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故事会 > 中国新传说 > 正文

能喝酒的女人

2016-07-14 10:29:24 来源:沃格文学网 浏览: 评论: [ ]

  财旺的女人大凤能喝酒,开初,财旺不相信,吹吧?二人就一对一喝起来5_3_故_事_网。数杯酒落肚,财旺就醉倒了,大凤呢,仍如正常人一样。乡下人对能喝酒的人送外号叫“酒缸”,意思是这人了不得,海量!
  
  财旺的几个哥们儿听说嫂子能喝酒,想探探她到底能喝多少,几个一商量,提着酒菜就上了门。大凤本想逃避,禁不住几个哥们儿的激将纠缠,一个个轮番对饮,大凤竟毫无惧色。她推开酒杯,改用瓷碗喝,一碗又一碗,很快四个哥们儿喝趴下两对。
  
  醒来后,哥几个口服心服,甘拜下风。一个女人喝倒四条汉子,消息不胫而走,不少“酒鬼”、“酒桶”、“酒盆”都跃跃欲试,想和这位“女酒缸”一决雌雄。
  
  乡里有位余副乡长,人送外号“大酒缸”,听说自己管辖的一个村庄里出了位“女酒缸”,还听说这“女酒缸”颇有姿色,立即借口来村上视察工作,指名道姓要会会大凤。村主任哪敢怠慢,小跑来到大凤家,低三下四恳请大凤“出山”,说不然回去交不了差。
  
  大凤自然不愿去。村主任又求财旺,财旺心里一百个不愿意,可觉得不去又不妥。末了,他要村主任保证只此一回,下不为例。村主任像鸡啄米一样连连表示:“一定一定。”大凤见丈夫准许了,心里早窝了一团火:俺倒要看看什么样个余副乡长,有时间不为大伙发家致富着想,却向俺一个女人家挑战喝酒,俺也正想会会你哩!
  
  村主任屁颠屁颠领着大凤来到村口小饭铺里,在一个狭小的包间里,大凤看见一个秃顶中年男人跷着二郎腿在抽烟,心说,俺还以为啥样个余副乡长哩,原来是个秃顶啊。余副乡长一见村主任领进来一位明眸皓齿、身材丰满的靓妇,忙起身习惯地要和大凤握手,大凤却将双手一下移到了身后。村主任刚要介绍,大凤先开了腔:“不劳主任介绍了,俺知道这位就是打遍全乡无敌手的余乡长、余大酒缸!”
  
  余副乡长听大凤口气里有明显的嘲讽味道,不动声色地回敬道:“彼此、彼此,巾帼酒缸,幸会、幸会。”
  
  村主任招呼酒菜上桌,斟满三杯酒分别摆放三人面前沃格文学网。余副乡长眯缝着双眼:“听说你一人放倒四个爷们儿,真够厉害的!你不会是有特异功能吧?”
  
  大凤对余副乡长投过来的色眯眯的目光十分厌恶,板着脸回答道:“没有。都是别人瞎传的,余乡长千万别相信。余乡长,俺回去还有事要做,不能在此久留,两位领导慢用。”说完起身就走。
  
  余副乡长一见大凤要走,示意村主任拦住大凤。村主任慌忙离席,快步赶上拉住大凤一只手。大凤甩脱村主任的拉扯,不悦地问:“你们这是想干啥?”
  
  村主任急红了脸,结结巴巴道:“不、不干啥。余乡长来咱村视察工作,顺、顺便和你切磋切磋喝、喝酒的技法……”
  
  余副乡长伸手在光光的头顶上抹了抹,干笑两声:“对对,切磋切磋,我非常佩服你的海量,想亲眼见识一下。我听说你习惯用碗一对一闷灌,要不咱今天也用碗一醉方休?”
  
  大凤说:“既然余乡长也对碗这么感兴趣,俺甘愿奉陪。”
  
  余副乡长示意村主任换碗,村主任唤来了服务员,小服务员向大凤吐了吐舌头,赶紧捧来了三只蓝边瓷碗放在三人面前。村主任把自个面前的碗又递给了小服务员,说这东西我可不敢用,然后将一瓶酒全部倒出,刚好半碗。大凤说再倒、倒满。村主任请示地看一眼余副乡长。余副乡长点头微笑,说声恭敬不如从命。村主任把四瓶白酒全倒进两只碗里,刚好满满两大碗。
  
  大凤端起碗,一言不发,一气饮下后向余副乡长亮了亮碗底推荐55555333.cc。余副乡长也一气喝干了,亮了亮碗底,果然也未洒落一滴。
  
  “再倒!再倒!”大凤说。
  
  “倒!倒!倒!”余副乡长向村主任示意。
  
  村主任看了看二人的面孔,想说什么,被余副乡长制止住了。很快两碗飘香的白酒又摆在了二人面前。
  
  大凤和余副乡长同时举起碗来,各自道出一个“干”字。大凤又一气喝干了。余副乡长喝下一半停住了,见大凤碗口朝下直向他摆晃,却不放下,迟疑片刻,继而两眼一闭把剩下的酒艰难地喝干。
  
  两大碗酒水落肚,谁是真正的“酒缸”显露了出来。大凤面不改色,仍如正常人一样;余副乡长打着酒嗝,面色酡红,两眼也有些迷离僵直了。
  
  “大酒缸,要不要再来一碗?”大凤挑衅地问余副乡长。
  
  余副乡长的神智还算清醒,知道今天遇上了克星,但他咽不下这口气,仍然不甘示弱:“嗝——要、要、再来……一碗。”
  
  大凤转向村主任,微微一笑:“主任大人,接着倒酒吧!”
  
  村主任双手摇摆得像风中的树叶,连说:“算了算了,余乡长下午还要工作哩,不能再喝了。”
  
  大凤刚走出包间门口,就听身后传出“哇”的呕吐声。走在街道上,大凤感觉头重脚轻,身子似乎要飘起来……这时一个人跑步过来扶住了她,她努力坚持着才没有倒下。
  
  扶她的人当然是财旺原文55555333.cc。原来大凤前面走,财旺后面就跟随出来,一直不放心地等在外面,一见大凤出来了,露出了醉态,他便赶紧跑了过来。勉强回到家中,大凤吐了个翻江倒海,昏昏睡去。财旺清理着刺鼻的秽物,不住地唉声叹气。
  
  打这以后,再也没有人敢来和大凤斗酒了,大凤终于可以静心过日子了。想不到接下来两个月不到,大凤却主动要和另一个男人喝酒,而且还把家中正下蛋的一只老母鸡给炖了——
  
  农事清闲,村里的男人多半都外出打工去了,财旺也走了。大凤的家在村庄的边沿上,财旺离家时反复叮嘱大凤小心门户,天落黑就封门。大凤明白丈夫的潜台词,连连保证。大凤果然信守承诺,每天天不黑就闩死了院门。
  
  这天晚上,大凤正要上床睡觉,忽听窗外雷声滚动,突然想起白天翻晒的柴禾还在院门口摆放着,赶紧冲出门去。就在大凤抱着一捆柴禾走进院门时,后面一个黑影悄无声息地跟随进来。等大凤抱完柴禾,闩死院门,在灯下拍打身上的柴屑时,那黑影从暗中出来了。
  
  大凤听见身边有动静,一抬头,不由“啊”的一声,惊恐地望着朝她逼近的陌生男人。陌生男人明显的特征是左脸上那条亮疤,在昏黄的灯光下泛着幽幽的光,把这张脸映衬得非常狰狞恐怖。亮疤手中握着一把尖刀,大凤一步步后退着,她想到了叫喊,但她没有这样做,她知道一旦叫喊出声,面前这个凶残的男人定会杀了她!她是个聪明的女人,她知道唯一的胜算就是智取,只有智取还有几分希望。她定了定神,颤声问道:“大、大哥,你……你想干什么?”
  
  亮疤晃着尖刀,咬牙瞪眼,低声吼道:“老子什么都想干!”
  
  “大、大哥,看你拿着刀子,怪、怪吓人的,快放下,不就想做那个吗?俺依你,可……可俺这几天身子正脏着呀。”赶巧了,这几天大凤真的正在“例假”来源www.55555333.cc。“你要不信,俺拿给你看……”说着伸手就往裤裆里掏卫生巾。
  
  其实,亮疤的真正目的不全是这个,一下扒开大凤的手:“别晦气了,老子饿了,搞些吃的。”
  
  大凤放松下来:“哎呀,大哥,你咋不早说呢,你等着。”
  
  亮疤拦住大凤:“实话告诉你,我杀过人,而且是两个。今晚我不想杀人,只想在你家吃顿饱饭,然后再‘借’一千块钱,立马走人。你要是和我玩心眼,嘿嘿嘿……”亮疤古怪地笑了笑,“反正我是死罪一条,再杀一个也是死!”
  
  大凤明白了,原来这人是个杀人潜逃犯,笑道:“原来大哥是逃难的,这不关俺的事,再说俺也不想死,大哥的这点要求俺能满足。既然大哥初次上门,小妹一定盛情款待。俺喂养了一只肥母鸡给大哥炖了,正好还有两瓶‘北京二锅头’,小妹陪你喝两杯!”
  
  听说有酒有肉,亮疤的馋虫出来了,催促大凤赶快去做。
  
  一阵忙活,一盆冒着浓香的鸡肉放在了亮疤面前。大凤取出二锅头,又摆出两只酒杯。
  
  亮疤没有了刚才的凶相,笑嘻嘻地看着大凤的一举一动,见大凤做完了一切,只等他喝酒了,这才又惊又喜道:“你真的能喝酒?”
  
  大凤露出一个迷人的微笑:“能喝一点点,给大哥助助兴嘛。”她端起酒杯,说:“来,大哥,干杯!”
  
  连饮三杯,亮疤忍不住饥肠辘辘,抓一块鸡肉放口内大嚼。大凤知道空腹的人最容易醉酒,连声说:“大哥,别急嘛,夜还长着呢。俺老公出门打工去了,今晚小妹与你一醉方休!要不咱‘猜宝’咋样?”
  
  “你还能‘猜宝’?”亮疤立即来了兴致。当下大凤出宝,让亮疤猜。开初,亮疤有所防范,可他根本没把大凤放在眼里,很快就放松了警惕来源55555333.cc
  
  大凤出的宝,虚虚实实,反复无常,加上她故作风骚,百般挑逗,刺激得亮疤连连喝酒。一个时辰过去,亮疤终于烂醉如泥,滚倒在地上,鼾声大作。
  
  看把亮疤撂倒了,大凤长长舒出一口气,先找出一根绳子把亮疤捆绑起来,然后打了报警电话,民警来了,认出了倒在地上的罪犯,兴奋地说:“真是不敢想象,这人连害二命,凶狠残暴,你一个弱女子,手无寸铁,却把这样一个凶悍的家伙轻而易举地拿下,太不可思议了!这是个国家悬赏捉拿的要犯,不久,会有一笔可观的奖金送给你!”
  
  大凤做梦都没想到,喝酒会喝出一笔财富来!

系统推荐:
>>> 美国市长的地位
>>> 神奇的皮鞋
>>> 有些浪费是必须的
>>> 巧卖禁药
>>> 点亮心烛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0% (0)
0% (0)
标签:

我要评论

评论 ( 0 条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沃格文学网立场。
最新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做评论第一人吧!
  • [网文] 坐在车的另一侧

    杜灯花的父母在同一所学校教书,父亲教语文,母亲教政治。杜灯花出生前,无论是上下班,还是外出活动,父母总是同进同出,坐公交车的时候,还总是依偎在一起,可谓如胶似漆,羡煞旁人。可是,自打杜灯花一出生,情况就发生了变化,父亲总跟母亲错开时间出门,有时不得已一道外出,乘公交车的时候,也与母亲分坐在不同侧—母亲坐在车头,父亲就选择坐在车尾;母亲坐左侧,父亲则肯定坐到右侧。杜灯花父亲的这一举动,让她母亲颇感失

  • [法律故事] 改姓风波

    张美是个下岗女工。这天傍晚,她刚刚进家门,女儿小雅就对她说:“妈妈,我们学校要求订制校服,让交300元服装费。”张美心中一惊,自己每个月挣1000多元钱,仅够维持母女二人的基本生活。离发工资的日子还有两个星期,一下子拿这么多钱买校服,母女俩下半月的生活可要成问题了。忽然,张美想到了什么,急忙问女儿:“小雅,这个月你爸爸是不是还没给你送抚养费?”小雅怯怯地看了妈妈一眼,点了点头。张美很生气,她拿出手

  • [法律故事] 这事有商量

    幸福村号称建筑之村,村里有一大帮能工巧匠在各大城市盖楼房。其中有一个叫王大宝的,自己领头组建了一支建筑队在省城干活,渐渐干出了名气,业务量也越来越大。今年春节回家,他又发出消息,让更多的乡亲跟着他干活。有道是:竖起招军旗,自有吃粮人。消息传出,一下子来了十多个乡亲。由于人多,王大宝临走时特意带上了邻居顾大嫂。带上顾大嫂的原因是让她给工程队做饭。到达省城后,按照协议,顾大嫂为工程队的五十人做一日三餐

  • 光的微小说二

    光的微小说二@飞蛾扑火的疯子:小区由于电路故障,连着停电几天。夜,她躺在床上不能入眠,忽感肩膀被人拍了一下,她急忙点上蜡烛,借着烛光,屋里只有她一个人,金黄色的光映照屋内,她安然睡去。第二夜,同样的事发生了,她习惯性打开抽屉—蜡烛用完了!“终于没有了吧。”身后一个声音传来……@HOT怪叔叔:光棍王老汉,靠着放羊有些积蓄,经常有人来借钱,他都不肯,为此没少挨挖苦:儿女都没有,留着钱想带进棺材里去么?

  • [法律故事] 哪份遗嘱有效

    这天,保姆小荷在给她的雇主穆老爷子念他爱听的故事书,念着念着,老爷子手一滑,没了声。小荷推推老爷子,没动静,再把手放在老爷子鼻下一探,不由放声大哭,九十岁的老爷子,走了。老爷子一走,三个儿子都来奔丧。老三哭着哭着,掏出一个信封,说:“这是爸爸的遗嘱,我一直好好保管着,就是等今天大哥、二哥一起打开。”这时,老大和老二对视了一眼,也各自掏出了一样的信封,竟都是穆老爷子写的遗嘱!这下,兄弟仨乱了方寸,打

  • 五分钟的微小说

    @十耘:我到外地念书那些年,妈像变了一个人,不愿意和我说话了。每次打电话,她说不了几句便匆匆挂上,使身在异乡的我格外难受……妈去世以后,我每每想起这事儿心里就很别扭,终于找爸问了原因。爸听完后,满是怅然地说:“她也想多和你说一会儿,可一接你电话,说不了五分钟就忍不住要哭……”@十耘:那些年,刚有能摄像的手机,我很想要。爷爷不顾家里人反对,省下退休金给我买了一个。我天天用它拍好玩儿的视频给爷爷看,虽

  • 考试的微小说

    @山高人为峰5699:新科进士上朝殿试,皇帝出了道题:一两银子能买几个鸡蛋?进士们有的答十个,有的答二十个,几个草根出身的进士按市场行情回答能买五百个鸡蛋。皇帝看了进士们的答案,直摇头说:“你们读书读傻了,我今天才在内务部的账本上看到,鸡蛋一两银子一个。”@不爱洗澡的香妃:他发誓这次数学考试要考第一名,于是他拼命复习、演算、记公式,废寝忘食,头悬梁、锥刺股,囊萤映雪、凿壁偷光……考试前一天,他又一

  • 我们的价值观

    有朋友和我说了一件教育孩子的小事:一次,她孩子在吃饭时,“啪”地拍死了一只飞蛾。孩子欢快地拍起小手说:“坏虫虫,死了!”朋友见状,皱起了眉头,问孩子:“你怎么知道它是坏的?”孩子天真地说:“蚊子,坏虫虫。”朋友明白了,在孩子稚嫩的心灵世界里,还无法分辨飞虫之间的区别,天上飞的小虫都和蚊子一样,会去叮咬她,所以都是“坏”的。朋友觉得,有必要给她说一说什么是好和坏,就对孩子说:“这个小飞蛾和你一样,也

  • 礼物的微小说

    @鹰翔狼啸:他带了两瓶好酒回老家看望爹,爹高兴得连夸他孝顺。晚上父子俩对饮,爹说:“你在外面工作也不容易,千万别再买这么贵的酒了。”他已有了几分醉意,红着脸说:“这酒本来不是孝敬您的。”爹一惊:“那你怎么给我送来了?”他猛干一杯酒:“原本我想把酒送给处长,可他嫌档次低!”@十耘:父亲生日那天,我送他一瓶很贵的染发膏。这次回家,却见染发膏根本没打开,父亲头发依旧花白。“怎么,您担心对身体不好?这可是

  • [法律故事] 免费班车不免费

    王大妈退休后爱上了逛超市。她家楼下有个超市的班车站,一天七八趟,免费接送。王大妈每天坐坐车,看看市容,到了超市,有打折的商品就买点,没有的话,上楼下楼也权当锻炼身体了。这天,王大妈又去超市,她逛了两个多小时,没见到一样称心的东西,看看时间也不早了,便坐上免费班车,准备回家做饭。但班车刚下大桥,前方居然出现一辆逆向行驶的摩托车。班车司机急忙刹车,一下把王大妈从座位上甩了出去。大妈当时就疼得昏了过去,