “没什么,别激动。我问你,邓亦光从那个酒店出来,向小区外面走时,面向哪一方?”小鲁问道。
  
  “南边。”黄大兵愣了愣。
  
  “昨晚的台风是什么风向?台风都是东南风,还能把北边的阳台吹飞起来砸死人?就算行,砸中的也是人的后背,怎么可能砸中头部和面部呢?”小鲁又问道。
  
  黄大兵再次站起身来:“你什么意思?难不成是怀疑我杀了邓亦光?”
  
  小鲁静静地看着黄大兵,说:“你作为老唐师傅的妹夫,买蜡烛不去他那里,却要跑到小区超市,这难道不奇怪吗?你不要告诉我老唐家没有蜡烛,我中午已经让人去问了,他有蜡烛,而且是常备货。这是你的嫌疑之一;你的嫌疑之二,是在邓亦光死前,给邓亦光打了电话。也就是说,邓亦光为什么会抢先一步,在别人之前走出酒店,和你的电话很有关系。嫌疑之三,老唐建阳台,改一楼日杂小店的门,都向邓亦光送过礼5 5 5 5 5 3 3 3 c c。送礼的人就是你,前前后后,你给邓亦光送了五千块钱,可是邓亦光仍不满足,你对他愤怒至极。”
  
  黄大兵听到这里,惨笑一声:“这是我的大舅哥告诉你的?他真够傻的,傻到了极点。邓亦光那个人渣,一个小小的城管副队长,连个副科级干部都算不上,却买豪车,包情人,他的钱,都来自于哪里?难道没有人知道他的恶行?他不该死,谁该死?”黄大兵说到这里,平复了一下心情,又说,“鲁警官,这件事你没有证据,而我却有目击证人。昨晚你已经出了警,都做了笔录了。”
  
  小鲁的眼睛眯了起来,他拿出几张照片,丢在了桌上,淡淡地说道:“风吹不走整体浇铸的阳台,同样,风也吹不走人的良心和良知。”说完就离开了。
  
  黄大兵拿起照片,只看了一张,他的脸色就变得铁青。只见小区酒店的下水管道上,还留有绳索拉过的痕迹,甚至还有几根丝缕。黄大兵利用的正是台风雨夜,他趁外面漆黑一团,把绳索准备好,一端系在小区酒店的下水管道上,另一端系在老唐家二楼的阳台上。
  
  这个阳台是黄大兵安排人做的,水泥浇得很薄,而且也没有固定,只是放在几根钢筋上。
  
  黄大兵不仅利用了台风雨夜,甚至这一晚的饭局,都是他精心安排的,请客的人正是黄大兵自己。吃过饭,邓亦光要走,黄大兵向邓亦光耳语说给他准备了礼物。
  
  黄大兵提前离开,来到酒店侧面,又给邓亦光打电话,让他到老唐的小店里去取礼物。邓亦光还没走出几步,黄大兵就拉动了绳索。
  
  小区酒店,距离老唐家的日杂小店,直线距离不过三米。这三米,成了生死之距。要是能再远一点,黄大兵根本杀不了邓亦光。
  
  黄大兵慢慢地站起身来,一步一步地向派出所走去。
  
  刚才小鲁有句话打动了他,“风吹不走水泥浇筑的阳台,也吹不走人的良心和良知”原文55555333.cc

推荐信息:
>>> 活出精气神
>>> 我主要教女儿心安理得地混日子
>>> 钱是最廉价的人才是最贵的
>>> 永远做你的大树
>>> 学了一把西门庆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0% (0)
0% (0)
标签:

我要评论

评论 ( 0 条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沃格文学网立场。
最新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做评论第一人吧!
  • [网文] 坐在车的另一侧

    杜灯花的父母在同一所学校教书,父亲教语文,母亲教政治。杜灯花出生前,无论是上下班,还是外出活动,父母总是同进同出,坐公交车的时候,还总是依偎在一起,可谓如胶似漆,羡煞旁人。可是,自打杜灯花一出生,情况就发生了变化,父亲总跟母亲错开时间出门,有时不得已一道外出,乘公交车的时候,也与母亲分坐在不同侧—母亲坐在车头,父亲就选择坐在车尾;母亲坐左侧,父亲则肯定坐到右侧。杜灯花父亲的这一举动,让她母亲颇感失

  • [法律故事] 改姓风波

    张美是个下岗女工。这天傍晚,她刚刚进家门,女儿小雅就对她说:“妈妈,我们学校要求订制校服,让交300元服装费。”张美心中一惊,自己每个月挣1000多元钱,仅够维持母女二人的基本生活。离发工资的日子还有两个星期,一下子拿这么多钱买校服,母女俩下半月的生活可要成问题了。忽然,张美想到了什么,急忙问女儿:“小雅,这个月你爸爸是不是还没给你送抚养费?”小雅怯怯地看了妈妈一眼,点了点头。张美很生气,她拿出手

  • [法律故事] 这事有商量

    幸福村号称建筑之村,村里有一大帮能工巧匠在各大城市盖楼房。其中有一个叫王大宝的,自己领头组建了一支建筑队在省城干活,渐渐干出了名气,业务量也越来越大。今年春节回家,他又发出消息,让更多的乡亲跟着他干活。有道是:竖起招军旗,自有吃粮人。消息传出,一下子来了十多个乡亲。由于人多,王大宝临走时特意带上了邻居顾大嫂。带上顾大嫂的原因是让她给工程队做饭。到达省城后,按照协议,顾大嫂为工程队的五十人做一日三餐

  • 光的微小说二

    光的微小说二@飞蛾扑火的疯子:小区由于电路故障,连着停电几天。夜,她躺在床上不能入眠,忽感肩膀被人拍了一下,她急忙点上蜡烛,借着烛光,屋里只有她一个人,金黄色的光映照屋内,她安然睡去。第二夜,同样的事发生了,她习惯性打开抽屉—蜡烛用完了!“终于没有了吧。”身后一个声音传来……@HOT怪叔叔:光棍王老汉,靠着放羊有些积蓄,经常有人来借钱,他都不肯,为此没少挨挖苦:儿女都没有,留着钱想带进棺材里去么?

  • [法律故事] 哪份遗嘱有效

    这天,保姆小荷在给她的雇主穆老爷子念他爱听的故事书,念着念着,老爷子手一滑,没了声。小荷推推老爷子,没动静,再把手放在老爷子鼻下一探,不由放声大哭,九十岁的老爷子,走了。老爷子一走,三个儿子都来奔丧。老三哭着哭着,掏出一个信封,说:“这是爸爸的遗嘱,我一直好好保管着,就是等今天大哥、二哥一起打开。”这时,老大和老二对视了一眼,也各自掏出了一样的信封,竟都是穆老爷子写的遗嘱!这下,兄弟仨乱了方寸,打

  • 五分钟的微小说

    @十耘:我到外地念书那些年,妈像变了一个人,不愿意和我说话了。每次打电话,她说不了几句便匆匆挂上,使身在异乡的我格外难受……妈去世以后,我每每想起这事儿心里就很别扭,终于找爸问了原因。爸听完后,满是怅然地说:“她也想多和你说一会儿,可一接你电话,说不了五分钟就忍不住要哭……”@十耘:那些年,刚有能摄像的手机,我很想要。爷爷不顾家里人反对,省下退休金给我买了一个。我天天用它拍好玩儿的视频给爷爷看,虽

  • 考试的微小说

    @山高人为峰5699:新科进士上朝殿试,皇帝出了道题:一两银子能买几个鸡蛋?进士们有的答十个,有的答二十个,几个草根出身的进士按市场行情回答能买五百个鸡蛋。皇帝看了进士们的答案,直摇头说:“你们读书读傻了,我今天才在内务部的账本上看到,鸡蛋一两银子一个。”@不爱洗澡的香妃:他发誓这次数学考试要考第一名,于是他拼命复习、演算、记公式,废寝忘食,头悬梁、锥刺股,囊萤映雪、凿壁偷光……考试前一天,他又一

  • 我们的价值观

    有朋友和我说了一件教育孩子的小事:一次,她孩子在吃饭时,“啪”地拍死了一只飞蛾。孩子欢快地拍起小手说:“坏虫虫,死了!”朋友见状,皱起了眉头,问孩子:“你怎么知道它是坏的?”孩子天真地说:“蚊子,坏虫虫。”朋友明白了,在孩子稚嫩的心灵世界里,还无法分辨飞虫之间的区别,天上飞的小虫都和蚊子一样,会去叮咬她,所以都是“坏”的。朋友觉得,有必要给她说一说什么是好和坏,就对孩子说:“这个小飞蛾和你一样,也

  • 礼物的微小说

    @鹰翔狼啸:他带了两瓶好酒回老家看望爹,爹高兴得连夸他孝顺。晚上父子俩对饮,爹说:“你在外面工作也不容易,千万别再买这么贵的酒了。”他已有了几分醉意,红着脸说:“这酒本来不是孝敬您的。”爹一惊:“那你怎么给我送来了?”他猛干一杯酒:“原本我想把酒送给处长,可他嫌档次低!”@十耘:父亲生日那天,我送他一瓶很贵的染发膏。这次回家,却见染发膏根本没打开,父亲头发依旧花白。“怎么,您担心对身体不好?这可是

  • [法律故事] 免费班车不免费

    王大妈退休后爱上了逛超市。她家楼下有个超市的班车站,一天七八趟,免费接送。王大妈每天坐坐车,看看市容,到了超市,有打折的商品就买点,没有的话,上楼下楼也权当锻炼身体了。这天,王大妈又去超市,她逛了两个多小时,没见到一样称心的东西,看看时间也不早了,便坐上免费班车,准备回家做饭。但班车刚下大桥,前方居然出现一辆逆向行驶的摩托车。班车司机急忙刹车,一下把王大妈从座位上甩了出去。大妈当时就疼得昏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